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19:岑毓颜终醒悟,狗咬狗,一嘴毛!
    这是周瑞的声音吗?

    岑毓颜的眼泪几乎在一瞬间就流下来了。

    汹涌而至。

    从周瑞的话里不能听出来,他和宋沉鱼在很早之前就认识。

    她和周瑞的相知相识,也是一场阴谋。

    不。

    岑毓颜不相信这是真的。

    岑毓颜努力地把泪水逼回去,深吸一口气,继续听着屋里的对话声。

    周瑞非常生气。

    很生气。

    当初他是听信了宋沉鱼的话,才跟岑毓颜在一起,在岑毓颜身上付出这么长时间,可现在呢?

    他不但没有如愿成为岑家的女婿,反而让岑毓颜给缠上了。

    倘若岑毓颜是个年轻漂亮的也就算了,偏偏岑毓颜就是个要什么没什么的老女人。

    宋沉鱼这段时间上上上下下已经给了周瑞将近两千万了,她不是岑毓颜,随手就是一千万,明星的工作看似光鲜亮丽,来钱快,其实赚到的根本就没有外人想象得多。

    要交税,还要跟经纪公司平分,到了自己手里,还能剩下多少?

    加上周瑞跟个无底洞似的,这段宋沉鱼也是心力交瘁。

    宋沉鱼叹了口气,“周瑞,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也请你有点耐心,现在才四个月而已,说不定等你们的孩子生下来了,岑家就把她认回去了!不管怎么说,岑毓颜都是岑家的四小姐,无论如何岑家都不会放任岑毓颜不管的!”

    血缘这种东西不是说断绝就能断绝的。

    只要岑毓颜还活着,那她就是岑家独一无二的四小姐。

    谁也无法代替岑毓颜的位置。

    刚刚岑毓颜只是在怀疑宋沉鱼和周瑞早就认识。

    现在。

    通过这番话,她基本上已经确认,这两人就是认识的。

    不。

    不会的。

    周瑞那么爱她,宋沉鱼是她最好的姐妹。

    他们怎么会背叛她呢。

    搞错了。

    肯定是搞错了。

    正在客厅里说话的人肯定不是宋沉鱼和周瑞。

    岑毓颜轻轻将柜子门推开一条缝隙。

    看到了屋里的两人。

    那两人。

    一个是自己的枕边人。

    一个是为自己排忧解难的好姐妹。

    没错。

    是他们。

    真的是他们。

    岑毓颜捂着嘴,眼底全是不敢置信的神。

    整个人的心就像在被刀割一般。

    疼到撕心裂肺。

    宋沉鱼和周瑞谁也没注意到柜子门后的那双眼睛。

    周瑞就这么看着宋沉鱼,“你自己想想这句话你说了多少遍了!当初你说的是我跟那个老女人领了结婚证之后,岑家就会把她认回去!现在你又说要等到把孩子生下来,那孩子生下来,你是不是要说等孩子长大娶妻生子?”

    周瑞等不下去了。

    是真的等不下去了。

    相信谁面对岑毓颜那张丑脸,都会崩溃的。

    岑毓颜不但很丑,自从怀孕之后,整个人也变得更矫情,让周瑞去哄哄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还行。

    可让周瑞去哄岑毓颜那种老女人算是怎么回事?

    看着岑毓颜的那张脸他就觉得倒胃口,更别说去哄着了。

    宋沉鱼接着道:“我比你更希望岑家把岑毓颜认回去,我不是岑毓颜,我身后没有什么靠山,你这样跟无底洞一样每天找我要钱,我也会崩溃的!相信我,再等等,岑家总有一天会把岑毓颜认回去的,到时候你就是岑家的四女婿,阳光总在风雨后,等你成为了岑家的四女婿,你想要什么没有?”

    宋沉鱼这番话说的真心实意。

    只有岑毓颜被岑家认回去了,她才能彻底的摆脱周瑞。

    听着这番话,周瑞也慢慢冷静下来,“那我就再忍忍!”为了他的大好前程,为了周家在京城的地位,他也得忍下去。

    宋沉鱼说得对,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听岑毓颜说这段时间你总是夜不归宿?”

    周瑞烦躁的松了松领带,“谁愿意总对着她那张丑脸?”

    宋沉鱼也不愿意多说,“你自己手脚干净点,别在这种时候被她发现什么就行。”

    “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周瑞不屑的道:“就她那种蠢货,她还能干出什么吗?上次她不也发现了你和陆修的事情?结果呢?要我说,她也是够蠢的!居然能被你骗成这样!”

    宋沉鱼给自己倒了杯水,润了润嗓子,“如果不是那出苦肉计,你觉得她能行相信我?总之你自己注意点?演苦肉计也是要脑子的!”

    听到这些话。

    躲在柜子里的岑毓颜浑身都在发抖。

    苦肉计。

    原来那些都是苦肉计。

    回首这些天自己的行为,岑毓颜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傻的那个傻瓜。

    她以为的真心爱人,真心姐妹,到最后,都是假的。

    只是在跟她演戏而已。

    岑毓颜现在好想岑老太太,好想周湘,以及三个姐姐。

    她后悔没有把家里人的话听进去。

    除了后悔之外,剩下的就是愧疚。

    非常愧疚!

    是她不好。

    都是她不好。

    她辜负了那些真正爱她的人。

    “知道了。”周瑞站起来,接着道:“你的两百万什么时候打过来?”

    “我已经让助理安排了。”

    “那我先走了。”周瑞转身往外走去。

    宋沉鱼起身送他,顺便嘱咐道:“记住我说的话,不管你在外面干了什么,记得手脚干净点,千万不要做出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事情来。”

    “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

    看着周瑞的背影,宋沉鱼嘴角轻勾,吐出两个字,“蠢货!”

    在她看来,周瑞和岑毓颜都是蠢货中的蠢货!

    如果不是有把柄在周瑞手里,她连看都不会看周瑞一眼!

    周瑞走后,宋沉鱼转身回屋。

    然后进卫生间洗漱。

    这期间,岑毓颜一直坐在柜子里,脸上惨白的一片,整个人如同枯木死灰,身上半点光泽都没有。

    过了好半晌,岑毓颜才反应过来,跌跌撞撞从柜子里走出来,脸上一片泪痕。

    岑毓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这里。

    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岑毓颜脸上一片茫然。

    她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去哪儿。

    她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要不。

    死了吧。

    像她这种人,活在世上也没什么意思了。

    还不如死了算了。

    如今,死对于岑毓颜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岑毓颜挺着肚子,失魂落魄地走到马路中间。

    眼看着一辆出租车快速地朝这边冲过来,岑毓颜闭上眼睛。

    这一瞬间,无数个画面在岑毓颜眼前闪过。

    有岑老太太。

    周湘。

    还有三个姐姐,以及岑少卿跟叶灼。

    细细想来,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岑老太太和叶灼了。

    因为宋沉鱼。

    她把叶灼想象成了心机女......

    还有家里的周湘和三个姐姐......

    她对不起她们。

    岑毓颜的眼角流出一颗晶莹的泪珠。

    嗤!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一道刺耳的刹车声。

    车头距离岑毓颜的身体只有0.01毫米的距离。

    一点点。

    就差那么一点点,车子就撞上岑毓颜了。

    司机骂骂咧咧从车上走下来,“干什么呢?不想活的话就跳河去!站在这里祸害谁呢?”

    岑毓颜睁开眼睛,立即给司机弯腰道歉,“对、对不起!”

    司机气得不行,本来工作了一天就够累的了,现在还差点闹出人命,换做任何人,都不会太高兴。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害死我?你自己想死就去死呗,在这里连累别人算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上有老下有小!”

    说到这里,司机看了眼岑毓颜,接着道:“被男人骗了?所以想不开要寻死?我说你这人也挺有意思,连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吗?我要是你的话,我肯定不会死!我会振作起来,亲眼看着渣男得到报应!”

    听到这句话,岑毓颜好像抓住了什么一般,眼底有亮光闪过。

    是的。

    她不能死。

    她还没看到宋沉鱼和周瑞得到报应呢!

    “谢谢。”岑毓颜深深地鞠了一躬。

    司机摆摆手,转身往车里走去。

    坐进驾驶座內,司机转头看向副驾驶,感激的道:“小姑娘,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刚刚就惹麻烦了!谢谢你!”

    刚刚那一瞬间,司机以为自己就要变成杀人凶手了。

    没想到坐在副驾驶座的小姑娘却突然出手,这才让车子稳稳的停下,没有撞到人。

    只要想到刚刚那一幕,司机的心脏就砰砰砰的跳个不停,额头上冷汗涔涔。

    副驾驶座上的女孩儿很年轻。

    侧颜精致清隽,车内昏黄的光线在她脸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虽然刚刚救过人,但她脸上却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甚至连丝波澜也无。

    身着简单的白色针织衫,却给人一种华冠丽服的错觉。

    如兰的气质里还裹挟着几分不羁的匪气。

    美极,也艳极。

    女孩儿微微回眸,露出一张眉眼若画的脸,音调浅浅,“不客气。”

    司机接着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是京城大学的吗?等明天我一定送面锦旗给你!”除了送锦旗,司机大哥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表达谢意的的方式。

    “不用。”叶灼接着道:“刚刚就是顺手的事情而已。”

    虽然对叶灼来说只是个顺手的小事,但是对司机大叔来说,简直就是救命之恩。

    如果没有她及时出手的话,那他现在已经被带到警局问话了。

    而且还是一尸两命的那种。

    “小姑娘......”

    司机还想再说些什么,叶灼提醒道:“小心前面的车。”

    司机立即转头看向前面,方向盘一打,就这么地避开了前面的车。

    另一边,岑毓颜来到周瑞的住处。

    家里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

    岑毓颜是真心想和周瑞过下去的。

    所以,在领证的那一天起,她就开始认真的布置属于他们的家。

    三室一厅的房子,里面的每一件摆设都是她亲自挑选的。

    她没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里。

    甚至,她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开周瑞,离开这个家。

    当时她忙着布置这个房子的时候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么恶心。

    是的。

    恶心。

    恶心到让人想吐。

    岑毓颜一秒钟也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拿起密码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在这里住了四个多月,属于岑毓颜的东西还真不少。

    带的走的东西岑毓颜都收拾到行李箱里,带不走的,就打包扔到垃圾桶里。

    在收拾到周瑞送她的大钻戒时,岑毓颜本来想把钻戒直接扔了的。

    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扔。

    现在的她正是缺钱的时候,东西不能扔!

    半个小时后,岑毓颜收拾好所有的东西,拉着行李箱来到小区外,坐上计程车,“师傅麻烦去博艺医院。”

    博艺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

    岑毓颜想打胎在正规医院必须要家属签字,她现在跟家里人闹成那样,如今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没脸回去让家里人给她签字了。

    所以她只能去私人医院。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博艺医院。

    私人医院只要钱给到位,就可以立即安排手术了。

    岑毓颜刚进医院,医生就给她安排手术。

    在手术之前,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检查,虽然是私人医院,但医生还是很有医德的,拿着报告单道:“岑小姐,胎儿目前非常健康,发育的也很好,而且是个男孩子,您确定不要了吗?”

    “不要了。”岑毓颜摇摇头,眼底没有一丝留恋。

    她本来就不喜欢孩子,如果不是周瑞的话,她早就把这个孩子打掉了。

    现在,她已经看穿了周瑞的真面目,自然不会再留下这个孩子。

    医生接着道:“那您就在这里签个字吧?”

    岑毓颜接过笔,快速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许是母子连心吧,字刚签完,岑毓颜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踢了她一下。

    岑毓颜一愣,眼泪在瞬间夺眶而出。

    她期待过这个小生命吗?

    身为母亲,在决定留下他的那一刻,她就期待过这个孩子出世的那一天。

    可现在。

    这个孩子留不得了。

    千言万语,化成了三个字。

    对不起。

    医生仿佛看出了岑毓颜的犹豫,“岑小姐,现在手术还没有开始,您要是后悔的话还来得及。”

    岑毓颜擦干眼泪,笑着抬头,“不,我不后悔。”

    医生点点头,“那您现在跟我去手术室吧。”

    岑毓颜跟上医生的脚步。

    手术灯亮起,一支麻醉剂缓缓注入岑毓颜的身体,岑毓颜只感觉一阵困意来袭,就这么地闭上了眼睛。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

    这是哪里?

    岑毓颜楞了下,右手下意识地抚上小腹。

    那里平坦的一片。

    岑毓颜这才反应过来,孩子已经没了。

    所有美好的一切,在昨天晚上都变成了幻影。

    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岑毓颜深吸一口气。

    就在这时,寂静的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岑毓颜拿起手机。

    来电显示是宋沉鱼的名字。

    “喂。”

    岑毓颜的语调听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听到岑毓颜的声音,宋沉鱼松了口气,“毓颜,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周瑞联系不到你的时候有多着急!你现在人在哪里?”

    岑毓颜尽量压住心里的怒气,笑着道:“我现在在我家,我想求我奶奶和我妈原谅我,我不能让我的孩子生下来没有外婆和太奶奶。”

    宋沉鱼接着道:“那你怎么把家里的东西全部搬走了?”

    “做戏给我妈和我奶奶看,”岑毓颜接着道:“你也知道我妈不喜欢周瑞,我这也是权宜之计。”

    听到这话,宋沉鱼就彻底地松了口气,“毓颜你没事就好!你要不要跟周瑞说句话?”

    “我妈马上就来了,我先不跟他说了,你帮我转告他,让他别着急,我一定会想办法让我们家人接受他的!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已经有了周瑞的骨肉,我相信我奶奶和我妈他们不会那么无情的!”

    宋沉鱼在心里骂了一句蠢货,然后笑着道:“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嗯。”岑毓颜挂断了电话。

    握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等着。

    她一定要让周瑞和宋沉鱼得到报应!

    另一边,宋沉鱼转头看向周瑞,“岑毓颜现在已经回到岑家了。”

    “真的吗?”周瑞眼前一亮。

    宋沉鱼点点头,“我早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这么着急,岑毓颜毕竟是岑家的血脉,岑家人怎么可能真的不管她!接下来,你只要安心等着岑毓颜的好消息就行!”

    周瑞心里特别激动。

    从宋沉鱼这里离开后,就立即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周家父母。

    周家父母也特别激动。

    “瑞瑞啊,你说的都是真的?岑毓颜真的回去了?”

    周瑞笑着道:“当然是真的!爸妈,您二老以后就跟在我后面享福吧!”

    周母满脸自豪的道:“我儿子就是厉害!”

    城里的千金大小姐都倒贴着上门,能不厉害吗?

    转眼间,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过去了。

    岑毓颜也顺利出院。

    虽然出院了,可她依旧挺着一个大肚子。

    岑毓颜拉着行李箱来到酒店,最后打了个电话给周瑞。

    时隔一个星期,再次接到岑毓颜的电话,周瑞特别激动,“喂,毓颜!”

    岑毓颜道:“周瑞,都这么多天了,你想我没?”

    “想!当然想!做梦都在想。”

    岑毓颜忍住想吐的冲动,接着道:“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见个面吧?”

    “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周瑞立即道。

    岑毓颜道:“我在我们家附近的国华路上。”

    “好的,我马上到。”

    岑毓颜也立即打车去国华路。

    岑毓颜前脚刚下车,周瑞后脚就到了,一把抱住岑毓颜,“毓颜,我可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

    周瑞并没有注意到岑毓颜眼底的冷色,接着道:“你这趟回去怎么样?妈和奶奶愿意接受我了吗?”

    岑毓颜摇摇头,“周瑞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妈和我奶奶那边......”剩下的话已经不言而喻。

    语落,岑毓颜接着道:“其实我妈那边还好,就是我奶奶比较固执,不过他们虽然没有接受你,但是却接受了咱们的孩子,还说,以后咱们的孩子会成为我们家的继承人。”

    “真的吗?”周瑞心中狂喜。

    等了那么长时间,终于让他等到这一天。

    岑毓颜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你也知道我五弟是个不婚主义者,一个不婚主义哪里来的子嗣继承家产?所以,咱们的孩子现在就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

    “太好了太好了!毓颜!谢谢你!”周瑞激动的抱住岑毓颜。

    岑毓颜叹了口气,“好什么好,他们只是接受了孩子而已,不过我妈倒是给我们出了个主意,但是我觉得那个办法不好,就拒绝了。”

    “什么主意?”周瑞立即问道。

    岑毓颜有些为难的道:“她让我们假离婚,你也知道我奶奶她年纪大了,说不定哪天就走了,我妈的意思是等我奶奶走了之后,我们就立即复婚!可这怎么行呢!婚姻又不是儿媳!我不同意跟离婚!哪怕是假的也不行!所以我妈就把我赶出来了!”

    听到岑毓颜被周湘赶了出来,周瑞急的不行,“什么?你被阿姨赶出来了?”

    “是啊。”岑毓颜点点头,“她让我离婚!我是不可能跟你离婚的!”

    周瑞接着道:“可那不是假离婚吗?”

    “假离婚也不行!”岑毓颜接着道:“现在有多少人因为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万一你跟我假离婚之后,在外面跟别人好上怎么办?”

    “不会的!”周瑞立即发誓,“毓颜我对你的心天地日月可鉴,我怎么可能在外面找别人呢!”

    此时的周瑞还不知道,他已经钻进了岑毓颜的套路之中。

    毕竟在周瑞的眼中,岑毓颜就是个蠢货而已。

    一个蠢货,她能聪明到哪里去?

    岑毓颜但凡长点脑子,就不会被他骗成这样。

    离婚,只是岑毓颜的第一步而已。

    岑毓颜接着道:“不止是假离婚,我妈还用我们夫妻的名义在外面借了一笔高利贷,如果我们离婚的话,这笔高利贷就会落到你头上,让你一个人承担!她说这是为了考验你!可你那么爱我,她却这么三番两次的考验你,这不是对你人格的侮辱吗?不行!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此时的周瑞一心想成为岑家的女婿,根本就想不了那么多,立即道:“没事的没事的,我那么爱你,接受点考验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只要我们一家三口能幸福,让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

    “可我不愿意!”岑毓颜有些不高兴,“我妈真是太过分了!”

    周瑞揽着岑毓颜的肩膀,“毓颜,妈也是为了我们好,我受点委屈真的不算什么!难道你不想看到我们一家三口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吗?”

    听着周瑞的话,岑毓颜有些动摇,“可、可是......”

    “别可是了,”周瑞接着道:“走,咱们现在就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

    “这么快?”岑毓颜惊讶的道。

    周瑞笑着道:“这不是为了让咱妈放心吗?我不但要承担咱们婚内的所有债务,还有我名下的财产、房产也全部留给你!”

    周湘借高利贷就是为了考验他,如果他在把所有的东西全部留给岑毓颜的话,肯定能让周湘刮目相看。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好男人能做到他这样?

    闻言,岑毓颜感动的眼睛都红了,抱住周瑞,“周瑞,谢谢你!你真好!”

    “傻瓜,咱们是夫妻嘛。”

    岑毓颜吸了吸鼻子,“周瑞,你就不怕我是在骗你吗?万一我卷着你财产跑了怎么办?”

    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周瑞还真有这个担忧。

    可这个人是岑毓颜!

    岑家的四小姐!

    况且,岑毓颜又这么爱他!

    岑毓颜怎么可能会骗他呢?

    不会的!

    周瑞回头看向岑毓颜,深情款款的道:“毓颜,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就算你真是在骗我的话,我也愿意被你骗。”

    看着的这样的周瑞,岑毓颜胃里一阵翻腾,最后直接干呕了出来。

    恶心。

    真是太恶心了。

    岑毓颜非常不明白,她怎么会跟这种人同床共枕那么长时间?

    周瑞以为岑毓颜是孕吐,立即拍着岑毓颜的背部道:“没事吧毓颜?”

    “没事。”岑毓颜摇摇头。

    周瑞扶着岑毓颜上了车。

    很快,车子便停在民政局门口。

    为了表示真心,周瑞在离婚协议书上把所有的财产和房产全部划给了岑毓颜。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看向两人,“如果两位对协议没有任何异议的话就签个字把。”

    周瑞毫不犹豫地就签了字。

    岑毓颜也签了字。

    顺利地拿到离婚协议书,岑毓颜松了口气。

    整个过程,比她想象中的要顺利很多。

    周瑞拿着离婚证,笑着道:“毓颜,那我现在送你回去?”

    岑毓颜装作舍不得的样子道:“我还想再陪你一会儿。”

    陪他?

    周瑞可不需要岑毓颜陪。

    他现在看到岑毓颜就觉得恶心。

    “毓颜,现在不是陪我的时候,你先回去把我们离婚的事情告诉咱妈。”

    岑毓颜犹豫了下,点点头道:“......那好吧。”

    “我送你回去。”周瑞拉住岑毓颜的手。

    岑毓颜笑着道:“你现在应该很忙吧?我就不用你送了,我先一个人逛逛,待会儿让司机来接我,你快去忙吧。”

    周瑞正好不想陪岑毓颜,“那我就先走了,你到家发个信息给我。”

    岑毓颜点点头,“放心我会的。”

    周瑞驱车离开。

    岑毓颜看着轿车消失的方向,眯了眯眼睛。

    三天后。

    一大早,周父就被周母的声音惊醒。

    周父不悦的道:“大早上的,你嚎什么呢?”

    周母吓得脸都白了,走过来道:“你快过来看!看门外贴着的是什么!”

    周父跟着周母一起来到门外。

    只见别墅的大门外贴着一张法院的通知单。

    通知单上白纸黑字的写着,这套别墅已经被人抵押给银行了,法院这边限他们在半个月之内搬出别墅,要不然的就会别强制执行。

    周父看到这张传单时,整个人也愣住了,马上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周瑞。

    打了很多遍,可周瑞那边就是不接电话。

    事实上,周瑞那边的情况和周父这边的情况是一样的。

    他正准备出门,就看到了房门旁贴着的法院通知书。

    法院那边限制他在半个月内搬走,要不然,就会被强制执行。

    周瑞被吓傻了。

    岑毓颜不是说周湘只是试探下他吗?

    那么为什么,法院会查封房子?

    周瑞赶紧拿手机给岑毓颜打电话,可那边却提示对方在忙线中。

    很显然,他被拉黑了。

    周瑞又打开微信。

    微信的好友列表已经没有了岑毓颜的名字。

    再打开其他的社交账号。

    结果都是一样的。

    岑毓颜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下,周瑞是真的慌了。

    刚准备打电话给宋沉鱼,就接到了周父的来电,听到周父的话,周瑞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

    别墅也被法院贴通知单了。

    就在这时,周瑞的手机上收到无数条催款信息。

    这些高利贷都是岑毓颜拿着他们的结婚证和他的身份证去借的。

    周瑞大概的看了下,所有高利贷加在一起一共有六千多万。

    看到这个数字,周瑞的脸都白了,直觉告诉她,岑毓颜这并不是在跟他闹着玩的。

    怎么办?

    现在应该怎么办?

    慌乱中,周瑞赶紧摸出手机打电话给宋沉鱼,说明情况后,宋沉鱼道:“你先别着急,也许岑毓颜和周湘是在考验你,我这就来联系她。”

    挂了电话之后,宋沉鱼立即联系岑毓颜。

    很快,岑毓颜便接了电话,“喂。”

    宋沉鱼赶紧道:“毓颜,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

    岑毓颜的声音有些冷。

    宋沉鱼听出了岑毓颜声音里的不对劲,眉头轻蹙,“毓颜,你怎么了?”

    岑毓颜的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宋沉鱼,你不觉得你很恶心吗?”

    宋沉鱼心里一个咯噔,“毓颜......”

    “够了!别演了!”岑毓颜接着道:“都这么长时间了,宋沉鱼,你不累吗?”

    宋沉鱼正准备说些什么,那边便传来嘟嘟的忙音声。

    岑毓颜挂断了电话。

    宋沉鱼再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是忙线状态。

    很快,周瑞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怎么样,联系上岑毓颜了吗?”

    宋沉鱼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道:“岑毓颜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宋沉鱼现在还是懵额的,她不知道岑毓颜是怎么发现的这一切。

    “反常?”周瑞道:“没有啊!自从领完离婚证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离婚?

    也是这时,周瑞才反应过来,或许从领结婚证那天起,岑毓颜就开始设计他了。

    当时他听到那番话之后太兴奋了,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细想。

    现在想想,岑毓颜当时的反应简直太诡异了。

    宋沉鱼接着道:“岑毓颜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事情,现在已经把我拉黑了。”

    周瑞没把这件事当回事,毕竟岑毓颜就是个蠢货,眯了眯眼睛道:“那咱们再来一出苦肉计?”

    “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不是一次苦肉计极就能解决的。”

    “那现在怎么办?”周瑞都要哭了,接着道:“你先给我打六千万过来吧,平台那边催着我还款!”

    “六千万?周瑞你疯了!”宋沉鱼扬声道:“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周瑞道:“没有你就去借!你认识那么多明星朋友,怎么可能连六千万都借不到!我不管,反正我在晚上六点钟之前,要看到......”

    周瑞一句话还没说完,宋沉鱼便直接掐断了电话,周瑞再打过去,那边已经是忙音了。

    于此同时。

    周家别墅。

    周瑞一回到家,就看到周家父母坐在客厅里唉声叹气。

    “瑞瑞你回来了!”

    “瑞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法院为什么要查封我们的别墅?”

    周瑞紧紧皱着眉,“这些事情都是岑毓颜那个贱人搞出来的!她先是骗我离婚,然后又让我签了一份不平等的离婚协议。”

    “贱人!岑毓颜就是个贱人,我们瑞瑞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她现在居然敢作妖!”周母拍桌而起。

    周瑞满脸愁容,“妈,先别说这些了!岑毓颜用我的名义在外面借了六千万的高利贷,还款期限就在这几天,要是还不上钱的话,我就要去吃牢饭了!您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周瑞今年才二十六岁,他可不想去坐牢。

    “去找宋沉鱼要!”

    周父站起来道:“你妈说得对!去找宋沉鱼!”

    周瑞道:“我找她要过了,她说她没钱。”

    “她说没钱就没钱?”周母恶狠狠的道:“那个小贱人要是敢不给的话,咱们就去找新闻媒体曝光她!让大家都知道她的真面目!”

    自从岑毓颜离开岑家之后,都是她在打钱给周瑞花。

    她现在哪里有钱给周瑞?

    接到周母的电话,宋沉鱼紧紧蹙眉,“你们要我说多少次,我现在没钱!”

    “没钱就去借!”周母理所当然地道:“你有那么多明星朋友,难道他们也没钱吗?我不管,今天晚上六点钟之前,我必须要见到八千万!”

    周母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六千万给周瑞还高利贷,还有两千万留着花。

    他们的别墅被抵押给银行了,总得买其他房子。

    挂了电话之后,周母身心舒畅。

    这个破别墅抵押就抵押了吧!

    反正他们马上就会有新别墅了。

    周母看向周瑞,笑着道:“放心吧瑞瑞,我已经跟那个小贱人说好了,她肯定会在六点钟之前把钱打过来的!”

    周瑞点点头。

    时间很快,就到了六点钟,可周母这边却迟迟没有收到宋沉鱼的钱。

    更让周母生气的是,宋沉鱼居然拉黑了她的手机号!

    “这个天杀的小贱人!真是反了!”

    “妈我现在怎么办啊?我不会真的要去坐牢吧?”周瑞哭着看向周母。

    他是真的怕了。

    整整六千万!

    他得做多少年的牢?

    周瑞越想越慌。

    看到周瑞这样,周母心疼极了,连忙抱住周瑞,安慰道:“放心,妈不会让你坐牢的!”

    宋沉鱼这边一直在联系岑毓颜。

    毕竟这件事是因岑毓颜而起的,只要联系上岑毓颜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整整两天,宋沉鱼都没有联系上岑毓颜。

    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就在宋沉鱼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她接到了助理的电话,“沉鱼姐不好了,你登微博看热搜!”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