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43:打脸灼上线,强势清理门户!
    果然,孙怡然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都看戏似的看着叶灼。

    汉化版的。

    倘若叶灼是别人也就算了。

    偏偏叶灼是叶家的后人。

    堂堂叶家后人,居然要看汉化版的企业文化。

    这不是贻笑大方是什么?

    要知道。

    连财团里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都会金融体。

    可叶灼却不懂。

    这说明什么?

    说明叶灼连一个保洁阿姨都比不上。

    一个连金融体都看不懂的人,有什么资格和孙怡然竞争会长的位置?

    “天哪!不是说琅姨的外孙女也是个才女吗?怎么连金融体都不懂?”

    “孙副会长也太倒霉了吧!居然输给了这么个人!”

    “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个好外曾祖父,有个好外婆呢!”

    “真是同人不同命!”

    人群中唏嘘声不断。

    大家都在为孙怡然打抱不平。

    就在此时,叶灼微微抬眸,“孙副会长你刚刚说这是什么?”

    孙怡然道:“咱们顺羲财团的企业文化。”

    “你确定这是咱们顺羲财团的?”叶灼眉眼依旧,重复问了一遍。

    孙怡然笑着道:“这就是咱们顺羲财团的企业文化,不过这是金融体的,所以叶小姐你不认识也正常!哦,对了,叶小姐你一定还不知道什么叫金融体吧?金融体是我们金融界独有的一种文字,不在外界流通的。难道琅姨在家的时候,就没有给您说过?”

    此言一出,众人的议论声就更大了。

    “不会吧!她居然真的不认识金融体!”

    “下台吧!这会长的位置本来就是孙小姐的!”

    “叶老和琅姨都是非常有能力的人,没想到叶家的后人居然连最基本金融体都不认识!如果让这种人成为财团首席的话,那我们财团早晚得败在她手上!”

    听着这些话,孙怡然脸上得意的神色更加明显。

    她就是想让叶灼当众下不来台。

    叶灼想跟她斗?

    还嫩着呢!

    谁不让她好过,她就不让谁好过。

    她当不了这个会长,叶灼也别想当!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在赵雪吟的意料之中。

    她早就知道孙怡然肯定会设法为难叶灼。

    可赵雪吟没想到,孙怡然居然憋了个大招。

    叶灼连金融体都不认识,确实是没资格坐上会长之位的。

    赵雪吟就这么看着两人。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反正这把火,无论怎么烧,都烧不到她身上来。

    现在就看孙怡然有没有这个本事把叶灼赶出金融界了。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很好的掩饰住了眼底的神色。

    就在众人等着看叶灼的出丑的时候。

    “啪--”

    叶灼直接将手中资料扔在桌子上,红唇轻启:

    “孙副会长你好好看看这到底是哪个财团的企业文化?究竟是我不认识金融体,还是你在贻笑大方!”

    她语调虽淡,却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砸在了众人的心上。

    “那!那是晋氏财团的企业文化介绍!”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桌子上的那份企业文化书。

    闻言,孙怡然赶紧低头看去。

    这一看。

    脸色直接就白了。

    真的是晋氏财团的企业文化。

    这些天,孙怡然一直对晋氏财团的晋如玉挺兴趣的。

    晋如玉二十八岁,还是单身,她如果能嫁给晋如玉的话,以后就是晋氏财团的太子妃。

    为了了解晋如玉,孙怡然便顺带研究了下晋氏财团的企业文化。

    可她没想到,会拿错......

    她更没想到,叶灼居然认识金融体。

    叶灼是怎么认识的?

    叶琅桦才认回亲生女儿,和叶灼他们才团聚不到三个月。

    金融体和汉字不一样,比汉字也复杂很多。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叶灼是怎么认识金融体的?

    正因为觉得叶灼不认识金融体,所以孙怡然才故意把企业文化拿给叶灼看。

    没想到叶灼不但认识金融体,还认出这不是顺羲财团的企业文化。

    现在怎么办?

    孙怡然咽了咽喉咙。

    就在孙怡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灼转眸看向边上的赵雪吟,眼底流光溢彩,微抬着下巴,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雪光。

    让人不寒而栗。

    “赵小姐,身为财团的暂代首席,请问这些年你是怎么管理顺羲财团的?这种连自家企业文化都能搞错的人,她是怎么坐上副会长的位置的?”说到这里,叶灼顿了顿,目光扫至每一个人的脸,“我外公花了二十多年才成立了顺羲财团!可不是让你们这些不知轻重的人来龟玉毁椟的!”

    很冷的声音。

    仿佛染了一股凛冽的视力,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叫人不敢直视。

    龟玉毁椟?

    这句话很明显是在指责赵雪吟。

    这么一顶高帽子直接扣在了赵雪吟的头上,让赵雪吟有些站不稳!

    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她在管理顺羲财团。

    现在孙怡然犯了这种低级的错误,

    她本来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来看叶灼和孙怡然鹬蚌相争的!

    没想到火烧着烧着就烧到她头上来了。

    饶是赵雪吟这么身经百战的人,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状况,都有些不知所措。

    空气中很安静。

    静到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谁能想到,事情会反转成这样?

    赵雪吟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转头看向叶灼,“叶、叶小姐,这事有误会。”换成10分钟以前,赵雪吟肯定不会站出来说半个字。

    可现在不一样了。

    叶灼指名道姓的说她龟玉毁椟,她要是再不站出来的话,就要落人口舌了。

    她是顺羲财团的暂代首席,孙怡然又是她一手扶持着上来的。

    现在的她,和孙怡然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

    叶灼打孙怡然的脸,就是在打她的脸!

    赵雪吟现在也是骑虎难下。

    猪肉没吃到,反而惹了一身骚!

    “误会?有什么误会?”叶灼接着道:“难道刚刚孙副会长认错企业文化书的事情也是误会?众目睽睽之下,难不成赵小姐你还要当众包庇?”

    当众包庇!

    叶灼句句珠玑,每一个字,都化成了锋利的剑刃,迎面而上,让赵雪吟几乎喘不过气来。

    “顺羲财团是我外曾祖父花费二十多年一手打下来的江山,今天我就要代替他老人家清理门户!好好整顿下财团内部的歪风邪气!”

    清理门户。

    此言一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恐惧的神色。

    “叶小姐!”赵雪吟接着开口。

    “别着急,”叶灼微微回眸,就这么看着赵雪吟,“你龟玉毁椟的责任等会再说。”

    赵雪吟一噎,竟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

    分明叶灼比她小六七岁。

    可在叶灼面前,她却有股莫名压迫感,几乎不敢大声呼吸。

    这种恐怖的感觉让赵雪吟想到了四个字。

    血脉压制。

    叶灼转眸看向孙怡然,“去财务部结一下工资,明天可以不用来了。”

    不用来了?

    为什么不用来了?

    须臾,孙怡然才反应过来,叶灼这是想撤掉她的职位。

    凭什么?

    她是靠自己的实力坐上副会长的位置的,叶灼有什么资格撤掉她?

    孙怡然脸色一白,抬头看向叶灼,“你凭什么让我不用来了?!”

    “就凭我是叶灼。”叶灼的身声音很轻也很淡,却染着一股不容反抗的凛冽之势,让人不敢直视。

    “我要是都不走呢!”孙怡然道。

    叶灼没有直接回答孙怡然的话,转头看向旁边,红唇轻启,“吴队长。”

    吴队长本名吴庸。

    是顺羲财团的安保队长。

    吴庸曾是国际追杀令排行第二十五的杀手。

    一次活动,吴庸身受重伤,阴差阳错下被赵雪吟救了。

    为了报答赵雪吟的救命之恩,吴庸便留在顺羲财团,担任安保队队长。

    平时,吴庸只听赵雪吟一个人的。

    只要赵雪吟不发话,吴庸不会听任何人的命令。

    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此时,听到叶灼叫吴队长。

    孙怡然全是讥诮的神色,双手抱胸,“我看今天谁敢动我一下!”

    赵雪吟不着痕迹地勾唇。

    刚刚是她太慌了,忘了顺羲财团现在全部都是她的人。

    叶灼想在她的地盘上耍威风?

    难!

    吴庸不听叶灼的命令,她倒是想看看,叶灼要怎么收场?!

    边上众人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叶灼。

    就在这时。

    空气中响起脚步声。

    是厚重的皮靴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穿着迷彩制服的吴庸朝这边走来。

    接下来,吴庸就肯定会直接无视叶灼。

    赵雪吟不动声色地看着叶灼,眼底全是畅快的神色。

    就在此时,吴庸微微转身,朝赵雪吟敬了个礼。

    赵雪吟浅浅勾唇,刚想说些什么,吴庸却先她一步开口,“叶小姐,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叶小姐?

    叶小姐!?

    这一瞬间,赵雪吟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难道刚刚吴庸不是在跟她敬礼?

    他是在跟叶灼敬礼?

    边上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这个吴庸平时不是只听赵雪吟的吗?

    怎么今天突然对叶灼这么恭敬?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灼的目光从孙怡然身上掠过,“弄出去。”

    “收到。”吴庸朝边上两个队员使了个眼色。

    “你敢!”孙怡然看向叶灼,抬高音调,“叶灼!你敢动我一下,我爷爷是不会放过你......”

    孙怡然一句话还没说话,就被吴庸拿胶带堵住了嘴巴。

    随后,孙怡然就这么的被三个大男人,一路拖出了大厅。

    看着孙怡然被拖出去,叶灼转眸看向赵雪吟,“赵小姐,身为财团的暂代首席,我现在有三个问题要问你。”

    赵雪吟现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吴庸会突然倒戈,听叶灼的话。

    叶灼她凭什么?

    赵雪吟的心里非常乱。

    她有一股奇怪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已经变了。

    须臾,赵雪吟抬头看向叶灼,“你问。”

    她现在必须冷静下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倒是要看看,叶灼能问出什么个所以然来!

    叶灼本就比赵雪吟高出一截,此时这么居高临下的赵雪吟,颇有种长辈教训不懂事的小辈的样子。

    “第一,像孙怡然这种连企业文化都分不清的人,到底是怎么坐上副会长的位置的?我是不是可以质疑你的管理能力?第二,顺羲财团在我外曾祖父手里时,一直都排在国际排行榜前五的位置,为什么在你们赵家手里,不升反降?别说前五了,现在的国际排行榜,哪怕是前二十名,也找不到我们顺羲财团的名字!第三,这些年来,你们赵家到底是怎么管理财团的?”

    叶灼这三个问题砸下来,直接就让赵雪吟懵了,浑身血液倒流。

    她根本没想到,叶灼会问出这这么锐利的问题。

    几乎一针见血。

    叶灼不是不懂金融吗?

    周边的其他人也跟赵雪吟一样,非常懵。

    本来大家是想看叶灼笑话的。

    没想到,孙怡然和赵雪吟却变成了笑话里的主角。

    孙怡然被叶灼撤职。

    赵雪吟被叶灼质问。

    在众人眼里,赵雪吟一直都是两面三刀,水袖善舞的存在。

    可今天。

    在叶灼面前,赵雪吟却变的如同一个职场小白。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谁会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这三个问题很难回答?”叶灼接着问道。

    赵雪吟咽了咽喉咙。

    不是很难回答。

    而是根本无法回答。

    叶灼问的这三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上,每一句话都带着陷阱。

    很明显。

    叶灼是有备而来。

    这一次。

    是她占了下风。

    叶灼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从始至终,她都是一副神色淡淡的样子,“赵小姐现在回答不了这些问题也没关系,明天下午三点钟之前,我要看到你的检讨报告。”

    “叶小姐!”空气中突然出现司律的声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赵小姐的职位应该在你之上吧?”

    言下之意便是叶灼没资格让赵雪吟写检讨报告。

    赵雪吟毕竟暂代首席一职。

    叶灼才刚来顺羲财团而已。

    虽说是会长。

    到底没有掌控实权。

    她凭什么让赵雪吟给她写检讨报告?

    “你在教我做事?”叶灼眉头微挑。

    很简单的六个字,却让司律楞了下。

    就在司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空气中突然出现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

    “叶小姐掌控财团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是叶家的后人!在这里,没有谁比她更有资格说这句话!”

    人未到,声先至。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是张老缓缓往这边走来。

    张老直接走到叶灼身边,接着开口,“别说赵雪吟,就连我和财团的其他几位元老,也得听叶小姐的!”

    赵雪吟就算在厉害。

    也只是暂代首席一位而已。

    她能跟实打实的继承人比?

    司律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赵雪吟按住手腕。

    此时的赵雪吟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

    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继续说下去了。

    说多错多。

    张老说的是事实。

    叶家坐拥顺羲财团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以前叶家没人也就算了。

    此时叶家人来了,哪怕她这个暂代首席,也得听叶灼的。

    赵雪吟不动声色的按住司律的手腕,抬头看向张老,“张老,您说的对,在这里,叶小姐才是最大的的股东,也最有发言权,今天这事确实是我不对,我在这里,给您,给叶小姐道个歉。”

    说到这里,赵雪吟微微鞠躬,而后又抬头看向叶灼,“叶小姐,你放心,明天下去三点钟之前,我一定把检讨书送到您的办公室。”

    事情发展到这里,赵雪吟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来日方长!

    等着。

    她一定要把今天的耻辱,十倍,百倍的还给叶灼。

    如若不然。

    誓不为人!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赵小姐诚心悔过,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叶灼微微转眸,语调有些淡,“毕竟,你们赵家在财团的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没有功劳,也有苦恼?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顺羲财团要是没有他们赵家的话,现在早跨了!

    叶灼倒好!

    得了便宜还卖乖!

    赵雪吟心里憋了一口气,不但不能发出来,反而还要保持笑容。

    长老转头看向众人,接着道:“叶小姐今天第一次回到顺羲财团,以后她就是财团的会长、首席!我相信在她带领下,咱们顺羲财团,一定会重拾往日辉煌,走上新的巅峰!”

    啪啪啪--

    人群中不知道谁带头鼓起了掌。

    而后,大家都跟着鼓起了掌。

    震耳欲聋。

    首席?

    顺次财团的首席?

    赵雪吟用余光看了眼叶灼。

    眼底尽是不甘。

    叶灼是叶家的后人就了不起了吗?

    只要有她在,叶灼就别想成为顺羲财团的首席!

    “司大哥,我们走。”赵雪吟看向司律。

    司律点点头,转身跟上赵雪吟的脚步。

    张老又带着叶灼在财团内部参观了一圈,瞅见外面的天也不早了,接着道:“灼灼,我带你去公馆吧?”

    叶家在金融界是有公馆的。

    但是,自从叶老爷子去后,叶家公馆就一直空着。

    现在既然叶灼回来了,自然要物归原主!

    “好的。”叶灼微微颔首,“那就麻烦您了。”

    ......

    赵雪吟办公室。

    司律眉头紧蹙,“雪吟,你刚刚为什么忍气吞声,不让我把话继续说下去?”

    叶灼什么都不如赵雪吟,她有什么资格在赵雪吟面前指手画脚?

    “你没看出来吗?张老是站在叶灼那边的,而且,叶灼拥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也不是假的,这种时候,你无论说些什么都是错的!”赵雪吟抬头看向司律,“司大哥,我不想让你为了我受什么委屈!更不想让你为了我引火烧身!”

    司律默了默,身为男人没能保护好赵雪吟也就算了。

    反而还要赵雪吟来顾及他,这让他有些难受。

    赵雪吟接着道:“叶灼今天是在杀鸡敬候,是我太轻敌了!”

    “叶灼有这样的脑子?”司律转头看向赵雪吟。

    叶灼自大又自负,她要是有脑子的话,就不会大肆宣传两年之内完成航母计划了。

    今天这件事,实在不像叶灼的手笔。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司大哥,那你觉得,今天这事是怎么回事?”

    “张老。”司律缓缓吐出两个字。

    “张老?”赵雪吟问道。

    司律点点头,“对!叶灼就是个提线木偶而已,真正在后面操控的人是张老。”

    赵雪吟叹了口气,“张老和我爸一直不对付,他这么做,也不难理解。”

    司律拍了拍赵雪吟的肩膀,“雪吟,别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一个提线木偶而已,不值得你这么担心。”剩下的路,他会一点一点的帮赵雪吟铺平。

    赵雪吟看向司律,“司大哥,还好有你在我身边,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司律道。

    “谢谢。”赵雪吟动容地拥抱住司律。

    司律揉了揉赵雪吟的脑袋,“傻丫头。”

    这一声‘傻丫头’让赵雪吟彻底的清醒过来,想推开司律,但是又怕伤害到司律,

    万一她推开司律,司律想不开怎么办?

    司律那么喜欢她,如果她推开司律的话,司律肯定会想不开的。

    他们之间的友谊也会止步于此。

    不。

    不行。

    不能推开司律。

    可是不推开司律的话,司律会不会误会什么?

    她以后还要嫁给五爷呢!

    一时间,赵雪吟进入两难的境地。

    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

    好在这里没有第三个人看见,抱一下就抱一下吧,她不能和司律在一起,就用这个拥抱弥补下不能在一起的遗憾吧。

    须臾,赵雪吟神色自然的松开司律,“司大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司律道:“我送你。”

    赵雪吟无法拒绝司律,只好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司大哥。”

    “跟我不用说麻烦。”

    司律开车把赵雪吟送到赵家。

    赵父虽然人不在财团,可白天财团发生的那些事,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赵雪吟刚走到客厅,就看到,赵父黑着脸坐在沙发上。

    “爸。”赵雪吟走过去,叫了一声。

    赵父接着道:“今天白天怎么回事?”

    “是我大意了。”赵雪吟低着头。

    赵父拿起桌子上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啪!

    “丢人现眼的东西!竟然输给了一个小丫头片子!”

    倘若输给旁人也就算了。

    可赵雪吟偏偏让叶灼踩了一脚。

    从前,赵父就处处被老爷子压制着。

    没想到到了下一辈。

    赵雪吟又让叶灼压了一头。

    这让赵父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司律赶紧解释道:“伯父,您误会了!雪吟并没有输给叶灼,是张老摆了我们一道。”

    如果不是张老的话,叶灼算什么?

    叶灼连赵雪吟的小手指头都算不上。

    闻言,赵父眯了眯眼睛,“怎么说?”

    司律接着道:“叶灼对金融问题一窍不通,自负自大,这一切都是张老在背后操控!”

    赵父拍桌而起,怒声道:“张一封那个老家伙!都这么些年过去了,我还以为他安分守己了!没想到还是贼心不改!真以为弄个小丫头片子过来,就能翻身?做梦!”

    司律端起一杯水递给赵父,“伯父,动气伤肝,您先喝口水。”

    赵父接过司律递过来的水,脸上的怒气散去了几分,“必须要马上把叶灼赶出财团!”

    赵雪吟皱了皱眉,“有张一封在她身边,可能有点难。”

    “蠢货!”赵父看了眼赵雪吟,女人到底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张一封那个老东西,还能时时刻刻跟在她身边?”

    ......

    另一边。

    张老带着叶灼来到叶氏公馆。

    这个公馆已经三十多年没人住了,不过因为经常有人来管理的原因,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萧条。

    公馆的还保持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装修。

    张老笑着道:“灼灼,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风格,所以我就没让人动这里的装修。明天我让设计师过来一趟,到时候你自己跟她说。”

    现在的年轻人口味独特,张老也不好擅自做主。

    叶灼环顾着公馆内的装修,“不用让设计师过来了,就这样挺好的。”

    张老点点头,“那行!”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老。”

    张老接着道:“灼灼,这是公馆的管家林嫂。林嫂,这位就是叶老的外曾孙女。”

    “叶小姐您好,”林嫂恭敬地弯腰,“以后您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就行。”

    “好的。”叶灼微微点头,“那以后就麻烦林嫂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张老看了看窗外,接着道:“灼灼,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打我电话就行。”

    “我送您。”

    “不用送,我自己走就成。”

    虽然张老说了不用送,但叶灼还是将他送到门外。

    走了几步,张老似是想起来什么,接着道:“对了灼灼,26号晚上,我在金融中心的国际大厦给你举办了一场接风宴......”

    叶灼向来无心应付这些宴会,“张老,其实不用这么隆重的。”

    张老笑着道:“我请了金融中心资历最老,别人花钱都请不来的甜品师。”

    “真的吗?”叶灼眼前一亮。

    “当然是真的!为了请这个甜品师,我可是三顾茅庐!到最后如果不是动用关系的话,还真请不来。”知道叶灼好这一口,所以张老特地请来这位重量级甜品师,现在看来,这个决定还真没错。

    叶灼笑着道:“那26号晚上,我一定准时到场。”

    “好好好!”张老忙不迭地点头,“那就这么说了!”

    第二日。

    早上九点钟。

    叶灼准时到顺羲财团打卡。

    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

    刚上班,秘书就送过来一堆文件,“叶会长您好,我是前任余会长的秘书艾丽,这些都是需要您批阅的文件。”

    叶灼微微颔首,“放那儿吧。”

    艾丽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

    叶灼拿起其中一份文件,看了看,微微挑眉,“等一下。”

    “叶会长,您还有什么吩咐吗?”艾丽顿住脚步,回头看向叶灼。

    叶灼屈指敲了敲办公桌,“把这个A计划的项目负责人刘能叫过来。”

    “好的。”艾丽点点头。

    不多时,艾丽来到33层,“刘经理,楼上那位叫你上去一趟。”

    刘经理正在忙着跟格子间的女员工调情,有些不耐的道:“楼上哪位?”

    艾丽道:“还能有哪位,新来的叶会长呗!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自己悠着点。”

    叶会长?

    那个小丫头片子?

    刘经理立即直起腰,“艾丽,她有说什么事吗?”

    “这个没说。”艾丽接着道:“她就说让你上去一趟。”

    刘经理点点头,“行,我知道了。”

    那样子,很明显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见他这样,艾丽接低声道:“这位叶会长可能没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赶快上去吧,别耽误时间了。小心成为第二个孙怡然。”

    刘能舔了舔后槽牙。

    昨天的事情他知道。

    叶灼来财团的第一天就辞掉了孙怡然。

    可那又怎么样呢?

    等着吧。

    今天一过,叶灼就得滚出顺羲财团。

    就叶灼那个小丫头片子,还想跟赵家斗?

    做梦!

    “知道了。”刘能从格子间里走出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一路来到57层。

    刘能伸手敲门。

    “进来。”一道清浅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刘能推门进去,“叶会长,我是刘能。”

    叶灼微微抬眸,“这个A计划的项目是你负责的?”

    “是的。”刘能点点头。

    叶灼将手里的文件翻了两页,最后将文件放在桌子上,如玉般的指尖在文件上点了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三处的资金漏洞,你打算让谁给你买单?”

    刘能脸色一白。

    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叶、叶灼是怎么看出来漏洞的?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