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53:强势翻盘,整个人都慌了,叶灼就是浅酌!
    赵雪吟是真的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毕竟,现在距离姜氏财团老股东撤资才一天。

    才一天而已,叶灼就坚持不住了?

    赵雪吟还以为叶灼能坚持个十天八天的,再来求她!

    叶灼就这么点能耐?

    不过想想也正常,叶灼要什么没什么,除了靠男人什么都不会。

    昨天岑少卿在金融界,岑少卿还能帮帮她,如今岑少卿刚离开金融界,她就溃不成军了。

    想到叶灼求她时狼狈的嘴脸,赵雪吟眼底全是畅快的神色。

    叶灼也有今天!

    见赵雪吟站在那里半天没动,安妮提醒道:“赵小姐,叶会长在办公室等你!”

    “我知道了。”赵雪吟收回思绪,抬脚往办公室里走去。

    推开办公室的门,叶灼果然在里面。

    叶灼背对着门,站在落地窗前,腰挺得很直。

    金色的晨阳穿过玻璃从外面照进来,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浅浅的光晕。

    虽然看不到脸,但周身却爆发出一股独一无二强大气场,让人望尘莫及。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

    恶心的人,无论什么时候,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恶心的味道。

    赵雪吟冷哼一声,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文件夹,抬头看向叶灼,“不知道叶会长找我有什么事?”

    同时。

    赵雪吟在心里倒数三个数。

    三、二、一!

    等着吧!

    下一秒。

    叶灼就会痛哭流涕的求她。

    她很期待接下来场景。

    赵雪吟勾了勾唇角。

    闻言,叶灼微微转身,清隽的眉眼显现在空气中,就这么看着赵雪吟,音调凉凉,“赵小姐,现在已经9点10分了。”

    赵雪吟一愣。

    9点10分?

    这跟赵雪吟想象中的场景有些不太一样。

    难道叶灼不应该是痛哭流涕的求自己帮帮她吗?

    可叶灼不但没有痛哭流涕,反而还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叶灼这是求人的样子?

    叶灼知不知道,她现在是唯一能救姜氏财团的人!

    只要她一个不高兴,就能让叶灼在金融界身败名裂,无法立足!

    蠢货就是蠢货。

    半点眼力见都没有。

    “所以呢?”赵雪吟抬头看向叶灼。

    她倒是想看看,叶灼要耍什么花招。

    叶灼接着开口,“9点上班,赵小姐你已经迟到10分钟了。”

    迟到10分钟?

    难道叶灼还想追究她迟到?

    简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都这个时候了,叶灼还敢用这个态度跟她说话。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那叶会长你知不知道,求人就应该有些求人的样子。”

    就叶灼这个样子?

    谁会帮她?

    简直可笑!

    语落,赵雪吟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道:“叶会长,咱们都是同一个财团的,你还是叶老的后人,看在叶老的份儿上,刚刚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现在要是跪下来求我的话,或许我会考虑下帮你一把。”

    接下来,只要等着叶灼跪下来就行了。

    赵雪吟勾了勾唇角,眼底全是得意的神色。

    这段时间来,憋在心里的怒火,也在这个时候,消失的一干二净。

    叶灼就这么看着赵雪吟,脸上没什么表情。

    啪--

    下一秒。

    一叠文件就这么地被扔到赵雪吟面前。

    文件看起来很轻。

    可扔在桌子上的力度却很大。

    赵雪吟没想到叶灼会有这个动作,先是一愣,然后眉头紧蹙,抬头看向叶灼。

    摔文件?

    居然敢在她面前摔文件?

    她疯了吗?

    这些文件肯定都是关于姜氏财团方案的同意书。

    叶灼想求她帮忙,就必须要她在同意书上签字。

    既然想让她签字,还敢在她面前摔文件摆谱?

    叶灼真以为她是叶家的后人,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叶家的那个老头子早就死了!

    现在的叶灼算什么?

    在她面前,叶灼连她的一根小手指头都算不上。

    “叶会长这是什么意思?”赵雪吟明知故问。

    叶灼接着道:“这些文件上的字都是你签的?”

    很淡的一句话。

    却掷地有声。

    字?

    什么字?

    赵雪吟又是一愣。

    事情好像有点不对。

    叶、叶灼不是过来求她帮忙的?

    这些文件不是姜氏财团的同意书?

    赵雪吟赶紧拿起被扔在桌子上的文件。

    一共三份文件,跟姜氏财团没有任何关系,签的全是她的名字和她印章。

    日期是三天前。

    “是我签的,怎么了?”赵雪吟抬头。

    她倒是想看看,叶灼想耍什么花招。

    叶灼缓缓开口,“上面的资金漏洞自己想办法补。然后自己去董事会解释。”

    说完这些,叶灼转身就走。

    什么?

    资金漏洞?

    赵雪吟再次拿起文件,仔细的看着。

    这一看。

    脸都白了。

    怎、怎么会这样?

    这三份文件,怎么会有这么多漏洞,当时她亲自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一共损失了三千万。

    换做平时,三千万对赵雪吟来说,并不算什么。

    可现在不一样。

    马上就是姜氏财团的竞选首席的日子了。

    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的。

    这件事一旦让董事会的那些人知道,她就连竞选首席的资格都没有了。

    故意的。

    叶灼就是故意的。

    她故意在这个时候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为的就是不让她参加竞选。

    毕竟她是叶灼唯一的竞争对手。

    如果她无法参加竞选的话,那叶灼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十分钟前的赵雪吟有多得意,现在的赵雪吟就有多着急。

    现在怎么办?

    赵雪吟身上冷汗涔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就在这时,赵雪吟突然想起司律。

    对。

    还有司律。

    司律那么喜欢她,肯定会想办法帮助她的。

    现在能帮到她的人,就只有司律了。

    赵雪吟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司律的电话,颤抖着声音道:“司大哥,你现在能上来一趟吗?”

    听出赵雪吟的声音不对,司律赶紧道:“雪吟你别着急,我马上上来。”

    挂断电话,司律直接丢掉手里事情,乘坐电梯来到五十八层,一路小跑着来到赵雪吟的办公室。

    “司理事长!”

    门口的安妮还没反应过来,司律就已经推门进去了。

    安妮抓了抓头发。

    司律来到办公室,很紧张的道:“雪吟,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司律,赵雪吟稍稍稳定了些,站起来,将桌子上的文件递给司律,“司大哥,你看看这个。”

    司律伸手接过,这一看,脸色也变了,“雪吟,这些字都是你签的?”

    这些文件很明显都是有问题的。

    正常情况下,赵雪吟不应该犯这种很明显的错误才对。

    赵雪吟紧紧皱着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记得自己签过这些字,但字迹和印章确实是我的......”

    说到最后,赵雪吟的眼眶微红,但还是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掉下来。

    “雪吟你先别着急。”司律接着问道:“这些文件谁拿给你的?”

    赵雪吟道:“是叶灼拿来的。”

    “叶灼?”司律蹙了蹙眉,“又是叶灼。”

    很明显。

    赵雪吟这是被叶灼算计了。

    肯定是叶灼找人模仿的赵雪吟的笔迹。

    目前,字也签了,印章也盖了,方案也施行下去了。

    这个哑巴亏,赵雪吟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看来,还是他低估了叶灼。

    司律没想到叶灼会对赵雪吟下手。

    还是以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偏偏,他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些事情是叶灼做的。

    赵雪吟满脸愁容,“司大哥,马上就是竞选首席的日子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雪吟,你从来都没有签过这些字!”司律转头看向赵雪吟,眼神坚定。

    “什么?”赵雪吟愣住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司律接着道:“这些字都是我签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正是赵雪吟晋升首席的关键时刻,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住赵雪吟!

    赵雪吟道:“司大哥,我知道你想帮我,可这些都是我的签名,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司律双手按住赵雪吟的肩膀,“雪吟,你听好了!这上面的字都是我签的!是我代替你签了你的名字,这些事情你根本毫不知情!至于董事会那边,我会去跟他们解释!”

    只要能保住赵雪吟,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听到这句话。

    赵雪吟松了口气。

    司律这个备胎总算是发挥作用了。

    她真怕司律会无动于衷。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赵雪吟还是装作一副拒绝的样子,“不行,司大哥,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能这么自私!你不能这么做!”

    赵雪吟还是这么善良。

    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肯定会迫不及待的让他来背锅。

    可赵雪吟却说她不能这么自私。

    他就知道他没选错人。

    可惜,这一幕没能让杨文昊看到。

    想到昨天杨文昊诋毁赵雪吟时的样子,司律眼底浮现出几分戾气。

    总有一天,杨文昊会为自己的言行忏悔,亲自跟赵雪吟道歉!

    赵雪吟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司律,一边道:“司大哥,我自己造成的后果,我会自己来承担!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我不接受你这样的帮助!我的错误,不能让你来买单,这件事情的后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司律转头看向赵雪吟,接着道:“雪吟,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是叶灼在设计你,如果不是她的话,你不会在这种文件上签字!”司律很了解赵雪吟,她从来都不是这种大意的人。

    这一切,都是叶灼的阴谋!

    叶灼先是抢走了属于赵雪吟的东西,现在又使上了这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恐怕连司律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叶灼这么无耻的人。

    为了名利,简直就是毫无底线!

    也不知道岑少卿是怎么看上叶灼的。

    外界都说岑五爷是人中龙凤,足智多谋。

    他看岑少卿也不过如此。

    如果岑少卿真的那么厉害的话,就不会被叶灼蒙在鼓里了。

    赵雪吟叹了口气,“虽然是叶灼在设计我,但也怪我太笨,没有识破叶灼的阴谋!司大哥,算了吧,这回我认栽!顺羲财团本来就是叶老打下来的江山,还给叶灼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没有伯父的话,仅凭叶老一个人,他能行?雪吟,你不欠叶灼任何东西!是叶灼抢了本属于你的东西!”说到这里,司律加重语调,“我都说了,这些字是我签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赵雪吟根本就不用参加竞选。

    她就是顺羲财团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是叶灼非要横插一脚。

    横插一脚也就算了,现在还使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赵雪吟看向司律,接着道:“可这些根本就跟你没关系!我不能让你背着莫须有的罪名!”

    “雪吟,你还当我是知己吗?”司律就这么看着赵雪吟。

    “当然!”赵雪吟点点头道:“你永远都是我的知己!”

    司律接着道:“如果你还当我是知己的话,就听我的!”

    “可......”赵雪吟皱了皱眉。

    “别可是了!按我说的做。”说完,司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从现在开始,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我会跟董事会解释的。”

    “司大哥!”赵雪吟拽住司律的手,眼底水光粼粼。

    司律朝赵雪吟露出一个微笑,“雪吟,你跟我不一样,你将来是顺羲财团的首席,我就是一个理事长。一个财团可以没有理事长,但是不能没有首席。”就像国不能一日无君一样。

    说到这里,司律顿了顿,“还是说,雪吟,你甘心让叶灼就这么抢走本就属于你的一切?难道你不想证明给伯父看,女孩不比男孩差了?”

    “就算我想证明自己,也不能拉你下水!司大哥......我......我不能这样,这样太自私了!”赵雪吟道。

    司律看着赵雪吟道:“这都是我自愿为你做的。”

    “司大哥,”赵雪吟摇着头道:“不值得!你这样真的不值得!”

    赵雪吟很了解司律。

    她越是拒绝,司律就越是要帮她。

    如果她什么都不说,就这么的接受司律的帮助的话,司律肯定会怀疑的。

    所以,这场戏必须要演足,演好!

    果然,司律的下一句就是,“值得!雪吟,为你做出什么我都觉得非常值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值得!”

    “司大哥,谢谢你。”赵雪吟忍不住哭出声。

    “傻丫头。”司律走过来抱了抱赵雪吟。

    赵雪吟的下巴垫在司律的肩膀上。

    在司律看不到的角度上,她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

    赵父说的没错。

    备胎这种东西,果然是越多越好。

    尤其是像司律这种没长脑子的备胎。

    须臾,司律松开赵雪吟,“好了,傻丫头别哭了!看妆都哭花了!”

    赵雪吟抬手擦了擦脸,破涕为笑,“花就花了,反正你又不是外人!”

    一句‘不是外人’让司律心里有一股暖流划过。

    正因为他们彼此没有拿对方当外人,所以他才心甘情愿的为赵雪吟做出任何事情。

    语落,赵雪吟接着道:“不管怎么样,司大哥,这次都要好好谢谢你!能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我也一样。”司律看着赵雪吟道:“能遇到你,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的幸运!”

    赵雪吟觉得有些恶心。

    这些话本不应该说给司律听的。

    她现在也是没办法了。

    “好了雪吟,不跟你说了,我先去处理这件事。”

    赵雪吟亲自把司律送到五十七层。

    赵雪吟走后,司律直接去财务部把剩下的三千万补齐,然后又写了一封检讨报告提交董事会。

    司律被连降五级,从管理层变成部门经理。

    办公室从五十七层搬到三十层。

    如果不是这个意外的话,司律下半年就要升成副会长了。

    赵雪吟的办公室。

    虽然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但赵雪吟越想越不甘心。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她不用去应付司律。

    更不用说那么多违心话。

    赵雪吟打开电脑,点开股市,搜索姜氏财团的情况。

    这一看。

    赵雪吟脸上全是得意的神色。

    她看叶灼那么得意,还有空来找她的麻烦,还以为姜氏财团已经脱离困境了!

    没想到,姜氏财团不仅没有脱离困境,反而一路跌到底。

    现在姜氏财团想爬起来?

    难!

    简直比登天还难!

    等着吧!

    今天的叶灼有多嚣张,日后的叶灼就会有多后悔!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

    到时候,可不是叶灼给她跪下,就能解决问题了!

    司律这回犯的错不是小事。

    第二日,顺羲财团的官网上就发出了最新通告。

    看到官网上司律被处理的消息,顺羲财团的众人唏嘘不已。

    谁能想到,平时那般严谨的司理事长,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连降四级!

    这也太狠了!

    “司理事长也太倒霉了吧!”

    “什么司理事长,现在应该叫司总了!”

    “唉,我还以为伸到五十七层来当助理,就可以多接触司理事长,没想到,还没两天,司理事长就被降下去了!”

    “就算司总没被降下去你也没戏!”

    “什么意思?”

    “全财团上下,谁不知道赵小姐和司总才是一对!”

    赵雪吟来五十七层找司律有事,等到了才想起来,司律已经被调到三十层去了。

    司律没找到,倒是让她听见了这些话。

    她和司律是一对?

    这些混账话到底是谁传出来的?

    就司律那样的,也配得上她?

    赵雪吟回到五十八层办公室,压着心里的怒气,“去把五十七层的负责人给我叫上来!”

    “好的。”安妮点点头。

    不一会儿,安妮就带着负责人上来了。

    “赵小姐,您找我。”

    赵雪吟递给他一份名单,“让名单上的这些人明天不用来财团了。”这是杀鸡儆猴。

    人言可畏。

    如果再让他们这么继续传下去的话,她和司律没有事,也变成有事了!

    让旁人听了不要紧。

    如果让五爷的人听去了怎么办?

    看着赵雪吟递过来的名单,负责人愣住了,“为、为什么?”

    开除人也是要原因的,像赵雪吟这么无缘无故的开除人,肯定是不妥的。

    赵雪吟看了眼安妮。

    安妮立即拿着平板电脑,调出云监控。

    监控上,五十七层那些人,还聚在一起聊天。

    看到这些,负责人心里一个咯噔。

    不好!

    赵雪吟冷着脸道:“财团请他们过来是来聊天的?以后要是再让我发现这种情况的话,你这个负责人的工作也到头了!”

    负责人吓得脸都白了,连忙点头道:“好的赵小姐,我这就去办!”

    赵雪吟摆摆手。

    负责人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负责人的背影,赵雪吟眼底的怒气消散了几分。

    ......

    另一边。

    司律搬到三十层。

    虽然连降好几级,但对司律来说,只要能保住赵雪吟,不让赵雪吟受到伤害,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来,司律滑至接听,“喂。”

    “玉哥。”屏幕那头传来杨文昊的声音,“浅酌那边已经帮你约好了。”

    “真的吗?”司律眼前一亮。

    杨文昊笑着道:“难道我还会拿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我跟瑞贝卡约好的是后天下午三点钟见。”

    “见面地点在哪?”司律问道。

    杨文昊道:“在浅酌的工作室。”

    语落,杨文昊又补充道:“对了玉哥,瑞贝卡告诉我,浅酌喜欢吃甜品,如果你们到时候带上甜品的话,浅酌肯定会答应的。记得一定要是那种限量版的甜品!”

    “好的,文昊,谢谢你。”

    “咱们兄弟之间不用说谢谢,”杨文昊顿了顿,接着道:“玉哥,你在顺羲财团被降级了?”

    司律嗯了一声。

    杨文昊道:“玉哥,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你、你是为了赵小姐吧?”

    “对。”司律也没有否认。

    杨文昊叹了口气,“玉哥,你知不知道,这些档案会跟着你一辈子的!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如果赵小姐真的在乎你的话,你觉得她会把你推出去背锅吗?”

    司律懒得跟杨文昊这种蠢货解释太多。

    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现在说再多,也只是浪费口舌而已。

    “她没有推我背锅,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司律言简意赅。

    杨文昊道:“这个我知道!玉哥,你知道白莲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你说谁是白莲花?”司律皱了皱眉。

    反正现在是在电话里,杨文昊也不怕司律,紧接着道:“白莲花的最高境界就是无论她让你做什么,你都觉得是你的荣幸,你很愿意为她去付出!其实,在她们眼中,你就是一个备胎,一个背锅侠而已!”

    昨天回去之后,晋老爷子又找到了杨文昊。

    看了晋老爷子给的资料,杨文昊更加确定,赵雪吟就是一个白莲花!

    司律这么做根本就不值得!

    司律直接就掐断了杨文昊的电话。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杨文昊无奈地叹了口气。

    “司大哥,跟谁生这么大的气呢?”身后响起赵雪吟的声音。

    司律回头,笑着道:“没什么。”

    赵雪吟看了看周边的环境,有些自责的道:“司大哥,真是抱歉,因为我连累你......”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律打断,“说连累太见外了!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赵雪吟抬头问道。

    司律接着道:“我朋友已经联系上浅酌了?”

    “真的吗?”赵雪吟眼前一亮。

    “嗯。”司律点点头,“约好的时间是后天下午三点钟,浅酌的工作室见。”

    “好的!”

    司律接着道:“另外,浅酌的助理瑞贝卡说,浅酌这个人好甜品,你去的时候,最好带上限量版的甜品,这样会事半功倍的!”

    好甜品?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好的,我知道了!司大哥,等事情办成了,我请你吃饭!”

    “嗯。”司律点点头。

    叶灼看着官网上的通报,眼底神色淡淡。

    看来晋老爷子说的没错。

    司律就是一个痴情种。

    为了赵雪吟,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叶会长。”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叶灼微微抬眸。

    米莱推门进口来,“叶会长,姜先生找您。”

    叶灼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姜叔叔。”

    姜超从外面走进来,其他话也顾不得说了,直接进入主题,“叶会长,目前老股东已经走了一半,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姜超是真的有点担心,姜氏财团本身就已经摇摇欲坠。

    现在股东们也走了大半,如果叶灼再不采取措施的话,就真的完了!

    “不急。”叶灼让米莱给姜超倒了杯水,“现在时机还没成熟。”

    都火烧眉毛了!

    还不急?

    姜超道:“叶会长,您确定不急吗?”

    叶灼微微弯腰,伸手按了下电脑键盘上的Enter键,“我确定。”

    姜超抓了抓头发,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事情发展到这里,他也不知道把姜氏财团交给叶灼,到底是对还是错。

    须臾,姜超接着道:“叶小姐,那我们还要等多久?”

    “明天早上。”叶灼微微抬眸,语调清浅。

    “明天早上?”姜超满脸疑惑。

    “嗯。”叶灼颔首。

    既然叶灼都说了等到明天早上,那就再等一天吧!

    姜超站起来道:“叶会长,那我先走了!”

    “嗯。”叶灼微微颔首。

    这边发生的事情,都被米莱一字不差的汇报给安妮。

    安妮立即把这件事汇报给了赵雪吟。

    闻言,赵雪吟脸上全是讥诮的神色。

    明天早上?

    就一夜时间,叶灼想改变什么?

    她真以为自己是神吗?

    她倒是想看看,明天早上的姜氏财团会有什么变化!

    转眼就是第二天。

    八点半。

    赵雪吟便来到顺羲财团。

    感到门口,就发现顺羲财团门口聚集着一大堆财经记者。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平白无故的,财团门口怎么会聚集这么多记者?

    赵雪吟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安妮。

    安妮已经过来上班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是因为姜氏财团的事情来的!”

    姜氏财团?

    难道是姜氏财团已经宣布破产了,所以这些记者才会争相恐后的要采访叶灼?

    对!

    肯定是这样的。

    要不然,这些记者不会聚集在姜氏财团的门口。

    叶灼是叶老的后人,有这样一个噱头在,她居然无法帮姜氏集团走出困境,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看来,到她力挽狂澜的时候了!

    赵雪吟越想越激动,心脏也越跳越快,直起腰,一步一步往财团门前走去。

    看到赵雪吟过来,记者们立即蜂拥而上,将赵雪吟团团围住,“您是顺羲财团的代首席赵雪吟赵小姐吗?”

    “是我。”赵雪吟大方的点头。

    “请问关于叶会长和姜氏财团的事情您怎么看?”记者紧接着问道。

    没错!

    这些记者真的是为了姜氏财团的事情来的!

    赵雪吟抑制住心底的激动,但面上却没有显露半分,接着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赞成叶会长的方案,叶会长虽然是叶老的后人,但毕竟少了些实战经验。可惜,叶会长好像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她的一意孤行造成今天这样的后果,我也非常遗憾!”

    闻言,记者们的神色有些复杂。

    就在这时,赵雪吟突然看到叶灼朝这边走来。

    她穿着一件黑色卫衣,此时正把卫衣上的帽子往头上拉,帽子拉上去之后,立即遮去了大半的容颜。

    看样子,是想躲开这些记者。

    叶灼想躲?

    没门!

    她要让叶灼在全金融界的人面前丢脸!

    “你们看,叶会长来了!”赵雪吟指着叶灼道。

    听到这句话,记者们立即回头看去。

    生怕叶灼跑掉了,大家都飞快的跑过去。

    转眼间,叶灼就记者们团团围住。

    赵雪吟微微勾唇。

    好!

    真是太好了!

    终于让她看到叶灼得报应了!

    “叶会长!请问你是怎么让姜氏财团在一夜之间东山再起,股票直接涨停板的?”

    “叶会长!你有什么经验要和电视机前金融人分享的吗?”

    “叶会长......”

    赵雪吟愣住了。

    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东山再起?

    涨停板?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不是姜氏财团宣布破产的吗?

    赵雪吟很艰难的咽了咽喉咙,然后拿出手机,打开股市。

    这一看,脸色立即就白了。

    浑身血液倒流。

    涨停板了!

    姜氏财团的股票果然涨停板了!

    再看金融界财经新闻的头条版块,刊登的就是姜氏财团的消息。

    如果姜氏财团没破产的话。

    那她算是怎么回事?

    想到刚刚自己的那段发言,赵雪吟悔得肠子都青了。

    丢人!

    实在是太丢人了!

    赵雪吟刚刚在镜头前的优越感,在此时消失的一干二净,无影无踪。

    不行。

    那样的报道绝对不能登出去。

    赵雪吟捏了捏手指。

    就在这时,叶灼从她身边经过。

    叶灼什么都没说。

    可赵雪吟的脸却火辣辣的疼。

    还没等赵雪吟反应过来,一个话筒递到赵雪吟面前,“赵小姐,您之前是不是并不看好叶会长的方案?请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能帮助姜氏财团起死回生,东山再起!这是不是说明,叶会长的能力比您这个代首席强呢?”

    “您和叶会长私下里的关系是不是不好?”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赵雪吟尽量保持微笑,“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说完这句话,赵雪吟便仓皇而逃。

    来到五十八层办公室,赵雪吟叫来安妮,“打电话给财经电视台,让他们把采访我的那段掐了!”

    那段视频必须掐掉!

    “可、可能来不及了。”安妮有些结巴的道。

    “为什么?”赵雪吟问道。

    安妮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电视,“已、已经在直播了。”

    赵雪吟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脸。

    她站在镜头前,一脸自信的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赞成叶会长的方案,叶会长虽然是叶老的后人,但毕竟少了些实战经验。可惜,叶会长好像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她的一意孤行造成今天这样的后果,我也非常遗憾!”

    赵雪吟抓起边上的茶杯,就这么的扔了过去!

    啪!

    茶杯直接砸碎了电视显示屏。

    显示屏虽然坏了,可声音还在继续。

    “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先做好人,才能做好事......”

    这是叶灼的声音。

    好一句先做好人,才能做好事。

    叶灼这是在讽刺她吗?

    她也配!

    赵雪吟深吸一口气,拿起桌子上的花瓶,再次朝电视上砸去。

    刺啦--

    这下电视被彻底的砸坏了。

    安妮站在一旁,艰难地咽了咽喉咙。

    “滚!”赵雪吟接着道。

    安妮立即往外走去。

    直至走到门外,才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不行。

    她一定要把今天受到的耻辱,百倍千倍的还给叶灼。

    赵雪吟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现在不能乱。

    请浅酌。

    先把浅酌请过来。

    这一次。

    她一定不能输给叶灼。

    和浅酌约在明天下去。

    赵雪吟发信息让人去订甜品。

    第二天下午三点。

    赵雪吟带着甜品,准时出现在浅酌的工作室。

    浅酌的工作室位于金融界最繁华的地段。

    知道赵雪吟要来,所以瑞贝卡早早的便等在门口,“您好,请问您就是杨先生说的赵小姐吧?”

    赵雪吟点点头,“我是。”

    瑞贝卡做了个‘请’的姿势,“您跟我这边来。”

    赵雪吟跟上瑞贝卡的脚步。

    很快,两人就来到工作室三楼。

    瑞贝卡道:“您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拿个资料。”

    “好的。”赵雪吟点点头。

    瑞贝卡进了里间的办公室。

    赵雪吟站在原地。

    哒哒哒--

    就在这时,空气中出现脚步声。

    难道是浅酌来了?

    赵雪吟扬起微笑,回头看去,看清来人,微笑僵硬在嘴角。

    这是......

    叶灼?

    叶灼怎么会出现在浅酌的工作室?

    赵雪吟的目光触及到叶灼手上拎着的那份甜品,心里立即就有了答案。

    叶灼在跟踪她!

    如果叶灼没有跟踪她的话,叶灼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叶灼不止跟踪她。

    还在她身边安插了卧底。

    要不然,叶灼怎么会知道浅酌喜欢吃甜品!

    更重要的是,叶灼手上拎着的甜品,跟她的一模一样。

    不要脸!

    简直是不要脸。

    叶灼想从她手里抢走浅酌?

    做梦!

    就在这时,瑞贝卡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到叶灼,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赵雪吟抢先一步开口,“瑞贝卡小姐,听说想见浅酌大师一面,必须要预约才可以对吗?”

    “是的,”瑞贝卡点点头,“必须要提前三天预约。”

    “那她是怎么进来的?”赵雪吟指着叶灼道。

    瑞贝卡赶紧道:“赵小姐,给您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工作室的老板浅酌。”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然后公布下国庆评论踩楼的中奖名单哈。

    潇湘ID:

    幸福的咖啡豆

    去N丫的

    薰伊尔

    董素琴

    泡泡小懒猫

    晶儿jinger

    以上六位小仙女速速进群哦~

    【然后,粉丝榜前20名的小仙女,赶快进群领礼物哦~】

    找不到群号的话,在评论区给德音留言也行。

    QQ阅读的明天再公布。

    然后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