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69:十五年一遇的满分!众人哗然!
    第一?

    叶灼说她会考第一。

    这不是在做梦吗?

    王知书想想当时的情景就觉得尴尬不已。

    尤其还当着周妙言和韩贞的面。

    闻言,孙欧朋和郑子凯也是满脸无语的神色。

    谁能想到叶灼会这么得意忘形。

    她本来就是走后门进来的,要是低调点也就算了,毕竟她长得好看,安安静静的倒也能博得众人的好感。

    偏偏,她这么高调。

    这不是明摆着让别人去笑话她吗?

    真是半点眼力见都没有!

    郑子凯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叶小姐真是这么说的?”他看叶灼也不像那种不着调的人,怎么会说出考出第一名的狂言?

    王知书看了郑子凯一眼,“你觉得我还能拿这种话来编排她吗?”

    孙欧朋皱了皱眉,“俞大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放着周妙言这么优秀的徒弟不要!在云京弄了这么一个人回来,明天指不定还得怎么丢脸呢!”

    周妙言本来是要成为俞大师徒弟的。

    俞大师却说他们没有师徒缘。

    本来众人还以为俞大师会选个什么样的天才当徒弟,没想到,千挑万选选了这么个人!

    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王知书叹了口气,“谁知道呢!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郑子凯也跟着叹气。

    就在三人唉声叹气的时候,叮——

    电梯门开了。

    三道身影从电梯里走出来。

    分别是叶灼和安丽姿以及赵娉婷。

    “叶小姐。”王知书第一反应过来,走上来打招呼。

    “王社长。”

    王知书接着道:“叶小姐这是准备出去吗?”

    叶灼笑着点点头,“对,我打算跟她们俩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

    这都什么时候了,叶灼不留在房间准备考试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有心情出去玩?

    简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王知书并没有表现出来,接着道:“叶小姐你对周边环境不熟悉,要不要我们三给你当向导?”

    “不用了,”叶灼接着道:“我们打算自己走走。”

    王知书笑着道:“那行,你们注意安全,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

    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前方,王知书转头看向孙欧朋和郑子凯,“看到了吧!这就是叶小姐对待考核赛的态度!”

    孙欧朋和郑子凯脸上的神色都非常复杂。

    考核赛可比高考重要多了。

    试问有几个高考的学子,会在高考前一天有心情出去玩的?

    原本孙欧朋和郑子凯还觉得叶灼就算考的在差也也不至于得倒数第一,现在看来,倒数第一非叶灼莫属了!

    郑子凯摸了摸下巴,“看来叶小姐对自己很有信心。”

    “有信心没实力有什么用?”王知书接着道:“我感觉她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想一出是一出,完全不知道这次的考核赛意味着什么!”

    本来十八九岁也还只是个孩子。

    郑子凯接着道:“我现在感觉,这叶小姐说不定真的能考第一。”再次看到叶灼,郑子凯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很淡然的气质。

    荣辱不惊。

    这可不是能在一个小姑娘身上能看到的。

    再者,俞大师也不是那种随便开后门的人。

    如果能走后门的话,那俞大师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个徒弟了。

    或许。

    他们从一开始就看轻了叶灼。

    “你疯了吧?”王知书看向郑子凯,眼底全是诧异。

    孙欧朋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郑子凯。

    郑子凯接着道:“你们等着吧,我感觉叶小姐肯定会给我们一个惊喜的。”

    王知书撇撇嘴,“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孙欧朋点点头,表示赞同。

    ......

    另一边。

    韩贞来到俞大师的住处,想跟俞大师讨论下关于叶灼的事情。

    俞大师收徒是关乎文学界未来发展的大事。

    可现在。

    却收了这么个弟子。

    身为文学协会的会长,俞大师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俞大师交涉一下。

    无论怎样,不能拿文学界的未来开玩笑。

    往年俞大师都会参加考核赛的出题,但今天因为叶灼也要参赛的缘故,俞大师就没有参加出题。

    此时,俞大师正在书房练字。

    书房的墙上还挂着两副字。

    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寓清于浊,以屈为伸。

    写完一行字,俞大师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最后将写好的字揉成团扔到垃圾桶里,然后用重新铺好一张宣纸,接着写。

    一连写了十几张,可俞大师还是不满意。

    明明字还是那个字,可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俞大师皱了皱眉。

    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进来。”俞大师头也不抬的道。

    韩贞推门从外面走进来,“俞老。”

    “小韩来了。”俞大师放下毛笔抬头看向韩贞。

    韩贞点点头,目光落到俞大师写的字上,感叹道:“俞老,您这笔瘦金体是越来越让人望尘莫及了!”

    俞大师摇摇头,“老了!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韩贞笑着道:“是您太谦虚了。”

    俞大师不光才华横溢,还是整个文学界书法最好的学者!

    曾经还有人出5位数买他一个字。

    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一字千金!

    整个文学界,根本就找不到第二个能和俞大师匹敌的人。

    俞大师指着墙上挂着的两副字道:“你看那里,那比字怎么样。”

    韩贞抬头看去。

    就看到两幅让人叹为观止的字。

    很标准的瘦金体。

    大气磅礴!

    落笔成风,刚劲有力,一撇一捺让挑不出半点错处!

    俞大师的字和这两副字比,确实少了很多东西。

    韩贞楞了下,接着道:“俞老,这是哪位大师的字?”

    从韩贞的眼底看到了震惊,俞大师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谦虚的道:“这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徒弟的字。”

    徒弟?

    “是少卿?”韩贞第一反应就是岑少卿。

    岑少卿确实是个有大才的人。

    可惜。

    志不在文学界。

    岑少卿要是在文学界的话,肯定能带文学界走上新的巅峰。

    俞大师摇摇头,“不是他。”

    不是他?

    不是他还有谁?

    俞大师一共就收了两个徒弟。

    一个是岑少卿。

    还有一个......

    难道......

    是叶灼?

    想到这里,韩贞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叶灼还那么年轻,她真的能写出这么一笔字?

    这好像有些不可能。

    这笔字连俞大师都写不出来。

    叶灼能?

    韩贞犹豫了下,接着道:“是......叶小姐?”

    俞大师眉眼里皆是满意的神色,“是她。”

    是叶灼?

    居然真的是叶灼!

    闻言,韩贞眼底全是诧异的光,“您、您没跟我开玩笑吧?”

    俞大师笑着道:“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这笔字不光是灼灼写的,而且她还是左右开弓!”

    左右开弓?

    这下韩贞更惊讶了。

    这两副字简直一模一样,看不出任何差别。

    如果俞大师不说的话,几乎没人相信这是左右手同时写出来的。

    韩贞接着道:“俞老,是您亲眼看着叶小姐写的?”

    “那倒没有。”俞大师摇摇头,“这个字也是别人送给我的,后来在多番打听之下,我才知道,这两副字是灼灼写的!”

    闻言,韩贞心下有了了然。

    “所以,您是因为这两幅字才收叶小姐为徒的?”

    “可以这么说。”俞大师点点头。

    韩贞接着问道:“那您有没有想过,或许,写这两幅字的人,根本就不是叶小姐呢?”

    毕竟俞大师也没有亲眼看着叶灼写。

    耳听为虚。

    眼见为实。

    “不可能!”俞大师接着道:“这就是灼灼写的!”

    韩贞道:“俞老,今天我见过叶小姐了,说实话,叶小姐跟我想象中的,有点差距。”说有点差距是在给俞大师面子。

    见过叶灼之后,韩贞的心里就拔凉拔凉的。

    她实在是想不通,俞大师为什么要收这种千金大小姐为徒。

    这话俞大师就有些不高兴听了。

    在他看来,叶灼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整个文学界的人,都没法跟她比。

    “小韩,”俞大师拿起的笔又放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贞接着道:“我觉得您应该取消叶小姐参加考核赛的资格。”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有取消叶灼的参赛资格才能及时止损。

    如果让人知道俞大师的关门弟子在考核赛上考了倒数第一。

    不光是俞大师的脸没处放,文学界的脸更没处放。

    俞大师看向韩贞,“退出比赛?我徒弟为什么要退出比赛?”我相信我徒弟一定可以在这次的考核赛上脱颖而出!”

    脱颖而出?

    叶灼?

    “俞老......自信是好事,但您也得面对现实。”韩贞皱了皱眉。

    俞大师收叶灼为徒是因为两幅字。

    可这两幅字到底是谁写的,俞大师都没有搞清楚......

    俞大师知道韩贞担心的是什么,接着道:“小韩,明天的笔试结束之后,还有一场书法比赛,这笔字到底是不是我徒弟写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明天?

    明天来观赛的可不止是文学界的人。

    还有书法界。

    国画界。

    “可是您不觉得真到了那个时候就已经晚了吗?”韩贞接着道:“台下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万一叶小姐要是出现什么差错的话,您觉得丢脸的人是谁?”

    剩下的话已经不言而喻。

    俞大师的眼底已经浮现些许怒气,“我相信我徒弟,谁出差错,她也不会出差错!”

    韩贞叹了口气,尽量用词委婉,毕竟俞大师也这个岁数了,“俞老,我知道我的话可能有些不好听,但是常言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叶小姐她......”

    俞大师抬起手,直接打断韩贞没说完的话,“小韩,叶灼是我徒弟,你没资格对她评头论足!”

    韩贞觉得俞大师是在自欺欺人。

    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那么相信叶灼。

    怪不得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就要退休。

    看来,以后文学界也得执行这个制度才行。

    毕竟俞大师早就过了退休的年龄。

    俞大师指着门外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出去吧。”

    眼看俞大师已经变脸了,韩贞也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既然这样,俞老,我就不打扰您了。”

    俞大师摆摆手。

    韩贞转身离开。

    俞大师不愿意取消叶灼的参赛资格,韩贞也非常无奈,但是她也没有办法。

    现在只能等着明天的考核赛了。

    到时候俞大师总该要面对现实的。

    另一边。

    叶灼和安丽姿还有赵娉婷三人正在逛街。

    三个小女生一路说说笑笑,这种青春洋溢的气息渲染的过路行人的脸上都不自觉的染上来了几分笑意。

    走了几步。

    叶灼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停下脚步,往身后看了看。

    “灼灼,怎么了?”赵娉婷问道。

    叶灼微微摇头,“没什么。”

    说没什么只是为了不让赵娉婷担心,因为叶灼隐隐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踪她们。

    安丽姿指着马路对面道:“灼灼,娉婷,那边好像有个美食街,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啊。”

    三个女生过了红绿灯,往马路对面走去。

    这是C城最大的美食街。

    街道两旁摆满了各种地方特色美食,勾人的香味萦绕着众人的味蕾,让人欲罢不能。

    就连原本嚷嚷着要减肥的赵娉婷,都不想减肥了。

    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一道修挺的身影才从转角处走出来。

    男人身穿黑色的衬衫,头上压着顶黑色的帽子,黑色本就是暗色系,这么看上去,整个人更是显得神秘不已。

    好半晌,他才抬脚往对面走去。

    可能是因为刚刚差点被叶灼发现,这回男人不敢再跟得近了,只是这么远远的跟着。

    人群中。

    她买了什么,离开之后,他也立即跟着买了一份。

    不多时。

    男人的手上就出现了蛋糕、糖葫芦、糖人、关东煮、烤冷面......

    他将每一样东西都尝了一遍。

    味道非常好。

    他远远地看着她,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

    赵娉婷吃完最后一根串串,拉着叶灼的手道:“灼灼丽姿,你们看那儿有一家五元店饰品店,我们进去看看吧。”

    “好啊。”叶灼点点头。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五元店,她很好奇,五元钱能买个什么样的饰品。

    三人一起来到五元店。

    本以为两元店里不会有什么太好看的饰品。

    没想到入眼皆是满目琳琅的一片,都非常好看!

    “卧槽!这个水晶发卡好好看啊!”安丽姿拿起一枚小小的水晶发卡。

    赵娉婷凑过来道:“确实好漂亮啊!我觉得这个适合灼灼戴!”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安丽姿看向叶灼,“灼灼,你过来下。”

    “怎么了?”叶灼放下手中的东西,往这边走来。

    安丽姿笑着道:“灼灼你别动,我看这个发夹是不是适合你。”

    叶灼依言未动。

    安丽姿踮起脚,把发卡夹到了叶灼的耳侧。

    叶灼今天是披散着头发的,白色的水晶发卡刚好和她身上的白色衬衫相互辉映。加上她本就生的白,此时在耀眼的水晶下,更是觉得白到透明。

    向来都是饰品衬人,到了叶灼这里,居然成了人衬饰品。

    不过五块钱的发卡,戴在叶灼头上,比那些成千上万的饰品更加的灿烂夺目!

    “卧槽!真是太好看了!”安丽姿忍不住惊叹着出声。

    赵娉婷立即给叶灼拿来镜子。

    叶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吹了个口哨,“啧!真是天生丽质啊!我怎么这么好看?”

    明明是一句自恋到极致的话,却被她说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仿佛,她本就该如此耀眼一般!

    店主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心里全是鄙夷。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自恋了,一点都不知道含蓄。

    抬头一看。

    店主也愣住了。

    卧槽!

    这确实是天生丽质!

    开店这么长时间,店主见过最多的就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像叶灼这样的,店主还是第一次见。

    这简直太好看了!

    待三人在次走出饰品店,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

    在她们挑选饰品的时候,男人一直坐在隔壁羊肉汤摊上喝羊肉汤。

    喝完羊肉汤之后,男人再次跟上她们的脚步。

    虽然他们之间隔得很远。

    但他还是一样就看出来,她的头上多了一枚发卡。

    阳光下。

    水晶发卡正发出绚烂的光芒。

    尤其惹眼。

    “老板。”

    男人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年轻男子。

    “怎么了?”男人微微回头。

    “到了吃药的时间了。”年轻男子递给男人一瓶稳定剂。

    许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他有重度的狂躁症,和情感障碍,是典型的零度共情负面P型人格。

    几乎每天都要吃药,要不然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男人接过瓶子,从里面倒出三粒药片,就这么的吞了下去。

    身后的助理立即递给他一瓶打开的矿泉水。

    男人直接抬手拒绝。

    助理收回手。

    男人接着道:“你先回酒店吧。”

    “好的。”助理点点头。

    助理走后。

    美食街已经看不到叶灼的身影。

    男人往叶灼消失的方向走了几步。

    就在这时。

    男人的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移开脚,低头看去。

    是一枚被踩成两半的水晶发卡。

    男人弯腰将发卡捡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素白色手帕将发卡一层一层的包起来,最后放进兜里。

    想到叶灼已经回去了,男人也没在美食街多留,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叶灼和安丽姿还有赵娉婷三人在美食街吃饱喝足,此时正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走来,叶灼都在留意着身后的情况。

    但奇怪的是。

    这一路走来,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难道......

    她的感官出现问题了?

    叶灼微微挑眉。

    三人回到酒店。

    安丽姿抬头看向叶灼,奇怪的道:“灼灼,你发卡呢?那么好看,你怎么拿下来了?”

    “没有拿下来啊。”叶灼抬手摸了摸耳侧,并没有摸到水晶发卡,“怎么不见了?”

    赵娉婷道:“该不会是丢了吧?”

    叶灼赶紧低头在地毯上找着。

    虽然才戴了一次,但她还挺喜欢那个发卡的。

    安丽姿和赵娉婷也帮忙一起找。

    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个发卡。

    三人只好放弃寻找。

    打算明天的考核赛结束之后,再去买一个。

    ......

    同一酒店。

    男人回到房间,摘到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张过分清隽的脸。

    这是宋时遇。

    宋时遇将帽子随意地扔到沙发上,拿去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送一瓶胶水过来。”

    说完这句话,他就掐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宋时遇走过去开门。

    是助理送胶水过来了。

    “老板,这是可以粘金属的胶水,这个是粘鞋子,这是粘纸的。”因为不知道宋时遇到底要粘什么东西,所以助理便拿了三瓶胶水过来。

    宋时遇伸手接过胶水,“知道了。”

    助理接着道:“老板,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宋时遇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有事我会叫你的。”

    助理点点头。

    宋时遇接着道:“对了,让厨房做一碗红糖生姜水送过来。”这家酒店是宋氏集团旗下的,为了能让文学界把考核赛考生的酒店安排在这里,宋时遇也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好的。”

    对于宋时遇每天都要和红糖生姜水的习惯,助理已经习以为常了。

    助理走后,宋时遇关上房门,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将兜里已经踩成两半的发卡拿出来。

    发卡不仅被踩成两半,连带着上面镶嵌着的水晶也掉落了很多。

    宋时遇将发卡放在白纸上,用镊子夹起细碎的水晶,一颗一颗点缀在它们原有的位置,然后在点上胶水。

    这种胶水粘固性很强,没一会儿,宋时遇的手指上就粘上了亮晶晶的胶水。

    不过,他仿佛并不在意这些。

    他注意力全部都在发卡上。

    一个小时后,宋时遇终于将发卡粘好。

    看着被粘好的发卡,宋时遇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半个小时后,助理端着煮好红糖生姜水过来。

    宋时遇接过红糖生姜水,接着道:“去给我拿一个首饰盒过来。”

    首饰盒?

    助理楞了下。

    难不成老板有女朋友了?

    就在助理疑惑的时候,宋时遇接着开口,“最好是水晶材质的。”

    助理这才反应过来,“好的老板。”

    离开宋时遇的房间后,助理便去准备宋时遇要的水晶首饰盒。

    ......

    转眼便到了第二天。

    上午九点半考试。

    叶灼六点钟准时起床,虽然住在酒店,她也没忘了起床跑步的习惯。

    她起来的时候,安丽姿和赵娉婷还睡得呼呼的。

    她们三昨天晚上玩游戏玩到半夜。

    这会儿安丽姿和赵娉婷起不来也正常。

    虽然三人住的是套间,都有各自的房间,但三人昨天晚上还是睡在一个房间的。

    叶灼洗漱好之后,便来到酒店花园跑步。

    七点半。

    花园里很安静,几乎没有人,清风拂过,卷着淡淡的花香。

    朝阳从东方缓缓升起,给大地万物镀上一层浅浅的金光。

    叶灼很喜欢这样早晨,眯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刻,金色的晨阳仿佛已经跟她融为一体,惹眼到不行。

    从三楼的阳台上,刚好可以看到这一幕。

    宋时遇知道她有晨跑的习惯。

    没想到,刚走到阳台,就能看到这一幕,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叶灼在花园里跑了多长时间,宋时遇就在阳台上站了多长时间。

    叶灼跑完步回到房间,安丽姿和赵娉婷才刚刚睡醒。

    安丽姿揉了揉眼睛,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道:“大早上的灼灼你去哪儿了?”

    “去跑步了。”叶灼接着道:“你们俩快起床,洗漱好之后,我们去一楼吃早餐。”

    赵娉婷睡眼朦胧的道:“再睡一会儿,这会儿才七点半呢,我们八点起床,八点半出发去考场,九点钟到。”

    “起来了起来了,赵娉婷你这个大懒虫。”安丽姿直接掀开赵娉婷身上的被子。

    两人磨磨蹭蹭,一直到八点才下楼吃早餐。

    早餐是自助的。

    食物非常丰富。

    居然还有叶灼最喜欢吃的甜品。

    吃完早餐,三人出发考核赛现场。

    考核赛现场。

    虽然现在才九点钟。

    但三十个考生几乎全部都到齐了。

    除了叶灼。

    考场很大。

    类似一个大会场。

    中间是考生们的位置。

    四周是监考老师和观赛者的位置。

    看着叶灼的空位。

    众人议论纷纷。

    “你们说叶灼是不是不敢来了?”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临阵退缩了!咱们在场参加考核赛的人,哪个不是天之骄子?就她,她能比得过咱们吗?”

    闻言,冯纤纤的嘴角勾出得意的弧度。

    林老太太也坐在观众席。

    她身边也都是在议论叶灼的。

    叶灼毕竟是俞大师亲收的关门弟子。

    现在都九点二十分,考核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可叶灼还是没露面,大家当然好奇。

    林老太太微微蹙眉。

    丢人!

    实在是太丢人了!

    还好这里没人知道她是叶灼的奶奶。

    要不然,让她把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林老太太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求菩萨保佑冯纤纤一定要考到第一名。

    然后她就可以狠狠地打俞大师的脸了。

    “老嫂子。”就在这时,俞大师突然朝这边走过来。

    林老太太站起来,点点头。

    俞大师接着道:“老嫂子,真是没想到您今天会过来!您也是来给灼灼加油的吧?”俞大师原本还以为林老太太不喜欢叶灼。

    现在看来,都是误会。

    如果林老太太不喜欢叶灼的话,她会来参加今天的考核赛吗?

    闻言,林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我是来给纤纤加油的。”

    纤纤?

    冯纤纤?

    就在俞大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老太太接着道:“我们俩来打个赌吧?”

    “什么赌?”俞大师问道。

    林老太太接着道:“就赌谁能得第一。”

    俞大师点点头,“可以,我赌灼灼。”

    林老太太笑着道:“那我赌纤纤,到时候纤纤要是得了第一,你在哭着喊着要收纤纤为徒,可没这个机会了。”

    冯纤纤才华横溢,天资聪颖,她不得第一谁得第一?

    叶灼?

    叶灼连比赛都不敢来参加,都快把林家的脸丢完了。

    她还能得第一?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俞大师也笑,“老嫂子,你呀!真是糊涂了!”

    林老太太冷哼一声,“我在糊涂也比你强!错把鱼目当珍珠!”冯纤纤那么好,他看不到,偏偏选了什么都不如冯纤纤的叶灼。

    等着吧,一会儿就要出丑了!

    俞大师摇摇头。

    九点二十五分。

    眼看着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叶灼还是没出现。

    这下,众人的议论声更大了。

    王知书和孙欧朋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个局面,“没想到这个叶小姐还挺识时务的,知道自己今天会在考核赛上丢脸,索性连来都不来了,这样也好!她不来咱们还可以找借口给她遮拦下,免得俞大师也跟在后面丢人!”

    郑子凯皱了皱眉,“我觉得叶小姐不是那种临阵脱逃的人,她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王知书嗤笑一声,觉得郑子凯是魔怔了。

    孙欧朋看了眼郑子凯,“兄弟,你什么变成一个看脸的人了?”在孙欧朋看来,郑子凯就是因为叶灼长得好看,所以才那么相信叶灼的。

    郑子凯没有解释,只是目光坚定地看着入口处。

    九点二十八分。

    再有两分钟就要发卷了。

    韩贞看了眼入口处,心里悬着的一颗巨石终于放下。

    叶灼不来参加考核赛就是最好的结果。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九点半了,俞大师也有些着急。

    九点二十分,主考官站起来,准备发卷子。

    俞大师道:“还有一分钟。”

    韩贞偏头看向俞大师,“俞大师,您还没看出来吗?叶小姐不会来参加考核赛了。”

    “她会来的。”俞大师目光坚定,“她一定会来。”

    语落,俞大师接着道:“既然是比赛,那就要按照比赛规则来,现在距离考核赛时间还有一分钟,你不能发卷。”

    主考官抬手看了看腕表,“准确的来说,是三十秒。俞老,如果三十秒之后,您徒弟还没有出现的话,那我只能公事公办了。”

    “行。”

    三十秒过去的很快。

    立即就到了倒计时。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叶灼不会出现的时候。

    滴——

    入口处的感应器响了一声。

    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

    白衣黑裤。

    酷得不行。

    这是。

    叶灼。

    于此同时,大屏幕上数字刚好卡到'1。'

    看到叶灼的身影,郑子凯长吁一口气。

    叶灼朝俞老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俞大师摸了把胡子,笑着道:“我就说我徒弟不会临阵脱逃的。”

    韩贞皱了皱眉。

    她本以为叶灼是个有审时势度的。

    没想到......

    叶灼居然敢来。

    九点半。

    主考官和其他几个监考官开始发考卷。

    刘彩衣坐在国画协会副会长的位置,对冯纤纤笑了笑。

    冯纤纤也对刘彩衣笑了笑。

    考卷一共三套,一共两百六十多道题,考试时间一百八十分钟。

    叶灼翻了翻试卷,眉眼淡淡。

    考卷发下去之后,周围都是沙沙的写字声。

    叶灼不紧不慢地拿起笔,开始写字。

    一个小时后。

    叶灼放下笔,按下桌子上的‘提前交卷’按钮,然后往观众席走去。

    看到叶灼提前两个小时交卷,众人面色各异。

    其他参赛者都嫌时间不够用,毕竟有两百六十多道题。

    可叶灼居然提前两个小时交卷。

    她不得倒数第一,谁得倒数第一?

    一个小时,就算随便乱写,也不可能把三套卷子全部写完的。

    叶灼走到观众席。

    俞大师无视其他人异样的眼光,笑看叶灼,“都写完了?”

    叶灼微微点头,“嗯,比预计中晚了十分钟。”

    她原本以为五十分钟就能搞定,却在最后一题那里卡了十分钟。

    考场上冯纤纤刚好写完了第一套考卷。

    看到叶灼离去,她一点也不意外。

    这三套考卷都非常难。

    哪怕是她这个提前做过准备的人,都觉得非常棘手。

    叶灼知难而退也很正常。

    像叶灼这样的,再继续在考场上呆下去的话,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两个小时后。

    考试结束。

    三十位来自各地的导师坐到对应的位置上,一对一批改试卷。

    十分钟后。

    便传出这样消息。

    这三十个参赛者中间,居然有一个人取得了满分。

    满分?

    文学界的考核赛都多少年没有出现过满分的参赛者了?

    十五年了!

    十五年前,还是俞大师的大徒弟考了满分。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考过满分。

    这个消息一出来。

    众人哗然。

    刘彩衣走到冯纤纤面前,“纤纤,恭喜你!”

    冯纤纤掌握一半的答案,加上她本就天分不错。

    考了满分也很正常。

    所以,在得知有人考满分的时候,刘彩衣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冯纤纤。

    同时。

    刘彩衣也在庆幸着,自己没有看错冯纤纤。

    换成其他人。

    能考满分?

    冯纤纤笑着站起来,“彩衣姐,这还要谢谢你。”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