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27:母女相认,取消席薇月继承人资格!
    琅姨拿着相片,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眼泪顺着眼眶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瞬间晕染了照片。

    琅姨放下照片,又在文件袋里找到一张彩色照。

    照片上的女孩儿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依靠在一名老人身上,笑的非常开心。

    因为是换牙的年纪,缺了两个大门牙,这么看上去,特别滑稽。

    虽说女大十八变,可从这张照片里,能看到叶舒的眉眼。

    原来叶舒真的是她女儿。

    琅姨放声大哭。

    对不起。

    都是她不好。

    如果她早点听张老和曹威的话的话,也就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都是她不好。

    都是她的错!

    琅姨极力地忍住心底的悲伤,颤抖着手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叠资料。

    资料上清晰的记录当年小半月丢失之后,席穆文的行程。

    席穆文先去了海城,然后又从海城去了云京。

    最后又从云京回到京城。

    这期间,席穆文整整在云京呆了整整三天。

    当年小半月失踪的时候,席穆文确实不在京城。

    可琅姨从未想过小半月丢失和席穆文有关系。

    他们是亲生父女啊!

    骨肉相连的亲生父女!

    席穆文就算再不好,也不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不会的!

    不会的!

    琅姨的心慌成了一片,将文件袋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颤抖着声音道:“U盘,U盘呢!”

    资料上说当年的发烧友在云京火车站拍视频作留念的时候,无意间将席穆文拍了进去。

    现在那段视频就在文件袋里的U盘里。

    叶灼也是花了好些时间,才在印象云京的老照片网上,找到了这段视频。

    琅姨不相信席穆文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

    现在唯一能证明席穆文的清白的,就剩下那个U盘了。

    只要打开U盘,就能看到,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席穆文。

    可琅姨找遍了整个文件袋,也没有找到资料上所说的U盘。

    难道是搞错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U盘。

    就在琅姨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在地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的U盘。

    琅姨弯腰将U盘捡起来,颤抖着手插在电脑上。

    很快,视频就播放了。

    三十六年前的像素虽然不能跟现在对比,但彩色的画质倒也还算的上清晰。

    视频被剪辑过,三秒钟之后,就看到人山人海的火车站里,有一名长相英俊的男子抱着一个孩子从火车站里走出来。

    孩子可能在睡熟中,用衣服包的紧紧的看不清楚脸。

    可琅姨却一下子就认出来。

    抱孩子的男人是席穆文。

    真的是席穆文。

    防止自己是看错了,琅姨又操作视频,来回看了好几遍。

    可画面依旧没变。

    这个男人就是席穆文。

    被席穆文抱在怀里的孩子是小半月。

    就算席穆文把叶氏集团变更成席氏集团,她都没觉得什么。

    那个时候,她一心只想着找到小半月,无心管理集团,就算席穆文不对叶氏集团下手,也会有其他人对叶氏集团下手的。

    与其让外人拿走叶氏集团。

    还不如让席穆文来。

    席穆文到底也是叶家的女婿。

    所以,她一直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哪怕别人骂她傻,她都不在意。

    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如果不是她弄丢小半月的话,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琅姨将小半月丢失的原因全部揽到自己的头上。

    所以愿意接受一切后果。

    包括席穆文把叶氏集团变成席氏集团,霸占叶家的财产。

    这一切都是她应该接受的惩罚。

    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席穆文的阴谋。

    就如同张老说的那样。

    他送走小半月,为的就是得到叶家的一切。

    因为席穆文知道小半月就是叶琅桦和叶老爷子的命。

    一旦小半月出了什么意外,叶琅桦和叶老爷子就会彻底奔溃。

    果不其然,在小半月丢失之后,叶琅桦和叶老爷子接连倒下......

    席穆文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人!

    想到这些,琅姨几乎心痛的不能呼吸。

    她做梦也没想到,席穆文身为孩子的亲生父亲,他居然能对年仅三岁的小半月下这样的狠手。

    让她自责了三十六年,痛苦了三十六年。

    三十六年之后,她好容易找到小半月,还差点被席穆文骗了,就此和亲生女儿错过。

    想到自己这一生都被席穆文玩弄于鼓掌之中,琅姨脸上全是自嘲的笑。

    是她太蠢。

    被人利用。

    最后落得个母女分离,叶老爷子抱憾惨死的下场。

    琅姨后悔莫及。

    她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后悔过。

    如果时间能重来的话,她肯定不会选择席穆文。

    可惜。

    时间不能重来。

    琅姨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现在还不能让席家人看出什么端倪来,整理好所有的资料,擦干脸上的泪水,装作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往外走去。

    从现在开始,她要坚强起来!

    这一瞬间,琅姨好像变了个人。

    须臾,琅姨重新回到姜燕的房间,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样子,“杨娇,小半月怎么样了?”

    杨娇抬头看向琅姨,楞了下。

    她怎么感觉,这个死老太婆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杨娇眯了眯眼睛,再次抬头去看时,又觉得琅姨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难道是她看错了?

    杨娇笑着道:“姐姐,你别担心,她刚刚吃了药,现在又睡着了。”

    闻言,琅姨松了口气,“那就好,杨娇,真是辛苦你了!自从小半月回来之后,让你费了不少心!”

    “姐姐,你怎么还是跟我这么见外啊!”杨娇拉着琅姨的手道:“小半月是你和穆文的女儿,那就是我的女儿!我对自己的女儿好不是应该的吗?你可千万不要见外!”

    要是换成以前的话,琅姨肯定对杨娇心存感激,觉得杨娇是个好人,居然能把小半月当成她自己的孩子。

    可现在。

    不会了。

    她只怪自己太蠢,之前竟然没看出来杨娇的伪装。

    现在看来。

    杨娇的脸上处处都是破绽。

    明明就恨透了她,却还要假模假样的对她笑,叫她姐姐。

    恶心!

    简直就是恶心至极!

    其实,杨娇和席穆文这么做,只有两个的目的。

    一是让席薇月成为叶老爷子的继承人,顺利的加入顺羲财团。

    二是因为她手里还有一张金矿图。

    只要顺利的得到这两样东西,席氏集团在京城的位置便会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

    怪她之前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些。

    琅姨越想越难受,恨不得直接杀了杨娇泄愤,为了掩盖愤怒,她握起杨娇的手,红着眼眶道:“杨娇,你对小半月比我这个亲妈对她还要好,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才好了!幸好我爸走的时候,还留给我一样东西......”

    闻言,杨娇眼前一亮。

    东西?

    难道这个死老太婆说的东西是金矿图。

    还算这个死老太婆有良心,知道把金矿图给她。

    杨娇的表情变化都被琅姨看在眼底。

    看来,她猜的没错。

    席穆文和杨娇就是冲着金矿图和顺羲财团来的。

    目前席薇月已经顺利加入顺羲财团了,他们之所以把她留在席家,就是想把那张金矿图拿到手!

    语落,琅姨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我知道你们夫妻俩不是那种贪图荣华富贵的人,有些东西对你们来说只是黄白之物而已,可除了那个东西,我是真的没有其它东西可以给你们了。”

    杨娇立即握住琅姨的手,“姐姐,瞧你这话说的!只要是你给的东西,我们夫妻俩哪还会嫌弃!”

    琅姨点点头,“只要你们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肯定不嫌弃的。”杨娇连忙点头,生怕琅姨下一秒就会后悔。

    琅姨眯了眯眼睛,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杨娇,接着道:“不是说小半月已经吃过退烧药了吗?那她的脸怎么还那么红呢?”

    杨娇笑着道:“退烧药效果没那么快的!再等等就能退烧了!”

    琅姨点点头,似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杨娇,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留在家里帮我照看下小半月,我出去一下,如果小半月情况变严重的话,你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

    “好的姐姐,你快去忙吧!”杨娇也没有怀疑什么。

    跟杨娇打完招呼之后,琅姨便回到房间,把资料带上,匆匆出了门。

    刚出门,琅姨便打了个电话给张老。

    听到张老的声音,琅姨瞬间溃不成军,“张、张老......”如果她早点把张老的话听进去,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了。

    “琅桦你有什么事吗?”张老问道。

    琅姨梗着嗓子道:“张老,您给的资料我都看过了!我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对不起,之前是我误会您了,叶舒就是我的小半月,我不该不听您的话......”

    听到这句话,张老欣喜不已。

    刚刚叶琅桦在茶馆里的态度,他真怕叶琅桦永远都看不清席穆文的真面目,一直错下去。

    叶琅桦能清醒过来,张老非常激动。

    话落,琅姨接着道:“您现在在哪里?我来找您!”

    张老接着道:“我还在酒店。”

    “好的,那我马上过来。”

    琅姨挂了电话,抬头看向司机,“去木林酒店!”

    “好的。”司机点点头。

    车速很快,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木林酒店。

    琅姨刚下车,就看到张老和曹威等在酒店门口。

    “琅姨来了!”曹威兴奋地开口。

    张老点点头,“是她!是琅桦!走,我们快过去!”

    二人立即往琅姨的方向走去。

    看到张老,琅姨直接跪了下来,红着眼眶道:“张老!之前都是我不好,是我误会了您!”

    张老被吓了一大跳,立即把琅姨扶起来,“快起来!快起来!你这孩子,这是在干什么!”

    “张老,我对不起您......”

    张老叹了口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现在知道真相及时回头还为时不晚!”

    琅姨满脸泪水,“张老,谢谢您!您现在能带我去见见小半月吗?”

    “可以。”张老点点头。

    “那咱们现在赶紧去吧!”琅姨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叶舒身边。

    曹威道:“我去开车!张老,您和琅姨在这里等我一下。”

    “去吧。”

    曹威去开车。

    没一会儿,曹威就开车过来了。

    张老和琅姨上车。

    车速很快,没一会儿就到了林家庄园。

    林家。

    听说琅姨过来了,林老太太非常疑惑,明明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叶琅桦还不相信叶舒就是小半月。

    怎么现在突然就来了?

    难道发生了什么?

    林老太太转头看向王嫂,“你没看错,真的是叶琅桦来了?”

    王嫂点点头,“千真万确,我不可能会看错的。”

    林老太太有些不放心,担心叶琅桦是来找叶舒麻烦的,“你推我去东院看看。”

    “好的。”

    王嫂刚把林老太太推到东院,就看到张老和琅姨以及曹威三人往里面走来。

    琅姨一踏进东院,就看到满院子的铃兰花。

    熟悉的香味瞬间充满整个鼻腔。

    琅姨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决堤。

    她现在只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听张老的话。

    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

    “琅桦!”林老太太开口叫住叶琅桦。

    “老姐姐。”叶琅桦回头看向林老太太,满脸的愧疚。

    林老太太接着问道:“那个资料你看过了?”

    叶琅桦点头,梗着嗓子道:“看了!我都看了!阿舒才是真正的小半月,是我对不起孩子......”

    林老太太松了口气,“知道了就好!那快进去吧!阿舒就在里面!”

    她们母女分离这么多年也是不容易!

    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上,林老太太也能理解叶琅桦。

    屋里的叶舒听到声音,往外走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虽然她只见过琅姨一面而已,可老人家的样子却深深的印在了她脑海中。

    不过,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对于叶舒来说,太突然了。

    就像在做梦一样。

    她以前从未觉得叶大海夫妇不是她的亲生父母,所以她也从来都没有期待过什么。

    一时间,叶舒也愣住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反应才好。

    琅姨看着叶舒,本已经止住的泪水,瞬间又汹涌而至,眼前浮现起一幕又一幕记忆碎片。

    每一幕都是小半月的笑脸。

    每一幕,都能和叶舒的脸重合。

    她太糊涂了!

    太糊涂了!

    孩子长得这么像她,可她却丝毫没有发觉出来。

    在见叶舒第一面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叶舒是小半月的。

    琅姨想一把拥住叶舒,可脚上却像是灌了铅,根本迈不出去半步。

    须臾,琅姨才反应过来,走到叶舒身边,拥住她,激动地语无伦次,“阿舒、小半月、孩子,对不起......”

    琅姨有千言万语要说,可此时,除了道歉之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心里既是开心,又是难受。

    五味陈杂。

    可能这种情绪,唯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的感同身受。

    如果她能早些看清楚席穆文的真实嘴脸的话,就可以早些母女团聚,根本不至于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被琅姨这么的抱住,叶舒的眼眶也有些微红,身为旁观者,听完琅姨的故事后,她也知道琅姨这些年来的不容易,“您别哭.......”

    好一会儿,琅姨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跟着叶舒来到屋里。

    林锦城招呼着张老和曹威一起进屋。

    “阿舒,本来我早就应该找到你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听信席穆文的话,他简直是狼心狗肺!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下得去狠手!”琅姨哽咽着道:“幸好,幸好你没事......”

    叶舒微微蹙眉,接着道:“您说我是在三岁那年丢失的,可我却对您半点印象都没有!为了谨慎起见,琅姨,要不咱们再去做个亲子鉴定吧?”

    叶舒现在非常忐忑。

    如果是一场乌龙的话,岂不是尴尬?

    三岁的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记忆,可叶舒却不记得关于琅姨的任何事情。

    “没错的!你就是我的小半月!这一次我不会再认错!”琅姨紧紧抓着叶舒的手,不愿意松开。

    叶舒还是觉得这件事有些悬,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一道清浅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您之所以没有三岁以前的记忆,那是因为席穆文在带您去云京之前,特地把您放在外面冻了一夜,那一夜让您高烧不止,席穆文又故意不给您吃退烧药,他的本意应该是想把您脑子烧坏,没想到,您退烧之后,除了失去记忆之外,那场高烧并没有带来其他后遗症。”

    席穆文很聪明。

    他知道小半月在醒来之后,肯定要找叶琅桦。

    三岁的孩子口齿伶俐,加上小半月又聪明,知道叶琅桦的名字,又知道家里的地址和电话号码,还知道报警。

    只要有机会,她很可能会自己报警找回来。

    所以席穆文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小半月变成傻子。

    闻言,叶琅桦抬头看向叶灼,满脸的不敢置信,“灼灼,你说什么?”

    叶灼接着道:“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带我妈去医院做个脑部CT。”

    叶琅桦捂着嘴巴,几乎失声痛哭。

    “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叶灼接着道:“您应该打起精神来,让席穆文那一家三口得到应有的报应。事实上,您三十六年前就应该这么做了!”

    叶灼向来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如果她是叶琅桦的话,绝对不会等到现在。

    闻言,张老眼前一亮,“我觉得叶小姐说的对!琅桦啊!席穆文那个人渣让你们母女俩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就应该让他们遭到报应!”

    叶琅桦在自己的‘龟壳’里蜷缩了三十六年,此时的她,早就没有了当年那盛气凌人的模样,此时看着叶灼,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叶琅桦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坚定起来,缓缓点头,“好!”

    ......

    另一边。

    司律带着席薇月来到金融界的顺羲财团。

    顺羲财团全球排行榜排行第十。

    是真正的黄金屋!

    席薇月出生豪门,什么豪华的建筑没有见过?

    可此时站在顺羲财团前,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贵族!

    什么是真正的金碧辉煌!

    想到她马上就能成为顺羲财团未来的首席,席薇月又激动不已。

    她是叶老爷子的继承人,虽然现在才刚加入顺羲财团,但按照她的才华,成为首席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司律扶了扶金丝边框眼镜,回头看向席薇月,“席小姐,这里就是顺羲财团总部!”

    席薇月尽量压住心底的震惊,点点头道:“好的。”

    司律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顺便发了条信息出去,【我们已经到财团楼下了。】

    对方很快就回复了:【好的,辛苦。】

    看着对方回复的这条消息,司律的眼底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而后转头看向席薇月,又恢复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席小姐你跟我这边来。”

    席薇月点点头,跟上司律的脚步。

    司律带着席薇月穿过一楼大厅,来到标注V的电梯前停下,按下上行按键。

    顺羲财团已经很久没有来过新成员了。

    此时路过的员工看到席薇月时,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席薇月将背挺的更直。

    席穆文年轻的时候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杨娇的长相也数一数二,她身为女儿,长得自然也不差。

    席薇月的身边更是围绕着很多追求者。

    女孩子最有利的武器是什么?

    当然是美貌!

    她既然生着一张漂亮的脸,就不会浪费资源。

    用脸来征服男人,让男人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做任何事,也是一种本事!

    当然,席薇月最想征服的男人还是司律。

    司律是顺羲财团的理事长。

    她初来乍到,对金融界所有的一切都非常陌生,如果能征服司律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就能顺利很多。

    可惜。

    司律似乎有些闷骚。

    这一路上几乎没跟她过几句话。

    不过席薇月也不着急。

    毕竟。

    来日方长。

    司律的余光注意到席薇月的变化,眼底流露出微不可见的嫌恶。

    叮--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开了。

    司律做了个‘请’的姿势,“席小姐,请。”

    席薇月微微点头,往电梯里走去。

    司律紧跟其后,按下关门键。

    电梯的上升速度非常快,不过十几秒钟,就停在58层。

    司律淡淡开口,“席小姐,我们到了。”

    席薇月点点头,跟着司律走出电梯。

    一出门,便有身穿西装的助理迎上来,恭敬的道:“理事长。”

    司律微微点头,接着道:“这位是叶老爷子的继承人席小姐。”

    “席小姐。”助理看向席薇月,同样恭敬。

    席薇月点点头。

    司律抬头看向助理,“赵小姐在办公室吗?”

    助理道:“在的,赵小姐已经等二位很长时间了。”

    在整个顺羲财团,谁有资格被称为赵小姐?

    当然是赵斌的女儿赵雪吟。

    赵斌和张老以及叶老爷子是顺羲财团的创始人。

    张老一生未娶,所以并无后代。

    叶老爷子早逝,后来叶琅桦无心管理顺羲财团的事情,顺羲财团的主事张老便成了赵斌。

    如今的赵家在顺羲财团是一家独大的存在。

    赵雪吟身为赵斌的女儿,自然是公主般的存在,亦是顺羲财团未来的接班人。

    整个顺羲财团,谁见了赵雪吟不是尊称一声赵小姐?

    席薇月不了解顺羲财团的历史,但她下意识的觉得,这个赵小姐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

    不过再不好招惹她也不怕!

    她毕竟是叶老爷子的继承人!

    当年创办顺羲财团时,叶老爷子最大的投资者,占有顺羲财团百分之60的股份。

    现在叶老爷子不在了,她就是最大的股东。

    哪怕对方在厉害,在她面前也得低头!

    司律回头看向席薇月,解释道:“赵小姐是财团创始人赵老的千金,赵老年事已高,暂时退居一线,目前由赵小姐代理赵老的位置。”

    闻言,席薇月眯了眯眼睛。

    看来她的直觉没有出错。

    这个赵小姐确实不是什么小角色。

    “那司理事长你现在是要带我去见赵小姐吗?”

    司律点点头,“是的。席小姐请跟我这边来。”

    赵雪吟的办公室在58层的东南边。

    很快,司律便带着席薇月来到赵雪吟的办公室前,伸手敲门。

    笃笃笃--

    约摸十几秒钟之后,里面才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进来。”

    “席小姐,跟我进来吧。”

    席薇月点点头,跟上司律的脚步。

    一进门,便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坐在红木办公桌前,正在处理文件,直至司律开口,她才慢慢抬头,看向两人。

    “赵小姐,这就是琅姨推荐的继承人,席薇月席小姐。”

    “席小姐。”赵雪吟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席薇月。

    席薇月楞了下。

    她本以为赵雪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可赵雪吟无论是长相,疑惑是气质,都超乎了她的想象。

    赵雪吟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蛾眉皓齿,身穿一席雪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如同站在云端的仙子一般美丽大方。

    身上还笼罩一层威严感。

    看到这样的赵雪吟,席薇月瞬间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可是这种时候,席薇月当然不能胆怯。

    她得挺起腰杆子。

    按照级别来算,她可比赵雪吟可高出一大截呢。

    叶老爷子一个人就占顺羲财团百分之60的股份,赵家仅占百分之25而已。

    想到这里,席薇月抬了抬下巴,看向赵雪吟,不卑不亢的道:“赵小姐。”

    席薇月自认为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可还是被赵雪吟一眼看穿了。

    赵雪吟的眼底晕着一层讥诮的神色。

    到底是小门小户出生,就算给她镀上了一层金,也掩盖不了她身上落魄户气息。

    想麻雀变凤凰?

    难!

    赵雪吟面色不变,轻轻点头,而后看向司律,“司大哥,你先带席小姐她熟悉下咱们财团的工作环境,然后一楼接待组还差一个人,先安排席小姐去接待组吧。”

    接待组?

    席薇月微微皱眉。

    她好歹也是叶老爷子的继承人,赵雪吟居然安排她去接待组!

    开什么玩笑!

    赵雪吟好像看出了席薇月眼底的神色,接着道:“席小姐,你刚来财团,为免落人口舌,还是得从最基层干起,要不然无法服众!你可别小看接待组,接待组的工作虽然看上去简单,其实里面的门道大着呢!”

    “我要是不去呢?”席薇月直接就坐在了赵雪吟的对面。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

    席薇月毫不客气的道:“赵小姐,我外公是财团最大的股东,你们赵家才持有多少股权,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赵雪吟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面带笑容,“的确是我考虑的不周到!那么席小姐你想去哪个部门呢?”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

    赵雪吟接起电话,“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赵雪吟看向司律,“司大哥,麻烦你把无关紧要的人带出去吧。”

    司律楞了下。

    这个办公室除了他和赵雪吟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难道......

    赵雪吟说的人是席薇月?

    席薇月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愤怒的道:“赵雪吟,你说谁是无关紧要的人呢?”

    赵雪吟看着席薇月,一字一顿的道:“席大小姐,我现在正式通知,你的继承人身份被取消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呀~

    为了庆祝国庆和中秋双节,德音搞了一个小活动哦~

    国庆节期间的活动月票打赏盖楼活动

    粉丝榜第1名:抱枕十手提袋十杯

    子

    第2—3名:杯子+钥匙扣

    第4—10名:手提袋十钥匙扣

    第11—20名:钥匙扣

    评论区正版读者,逢8楼送88书币,另送其中抽送新版抱枕。

    全勤之后每日打赏1元,连续6天抽送杯子。

    活动时间:10.1-10.8

    活动具体情况进群询问两位管理员哦~

    明天见鸭~

    爱你们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