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214:断绝关系!不再是岑家的四小姐!
    看着门外的那两道身影距离这边越来越近,周瑞不由得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虽然他看不到那两人的脸。

    但他依旧能感觉到,来人肯定是在京城一手遮天的岑五爷。

    周瑞咽了咽喉咙,一瞬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时,岑毓颜握住了周瑞的手,笑着道:“别紧张,那个是我五弟。”

    “哦。”周瑞接着道:“那他身边的那个是?”

    “那是我五弟的女朋友。”

    女朋友?

    周瑞楞了下。

    不是说岑五爷是不婚主义者吗?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周瑞微楞的时候,岑少卿和叶灼已经走到屋里。

    周瑞抬头看去。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穿一袭复古长衫,同色盘扣被一丝不苟的系到最顶端,左手间握着一串鲜红色的佛珠。

    隽美的五官仿佛精雕细琢出来的一般,眼尾上方勾勒出一颗小小的红痣,衬得那冷白色的肌肤显得更加白皙不已。

    眼底是深不可见的幽黑,望也望不到底,清冷间裹挟着一股让人望尘莫及的气势。

    再看他身边的女孩。

    身着很简单的白衣黑裤,眉眼如画,一颦一笑间能让天地万物黯然失色。

    又酷又冷。

    这两人站在一起,就算什么都不做,就是一幅画。

    周瑞也是百花丛中过的人,见识过无数的美人。

    但见了这人之后。

    那些个人勉强只能称得上是庸脂俗粉而已。

    一时间,周瑞愣住了。

    岑毓颜赶紧拉着周瑞走上前,“少卿,灼灼,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男朋友周瑞。周瑞,这是我五弟,这是我五弟的女朋友叶灼。”

    岑少卿低头看了眼周瑞,眉眼淡淡。

    “五、五爷。”周瑞开口打招呼。

    其实比起五爷,他更想叫五弟的,但话到嘴边,他还是不敢叫五弟。

    岑少卿身上的气场太强大了。

    站在他面前,周瑞感觉仿佛有千斤顶在身上压着一样。

    呼吸艰难。

    岑老太太赶紧站起来,“叶子来了!快过来,我呀早就让人准备好了甜点。”

    “谢谢岑奶奶。”叶灼走过去。

    岑少卿跟着走过去,有些无奈的道:“少吃些甜的,当心长蛀牙。”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叶灼吃了口甜点,“好好吃啊!岑奶奶,这是新来的甜品师做的吧?”

    “对,”岑老太太点点头,“家里刚来了个甜品师。”

    知道叶灼喜欢吃甜品,所以岑家最不缺的就是甜品师。

    岑玉映笑着道:“灼灼,我家最近也来了个甜品师,你什么时候跟少卿过去坐坐?”

    “好啊大姐。”

    叶灼来了之后,大家都关注点都到了叶灼身上。

    岑毓颜微微蹙眉。

    今天的主角应该是她和周瑞才对。

    周瑞第一天上门见家长,家人就这么对他,是不是有点太偏心了。

    这女儿到底是比不上儿子的。

    女儿带个男朋友回来像个外人。

    儿子带个女朋友回来,被全家宝贝的不行。

    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

    说不生气,那是假的。

    谁喜欢被这样区别对待?

    尤其是叶灼还设计挑拨过她和宋沉鱼。

    如果不是叶灼设计的话,她也就不会误会宋沉鱼了,她和宋沉鱼之间没有误会,宋沉鱼也就不会受伤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叶灼的错。

    以前岑毓颜以为叶灼就是长得好看而已。

    没想到叶灼还这么有心机。

    不得不说,叶灼真是超乎了她的想象。

    岑毓颜咬了咬唇,扬起笑脸,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走上前道:“对了妈,奶奶,周瑞还给你们准备了礼物。”

    周瑞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立即把礼物拿出来,“奶奶,阿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您二位不要嫌弃。”

    周湘笑着道:“家里什么都不缺,用不着带礼物的。”

    岑毓颜道:“好歹是周瑞的一番心意。”

    岑老太太看了眼周湘,“湘湘啊,你跟我来一趟。”

    “好的。”周湘站起来,跟上岑老太太的脚步。

    两人来到隔壁偏厅。

    岑老太太看向周湘,“你觉得那个周瑞怎么样?”

    周湘道:“模样倒还行,就是年龄小了点,看上去没有那么稳重。”

    相差十八岁呢!

    “年龄不是问题,”岑老太太接着道:“我看那小白脸那副油嘴滑舌的样子就不是个好人,这四丫头肯定是被他骗了!”

    语落,岑老太太接着道:“四丫头本来就是个缺心眼的,这件事要是真的成了的话,以后有她吃苦的日子在!”

    “那您的意思是?”周湘问道。

    “我不同意这件事。”岑老太太道。

    周湘笑着道:“那您就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我也觉得他们俩站在一起不合适,之前那个陆修倒是还不错,可惜,这两人有缘无分。”

    岑老太太点点头,很赞同的道:“我也觉得陆修不错。”

    陆修虽然年纪也比岑毓颜小,但是他很稳重,在科技界也有自己的领域。

    岑老太太叹了口气,“家里这么多孩子,就这个四丫头让人最操心,光长年纪不长智商!都快四十岁的人了,整天迷迷糊糊的!”

    岑老太太接着道:“对了,你去把大丫头叫过来,我想听听她们姐妹几个怎么说。”

    “好的。”周湘点点头,转身去大厅叫岑玉映。

    很快,周湘就带着岑玉映走进来了。

    “奶奶。”

    岑老太太道:“大丫头,你觉得四丫头找的那个男朋友怎么样?”

    岑玉映摇摇头,“太小了,才二十一岁,不说其他的,光说年龄就和四丫头不合适,而且我总感觉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

    说到这里,岑玉映顿了顿,接着道:“正常情况下一个二十一岁的小男孩是不会喜欢上一个大自己十八岁的女人的,我总觉得,他是冲着四丫头的钱和咱们家的家世来的。”

    如果岑毓颜不是岑家四小姐的话,周瑞会多看岑毓颜一眼?

    肯定不会。

    “这么说,你们姐妹几个也不看好四丫头和周瑞?”岑老太太问道。

    岑玉映点点头。

    虽然岑月牙和岑越樱什么都没说,但是岑玉映能看出来,他们俩也看不上周瑞。

    正厅。

    周湘把岑玉映叫到偏厅,十来分钟都不出来,明眼人都知道她们在商量什么。

    周瑞本来就挺紧张的,这下就更紧张了。

    岑毓颜却一点也不担心。

    周瑞这么好,岑老太太和周湘没理由不喜欢周瑞。

    须臾,岑老太太周湘以及岑玉映从偏厅走出来。

    岑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聊着天,周瑞坐在椅子上,感觉挺不自在的。

    岑毓颜本想把话题转移到周瑞身上来,插了几次话,都插不上。

    明明今天是她带周瑞回来见家长的日子,可岑家人这副样子,算什么?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谁才是今天的主角?

    岑毓颜心里本来就不舒坦,现在就更难受了。

    如果不是因为周瑞在场的话,她都想直接走人了。

    很快,就到了吃饭时间。

    周湘看向周瑞,笑着道:“小周啊,现在也到了饭点了,要不你就顺便留在家里吃个便饭吧?”

    顺便?

    顺便留在家里吃个便饭?

    难道周湘不应该专门设宴招待周瑞吗?

    周瑞毕竟是周湘未来的女婿。

    周湘在岑毓颜眼中一直都是个公平公正的母亲。

    可今天,岑毓颜却对周湘无比失望。

    周瑞也隐隐听出了这句话的不对劲,笑着道:“那阿姨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还是宋沉鱼聪明。

    在见家长之前,宋沉鱼就才出来岑家人的态度,所以特地交代周瑞,不要拿冷脸贴冷屁股。

    岑毓颜的性格特别奇怪。

    如果周瑞在岑家人面前表现的太卑微的话,反而会让岑毓颜失望。

    在岑毓颜面前,周瑞必须要有自己的真性情。

    只有不一样的周瑞,才能吸引到岑毓颜的眼球。

    如果周瑞对岑家人百般讨好的话,那和岑毓颜的前几任男朋友没什么两样了。

    “周瑞。”

    果然,看到周瑞提出要走,岑毓颜立即跟着站起来。

    周瑞笑着看向岑毓颜,“今天是周日,你留在家好好陪陪阿姨他们,我先回去了,你不用担心我。”

    语落,周瑞转头看向周湘和岑老太太,“那阿姨奶奶,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周湘点点头。

    岑毓颜看着周湘,眼底全是失望的神色,她本以为周湘会说出挽留周瑞的话,可周湘却连半句挽留的话都没说。

    不止是周湘没说话,岑家的几个姐姐姐夫也一句都没说。

    冷漠的像是一群陌生人。

    周瑞转身离开。

    岑毓颜立即跟上周瑞的脚步。

    “毓颜,你怎么出来了?”周瑞转头看向岑毓颜。

    “我跟你一起走。”岑毓颜道。

    周瑞笑着道:“跟我一起走干什么?你快回去,本来阿姨他们就对我很不满意了,你要是再跟我一起走的话,他们肯定会对我意见更深的。”

    岑毓颜叹了口气,“周瑞对不起,我没想到我妈他们会这样......”

    “没事。”周瑞接着道:“其实再跟你来之前,我就料到这个结果了,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用真心感动到阿姨他们的。”

    就在这时,管家从屋里追出来,“周先生请等一下。”

    “怎么了?”岑毓颜回头。

    管家手里拿着周瑞带来的礼盒,“老太太让我把这个拿来还给周先生。”

    岑毓颜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周瑞一手握着岑毓颜的手,一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礼盒。

    把礼盒还给周瑞之后,管家就转身离开了。

    岑毓颜气氛的道:“我奶奶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周瑞好心好意给她们买礼物,可她们不仅毫不领情,反而把礼物退了回来。

    这是在打谁的脸?

    这是在打她的脸!

    周瑞毕竟是她的男朋友,是她们未来的女婿,孙女婿!

    “好了,别生气了,”周瑞接着道:“我出生低微,你却是岑家的大小姐,或许在她们眼中我根本配不上你吧。其实这也正常,奶奶和阿姨她们是拿你当亲孙女亲女儿,才不同意这件事,这说明她们看中你!”

    岑毓颜没想到都这种事了,周瑞还帮着岑老太太和周湘说话。

    换成其他人,能有周瑞这样的度量?

    这样的好女婿简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偏偏,岑老太太和周湘他们还不知道珍惜。

    语落,周瑞接着道:“毓颜,虽然他们现在不满意我,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满意我的,好的,你快回去吧。阿姨他们现在肯定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你啊,性子太急躁了,这种事情千万不要跟阿姨他们吵,冷静一点,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你的家人。”

    “嗯。”岑毓颜点点头,“我知道的,你路上开车小心。”

    “好的。”周瑞笑着道:“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岑毓颜朝他挥挥手,目送着周瑞上了车,这才转身往屋里走去。

    来到屋里,岑毓颜看向周湘,“妈,您为什么要那么对周瑞?”

    周湘道:“那个小男生他不适合你。”

    “哪里不适合?”岑毓颜反问道。

    “哪里都不适合。”岑老太太接话,“四丫头,你今年是三十九岁了,不是九岁,那个小白脸什么心思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岑毓颜都要被岑老太太这番话给气晕过去了,但她还是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奶奶,周瑞他不是什么小白脸!他是我男朋友!您怎么能这么说他呢!”

    “不是小白脸,不是小白脸,我问你他为什么喜欢你?”说到这里,岑老太太抬头看向岑毓颜,“喜欢你比他老?还是喜欢你大脑装水小脑养鱼?我求你长点脑子行不行?”

    “奶奶,您这是对周瑞人格的侮辱!”岑毓颜接着道:“您根本就不了解他,他不是那种靠女人的人!”

    “不靠女人他会跟你在一起?”岑老太太低头看了眼岑毓颜,“岑毓颜,你要是不叫岑毓颜,你要是不是岑家四小姐的话,你看周瑞还会搭理你吗?”

    “他会!”岑毓颜一脸坚定的道:“他从来就不是因为我是岑家四小姐才跟我在一起的!”

    岑老太太手捂着心脏部位,“我的天!我不行了!”

    “妈,您没事吧?”周湘被吓了一跳,赶紧扶住岑老太太。

    岑老太太指着岑毓颜道:“我要被她给蠢死了!”

    岑毓颜比岑老太太还生气!

    “奶奶,您是不是瞧不上周瑞的家世?”岑毓颜接着道:“我知道周瑞的家世确实不好,可往上数三代,谁又好过谁呢?周瑞虽然出生不好,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认命的人,他凭借自己努力把父母从乡下带出来了,在我看来,他就是最了不起的人!”

    岑玉映站起来道:“四丫头,你真的去了解过周瑞吗?我问你,你跟周瑞认识多长时间了?”

    “两个月。”岑毓颜回答。

    岑玉映微微皱眉,“才两个月你就那么相信他?”

    “因为他值得。”岑毓颜道。

    岑玉映接着道:“你去见过他父母吗?你比他大十八岁,他父母是怎么说的?”

    “他父母也很满意我,尤其是他妈,把他们家传承的玉手镯都送给我了。”说到这里,岑毓颜把衣袖捋上去,露出一枚碧绿色的玉镯。

    “就这?就这也叫传承玉镯?”岑老太太激动的站起来,“就这东西,一百块钱我能在学校门口的地摊上买三个!岑毓颜!岑家四小姐!你的眼睛是瞎了吗?他们周家拿个这样的小破手镯就把你忽悠住了?你就这么不值钱?”

    岑老太太只感觉自己的血压蹭蹭蹭的上升着。

    都说女孩要富养,要不然男人随便给点东西就骗走了,所以,岑家这四个姐妹从小就是娇养着长大的。

    岑毓颜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可她还是被人忽悠了!

    岑家的三个姐姐也是大跌眼镜。

    岑月牙道:“四丫头,难道你就看不出来,这是个廉价的地摊货?”

    “我知道这个手镯不值钱,”岑毓颜接着道:“可真心能用钱换吗?重要的不是这个手镯值多少钱,而是这个手镯是他们周家的传承!周瑞的妈妈都跟我说过了,他们家条件不好,买不起什么好东西,这个手镯虽然不值钱,却是他们一代一代的传下来的。”

    岑月牙笑着道:“那我问你,这个手镯他们传了几代了?”

    岑毓颜楞了下,“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手镯是周瑞的奶奶传给周瑞的妈妈的。”

    “周瑞今年二十一岁,不算周瑞奶奶的年龄,这个手镯也最起码有二十一年以上了,四丫头你好好看看,这个手镯真的有二十一年以上的历史吗?”

    “怎么没有?”岑毓颜接着道:“你看这上面都有磨损了,很明显是一代代的传下来的。”

    “磨损痕迹也可以造假的,”岑月牙道:“谁知道这个磨损的痕迹是不是假的!”

    “肯定不是假的,”岑毓颜很相信周瑞,“二姐,没有真凭实据,你凭什么怀疑周瑞?你这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你这是强词夺理!”

    “是你血口喷人!”

    岑月牙被岑毓颜气得头疼。

    叶灼笑意盈盈的开口,“其实想要证明这个玉镯究竟是不是二十一年的东西,很简单。”

    “灼灼你有办法?”岑月牙转头看向叶灼。

    叶灼接着道:“玉镯的制作工艺一共分成切片、圈定、成型、抛光这四个主要步骤,但二十一年前因为科技受限制,所以玉镯一般都是半手工半机器打造的。但是四姐手上的那个玉镯很明显是机器批量生产的,二十一年前根本就没有这种技术,如果四姐不相信的话,可以找人去鉴定下,这个玉镯到底是现代技术,还是二十一年的技术。”

    闻言,岑月牙崇拜的看向叶灼。

    岑毓颜道:“那如果鉴定出来这是二十一年的工艺呢?”

    叶灼道:“那就代表周瑞对你是真心的。”

    岑毓颜转身就走,“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人鉴定!”

    她就不信,周瑞和他的父母会骗她!

    “毓颜!”周湘开口叫住岑毓颜。

    岑老太太拍了拍周湘的手,“你让她去!”

    岑毓颜来到一家玉石鉴定中心,老板看了镯子之后,笑着道:“小姐,这种桌子就是最廉价的玻璃镯,批发市场都是按斤卖的,根本不值钱。”

    岑毓颜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没问你这个,我就想知道,这个镯子究竟是不是二十一年前留下来的东西!”

    老板笑着道:“小姐,你在开什么玩笑呢!二十一年前哪里有这样的工艺!这就是一台机器上批量生产的那种。”

    岑毓颜皱了皱眉,“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老板接着道:“这种工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怎么会看错呢!”

    岑毓颜不相信周瑞会骗她,又去了好几家玉石店,可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就是一个新的不能再新的玉镯。

    岑毓颜从来都没想到过周瑞会骗她。

    难道周瑞真的是因为她的钱才跟她在一起的吗?

    她那么爱周瑞,可周瑞却骗她!

    啪——

    岑毓颜直接将那个廉价的玉镯摔在地上。

    看着玉镯的碎片,岑毓颜难受的不行,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岑毓颜来到宋沉鱼的住处。

    因为受伤的原因,宋沉鱼还没有复工,这几天一直都在家养伤。

    看到岑毓颜过来,宋沉鱼很惊讶的道:“毓颜,你今天不是带周瑞回家见父母了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难道是你家人不满意周瑞?”

    岑毓颜本来就难受的不行,此时看到宋沉鱼之后,直接哭出声,“沉鱼!他们骗我!”

    “谁骗你?”宋沉鱼眯了眯眼睛,“毓颜你先别哭,有什么话慢慢说。”

    岑毓颜道:“周瑞骗我!他们全家人都在骗我!”

    闻言,宋沉鱼心里一个咯噔。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岑毓颜发现什么了?

    不应该啊!

    周瑞伪装的那么好,就宋沉鱼这种蠢货,又怎么会看出来什么呢?

    宋沉鱼接着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你慢慢说。”

    岑毓颜哽咽着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宋沉鱼不着痕迹地皱眉。

    蠢货!

    一家子都是蠢货!

    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她怎么也没想到周母会自作聪明拿一个假镯子去忽悠岑毓颜。

    就算岑毓颜是个蠢货,她看不出来什么,可岑家那些人个个都是人精!

    这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宋沉鱼拍了拍岑毓颜的背部,接着道:“毓颜,你太冲动了,其实这件事你应该找周瑞当面对质清楚才是!虽然我跟周瑞不是很熟,但是有一个词语叫相由心生,从周瑞的面相来看,他可不是那种骗人的人!而且,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到,他心里有你,你就是他的全部!我觉得这件事中间肯定有误会!”

    “可镯子确确实实是假的!”岑毓颜接着道:“我觉得他们家人就是觉得我好骗,我是个弱智!”

    岑毓颜有多在乎周瑞,此时就对周家人有多失望!

    她是真拿周母当成未来婆婆看待的。

    可周母呢?

    拿她当傻子一样的骗!

    宋沉鱼拿纸巾给岑毓颜擦了擦眼泪,“毓颜,你别这么说,我觉得周瑞他真的不是那种人!”

    语落,宋沉鱼把纸巾扔到垃圾桶里,“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一个人想冷静下,好好想想你和周瑞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岑毓颜点点头。

    宋沉鱼来到洗手间,打了个电话出去,很快,那边就接通了。

    “你怎么回事?”宋沉鱼的声音里压了一股子怒气。

    “怎么了?”周瑞那边很吵,一听就知道是在那种娱乐场所。

    宋沉鱼接着道:“那个镯子是怎么回事?谁让你们自作聪明给她一个破镯子的?”因为卫生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所以宋沉鱼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

    “你自己想办法怎么去圆这个谎吧!”说完这句话,宋沉鱼就挂断了电话。

    周瑞那边刚玩了半场,接到这个电话,不得不从欢乐场退身。

    “瑞哥你怎么走了?”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贴过来。

    周瑞亲了亲她,“哥哥现在有事,改天再来陪你。”

    ......

    另一边。

    宋沉鱼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继续安排岑毓颜。

    眼见岑毓颜越哄越伤心,宋沉鱼朝她伸出手,“把手机给我。”

    岑毓颜不知道宋沉鱼想干什么,但还是把手机递给她了。

    宋沉鱼把解锁密码输进去,在通讯录里找到周瑞的名字,拨了个电话出去,“喂,周瑞!我是宋沉鱼!”

    听到这话,岑毓颜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沉鱼你干什么呢?你打给他干什么?”

    宋沉鱼无视岑毓颜,接着道:“周瑞,你也太不是人了!毓颜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能骗她呢!我不想听你解释,你自己过来跟你女朋友解释吧!”

    “我住在武林路28号!”

    语落,宋沉鱼直接挂断了电话。

    岑毓颜一把抢过手机,“沉鱼你干什么呢!我现在不想见他!”

    宋沉鱼就这么看着岑毓颜,“毓颜,逃避可不是你的风格!感情是要靠双方去维护的,你现在这里哭得一塌糊涂,而周瑞却什么都不知道,这算什么?”

    说到这里,宋沉鱼顿了顿,接着道:“一会儿周瑞过来了,你记得心平气和的把事情跟他说清楚,别那么急躁!我刚刚在电话里说你哭了,你都不知道周瑞有多紧张!这说明他是在乎你的!毓颜,你好不容易找到珍惜你的人,我不希望你们俩因为一个误会而分开。”

    岑毓颜吸了吸鼻子,“我现在不想见他!”

    “毓颜,”宋沉鱼拉住岑毓颜的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喜欢意气用事?难道你不喜欢周瑞了?移情别恋了?”

    岑毓颜没说话。

    宋沉鱼接着道:“你要是真移情别恋了的话,那我支持你!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周瑞,让他别来了!你们俩从现在开始一刀两断!”

    一句话说完,宋沉鱼就拿起手机,岑毓颜吓得赶紧拉住宋沉鱼的手,“别!”

    宋沉鱼笑着道:“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有他!既然还有他,那就听他把事情说清楚,如果是误会的话,那就继续在一起,如果周瑞真的是那种渣男的话,别说你要跟他分手,身为你的好姐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沉鱼谢谢你。”岑毓颜动容地抱住宋沉鱼。

    如果不是宋沉鱼的话,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很快,空气中就响起门铃声。

    宋沉鱼笑着道:“肯定是周瑞来了。”

    保姆开了门之后,来人过来是周瑞。

    周瑞是一路跑过来的,额头上全是汗水,“毓颜怎么了?”

    宋沉鱼拍了拍岑毓颜的肩膀,“具体什么事情你跟周瑞说清楚,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说完,宋沉鱼看了眼周瑞。

    周瑞不着痕迹地点头。

    宋沉鱼往外面走去,并且很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转眼间,屋里就只剩下岑毓颜和周瑞。

    看岑毓颜哭成那样,周瑞心疼的不行,“毓颜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

    “别碰我。”岑毓颜直接甩开周瑞的手,“我问你,那个手镯是怎么回事?

    周瑞楞了下,接着道:“手镯?你是说我妈送你的那个手镯吗?”

    “是的。”

    周瑞问道:“那个手镯怎么了?”

    岑毓颜道:“你妈不是说那个手镯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吗?那为什么玉石店的老板跟我说,那个手镯就是个现代工业,根本不是二十一年前的东西!周瑞!你这个骗子!”

    周瑞笑着道:“原来你就是因为这件事生气的啊!不过这也怪我,早知道你会把镯子拿去鉴定的话,那我就把事情跟你说清楚了!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奶奶之前确实有一个传承的手镯传给了我妈,但我妈在一次农忙之中不小心把这个镯子弄丢了,她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因此吃不下,睡不着,我担心我妈的身体,所以就偷偷买了个一模一样的手镯,告诉她手镯找到了。”

    周瑞是谁?

    百花丛中过的超级大海王!

    谎话那是张嘴就来,都不用打草稿,而且还说的有理有据,不动声色之间,还把责任全推到了岑毓颜头上。

    情侣之间什么最重要?

    当然是信任!

    可现在,岑毓颜对他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居然拿着手镯去鉴定!

    听到这番话,岑毓颜抬头看向周瑞,“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的小姑奶奶,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周瑞接着道:“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如果我提前把事情跟你说清楚的话,就不会闹这样的乌龙了!对不起!”

    “我可以跟你发誓,如果我说的有半句假话的话,那就天打五雷轰!”

    看到这样的周瑞,岑毓颜的眼前浮现起往日的种种。

    周瑞是个非常好的男人。

    她相信周瑞是不会骗她的。

    周瑞如果骗她的话,就不会发那样的毒誓了。

    思及此,岑毓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不应该不相信你,拿着镯子去鉴定的。”

    “对了,那个镯子呢?”周瑞接着问道。

    岑毓颜怕周瑞会对她失望,不敢说她把镯子砸了,“还在鉴定中心呢。”

    “那就好。”周瑞道:“我妈很珍视那个镯子,她是把你当成未来儿媳妇看的,要不然也不会把这个镯子送给你。”

    “嗯。”岑毓颜点点头。

    周瑞笑看岑毓颜,“现在不生气了?”

    岑毓颜摇摇头。

    “不生气就好。”周瑞拿纸巾给岑毓颜擦了擦眼泪,“看哭得跟小花猫似的!”

    “周瑞谢谢你,”岑毓颜伸手抱住周瑞,“谢谢你能无条件的包容我!”

    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发火了。

    可周瑞没有。

    半个小时后,宋沉鱼从外面回来,见两人这样,笑着打趣道:“误会都解开了?”

    “嗯。”岑毓颜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周瑞抬头看向宋沉鱼,“宋小姐,多谢你帮我开导毓颜。”

    “不可思,”宋沉鱼笑着道:“毓颜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她能得到幸福。”

    “放心,”周瑞抱紧了岑毓颜,“我会给她幸福的。”

    宋沉鱼点点头,“我相信你!但是,你要是敢欺负毓颜的话,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周瑞看向宋沉鱼,很认真的道:“别说你了,如果我真做出什么对不起毓颜的事情的话,连我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宋沉鱼接着道:“好了好了,既然你们已经和好如初,我就不留你们俩了,周瑞,你快把毓颜安全的送回去!”

    “好的!”

    岑毓颜转头看向宋沉鱼,“沉鱼再见。”

    “再见。”宋沉鱼朝岑毓颜挥挥手。

    看着两人的背影,宋沉鱼勾了勾唇角。

    蠢货就是蠢货。

    被人卖了还在给别人数钱。

    要是叶灼也这么蠢就好了。

    宋沉鱼眯了眯眼睛。

    周瑞开车把岑毓颜送回岑家庄园的大门口,“毓颜,我就不进去了。”

    “嗯。”岑毓颜点点头,“你快回去吧,咱们明天见。”

    岑毓颜回到家的时候,岑家人正在餐厅吃饭。

    岑月牙看到岑毓颜回来,笑着问道:“怎么样,鉴定结果怎么说的?”

    岑毓颜道:“那个镯子确实不是二十一年的东西。”

    闻言,餐桌旁的其他人皆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岑老太太放下筷子看向岑毓颜,“快坐下吃饭吧!以后再找男人的时候,记得把眼睛睁大一点!好歹也是岑家的四小姐,传出去都要把我这个老太婆的脸给丢完了!”

    岑毓颜站在原地,接着道:“奶奶,你们都误会周瑞和他的家人了,那个镯子虽然是现在的工艺,可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我看不是有原因,是你有病!”岑老太太直接怼回去,“岑毓颜!你还嫌弃你自己不够蠢吗?要被同一个小白脸骗两次?”

    岑老太太本以为岑毓颜已经看清事实真相了。

    没想到这个蠢货,居然这么蠢!

    当下气得不行。

    岑毓颜觉得岑老太太对周瑞有误会,因为手镯那件事本身就是个误会,“他没有骗我!奶奶,您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说!”岑老太太接着道:“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这是我自己的人生大事!我可以自己做主!”岑毓颜接着道:“就算您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毓颜!”周湘站起来,“你奶奶是为你好!你就不能听点话?”

    “为我好?我看你们就是在打着为我好的幌子在绑架我!我就是喜欢周瑞,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

    岑老太太点点头,“行,你要跟他在一起是吧?我成全你们,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岑家的四小姐,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女!我倒是想看看,没了岑家四小姐这层身份,那个小白脸能跟你好多久!”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