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56:司律幡然醒悟!打脸,五爷马甲掉一地!
    一厢情愿。

    甚至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听到这番话,司律愣住了。

    脸上的血色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司律端着杯子的手都在发抖。

    听错了。

    肯定是听错了。

    他跟赵雪吟明明是两情相悦。

    怎么能算是一厢情愿呢?

    司律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隔壁的对话也还在继续着。

    李朝阳看了眼赵雪吟,不动声色地将袖子挽起来,语调不紧不慢,“赵小姐,我知道现在有很多职场女性都不愿意曝光恋情,您这样说,我也能理解您!”

    眼见误会越来越大,赵雪吟非常着急。

    她要嫁的人是五爷,可不能因为一个司律坏了全部的计划。

    她早知道司律的一向情愿会坏事,但她没想到,五爷也会因此产生误会。

    不行。

    不能再让五爷继续误会下去了。

    她得把事情说清楚。

    赵雪吟接着道:“李特助你误会了,我和司律半点关系都没有。这么长时间来,真的只是他在自娱自乐,一厢情愿而已。”

    李朝阳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您确定是司律先生在一厢情愿?可我在顺羲财团听到的传言可不是这样的,大家都说您和司律先生是郎才女貌!”

    郎才女貌?

    她和是司律之间算哪门子的郎才女貌?

    司律只不过是给他们赵家打工的而已。

    一个打工仔,还妄想跟她在一起?

    简直是可笑!

    赵雪吟抬手理了理头发,“实不相瞒,司律已经想做我们赵家的上门女婿很长时间了!甚至想方设法的在讨我爸的欢心,其实我爸也不太喜欢他,但碍于上一辈的情谊,加上我爸这个人心肠又比较软,也不好不搭理他,所以才一直没有跟他撕破脸,说起来,司律也是个没眼力见的,我爸明明一点都不喜欢他,可他却自信心满满......”

    说到这里,赵雪吟叹了口气,接着道:“其实这些不切实际的话都是司律找人传出来的,我跟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人言可畏,他就是想借着这些传言来坐实我跟他之间的关系。”

    赵雪吟从没有在公众面前承认过她跟司律的关系。

    那么,顺羲财团里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传言传出来?

    分明就是司律让人传出来的。

    不要脸。

    司律简直就是不要脸极了!

    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李朝阳点点头,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没想到司律先生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内地里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害得我差点误会二位真是情侣,不过,这司律确实是配不上赵小姐,先前误以为二位是情侣的时候,我还好一阵惋惜呢!”

    惋惜?

    李朝阳有什么可惋惜的。

    真正惋惜的人五爷。

    只不过是接着李朝阳的口说出来而已。

    赵雪吟心里非常激动,表面却按兵不动,装作很惋惜的样子道:“其实我也没想到司律是这种人!不过这也不奇怪,有句话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好在我及时看清了他的真实面目,这才没有造成实际损失。”

    李朝阳点点头,很赞同赵雪吟说的话。

    知人知面不知心。

    好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

    司律就这么靠在椅背上。

    脸上毫无血色。

    他从来都没想过,他在赵雪吟心里就是这种人。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他不会相信的这些话是善良单纯的赵雪吟说出来的。

    这样的赵雪吟,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陌生极了。

    可笑。

    简直是可笑。

    他还天真的以为,赵雪吟心里有他。

    他们是相互喜欢彼此的。

    其实,他在赵雪吟心里,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赵雪吟一直在利用他。

    想到前几天的自己,还为了维护赵雪吟对杨文昊大打出手,司律连肠子都悔青了,比小死了一回还要难受。

    杨文昊说的没错。

    蠢货!

    他才是真正的蠢货。

    蠢也就算了。

    他还听不进去良言。

    为了一个赵雪吟,居然十几年的朋友都决裂了。

    司律紧紧咬着拳头,全身都在发抖。

    司律拼命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哭出声。

    五年。

    整整五年。

    他以司律的身份,陪在赵雪吟身边整整五年。

    没想到,居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他这是在做梦吗?

    司律闭了闭眼睛。

    身后,李朝阳的声音继续响起。

    “既然现在已经知道司律的真面目,赵小姐就不想在财团内部澄清一下?”李朝阳接着道:“这种传言要是长久传下去的话,肯定会对赵小姐的声誉产生影响的。让那些爱慕赵小姐的人,也不敢主动来追求赵小姐。”

    爱慕她的人?

    李朝阳指的肯定是五爷。

    五爷要来主动追求她!

    想到这里,赵雪吟的心脏跳得飞快。

    放眼整个华国,有谁能让五爷亲自追求?

    别说追求了。

    有些女人,怕是连倒贴五爷,五爷都不会多瞧她一眼。

    就比如叶灼。

    叶灼长得那么好看又能怎样呢?

    找了个男朋友还是个冒牌货。

    等她成为了五爷的夫人,白家的当家主母,叶灼还拿什么跟她比?

    “我澄清过了,”赵雪吟压住心底的激动,苦笑一声,“实不相瞒,早几天在公司乱传传言的人,都被我开除了。可是,传言这种东西,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失的。不过我相信,等时间一长,这些传言都会不攻自破的。”

    是的。

    这件事司律也知道。

    早些天确实有一批五十八层的助理被赵雪吟开了。

    司律还以为这些助理是因为在上班的时候聚众聊天,所以才被开除的。

    原来,聚众聊天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司律深吸一口气。

    李朝阳点点头,“既然赵小姐已经看破了司律的真面目,那我觉得像司律这种员工就没有留在顺羲财团的必要了,赵小姐,你觉得呢?”

    闻言,赵雪吟不着痕迹地蹙眉。

    李朝阳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想让她开除司律?

    李朝阳是五爷的特助。

    他的意思,肯定就是五爷的意思。

    吃醋了。

    五爷肯定是吃醋了。

    要不然,他不会让她开除司律的。

    想到这里,赵雪吟简直受宠若惊。

    她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堂堂五爷,会吃上她的醋。

    赵雪吟点点头,接着道:“李特助,不瞒你说,其实我早就已经在准备这些事情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契机而已。等时机一到,我就立马让司律走人。”

    “原来是这样。”李朝阳点点头,接着道:“赵小姐是个明白人,以后肯定会有大造化的!”

    李朝阳这番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

    大造化。

    她的大造化肯定是成为白家的当家主母。

    现在看来,她主动约李朝阳出来,简直太对了!

    如果不是及时把李朝阳约出来的话,她永远都不知道,五爷对她误会那么深。

    也永远都不知道,五爷还要的主动来追求她。

    赵雪吟压住心底的激动,朝端起杯子,尽量平静的道:“那就借李特助吉言。”

    李朝阳也端起杯子,与赵雪吟碰了一下,“赵小姐太客气了,以后李某还要靠赵小姐多多关照。”

    “承蒙李特助看得起。”赵雪吟一口饮尽杯中的茶。

    聊了几句,李朝阳便提出离开。

    赵雪吟道:“李特助,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咱们一起去吃个中饭吧?”

    李朝阳笑着道:“赵小姐太客气了,再过几天就是DK财团的年会,我这几天都在筹备年会事宜,等有时间,一定请赵小姐吃饭。”

    DK财团的年会?

    李朝阳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说起年会?

    难道是五爷想邀请她参加年会,然后官宣她的身份?

    对。

    肯定是这样的。

    赵雪吟的心脏在着一瞬间跳得飞快,“既然李特助有事要忙,那我就不留你了。”

    这边的司律已经什么都听不清了。

    脑海中嗡嗡的一片。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从茶馆里走出去。

    失魂落魄的。

    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

    不多时,半空中居然飘起了雪花。

    司律就这么的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脸上的失落和一派繁华的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福叔看着司律的背影,脸上全是心疼的神色,正要把伞递过去,一只满是皱纹的手拦住了福叔的手。

    “老爷?”福叔看向晋老爷子。

    晋老爷子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司律才看清赵雪吟的真实面目,如果这个时候福叔贸然送伞的话,依照司律多疑的性子,肯定会误会这一切都是他们计划的。

    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还得等。

    等司律自己想通。

    “可......”福叔很心疼司律。

    “我知道你心疼他,但现在不是心疼的时候,”晋老爷子接着道:“就让那孩子好好清醒清醒吧。”

    福叔也知道晋老爷子的意思,只好放弃给司律递伞。

    晋老爷子转身上车,“我们先回去。”

    “嗯。”福叔点点头,跟上晋老爷子的脚步。

    上了车。

    晋老爷子打了个电话出去,“喂,五爷。谢谢您”

    那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事情已经办好了?”

    晋老爷子接着道:“已经初见成效了,不过,还需要五爷您把林特助再借我用几天。”

    当初晋老爷子找到岑少卿帮忙,但岑少卿不愿意亲自出面,于是叶灼便支招,让林特助出面。

    晋老爷子本以为这招行不通,毕竟,从头到尾都是林朝阳在跟赵雪吟交涉,岑少卿连面都没露一下。

    没想到,这一招居然这么好用!

    “可以。

    晋老爷子接着道:“也麻烦您帮我跟叶小姐说声谢谢的。”如果不是叶灼帮忙出主意的话,那他到现在还跟无头苍蝇似的。

    不得不说,叶灼真是太厉害了!

    挂完电话,晋老爷子抬头看向司机,“去陵园。”

    “好的。”司机点点头。

    很快,车子就停在陵园门口。

    晋老爷子开门下车。

    福叔也跟着一起下车。

    “你就别跟着了。”

    福叔将手上的伞递给晋老爷子,“那您把伞拿着。”

    晋老爷子接过伞,往陵园里走去。

    这个时节,来陵园的人并不多。

    整个陵园放眼看去,空荡荡的一片,格外的萧条。

    还有些阴冷。

    晋老爷子撑伞往前走着。

    苍茫的雪地上留下一排脚印。

    走了十分钟左右,晋老爷子停在一处墓碑前。

    墓碑上贴着一张年轻女人的照片。

    照片很古老了。

    有种七八十年代港风美女的既视感。

    看照片上的女人,晋老爷子的眼眶有些微红,须臾,他才缓缓开口,“阿兰,我来看你了。”

    回应他的,只有呼啸的寒风,以及簌簌的雪声。

    “阿兰,对不起......”

    “如玉那孩子,像极了我,当年的你一定比现在的我还要难受吧?”

    晋老爷子在墓碑前站了很久很久。

    直至伞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他才转身离开。

    **

    雪越下越大。

    司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顺羲财团的。

    他不敢相信刚刚自己的经历的一切是真的。

    “司大哥。”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赵雪吟的声音。

    司律回头一看。

    赵雪吟还是跟平时一样,脸上的笑容永远都是怎么温柔。

    看着那张脸,司律脸上全是自嘲的笑。

    见司律的神色不对,赵雪吟微微蹙眉,“司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司律收回视线,“就是有点累了。”

    赵雪吟很关心的道:“司大哥,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这一瞬间,司律几乎都忘了茶馆发生的那一幕了。

    他不明白。

    为什么赵雪吟能装的这么像。

    一前以后,判若两人。

    还是说,在茶馆里,赵雪吟只是在逢场作戏?

    如果找赵雪吟在茶馆里说的都是真心话,那她肯定会想办法开除她。

    可赵雪吟好像并没有要开除他的意思。

    对。

    肯定是逢场作戏。

    想到这里,司律的眼底又恢复些许亮光,“最近是有些累。”

    赵雪吟接着道:“那你多注意休息。”

    “好的。”司律点点头,“雪吟,你也注意休息。”

    赵雪吟笑着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说到这里,赵雪吟顿了顿,接着道:“对了司大哥,你晚上下班有空吗?”

    “有空。”司律点点头。

    赵雪吟接着道:“那咱们一起去吃个饭?”

    “好的。”

    “那就这么说了,我先回办公室了。”

    “嗯。”

    司律目送着赵雪吟上了专用电梯。

    从头到尾,赵雪吟都没有说要开除他的话,所以,肯定是他误会赵雪吟了。

    如果赵雪吟心里真的没有他的话,不会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想到这里,司律的心里好受了很多。

    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时候。

    司律提前来到餐厅等赵雪吟。

    他还买了钻戒和鲜花。

    经历了今天的事情,司律有些慌。

    他必须要向赵雪吟求婚。

    他不能在这样等下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赵雪吟终于姗姗来迟,“不好意思啊司大哥,路上太堵了!”

    “没事。”司律点菜的平板电脑递给赵雪吟,“我点了这些菜,你看要不要加些什么?”

    “不用,”赵雪吟笑着道:“你点的我都爱吃。”

    司律转头看向服务员,“那就这些吧。”

    服务员双手接过平板电脑,“好的,请二位稍等一下。”

    “嗯。”司律点点头。

    赵雪吟还跟以前一样。

    司律的心慢慢稳定下来。

    他应该相信赵雪吟,他不该胡思乱想。

    放吃到一半,赵雪吟放下筷子,抬头看向司律,“司大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司律笑着道:“巧了,我也有事想跟你说。”

    赵雪吟道:“那你先说吧。”

    “你先说。”司律道。

    难道赵雪吟是想借机把他赶出顺羲财团?

    不。

    不会的。

    他要相信赵雪吟。

    赵雪吟肯定不是那种人。

    司律深吸一口气,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他爱了赵雪吟那么多年。

    他不想到头来,爱了一个笑话。

    他更不想自打自脸。

    赵雪吟点点头,接着道:“司大哥,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这次为了我,让你连降四级,真是对不起......”

    原来赵雪吟不是想赶他走。

    赵雪吟是在关心他。

    司律松了口气,笑着道:“没关系,这些都是我自愿的,我不怪你。”

    赵雪吟叹息一声,“司大哥,虽然你不怪我,但我自己心里过不去,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这么委屈!这都怪我,司大哥,我对不起你......”赵雪吟自责不已,脸上看不出任何纰漏。

    就连司律都深信不疑。

    司律伸手握住赵雪吟的手,“雪吟,我真的没事,你别那么想,我从来都不觉得这算什么!只要你没事,让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

    看着被司律握住的手,赵雪吟有些恶心。

    但她还不能说出来。

    只能强忍着。

    司律对她来说,还有用。

    她不能把司律得罪死了。

    赵雪吟红着眼眶道:“司大哥,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

    “值得,你非常值得!”司律语调坚定。

    赵雪吟接着道:“司大哥,你这么有才能,继续留在三十楼,简直就是大材小用,我见不得你受这样的委屈,要不,你辞职吧?离开顺羲财团,以你的才能,无论到哪个财团,都能升到理事长以上的位置?你何必继续留在顺羲财团浪费青春?”

    辞职?

    说得好听点是辞职。

    其实赵雪吟就是在赶她走。

    如果司律上午没有听到赵雪吟和李特助的对话的话,那他一定会认为,赵雪吟是真心实意的在为他好。

    赵雪吟见不得他受委屈。

    可现在。

    司律只感觉眼前这个人,陌生到让人心寒。

    司律笑了笑,“雪吟,你真的是在为我好吗?”

    “当然了!”赵雪吟接着道:“司大哥,难道你想继续留在30层?”

    “想,”司律点点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让我去二楼当推销员,我也是愿意的!”

    和她在一起?

    司律简直是异想天开!

    赵雪吟眼底全是讥讽的神色,稍纵即逝,接着道:“可是司大哥,我不愿意你受这样的委屈!听我的,离开顺羲财团吧!海阔凭鱼跃,我相信离开顺羲财团之后,你肯定会有更大的作为的!”

    “其实你就是想赶我走对吧?”司律抬头看向赵雪吟,眼底没什么神色,“在你眼里,我就是个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蠢货!”

    赵雪吟一惊。

    好端端的。

    司律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他知道什么了?

    赵雪吟不敢置信的道:“司大哥,你在说什么呢?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好最好蓝颜知己!谁也无法代替你!你怎么会这么想?还是谁在你面前乱说了什么?”

    “呵呵,”司律冷笑一声,“是吗?既然谁都没办法代替得了我,那你为什么要赶我走?”

    赵雪吟接着解释道:“我没有要赶你走,司大哥,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让你离开顺羲财团,完全是为了你好!我就是觉得这样太委屈你了!我见不得你受这样的委屈!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

    司律在顺羲财团被连降四级,以后就没有任何升迁的可能了。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她的这番话,的确合情合理。

    可惜。

    司律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司律了。

    赵雪吟的心里也有些慌。

    她有种直觉。

    有些事情已经在冥冥之中全部都变了。

    司律也变了。

    这要是换做从前,司律肯定会满口答应,并且对她感激不已。

    这些年来,司律就像一只提线木偶。

    赵雪吟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赵雪吟让他往北,他绝不往南。

    可现在。

    司律不但拒绝了她,反而还这般质疑她。

    按照司律的智商,他绝对不会怀疑她。

    除非,是有人在司律面前说了什么。

    这个人是谁?

    叶灼?

    除了叶灼之外,赵雪吟实在是想不出来第二个人。

    肯定叶灼!

    叶灼想挑拨离间,把司律变成她的舔狗。

    真是够不要脸的!

    赵雪吟红着眼眶,接着道:“司大哥,你好好想想,我这样到底是不是为了你好!我们相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

    “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那么爱你!那么相信你,可是赵雪吟,你真的值得我这样吗?”以前的司律从未质疑过自己。

    现在的司律也不想质疑自己。

    可事情走到这一步,他不得不质疑自己的眼光了。

    赵雪吟深吸一口气,就这么看着司律,“是叶灼对吧?肯定是叶灼!自从叶灼回来之后,你们所有人都变了,你变了,小羽也变了!你们都变了!司大哥,你要是真觉得我是在赶你走的话,那你就这么想吧!总之我问心无愧!”

    叶灼。

    赵雪吟又在这个时候提及了叶灼。

    司律突然想起来,上一次,也是在同样的情况下,他才对叶灼的误会突然加深。

    在赵雪吟的误导下,他觉得一切都是叶灼的错。

    司律就这么看着赵雪吟,“这件事跟叶会长没有半点关系!你不要把无关紧要的人扯进来!”

    “没有关系你还这么护着她?”赵雪吟脸上全是冷笑,“司律,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叶会长?

    司律这一前一后的态度转变的可真快!

    须臾,赵雪吟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司大哥,你千万不要被叶灼给骗了!叶灼那种靠男人上位的女孩子,她最会蛊惑人心!你被她蒙在鼓里,刚刚的那些话我都可以不跟你计较,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的心从没有变过,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赶你走!”

    “好!”司律点点头,“那我就相信你一次。”

    见此,赵雪吟露出笑容,“司大哥,谢谢你。”

    司律接着拿出鲜花和钻戒,“既然你对我的心从没有变过,那你嫁给我吧!我们都不小了,伯父也很希望我们能早点走到一起去。”只要赵雪吟肯收下鲜花钻戒,那司律就相信她。

    赵雪吟愣住了。

    脸上的神色有些难看。

    司律这是在干什么?

    求婚?

    他为什么就是不能有一点点自知之明。

    哪怕是有一点点!

    但凡司律有一点点的自知之明,就不会干出这种荒唐事!

    现在这种情况,赵雪吟只能暂时接下司律的鲜花,然后再想办法稳定住司律的情绪。

    就在赵雪吟准备伸手接过鲜花的时候,眼底突然闪过一道微光。

    这是摄像机的闪光灯。

    有人在偷拍她!

    意识到这个问题,赵雪吟赶紧看了看四周,这一看,脸色有些白。

    那是谁?

    李朝阳!

    五爷本来就误会了她跟司律的关系,如果她在这种情况下接了司律的鲜花,那就真的说不清了。

    不行。

    事情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她必须要当着李朝阳的面,跟司律划清界限。

    “嫁给你?你在想什么?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嫁给你?”赵雪吟看向司律,眼底全是讥讽的神色,“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你觉得你浑身上下,哪一点能配得上我?”配得上她的人,只有五爷!

    除了五爷,谁也配不上她。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

    那就没必要留什么情面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她是赵家的千金大小姐,司律不过是个打工仔而已,司律本来就配不上她。

    “你终于说出来了。”司律笑出声。

    赵雪吟接着道:“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自己辞职走人,免得我亲自出手,弄得大家难堪!”

    司律深吸一口气,“你早就想这么做了吧?”

    赵雪吟压低声音,“这只能怪你自己没有自知之明!”

    但凡司律有点自知之明,也不会认为她喜欢他。

    她从来都没有说过她喜欢司律。

    这一切,都是司律自以为是。

    “是啊,我太蠢了......”司律嘴角全是自嘲的笑,“赵雪吟我为你做了那么多,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吗?”

    “这都是你自愿的,我为什么要感动?”可能是怕李朝阳听见什么,赵雪吟的声音压的有些低,“司律,实话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

    说完这番话,赵雪吟就拿着东西转身离开。

    没有一丝的犹豫。

    司律看着她的背影,狠狠地把玫瑰花砸在地上。

    砰--

    鲜红的花瓣散落了一地。

    司律难受的想大吼一声,可他却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先生,请问需要帮忙吗?”餐厅的侍者走过问道。

    “不用。”司律从钱包里拿出一叠人民币,放在餐桌上,而后转身往门外走去。

    侍者拿起桌子上的钻戒,“先生,您东西忘了拿。”

    “扔了吧。”司律头也不回的道。

    声音不似以往那么精神,有气无力的。

    就像受了什么打击一般。

    侍者一愣。

    这么贵重的钻戒,说扔就扔?

    须臾,侍者赶紧追上去,“先生......”

    司律暴怒地回头,“我说扔了!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侍者被吓了一跳。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司律已经离开了餐厅。

    司律好像又回到了上午。

    他独自行走在人群喧闹的大街上,像一个被人抛弃玩具。

    只是,这一回,他比上午更难受。

    上午,他还能用他误会了赵雪吟为借口安慰自己。

    现在呢?

    他要用什么来安慰自己?

    “啊!”

    司律抬头看天,怒吼一声,将自己的情绪全部宣泄出来。

    这一夜。

    司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大概是一夜未眠吧。

    第二日,他就去顺羲财团办了离职手续。

    得知他要离职,人事部的工作人员都非常惊讶。

    办完离职手续之后,司律去了一趟五十八层。

    刚出电梯,就看到赵雪吟往这边走来。

    赵雪吟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司律,眼底全是嫌恶的神色。

    司律怎么又来了?

    难道是来找她道歉的?求她原谅的?

    她昨天已经把事情说的够明白的了,为什么司律还是要这样呢?

    真是恶心死了!

    赵雪吟紧紧皱着眉,“司律,你就不能给自己留点体面?非要这么死缠烂打?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喜欢你,一直以来,都是你在自作多情,为什么你就是听不明白呢?!你到底想怎么样?”赵雪吟几乎都能想到司律接下来的反应了。

    大概是痛哭流涕,说不定还会给她跪下。

    就在赵雪吟等着司律给她跪下的时候,司律看都没看赵雪吟一眼,直接越过赵雪吟,往前面走去。

    赵雪吟愣住了,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

    司律不是来找她的?

    那他来五十八层干什么?

    须臾,司律的声音从空气中传来,“叶会长,你现在有时间吗?”

    叶灼?

    听到这句话,赵雪吟脸上的神色就更加难看了。

    叶灼!

    又是叶灼!

    原来司律是来找叶灼的。

    她就知道,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叶灼。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司律不会突然变心。

    渣女!

    贱人!

    赵雪吟咬了咬唇,眼底全是不甘。

    虽然赵雪吟不喜欢叶灼。

    但是一想到司律转脸就去喜欢叶灼了,她又难受得不行。

    她还以为司律有多爱她。

    原来也不过如此。

    司律跟着叶灼来到办公室。

    “叶会长,对不起。”司律朝叶灼鞠了一躬,“以前是我误会你了,还做了很多恶意中伤你的事。”

    虽然道歉并解决不了什么。

    但现在,除了道歉,司律也想不到其他办法。

    叶灼递给司律一杯咖啡,“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计较,希望你的以后不要再重蹈覆辙。”

    “谢谢。”司律双手接过咖啡。

    叶灼看了眼司律,接着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我辞职了。”司律道。

    叶灼并没有很意外,微微颔首,“这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嗯。”司律喝了口咖啡,点点头。

    叶灼就这么看着司律,接着道:“你的眼神告诉我,你还没有彻底放弃赵雪吟,对她还抱有幻想。”

    藏在心底的事就这么的被叶灼说出来。

    司律一愣。

    叶、叶灼是怎么看出来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跟赵雪吟这么多年,一时间放不下她也很正常,但我还是想说一句,赵雪吟她不值得你这样。”

    司律叹了口气。

    他不止是放不下。

    他还有些不甘心。

    五年。

    整整五年,他心尖儿上那个纯真善良的姑娘,怎么就变成那样了?

    或许。

    她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司律拼命的为她寻找借口。

    叶灼接着道:“赵雪吟之所以这么对你,完全是因为她的本性,她没有任何苦衷。你知道她和姜小羽是怎么回事吗?”

    司律摇摇头。

    叶灼单手翻开笔记本电脑,“过来看看这个。”

    司律走过去。

    看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整个人都愣住了。

    监控不长,一共十分钟的样子,可司律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学狗叫?

    司律从来都不知道,赵雪吟这么侮辱姜小羽。

    怪不得姜小羽那么恨赵雪吟。

    过去司律一直觉得姜小羽之所以跟赵雪吟反目,是因为叶灼在其中挑拨离间,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他之前为了维护赵雪吟,差点打了姜小羽一巴掌。

    司律捏了捏手指。

    所以。

    这五年,他到底爱了个什么东西?

    恶心。

    简直就是恶心至极。

    司律胃里一阵翻腾,对着垃圾桶干呕起来。

    叶灼递给他一张干纸巾。

    “谢谢。”司律接过纸巾,脸色有些白。

    好半晌,司律才平静过来,“叶会长,我之前那么对你,甚至诋毁过你,你为什么还能原谅我,给我看这些?”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叶灼接着道:“而且,你本性不坏,只是爱错了人而已。”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八个字直击司律的心灵深处。

    想到自己以前的种种,司律简直是羞愧不如,无地自容!

    十分钟后。

    司律来到顺羲财团楼下。

    昨天下了一天的雪。

    今天是晴天。

    司律抬头看向太阳的方向,眼底全是暖暖的光。

    从今天开始。

    他的人生开始翻开新的一页。

    旁边的高楼里。

    晋老爷子拿着望远镜看着司律的身影,眼底全是欣慰的光。

    五年。

    整整五年。

    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另一边。

    DK珠宝中心。

    后天便是DK财团举办年会的日子,五爷那么中意她,肯定会邀请她参加年会的,于是,赵雪吟便盛装出席,来珠宝中心挑选首饰。

    作为DK财团的正宫娘娘,参加年会,自然不能太寒酸。

    她得拿出正宫娘娘的气派来,戴着自家品牌的珠宝,去参加自家的年会,

    赵雪吟一口气选了很多珠宝。

    就在这时,一道修长的身影来到同一家店里。

    男人身穿素色长袍,手里捏着一串红色的佛珠。

    行走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过往的路人皆是回首相看。

    赵雪吟一转头,就看到了男人身影,先是怔了下,而后眼底全是浓浓的不屑,“马店长。”

    “赵小姐。”马店长立即走到赵雪吟身边。

    赵雪吟的目光从岑少卿身上划过,“马店长,你这个店长是怎么当的!DK珠宝中心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放?”

    虽然岑家在京城势力很大。

    可赵雪吟却一点都不怕岑少卿。

    岑少卿就算在厉害,他也比不上五爷!

    她现在是五爷身后的女人,岑少卿一个冒牌货能把她怎么样?

    这里毕竟是DK珠宝中心!是五爷的地盘!

    阿猫阿狗?

    马店长直接就愣住了。

    赵雪吟说谁是阿猫阿狗?

    不会是在说......那位爷吧?

    就在这时,赵雪吟眼前一亮,她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李朝阳。

    “李特助!”

    李朝阳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肯定是得知她在这里购物,所以特地过来接待她的!

    赵雪吟心底特别激动。

    可李朝阳却像没看到赵雪吟似的,直接走到岑少卿身边,恭敬地递给岑少卿一份文件,“五爷,这是珠宝中心这半年时间以来的业绩报表。”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公布下其他平台的评论踩楼中奖名单哈:momo(悠然)QQ阅读

    心绪飞扬 QQ阅读

    恶魔亦温柔 QQ阅读

    追风逐梦 QQ阅读

    胖胖600921712 红袖

    冰焰龙红袖

    冰雪敏儿wm海水浅蓝起点

    以上七个小可爱,赶紧进群发地址给管理哈

    对了,还有一个小可爱,是潇湘书院粉丝榜的新晋榜一,tamyatam。

    小可爱赶紧进群,发地址给管理,领取周边礼物哈!

    然后最近还有评论踩楼活动,大家踊跃参加哦~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