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31:大佬们心甘情愿的叫爸爸!
    赵雪吟下意识的觉得叶舒不简单。

    叶舒要是简单的话,能攀上林家家主?

    林家是京城的高门大户,彼时的叶舒就个乡下村姑而已。

    司律接着道:“这件事说起来比较曲折,当年林家家主和叶舒在一起的时候,林老太太极力反对!林家家主还因此发生了很严重的车祸,导致失去记忆十几年,叶舒也是去年才被林家扶正的,再此之前,她一直生活在云京。”

    “去年才被扶正?”赵雪吟眯了眯眼睛,更加感觉叶舒这个人不简单。

    一个乡下长大的女人,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还能让失去记忆林家家主魂牵梦绕这么多年,她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

    赵雪吟接着道:“叶舒和林家家主有孩子吗?”

    司律把这些事情都查的清清楚楚的,“叶舒跟林家家主生了一对龙凤胎,今年二十岁,目前都在京城大学上学,男孩叫林泽,女孩叫叶灼。”

    “他们两兄妹一个姓林一个姓叶?”赵雪吟问道。

    司律点点头,“对。因为当年叶舒和林家家主被迫分开,男孩林泽被林老太太抱走了,叶灼一直跟叶舒生活在一起,所以叶灼就一直跟着叶舒姓。”

    赵雪吟沉思了一瞬,“有叶灼和林泽的资料吗?”

    对赵雪吟来说,叶舒和她的一堆儿女,就是她最强大的敌人。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她必须把这三个人的底细全部摸清。

    “你要是想看的话,我现在立即让人去查。”司律道。

    赵雪吟抬头看向司律,“司大哥,那就麻烦你了。”

    “应该的。”

    赵雪吟看着司律的背影,轻轻眯了下眼睛。

    他们赵家能在金融界混成今天这样并不容易,眼看着马上就要成为顺羲财团真正的主人,晋升世家家族,可不能在这种时候出现什么乱子。

    但愿叶舒和她一对儿女,都资质平庸,不会成为他们赵家晋升世家路上的绊脚石。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清脆的电话铃声。

    赵雪吟拿起话筒,“喂,爸。”

    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赵雪吟接着道:“您先别着急,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

    席氏集团正式更名成叶氏集团的消息,一夜之间卷袭整个京城。

    叶琅桦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雷厉风行,名满京城的叶琅桦!

    席穆文本就是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才走到高处的,如今席氏集团终于倒台,不知道有多少人拍手称快。

    各大财经报纸,纷纷登报。

    叶琅桦站在叶氏集团的顶楼,俯瞰着脚下的景色。

    如果今天这一幕发生在三十六年前的话,那该有多好。

    她和叶舒也就不会母女分离这么多年。

    都怪她醒悟的太晚了!

    叶琅桦闭了闭眼睛,心里说不出个什么滋味。

    “董事长。”就在这时,秘书从门外走进来。

    “说。”叶琅桦回头。

    秘书接着道:“张老先生想见您。”

    “快请进来。”叶琅桦赶紧道。

    “好的。”秘书点点头,往门外走去。

    须臾,张老从门外走进来,“琅桦。”

    “张老。”叶琅桦接着道:“您快请坐。”

    她能认清席穆文的真实嘴脸,多亏了张老。

    如果张老没有找到叶灼的话,那她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想到之前的行径,叶琅桦只觉得非常惭愧。

    张老坐到椅子上,看向叶琅桦,接着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你要不要考虑回财团?”

    叶琅桦伸手将脸颊边上的头发撩至脑后,“说实话,我也不想看着我爸毕生的心血就这么的付之东流,但我现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您也看到了,我现在管理一个叶氏集团都觉得费力。”

    顺羲财团的创始人虽然是三位。

    但主力军还是叶老爷子。

    可叶老爷子出事后,顺羲财团就被赵家一家独大,目前赵雪吟还在竞争财团首席的位置,想彻底的把叶张两家从财团除名,让赵家晋升成金融界的世家。

    张老本来还想让叶琅桦回去主权大局,可叶琅桦却说出了这番话。

    闻言,张老脸上全是落寞的神色。

    就在张老一筹莫展的时候,叶琅桦接着又道:“张老,您觉得灼灼怎么样?”

    张老直言不讳,“比起当年的你,更胜一筹!”

    叶灼的能力张老都看在眼里。

    她虽然年纪小,但眼界和学识以及成就,哪怕是当年的叶琅桦都比不上她!

    张老查三十六年前的事情差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查到结果,可在叶灼手里,不到三天时间就查的一清二楚,由此可见叶灼的真正实力

    叶琅桦笑着点点头,接着道:“所以,我想让灼灼成为我爸的继承人,您觉得怎么样?”

    “这自然是极好的!”张老眼前一亮,其实张老也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直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以叶灼的手段,只要她答应加入顺羲财团,哪里还有赵家说话的份?

    张老似乎已经看到叶灼加入顺羲财团时的情景!

    叶琅桦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还得回去跟灼灼商量下。”接手顺羲财团不是小事,必须要叶灼自己答应才行。

    “好的,”张老点点头,“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嗯。”

    张老走后,叶琅桦让人拟了一份文件,然后便回到林家。

    今天的林家非常热闹。

    叶琅桦和叶舒母女相认,林锦城便把林家的四个哥哥都请了回来。

    来的还有岑少卿以及岑家人。

    岑老太太感叹道:“阿舒,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是琅桦的女儿!”

    因为比叶琅桦大20多岁,以前岑老太太总是喜欢称呼叶琅桦为‘小琅桦’,如今叶琅桦变成叶舒的母亲,她再称呼‘小琅桦’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

    叶舒笑着道:“何止是您,就连我自己都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一直到现在,叶舒都觉得这一切非常不真实。

    看到叶琅桦过来,岑老太太笑着道:“琅桦!你呀如今算是圆满了!得了个这么个好女儿,又得了一对人中龙凤的孙子孙女!”

    叶琅桦亦是满脸笑容,接着道:“少卿没过来吗?”

    岑老太太道:“来了!这么大喜的日子怎么能不来呢!你看叶子在哪里,他应该就在哪里。”

    叶琅桦点点头。

    三楼。

    叶灼和岑少卿正在房间讨论关于航天母舰的问题。

    不讨论不知道,一讨论吓一跳,叶灼惊讶的发现,在这个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创造出真正的航天母舰。

    就连科技最发达的C国,也只是停留在理论设计阶段。

    叶灼道:“创造出一架航空母舰很难吗?”

    岑少卿捻着佛珠,“首先,抛去昂贵的造价不说。航天母舰属于巨型载体,浮在海上都不太可能实现,更别说飞在半空中了!”

    “飞起来很简单啊,”叶灼神色淡淡。“只要加强推进装置和协调控制系统就行了,这有什么难的吗?”

    岑少卿楞了下。

    他很好奇这个人的脑子里到底装着些什么,为什么能把一番话说得这么云淡风轻?

    加强推进装置协调控制系统?

    航天母舰是巨型战斗机,比一座山还沉,要多么强大的推进装置和协调控制系统才能让它飞起来?

    就在岑少卿纳闷的时候,叶灼接着道:“造价问题就更好解决了,只要合理设计,不浪费材料,利用回收系统,就可以省下来一大笔钱。”

    岑少卿接着捻佛珠,“那安全问题怎么解决呢?航天母舰在空中的雷达反射面积非常大,很容易被敌人发现,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防空导弹击毁,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其实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国家都无法研制出航天母舰的真正原因!

    不解决好防御问题,就算真的飞上了天,也会在一秒钟之类被击毁的。

    航天母舰体型庞大,根本无法避让导弹,只能靠自身防御系统

    叶灼执笔在纸上写出一道繁杂的公式,“那就加强防御系统,建造隔离面,让投射过来的防空导弹在反弹回去!同时,我们还要装置最先进的供给系统!让敢投导弹的话,我们就一个核弹扔过去,让他们得不偿失!”

    前世的叶灼就是这么干的!

    岑少卿抬头看向叶灼,“领导,你是认真的?”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叶灼挑眉反问。

    还真不像。

    岑少卿接着道:“领导,你真的能研制出航天母舰?”

    “嗯。”叶灼前世不知道设计过多少种航空母舰和宇宙飞船,这对她来说,就是洒洒水的小问题的。

    岑少卿眯了眯眼睛,“你明天跟我去基地。”

    岑家的南区基地就是专门研制航天产品的。

    如果叶灼真的能研制出航天母舰的话,那将是一个时代的奇迹!

    到时候,华国将在全球的200个国家中脱颖而出!

    就连C国也得俯首称臣。

    “行啊。”叶灼站起来看向岑少卿,“不过你就那么相信我?万一我就是在吹牛呢?研制航天母舰可不是开玩笑的,弄不好,你就倾家荡产了。”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倾家荡产?不至于。”

    “万一真的倾家荡产了呢?”叶灼接着道:“我要用到的都是最先进的技术和庞大的人工,现在的一切只是纸上谈兵而已,成功了倒好好说,一旦失败了后果不敢设想!”

    “那我也认了。”岑少卿伸手揽住叶灼的腰,将人带到腿上坐下,薄唇轻启,“谁让你是我的人呢?”

    叶灼转头看向他,微微挑眉道:“你刚刚说谁是谁的人?”

    “我是你的人。”岑少卿很上道。

    叶灼浅浅勾唇,觉得有些不舒服,调整了下坐姿,“这还差不多。”

    “嘶......”岑少卿按住她的腰,声音有些哑,“别动。”

    叶灼微微蹙眉,“你兜里放了什么?”

    岑少卿神色淡然,“手机。”

    “怪不得。”叶灼刚想让岑少卿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叶灼立即从岑少卿身上下来,清了清嗓子道:“谁啊?”

    岑少卿也在此时松了口气。

    他真怕叶灼让他把手机拿出来!

    “小十二,是我。”门外传来三堂嫂的声音。

    叶灼转头看向小白白,“去开门。”

    小白白道:“人家没电啦!你没看到人家在充电吗?”

    叶灼:“......”

    岑少卿很有眼力见的去开门。

    三堂嫂手上还抱着刚出生不久的二胎,“小十二,你屋里干什么呢?叫半天都不开门。”

    一抬头,只见开门的人是岑少卿,楞了下,“少卿也在啊!”

    岑少卿微微颔首,“三嫂。”

    叶灼走过来道:“三嫂你敲很久的门了吗?”

    三堂嫂刚刚还以为只有叶灼一个人在屋里,所以才问了句,此时立即改口道:“没有你听错了!对了,小十二,能麻烦你个事儿吗?”

    “三嫂你说。”

    三堂嫂接着道:“我和你三哥要出去一趟,我们家淘淘又认生,不肯让佣人带,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帮忙带会儿淘淘?”

    淘淘今年五个月,正是认生的时候,除了父母,谁都不要。

    有的时候甚至连三堂哥都不要。

    不过,说来也怪,谁都不要的淘淘,居然对叶灼亲的不行!

    所以三堂嫂便抱着孩子来找叶灼了。

    叶灼笑着点头,“当然可以,三嫂你就放心吧淘淘交给我吧。”语落,叶灼便伸手在三堂嫂手里接过淘淘。

    刚被叶灼抱上手,淘淘就乐得不行,咿呀乱喊着。

    三堂嫂笑着道:“瞧这孩子多喜欢你啊!小十二,那就麻烦你了,我和你三哥会很快就回来的。”

    “没事的三嫂,你和三哥想去多久都行。”叶灼道。

    三堂嫂又拿出奶瓶和奶粉,“小十二,一会儿淘淘要是饿了的话,你就冲点奶粉给他喝,不用冲太多,20毫升就行。”

    “好的没问题。”

    三堂嫂还是有些不放心,接着嘱咐道:“小十二,一会儿淘淘要是闹你的话,你就赶紧打电话给我!”

    “嗯。”叶灼微微点头。

    千叮咛万嘱咐之后,三堂嫂这才放心的离开叶灼的房间。

    岑少卿看着叶灼怀里连裤子都没穿的小豆丁,突然觉得有些碍眼,找来一条围巾,“我看涛涛好像有点冷,要不给他加个围巾?”

    叶灼看了看室内的温度,“还好吧,我觉得不冷。”

    “咱们是大人,涛涛才五个月。”

    叶灼觉得岑少卿说得挺有道理的,点点头道:“那就给他加个围巾吧。”

    叶灼本以为岑少卿会把围巾围在小豆丁的颈脖上,没想到这人居然把围巾系到了小豆丁的肚子上,微微挑眉道:“你会不会系围巾啊?”

    岑少卿微微抬眸,“小孩子都是肚子比较容易着凉。”

    “是吗?”叶灼微微挑眉。

    “当然。”

    系好围巾之后,岑少卿朝叶灼伸出手,“让我抱抱吧?”

    “不行,淘淘认生。”叶灼转头看向虎头虎脑,白白胖胖的淘淘,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淘淘真是太可爱了!”

    亲完一下又亲一下,小豆丁被逗得哈哈大笑。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岑少卿直接就愣住了。

    心里酸水直冒。

    岑少卿面色不变,“领导我们现在来讨论下研制航天母舰的方案吧?”

    叶灼就像没听到岑少卿的话一样,拿着小黄鸭逗小豆丁,“淘淘喜不喜欢这个小黄鸭?”

    岑少卿呼吸一滞,捏紧手中的佛珠,加大分贝,“领导!”

    可能是声音太大了,叶灼怀里的小豆丁吓得一抖。

    叶灼回头看向岑少卿,“你声音不能小点?都吓到淘淘了。”

    岑少卿:“......”

    叶灼接着道:“叫我什么事?”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不是说要研制航天母舰吗?咱们来商讨下初步方案吧?”

    叶灼道:“现在没空,我要带孩子。”

    岑少卿道:“把他放在床上,咱们边看着他,边讨论方案。”

    淘淘非常乖,只要叶灼在旁边,给他一点玩具,他就可以坐在床上自己玩。

    叶灼微微蹙眉,“这可不行,既然答应了三嫂帮忙带淘淘,那我就要对淘淘负责,怎么能把淘淘放在一边,咱们说咱们的呢!”

    小豆丁很配合的抱紧叶灼。

    谁也别想把他扔在床上,要不然他就哭给他看!

    叶灼被小豆丁的逗乐了,笑着道:“淘淘放心,姑姑才不会把你一个人放在床上。”

    小豆丁吧唧一下,在叶灼脸上亲了一大口。

    就在小豆丁想亲第二下的时候,岑少卿立即把手伸过去,挡在叶灼的脸上。

    于是乎,小豆丁就亲了岑少卿一手的口水。

    “哇!”

    发现自己亲的不是叶灼的脸,小豆丁气得哇哇大哭。

    岑少卿:“......”

    叶灼白了岑少卿一眼,“你手怎么那么欠呢?”而后又回头看向小豆丁,哄道:“淘淘咱们不哭了,叔叔是大坏蛋,咱们不理他了,淘淘是不是饿了?”

    见哄不好淘淘,叶灼接着道:“岑少卿,你给淘淘冲一下奶粉,二十毫升就行,记得用温水。”

    岑少卿不但不敢说半个不字,还得给‘情敌’去冲奶粉。

    好在三堂嫂很快就回来了,要不然岑少卿得奔溃。

    第二日。

    南区基地。

    基地的高层人员全部都聚集在会议室,议论纷纷。

    “你们谁知道五爷把我们都叫到一起,要开什么会?”

    “不清楚。”

    “我也不清楚。”

    “会不会是叶小姐要加入咱们基地?我刚刚看到五爷和叶小姐一起来了。”

    叶灼要加入基地?

    闻言,唐雪眼底神色莫名。

    就在这时,会议室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众人立即正襟危坐。

    下一秒,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

    从外面走来两道身影。

    一道修长挺拔。

    一道身姿如玉。

    正是岑少卿和叶灼。

    “欢迎叶小姐!”

    会议桌上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大家都跟着鼓起掌来。

    “谢谢大家。”叶灼微微弯腰。

    岑海举起手道:“叶小姐,你是不是要正式加入咱们基地了?”

    “算是吧。”叶灼语调清浅。

    听到肯定的回答,唐雪的心更是揪成了一团。

    难受的都不能呼吸了。

    叶灼还没加入基地呢,这些人就张口闭口都是叶灼。

    叶灼要是加入基地了,以后基地还有她说话的份?

    唐雪心里非常难受,连台上的岑少卿在说些什么都没听见。

    隐约只听到了四个字。

    航天母舰。

    听到这个词汇时,唐雪抬头看向岑少卿,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研制航天母舰?

    而且还是在两年之内研制成功!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脑吗?

    岑少卿居然相信叶灼能研制出航天母舰!

    叶灼能不说她能上天呢?

    不止唐雪这么想,连带着其他人也愣住了,觉得岑少卿在做梦。

    “五爷,航天母舰不是说说而已的,人工和造价就不说了,您觉得咱们现在有这个技术吗?”

    “五爷,我也觉得您这个决定有失妥当。”就连一向支持岑少卿和叶灼的赵主任都觉得这个想法太大胆了。

    “这种事情可不是儿戏,一旦决定执行方案,到时候,就有千万双眼睛共同盯着我们,如果两年之内研制不出来的话,岂不是丢人现眼?”

    “岳教授说的对,研制航天母舰是要上报的,如果到期研制失败的话,这个后果谁来承担?”

    “三思啊五爷!”

    岑少卿微微倾身,双手撑在会议桌上,就这么看着众人。

    本是很随意的动作,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原本喧闹不已的会议桌,瞬间便安静下来。

    岑少卿接着道:“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愿意跟着叶小姐成立科研小组的都站到叶小姐这边来。”

    空气中安静了几秒钟。

    众人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着叶灼。

    哗啦--

    就在这时,岑海站起来,“叶小姐,我能加入你的科研小组吗?”

    “荣幸之至。”

    岑海走到叶灼身边。

    唐雪看了岑海一眼,脸上全是嘲讽的神色。

    岑海这个蠢货。

    等着吧。

    早晚有他哭的那天在。

    哗啦--

    岑湖岑江岑河这兄弟三人也跟着站起来。

    “叶小姐,我们也想加入你的科研小组。”

    “我的荣幸。”

    江河湖海这四兄弟全部站到叶灼身边后,会议桌边的人,看四人的目光,像是在看四个疯子。

    正常人谁会相信有人能在两年之内研制出航天母舰?

    这不是在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吗?

    “叶、叶小姐,我、我加入你的科研小组吗?”一名戴着眼镜的短发女生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个女生叫唐蜜,因为紧张的时候说话会结巴,所以还有个外号叫小结巴。

    “非常欢迎。”

    “谢谢。”唐蜜微微弯腰,然后走到叶灼身边。

    “小结巴。”岑江朝唐蜜挤了挤眼睛。

    唐蜜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人站起来了。

    岑少卿道:“还有其他人愿意加入叶小姐的科研小组吗?”

    会议桌上鸦雀无声。

    他们又不是傻子。

    才不会加入这种天马行空的小组。

    见没人说话,岑少卿接着道:“好,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其他人纷纷走出了会议室。

    叶灼和她的科研组成员留在了会议室里。

    刚走出会议室,议论声便传开了,“你们说五爷是不是魔怔了?”

    “岳教授,赵主任,王主任,你们都是基地的老人了,可一定要好好劝劝五爷!虽然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五爷也不能拿基地的前途开玩笑啊!”

    “对啊!”

    岳教授、赵主任以及王主任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他们谁都没想到岑少卿会变成今天这样。

    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连是非都不分了!

    虽然叶灼的能力不可否认,可那是航天母舰!

    航天母舰是能说研制出来,就能研制出来的?

    航天母舰要是真那么好研制出来的话,全球200多个国家,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难道全球各国那么多的专家加在一起,还不如一个叶灼?

    ......

    另一边。

    顺羲财团。

    司律带着查到的资料回来。

    赵雪吟接过资料,笑着道:“司大哥,辛苦你了。”

    “应该的。”司律接着道:“叶舒的一双儿女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怎么说?”赵雪吟问道。

    司律沉默了下,“你看看资料就知道了。”

    赵雪吟打开资料,越往下看,面色越凝重。

    正如司律说的那样,虽然叶舒就是个乡野村姑而已,但林泽和叶灼的资质都特别出众。

    这两兄妹不但同时考上了京城大学,同时还都是高考状元!

    考上京城大学不稀奇。

    可考上状元就不一样了。

    赵雪吟当年也是状元,她知道考上状元有多不容易。

    当年她连着一个月废寝忘食,做了很多套试卷,这才有惊无险的考上了状元。

    可林家的这两兄妹,居然双双考上了状元。

    而且分数还那么高。

    749分!

    这还是裸分。

    更让赵雪吟没想到的是,叶灼还是科技界的YC博士。

    看到这个资料的时候,赵雪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定了好几秒,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叶灼居然是去年震惊整个科技界的黑马!

    要知道,叶灼今年才十九岁。

    很多人穷其一生,也达不到叶灼的这个境界。

    赵雪吟是个很优秀的人,从小到大就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还从来没人给她带来这样的危机感。

    尤其是叶灼。

    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博士!

    好在林泽要比叶灼平庸很多。

    如果林泽也跟叶灼一样的话,那赵雪吟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司律看出了赵雪吟眸中的担忧,开口道:“雪吟,你也是学术界的教授,一个科技界的博士而已,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赵雪吟抬头看向司律,“可叶灼今年才二十岁,而且,叶灼是在去年就在科技界一举成名了!”

    去年的叶灼十九岁。

    十九岁就能征服科技界,让那些大佬们心甘情愿的叫爸爸。

    这样的人也太可怕了。

    赵雪吟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她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

    十九岁的时候,她在学术界还是个无名小卒。

    她花费了整整八年时间,才坐上教授的位置。

    她怎么跟叶灼比?

    思及此,赵雪吟紧紧蹙眉。

    司律接着道:“雪吟,你听过伤仲永吗?有的时候年少成名并不是一件好事。”

    “怎么说?”赵雪吟抬头看向司律。

    司律并不觉得叶灼有什么好忌惮的,“叶琅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年,十九岁的叶琅桦可谓是风光无限,丝毫不输给现在的叶灼,可以说比现在的叶灼更加耀眼!可最后呢?谁能想到名满京城的盛世才女,最后居然毁在了一个男人的手里?成了满京城的笑话!”

    叶琅桦当年可比现在的叶灼风光多了。

    叶灼只是科技界的博士而已。

    叶琅桦当年既是盛世才女,在其他领域也有自己的成就。

    叶灼跟叶琅桦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像叶琅桦那么厉害的人,都拜给了一个‘情’字,更别说资质不如叶琅桦的叶灼了。

    赵雪吟和叶灼不一样。

    赵雪吟能有今天的位置,都是自己一步一步爬上来。

    叶灼是天分好,老天爷赏饭吃,就算不努力也能获得一切。

    毕竟,她有一个好外婆在。

    闻言,赵雪吟眯了眯眼睛,“司大哥,你的意思是叶灼也会走上叶琅桦的老路?”

    司律点点头,“完全有这个可能!华国有句老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叶琅桦和叶舒母女的情路都比较坎坷,到了叶灼这里,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叶琅桦被席穆文骗了三十多年。

    叶舒和林锦城也是坎坎坷坷几十年。

    如果林锦城没有把叶舒从云京找回去的话,叶舒一直到现在还是个未婚生女的单亲妈妈。

    她们母女俩同病相怜,都是恋爱脑,到了叶灼那里,还能好到哪儿去?

    叶灼就算再厉害,也逃不过这一劫!

    说的好听点是恋爱脑,其实就是无知,愚蠢!

    但凡叶琅桦长了脑子,就不会被席穆文骗成那样!

    所以,在司律看来,叶灼根本不配成为赵雪吟的对手。

    语落,司律接着道:“还有句话叫江郎才尽,说不定以后叶灼的下场还不如叶琅桦!叶灼虽然现在风光,可谁能保证她能一直风光下去,而你就不一样了,你所有的成就都是靠自己去打拼来的!雪吟,你要学会正视自己,对自己有信心。”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觉得司律说的有道理,叶琅桦那么厉害的人,坠落神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叶灼是叶琅桦的外孙女,她能逃脱的了宿命?

    “对了,”司律似是想到了些什么,接着道:“还有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司大哥你说。”

    司律道:“叶灼在被林家认回来之前的名声并不好,听说连简单的汉字都认识不了几个,我特地去查了下,高中月考六门科合在一起才考了三十几分不到。一直到高三的时候,她像是突然开了窍,如同变了个人。”

    不得不说,叶灼一前一后的变化真的非常大!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还有这回事?”

    “千真万确。”司律点点头,从公文包里又拿出一张纸,“这是叶灼之前的成绩表。”

    赵雪吟接过一看,叶灼的各科成绩确实低到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谁敢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可这偏偏就是一个人。

    看来,叶灼的身上还藏着很多故事。

    须臾,赵雪吟放下成绩表,抬头看向司律,“叶琅桦现在是不是想把她的亲生女儿培养成叶老爷子的继承人?”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然后评论踩楼的活动已经开始了,大家踊跃参加,然后求个月票票~

    目前QQ的粉丝榜第一名是:雨°

    红袖粉丝榜第一名:云花朵朵开。

    潇湘粉丝榜第一名:十三月雪恋人。

    起点粉丝榜第一名:樱若_樱诺樱欣。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