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50:大灼灼出手,走向金融界的巅峰!
    很轻很淡的声音,却如同染了一股能安稳人心的魔力。

    姜小羽微微抬头。

    只见一道纤细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逆着光,有些看不清五官轮廓。

    但那周身强大的气场,却是不可忽视的。

    看着慢慢朝自己的走过来的身影,姜小羽怔住了。

    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被别的小朋友欺负了,突然看到了家长一样。

    心里很委屈,但是却不害怕了,因为家长肯定会给自己讨回公道的。

    “叶、叶小姐......”

    叶灼拿出一张纸巾递给姜小羽,“谁欺负你了?”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姜小羽的情绪瞬间奔溃。

    姜小雨抬着头,嚎啕大哭。

    是那种毫无忌惮的哭。

    就像小时候一样。

    叶灼有点慌。

    见识过很多大场面的她,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

    她向来不是很会安慰人。

    “你别哭呀!”叶灼抬手给姜小羽擦了擦眼泪,“到底怎么回事?”

    听着叶灼的话,姜小羽哭得更惨了,一把抱住叶灼。

    “呜呜......”

    这一幕,被过路的司律看到。

    司律微微皱眉。

    看来,赵雪吟说的没错。

    叶灼一直在用心机。

    明知道姜小羽是赵雪吟最好的朋友,叶灼还故意接近姜小羽,趁虚而入。

    这种人,确实不值得深交。

    另外。

    他还查到,姜小羽之所以对叶灼改观,是因为姜老太太在困在电梯里,被叶灼救了。

    他也是因为电梯事件对叶灼改观的。

    说不定。

    电梯事件就是叶灼的计划。

    他们都是叶灼的囊中之物。

    这么看来。

    叶灼简直太可怕了。

    司律眯了眯眼睛,转身朝会议室走去。

    这边。

    好半晌,姜小羽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

    “叶、叶小姐,对、对不起,弄、弄脏你的衣服了。”姜小羽哽咽着道。

    叶灼扶着姜小羽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不碍事。”

    就在这时,艾丽小跑着过来,“叶会长,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叶灼微微抬眸,语调有些淡,“推迟两个小时。”

    “好的。”艾丽点点头,“我这就去通知大家。”

    闻言,姜小羽惊讶地抬头,“叶、叶小姐?”

    她没想到,叶灼会为了她推迟会议。

    有些内疚,有些意外,心里还有些暖。

    其实这些天,都是她厚着脸皮去找叶氏公馆。

    大多数时候,叶灼都是自己忙自己的。

    她还以为叶灼从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过。

    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的。

    叶灼也没有多说些什么,拉着姜小羽的手,“去我办公室。”

    姜小羽就这么地被叶灼拉到办公室。

    艾丽不在。

    叶灼给姜小羽泡煮了杯咖啡。

    姜小羽伸手接过,“谢谢。”

    低头喝了一口,里面加了炼乳和方糖味道非常不错。

    见姜小羽的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叶灼淡淡开口,“怎么,还不打算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依旧是很清浅的声音。

    “我.......”姜小羽再次喝了口咖啡,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挺难受的。

    叶灼刚回顺羲财团,根基尚且不稳。

    她不能麻烦叶灼。

    姜小羽捏紧咖啡杯,“我,我没事。”

    “没事还哭得这么惨?”叶灼反问。

    姜小羽深吸一口气,“叶小姐,你说的对,我就是赵雪吟手里的一颗棋子,我太傻了,被她骗了那么多年......”今天还让赵雪吟这么羞辱。

    一想到那件事,姜小羽就无法呼吸。

    她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姜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

    “这件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叶灼红唇轻启,语调有些淡,“如果你把我当朋友的话,就把实情告诉我。”

    朋友。

    听到这句话,姜小羽抬头看向叶灼。

    她可以和叶灼成为朋友吗?

    “我、我们真的可以的成为朋友吗?”姜小羽问道。

    叶灼微微挑眉,“难道我们现在还不是朋友吗?”

    姜小羽先是一愣,而后才反应过来,“叶小姐,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是朋友?”

    “当然。”叶灼微微颔首。

    “叶小姐,谢谢你。”姜小羽心里非常激动。

    叶灼接着道:“和他们一样,叫我的名字就行。”

    “大、大灼灼?”姜小羽试探性的问道。

    “嗯。”

    这一瞬间,姜小羽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叶灼接着道:“既然是朋友,可以说出实情了吧?到底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帮你欺负回来。”

    姜小羽抬头看着叶灼,眼底全是亮光,接着道:“其实也不是谁欺负了我......”

    接着,姜小羽说出姜氏财团遇到的难关,她来找赵雪吟帮忙。

    但她没有把‘学狗叫’那段遭遇说出来。

    只是言简意赅的说,赵雪吟没有帮她。

    叶灼微微挑眉,根据她对姜小羽的了解,姜小羽并不是一个喜欢哭的人。

    就算姜氏财团遇困,她也不至于哭成这样。

    她刚刚的样子,分明是被人欺负了的模样。

    不过叶灼也没有明说,就这么看着姜小羽,“你的忙,我来帮。”

    闻言,姜小羽抬头看向叶灼,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没想到叶灼会这么说。

    “你刚回顺羲财团,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这也是姜小羽为什么不找叶灼的原因。

    叶灼和赵雪吟不一样。

    赵雪吟是顺羲财团的代首席,赵家在金融界多年,她有这个实力。

    而叶灼刚回顺羲财团,根基不稳,在顺羲财团的人脉也不如赵雪吟,如果这个时候贸然出手帮姜氏财团的话,只会拖累到她自己。

    “互利互惠的事,没什么不好的。”叶灼淡淡开口。

    互利互惠?

    现在的姜氏财团已经是个空壳。

    所以大家才会拒绝跟他们合作。

    可叶灼却说互利互惠。

    这让姜小羽有些微楞。

    同时,也让姜小羽看到了希望的光。

    但是,做人不能太自私。

    必须要把姜氏财团的真实情况告诉叶灼。

    不能让叶灼为了帮她,让她自己陷入困境。

    姜小羽接着道:“其实我们姜氏财团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叶、大灼灼,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是......”

    叶灼喝了口茶,“放心,我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虽然她看起来漫不经心的。

    但眼神却坚定到不行。

    有点酷。

    也不知怎地,姜小羽突然就不害怕了,她有一种直觉,叶灼肯定能带着姜氏财团走出困境。

    “大灼灼,谢谢你!”姜小羽深深地鞠了一躬。

    “客气。”叶灼放下杯子,接着道:“帮我跟姜叔叔约个时间吧?明天上午十一点钟,善于咖啡厅见。”

    “好的!”

    ......

    另一边。

    会议室。

    得知会议被延迟两个小时。

    赵雪吟的脸都绿了。

    她才是顺羲财团的代首席,叶灼凭什么延长会议?

    就算要延长会议,也应该通过她才是!

    赵雪吟翻开文件夹,沉着脸道:“既然叶会长没空,那就让她不用来了,会议继续!”

    叶灼真以为她是什么东西了?

    会议没了她还不能继续了?

    恶心!

    继续?

    艾丽的眼底闪过为难的神色。

    她没想到赵雪吟会直接甩脸色。

    “赵小姐,恐怕继续不了吧?”刘经理合上文件夹,“这个会议本身就是叶会长主持讨论C方案的,现在叶会长不在,我们怎么继续?难道赵小姐你能给我们分析C方案?”

    刘经理真是好样的!

    艾丽朝刘经理的方向看过去。

    一句话说的赵雪吟有些难堪。

    C方案是叶灼的。

    她怎么分析?

    反了!

    都反了!

    现在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都敢跟她叫板了。

    今天她要是不发威的话,这些人还真以为她是纸糊的!

    赵雪吟看向刘经理,“刘满山,你明天不用来了!”

    不用来了。

    这句话说的刘经理有些慌。

    他只是一个部门经理,赵雪吟确实有资格开除他。

    啪--

    会议室的门在这个时候被推开。

    清冽的声音由外置内。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你让谁明天不用来了?”

    闻言,众人纷纷回眸看去。

    叶灼就这么地走进来。

    如画的眉眼上,仿佛蒙上了一层雪光,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叶灼。

    刘经理瞬间像是看到了主心骨,“叶会长!”

    叶灼微微颔首。

    赵雪吟抬头看向门口,楞了下。

    她没想到叶灼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在她面前摆谱?

    真够不要脸的!

    她在顺羲财团当代首席的时候,叶灼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赵雪吟抬头,“我让刘满山不用来了,怎么?叶会长有意见?”

    叶灼都能当着她面开除孙佳怡。

    她为什么不能开除刘满山?

    今天她就要好好杀杀叶灼的威风!

    让叶灼知道知道,谁才是顺羲财团真正的主人。

    “让刘经理不用来了?”叶灼走到主席台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赵雪吟,语调淡到不行,“就凭你?够格吗?”

    这样子。

    有些嚣张了。

    赵雪吟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不够格?

    她为什么不够格?

    不够格的人应该是叶灼才对吧!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转头看向安妮,“马上通知人事部,开除刘满山。”

    “好的。”安妮点点头。

    刘满山看向叶灼。

    有些担心。

    叶灼却无视赵雪吟的话,将文件放在桌子上,“好了,会议继续。刘经理,你来说一下你们A组的方案。”

    有叶灼这句话在,刘经理就放心了,点点头,站起来发言。

    无视她。

    叶灼居然无视她。

    不但是叶灼无视她,剩下的高层们,也都像没听见赵雪吟的话一样,继续会议。

    赵雪吟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好!

    很好!

    现在他们都可以无视她了。

    叶灼转眸看向赵雪吟,“赵小姐要是不愿意参加会议的话,大门在那边。”

    赵雪吟转身就走。

    她倒是要看看,她不在,叶灼要怎么继续会议!

    没有她这个代首席,谁在方案上签字?

    叶灼还以为她不敢走?

    等着吧。

    不出三步,叶灼就会开口叫她回去的。

    一步。

    两步。

    三步。

    直至赵雪吟走道门口处,叶灼都没有开口。

    赵雪吟微微眯眸。

    叶灼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叶灼的声音。

    “艾丽。”

    赵雪吟微微勾唇。

    她就知道叶灼会开口叫她的。

    让艾丽叫她回去?

    叶灼以为她是那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

    今天,她必须要让叶灼亲自求她回来主持会议!

    要不然,叶灼还真以为她是个软柿子呢。

    可以随意拿捏。

    “叶会长。”艾丽走到叶灼身边。

    叶灼接着开口,“把门关上。”

    把门关上?

    叶灼叫艾丽只是为了让她把门关上?

    赵雪吟的脸都白了。

    啪--

    门被关上。

    赵雪吟的身影被隔绝在外面。

    里面的会议继续。

    怎么敢?

    叶灼这个贱人她怎么敢!?

    赵雪吟深吸一口气,感觉肺都要气炸了。

    会议室里的高层们也是面面相觑。

    他们谁也没想到,叶灼会这么刚!

    敢和赵雪吟叫板。

    不过也是叶灼有能力。

    换成其他人,还真不敢这样。

    不愧是叶老的后人。

    有叶老当年的魄力!

    高层们看着叶灼,顿时干劲十足!

    门外面。

    赵雪吟满身怒气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雪吟!”

    司律小跑着过来。

    赵雪吟扯起一丝微笑,“司大哥。”

    司律接着道:“你刚刚不是去开会了吗?这么快就开好了?”

    “嗯。”赵雪吟点点头,不愿意多说,继续朝前走去。

    司律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伸手拦住安妮。

    待赵雪吟走后,司律转头看向安妮,问道:“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安妮的脸色有些难看。

    “说。”

    安妮接着道:“那个,赵小姐是被叶会长从会议室里赶出来的。”

    什么?

    叶灼居然把安妮赶出来了!

    司律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过分!

    叶灼简直太过分了!

    赵雪吟是顺羲财团的代首席。

    无论是职位,还是实力,都比叶灼高。

    可叶灼居然把赵雪吟从会议室里赶出来了。

    司律眯了眯眼睛,接着道:“那姜小羽是怎么回事?”

    安妮当然不会把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件事告诉司律,“您说姜小姐啊!姜小姐来财团找赵小姐,赵小姐本以为姜小姐是来找她和好如初的,没想到姜小姐是来找赵小姐决裂的,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说了难听的话也就算了,她还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其实委屈的人是我们赵小姐!”

    “也是赵小姐心善,还让她进来!如果是我的话,我连理都懒得理她一下!”

    这么一说,司律大概的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姜小羽先去找的叶灼。

    在叶灼那里听了很多不好的话,然后又去找赵雪吟。

    司律以前觉得叶灼应该不是那种在别人背后嚼舌根子的人。

    现在看来。

    是他看错人了。

    叶灼不仅会嚼舌根子,而且心机高深。

    要不然,不会把姜小羽骗成那样。

    要知道,姜小羽以前和赵雪吟可是最好的朋友!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她们俩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姜小羽也是个蠢货。

    居然会听信叶灼的话。

    难道叶灼这个才认识了几天的人,还不如赵雪吟这个认识了很多年的好朋友?

    说到这里,安妮顿了顿,接着道:“本来因为姜小姐的事情,赵小姐的心情就非常不好,在会议室里,叶会长还故意设计赵小姐!您说赵小姐能不生气吗?难道您没有发现吗?自从叶会长来到财团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闻言,司律皱了皱眉。

    这一切,好像确实是从叶灼回到顺羲财团之后才开始变得。

    就连他,都差点被叶灼骗了。

    安妮看了看司律的脸,接着道:“司理事长,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去吧。”司律点点头。

    安妮往前走去。

    司律看向会议室的方向,脸色非常难看。

    ......

    另一边。

    姜小羽回到姜氏集团。

    姜超看到姜小羽回来,非常激动的道:“小羽,赵小姐是怎么说的?她是不是答应合作了?”

    姜小羽摇摇头。

    见此,姜超脸上的亮光瞬间消失不见。

    完了。

    这下完了。

    赵雪吟不同意合作,这下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不过爸您也别担心,”姜小羽接着道:“虽然赵雪吟没有答应合作,但顺羲财团的叶会长答应跟我们合作了。”

    叶会长?

    姜超楞了下。

    叶会长是谁?

    是刚回来的叶小姐?

    “叶老的后人?”姜超回头看向的姜小羽。

    “对。”姜小羽点点头,“叶小姐能力过人,她一定能帮助咱们度过难关的。”

    姜超皱了皱眉,“她刚回顺羲财团,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还想帮助咱们?怕是有心无力吧?”

    此次顺羲财团遇到的问题,不是什么小问题。

    如果让赵雪吟来处理的话,或许能度过难关。

    叶灼......

    能力不够。

    经验不足。

    根基不稳。

    姜小羽道:“爸,您相信我,叶小姐是个很优秀的人!既然她答应了我,就一定可以做到的!”

    姜超有些奇怪的道:“小羽,你跟叶小姐很熟?”

    “嗯。”姜小羽点点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姜超道:“那赵小姐呢?你以前不是跟赵小姐关系最好吗?怎么又变成叶小姐了?”

    “赵雪吟?”姜小羽的眼底说不清什么神色,“以前我眼瞎了,才会把她当成好朋友!从今以后,我不认识这个人!”

    姜超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

    姜小羽也没有细说她跟赵雪吟之间的事,接着道:“爸,反正您就相信叶小姐一次!叶小姐可是叶老的后人,您以前不是经常把叶老挂在嘴边吗?难道叶老的后人,还不如一个赵雪吟?”

    如今的姜氏财团孤立无援。

    除了选择相信叶灼,姜超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择。

    姜超叹口气,“罢了!就相信她一次吧!”

    姜小羽笑着道:“我跟叶小姐约好了明天上午十一点见,您记得准备一下。”

    “嗯。”姜超点点头。

    就在这时,姜小羽的手机响了下。

    姜小羽拿起手机。

    是司律打过来的电话。

    虽然跟赵雪吟闹成那样,但她跟司律并没有闹矛盾,想了想,姜小羽摁下接听键,“喂。”

    司律的声音从屏幕那头传来,“我在你们姜氏财团楼下。”

    姜小羽道:“好的,我马上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姜小羽便来到楼下。

    司律就站在那里。

    “司大哥。”姜小羽小跑着过去。

    司律的脸有些冷,“你去找过雪吟了?”

    “嗯。”姜小羽点点头。

    司律接着道:“你跟雪吟是多年的好朋友,你应该了解雪吟,她是个很好很优秀很善良的女孩子,你到底在她面前说了多么难听的话,才会让她气成那样!?”

    “我欺负赵雪吟?”姜小羽抬头看向司律,眼底全是讥讽的神色,“司律!就因为你喜欢赵雪吟,所以才选择性眼瞎吗?”

    姜小羽知道司律很喜欢赵雪吟。

    可喜欢一个人,就可以这样是非不分吗?

    明明是赵雪吟在欺负她。

    可在司律眼里,就像赵雪吟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可笑!

    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姜小羽!你清醒一点!司律紧紧皱着眉,“叶灼不是什么好人!为了叶灼,放弃雪吟这个多年的好朋友,真的值得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司律抓住姜小羽的手腕,往前走去。

    姜小羽愤怒的道:“你干什么?”

    司律道:“我带你去跟雪吟道歉!”

    赵雪吟受了委屈,姜小羽就应该道歉。

    “司律!”姜小羽奋力地甩开司律的手,“你有病吧!”

    司律转头看向姜小羽,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难道你没发现这一切都是叶灼设计的吗?如果不是叶灼在里面挑拨离间的话,你跟雪吟会走到今天这步吗?”

    姜小羽太不理智了。

    说到底,还是太单纯。

    要不然,也不会被叶灼骗的这么惨。

    她自己被骗了也就被骗了,偏偏还连累得赵雪吟跟在后面那么伤心。

    要不然,司律也懒得管这样的闲事。

    所以今天,姜小羽必须要去跟赵雪吟道歉。

    思及此,司律接着道:“姜小羽,你跟雪吟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真的要因为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这样吗?跟我去道歉吧!雪吟是个很善良的人,她不会跟你一般计较的,只要你道歉,她肯定会原谅你的。”

    “到底是谁在设计谁?司律,你根本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你这么帮着赵雪吟,不就是因为你喜欢她吗?我告诉你,赵雪吟根本就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善良,她就是个恶心的人!恶心的让人想吐!”

    闻言,司律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抬起手,直接朝姜小羽的脸上扇过去。

    司律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赵雪吟。

    尤其还是这样的字眼。

    姜小羽吓得闭上了眼睛。

    可想象中的巴掌并没有朝自己脸上扇过来。

    姜小羽睁开眼睛,只见个身穿黑色卫衣的少年出现在自己眼前,伸手捏住了司律的手。

    少年的脸上戴了一个黑色的口罩。

    只看到一双如同黑曜石般闪耀的眼睛。

    很黑。

    很亮。

    也很神秘。

    “打女人?”少年微微开口,嗓音有些凉。

    司律收回手腕,“你是谁?”

    少年没有直接回答司律的话,低头看向姜小羽,“你没事吧?”

    姜小羽摇摇头,“没事。”

    少年捏住姜小羽的手腕,“我们走。”

    姜小羽被迫跟上少年的脚步。

    走到拐角处,少年松开姜小羽的手腕,“没事了,你快走吧!”

    “谢谢,”姜小羽弯腰道谢,接着道:“小恩人,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没有直接回答姜小羽的话,而是道:“快走吧。”

    意识到这个小恩人可能有些高冷,姜小羽也就没有多问,接着道:“那我先走了。”

    少年一直目送着姜小羽的背影消失在前面,这才转身离开。

    ......

    顺羲财团。

    会议结束之后,叶灼才回到办公室,放下文件,叶灼抬手捏了捏太阳穴,转头看向米莱,“姜小姐呢?”

    米莱道:“姜小姐已经离开了。”

    叶灼微微颔首。

    须臾,她打开电脑,右手点击了下鼠标。

    电脑屏幕立即出现天眼系统的画面。

    叶灼切换页面,画面很快就转到一个监控画面。

    画面有些熟悉。

    如果有熟人在场的话,肯定能发现,这是赵雪吟的办公室。

    下午一点钟。

    赵雪吟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

    一分钟后,安妮带着姜小羽走进来。

    开始的画面很正常。

    赵雪吟甚至给姜小羽倒了杯咖啡。

    随即,就像姜小羽说的那样,她开口寻求赵雪吟的帮助。

    可赵雪吟却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并且给了姜小羽一个药丸。

    姜小羽自然是拒绝了。

    随即,赵雪吟又提出另外一个要求。

    让姜小羽学狗叫。

    看到这里,叶灼微微蹙眉。

    更让叶灼意想不到的是,姜小羽居然真的照做了。

    可是。

    赵雪吟并没有信守承诺!

    怪不得姜小羽哭得那么惨!

    须臾,叶灼关掉监控画面,就这么的靠在椅背上,清隽如画的脸上说不出个什么神色。

    “大灼灼。”

    小白白从门外挤进来。

    “狗子,你怎么来了?”叶灼微微抬眸。

    小白白道:“我带傻猫来看看你鸭!”

    “傻猫呢?”叶灼问道。

    “傻猫?傻猫在我兜里鸭!”小白白低头一看,兜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喵哥的影子?吓得花容失色,“傻猫呢!卧槽!傻猫不见了!”

    叶灼接着道:“你确定你带傻猫一起来了?”

    “当然啦!路上我还跟它聊天呢!”小白白急忙往外走去,“大灼灼我不跟你说辣!我先去找傻猫!傻猫那么傻,万一被人卖了怎么办!”

    “去吧。”叶灼微微点头。

    小白白狂奔着出去找喵哥。

    赵雪吟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一只胖猫在走廊上。

    “哪里来的猫?”

    听到‘猫’这个字,胖喵立即飞奔着过来,蹭了蹭赵雪吟的脚。

    边上的员工回答,“好像是叶会长的。”

    叶灼的猫?

    闻言,赵雪吟眼底全是嫌恶的光,直接一脚踹开了,“贱人养的畜牲都那么贱!看见人就往上扑!也不嫌恶心!”

    胖喵被踹出好几米远,撞到在柱子上,疼得哀嚎一声,“喵呜!”而后迅速的抬起一只脚,一踹一拐的往边上跑去。

    边上的工作人员心生不忍,但也不能多说些什么。

    等小白白找到喵哥的时候,喵哥正蹲在角落里,一副被人遗弃的样子。

    “傻猫!终于找到你了!你跑哪去了!”小白白拎起喵哥,往口袋里一放。

    “喵!”

    小白白接着道:“看来得给你身上装个跟踪器了!你这么傻,万一哪天跑丢了怎么办?”

    “喵!”

    ......

    另一边。

    赵家。

    自从昨天之后,赵父就发了一场高烧。

    39度。

    两个医生轮流照看赵父,都没能让他退烧。

    赵雪吟从财团回来,第一时间就去看完赵父。

    赵父躺在床上,因为高烧的缘故,脸色非常红。

    “王医生,我爸现在怎么样?”赵雪吟关心的问道。

    王医生道:“刚打了一针特效退烧针,半个小时之后应该会退烧的,等烧退了就没事了。”

    “好的,辛苦您了。”

    王医生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太客气了。”

    赵雪吟接着道:“您也累了一天了,先去休息吧,我来看着我爸。”

    王医生点点头,“如果有什么异常的话,您叫我一声就行。”

    “好的。”

    赵雪吟就坐在赵父床边。

    其实赵父这样也挺好的。

    最起码,她不用在听到他的声音了。

    这些年来,因为她不是个男孩,赵父不知道给了她多少眼色。

    就在这时,床上的赵父突然开口,“阿夜.....阿夜......”

    声音很小。

    接近呢喃。

    赵雪吟有些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能大概的听到一个‘夜’字。

    “爸,您在说什么呢?爸,您醒醒!”

    赵父就像没听到赵雪吟呼唤一样,下一秒,有眼泪从他的眼角流出来,“爸、爸、爸爸、好......想你.....”

    这下赵雪吟听清楚了。

    爸爸好想你?

    难不成赵父想爷爷了?

    她的爷爷就是赵父的父亲。

    都说只有大限将至的人,才会想起早逝的父母。

    赵父无缘无故的发高烧......

    该不会是......

    想到这里,赵雪心里一个咯噔,“爸,您没事吧?爸!您快醒醒!”

    赵父双眸紧闭,这次没有再说话了,但是眼泪却不停地滚落下来。

    到了后半夜,赵父才退了烧。

    梦醒。

    赵父看着天花板,眼底全是悲伤的神色。

    在梦里,他和阿夜终于父子团聚。

    可惜。

    梦很快就醒了。

    都说梦是反的。

    这是不是代表,他和阿夜永远不会再见了?

    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脚步声。

    “爸,您醒了!”看到赵父醒来,赵雪吟特别激动。

    “雪吟。”

    赵雪吟扶着赵父坐起来,“爸,您要喝水吗?”

    赵父点点头。

    赵雪吟端来水。

    喝完水之后,赵雪吟将杯子放回原处,接着道:“爸,我知道我这些天让您失望了!但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带着咱们赵家,走向金融界的巅峰!”

    赵父点点头。

    赵雪吟接着道:“有一件事忘记告诉您了,”

    “什么事?”赵父转头看向赵雪吟。

    赵雪吟接着道:“您还记得两个月前的国际金融会吗?”

    “嗯。”赵父点点头。

    赵雪吟道:“在金融会上,我看见五爷了!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五爷看见我了,所以,爸,请您放心,我一定会让五爷娶了我!”

    闻言,赵父立即坐直身体,眼底有亮光闪过,“你没骗我?”

    “爸,您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来骗您吗?”赵雪吟接着道:“张老给叶灼办接风宴的那天,五爷还派人送来了贺礼,您说,换成平时,五爷会纡尊降贵的派人来送礼吗?”

    当然不会!

    五爷是谁?

    向来都是大家抢着给他送礼,什么时候,他给别人送礼?

    赵父眯了眯眼睛,“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五爷不是在给叶灼送礼呢?”

    “给叶灼送礼?”赵雪吟嘴角勾起不屑的弧度,“她也配?”

    倘若五爷姓岑也就算了。

    可五爷姓白。

    跟岑少卿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