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60:这是我妹妹叶灼!
    岑毓颜拍拍宋沉鱼的手,“沉鱼这不怪你。”

    周晓婉也跟着点头,“毓颜说的对,这跟你没关系,要错也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太大意了。”

    提出对弈的人是她们俩,怎么能怪宋沉鱼呢?

    此时,最愧疚的人是岑毓颜和周晓婉。

    她们本来是想帮着宋沉鱼好好出一回风头,谁能想到最后居然都被叶灼给抢走了!

    岑毓颜看向宋沉鱼,“沉鱼,你今天是不是有点不在状态啊?”

    宋沉鱼的棋技非常好,岑毓颜曾经跟她对弈过。

    如果不是状态不好的话,宋沉鱼不可能会输给叶灼。

    宋沉鱼点点头,“昨天跑了一天的通告,今天早上起来确实有点不舒服,不过这并不是我输给叶小姐的理由,叶小姐确实棋技高超。”

    聪明人,从不给自己的失败找理由。

    岑毓颜皱着眉,“沉鱼,你不舒服怎么不早跟我说啊?你要是早跟我说的话,我肯定不会让叶灼跟你比!叶灼这是胜之不武!”

    叶灼有什么好得意的。

    如果不是宋沉鱼不舒服的话,叶灼能赢?

    岑毓颜非常生气!

    “算了吧。”宋沉鱼眉眼温柔,笑着道:“赢了就是赢了,就像世界比赛一样,裁判不会因为参赛者生病了就重新评判比赛结果的。”

    所有的比赛都是公平的。

    可这场比赛,却对宋沉鱼及其不公平。

    此时,宋沉鱼表现得越大方,就越能给叶灼拉仇恨。

    毕竟,她是身体抱恙。

    而叶灼去正常无比。

    一个身体正常的人,和一个生病的人比赛,本来就不公平。

    周晓婉叹了口气,“沉鱼,你就是太好说话了!你看看都把叶灼得意成什么样了?她还真以为她是凭借实力赢得你呢!”

    自从叶灼赢了宋沉鱼之后,岑老太太脸上的笑容都没消失过。

    这要是换成宋沉鱼赢的话,岑老太太肯定能看到不一样的宋沉鱼。

    可惜。

    最终还是便宜了叶灼。

    “算了算了,”宋沉鱼一点也不生气,“和气生财。”

    岑毓颜看着宋沉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沉鱼,你怎么就这么佛系呢?你就不能争一争抢一枪?明明是你先认识我五弟的!如果你有叶灼一半有心机,我五弟也不会被叶灼抢走!”

    宋沉鱼认识岑少卿三年了。

    叶灼才认识岑少卿多长时间?

    宋沉鱼保持微笑,“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我这个人比较信命,是我的别人抢不走,不是我的我也抢不来。”

    叶灼的胜利只是暂时的。

    她以为她可以从她手上抢走岑少卿?

    根本不可能!

    叶灼对于岑少卿来说,就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

    他跟叶灼就是玩玩的而已。

    等岑少卿玩腻了,自然也就不愿意搭理叶灼了。

    叶灼想嫁给他,一跃成为岑家主母?

    简直难于上青天!

    虽然说岑老太太很喜欢叶灼,已经打心眼里把叶灼当成了岑家的孙媳妇。

    可谁又能保证,这种喜欢可以持续多久?

    再者,岑老太太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万一岑老太太发生点什么意外,叶灼在岑家还有什么靠山?

    所以,宋沉鱼一点都不担心。

    她等着叶灼被岑少卿抛弃的那天。

    她也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见宋沉鱼这样,岑毓颜叹了口气,“什么抢不走,你看现在叶灼不是把我五弟给抢走了吗?沉鱼,你就不能争点气?”

    “就这样吧。”宋沉鱼拍拍岑毓颜手。

    语落,宋沉鱼接着道:“对了毓颜,你手机能借我看一下吗?”

    “可以。”岑毓颜点点头,将手机解锁递给宋沉鱼。

    宋沉鱼接过手机,打开微信,从好友列表里找到叶灼,点开她的朋友圈。

    宋沉鱼本来想通过朋友圈来了解下叶灼。

    没想到......

    没想到叶灼的朋友圈居然不对岑毓颜开放!

    岑毓颜是岑少卿的四姐。

    叶灼这么做,不是摆明的要打岑毓颜的脸吗?

    “毓颜,”宋沉鱼微微蹙眉,回头看向岑毓颜。

    “怎么了?”岑毓颜问道。

    宋沉鱼接着道:“你好像没有权限访问叶小姐的朋友圈。”

    “什么意思?”岑毓颜皱了皱眉。

    宋沉鱼把手机给岑毓颜。

    岑毓颜接过手机,看清屏幕上的画面,脸色变了变。

    手机屏幕上居然显示着叶灼的朋友圈居然不对她开放!

    叶灼这是什么意思?

    她居然屏蔽了自己!

    她可是岑少卿的四姐!

    叶灼究竟还有没有把她当成四姐?

    岑毓颜气得不行,拿着手机道:“我找她去!”

    叶灼凭什么屏蔽她?

    宋沉鱼拉住岑毓颜的手腕,语调温婉,“毓颜,你太冲动了!”

    岑毓颜被拉到沙发上坐下。

    宋沉鱼接着道:“你就这么找到叶小姐那边去,万一叶小姐说是不小心设置的怎么办?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如果叶小姐并不是屏蔽了你一个人呢?再者,屏蔽谁是叶小姐的权利,你这么找过去,大家只会觉得是你在无理取闹而已!”

    宋沉鱼心平气和的分析着,脸上看不到一点点的异常。

    周晓婉点点头,“我觉得沉鱼说的很有道理,毓颜你还是别太冲动了。”

    岑毓颜皱眉,“那我应该怎么办?”总不能无缘无故的让叶灼屏蔽她吧?“

    宋沉鱼接着道:“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正常情况下来说,如果叶小姐把你当家人的话,肯定不会对你屏蔽朋友圈。”

    剩下的话,已经不言而喻。

    岑毓颜冷哼一声,“她没把我当成家人?应该是我没把她当家人才对!如果不是我奶奶老眼昏花的话,我五弟怎么可能会看上她?她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天仙吗?等着把,早晚有一天我五弟会一脚踹了她!看她到时候还怎么得意!”

    在岑毓颜看来,叶灼被岑少卿一脚踹开是早晚的事情!

    像叶灼这种人,根本就不配进岑家的大门!

    “好了好了,你就别纠结这件事了。”宋沉鱼拍了拍岑毓颜的手,“就是一件小事而已,值得你这么生气吗?再说,你不也屏蔽了叶小姐的朋友圈吗?”

    岑毓颜冷哼一声,气得不行。

    虽然她也屏蔽了叶灼。

    但叶灼屏蔽了她就是不行。

    她屏蔽叶灼是不想让叶灼窥探她的隐私。

    可叶灼凭什么屏蔽她?

    叶灼有什么资格屏蔽她?

    叶灼屏蔽她就是不!

    宋沉鱼接着道:“对了毓颜,我明天约了陆修一起去养老院看望孤寡老人,你要不要一起来?”身为公众人物,宋沉鱼每年都要做一些慈善活动。

    去孤儿院看孩子们。

    去养老院看老人。

    然后再找人拍下来,传到网上,又是一条热搜。

    宋沉鱼很会营销自己,这也是她为什么能一直在娱乐圈稳居第一的原因。

    娱乐圈的女星,谁还没有点黑料?

    可宋沉鱼却是个例外。

    宋沉鱼就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纯洁的看不到半点污点。

    陆修知道宋沉鱼喜欢做公益活动,所以就经常约宋沉鱼一起去养老院。

    可陆修毕竟是个异性,有岑毓颜在就不一样了。

    听到陆修这个名字,岑毓颜脸上的怒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笑着问道:“真的吗?”

    宋沉鱼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都跟他约好了,明天早上九点钟见面。”

    “那我八点钟就去你家找你!”岑毓颜激动的道。

    “可以。”

    “沉鱼,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岑毓颜激动地地抱住宋沉鱼。

    宋沉鱼笑着道:“跟我还客气什么?”

    周晓婉打趣道:“毓颜,陆修有那么好吗?你看你都成花痴了!”

    岑毓颜抬头看向周晓婉,双眼冒星的道:“陆修是我遇到过的最有男人味的男人!”

    “其实,毓颜,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宋沉鱼犹豫着开口。

    岑毓颜笑着道:“沉鱼,咱俩之间谁跟谁?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宋沉鱼想了下,接着道:“我感觉陆修好像喜欢叶小姐,我从小和陆修一起长大,对陆修还算了解,我知道他那个人性格比较孤僻,平时除了搞科研之外,就很少与人交流。可他对叶小姐却非常不一样,不仅主动叫叶小姐爸爸,而且你注意到他的眼神没?看到叶小姐的时候,他的眼睛都亮了!那样子,就好像看到了全世界一样!说实话,我以前从没有看过那样的陆修!”

    闻言,岑毓颜的眉毛立即紧紧皱在一起,眼前立马浮现出上次在何子腾家里看到的那一幕。

    当时陆修看叶灼的神色确实非常不正常。

    叶灼也太不要脸了!

    明明都有岑少卿了,居然还妄想来插足她和陆修!

    说到这里,宋沉鱼拍了拍岑毓颜的手,安慰道:“其实我也只是瞎猜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也不是很清楚,毓颜,你别往心里去。我说这番话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心里有点数。”

    岑毓颜怒声道:“叶灼要是敢勾引陆修的话,我跟她没完!”

    宋沉鱼赶紧提醒岑毓颜注意音量,“毓颜,都说了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你还真当真了?我相信叶小姐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周晓婉在边上煽风点火,“像叶灼这种长得漂亮的小女生,就喜欢在外面招蜂引蝶,来证明自己的魅力!以此为荣!明明都已经是岑五爷的女朋友了,居然还那么不安分!”

    宋沉鱼道:“话不能这么说,我看叶小姐也没做什么,要说喜欢,也是陆修先喜欢上叶小姐。”

    宋沉鱼这话看似是在为叶灼开脱,其实是变相在给叶灼抹黑。

    岑毓颜越听越气,恨不得马上去找叶灼理论一番。

    长得漂亮有什么了不起的?

    长得漂亮就可以在外面勾三搭四,招蜂引蝶了?

    宋沉鱼伸手拍了拍岑毓颜的背,“好了毓颜,你就别生气了,我也就是猜测而已,生气容易长皱纹,为这种小事长皱纹可不划算!再说,咱们明天还要和陆修一起去养老院呢!长皱纹可就不好看了!”

    岑毓颜心底的怒气消散了几分。

    岑老太太往这边看了好几眼。

    直觉告诉她,宋沉鱼和岑毓颜还有周晓婉这三人在一起嘀嘀咕咕,准没什么好事。

    岑老太太看向岑玉映、岑月牙、岑越樱这三姐妹,“大丫头二丫头三丫头,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不许学四丫头那个蠢货!叶子都快把宋沉鱼的脸给打肿了,这个蠢货居然还在捧那条丑鱼的臭脚!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在想屁吃吗?

    岑玉映有些懵,她并不知道宋沉鱼的心思,“奶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岑老太太道:“什么意思,就是那条丑鱼想挤到叶子上位呗!她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岑月牙笑着道:“奶奶,您就放心吧,您看少卿那副妻管严的样子,您觉得宋沉鱼有撬墙角的希望吗?再说,您看那个宋沉鱼长得有灼灼一半好看吗?就一跳梁小丑而已,您根本不用在意的!”

    岑少卿是因为叶灼才改变了那么多的。

    从不婚主义到真相定律。

    从素食主义到荤素不忌。

    除了叶灼之外,根本没人能打破岑少卿的禁忌。

    对岑少卿来说,叶灼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岑越樱点点头,“我觉得二姐说的很有道理,奶奶,宋沉鱼就是个跳梁小丑而已,您没必要放在眼里的。”

    岑老太太觉得这两姐妹说的都挺有道理的,跟着点点头。

    只是心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老大老二老三都那么聪明,就岑毓颜那么蠢呢?

    难道到岑毓颜这儿基因突变了?

    岑老太太皱了皱眉。

    ......

    下午三点半,岑少卿送叶灼回去。

    下了一天的雪,此时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路上行驶的车辆也比较慢。

    岑少卿将控空调温度调高,“领导,准备什么时候回云京?”

    “年初六。”

    岑少卿微微颔首,“好。”

    没一会儿,车子便停在锦绣庄园门口,雪太大了,车子不好开进去。

    岑少卿下车送叶灼进去。

    路上的积雪有二十厘米左右的厚度,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叶灼抬头看向岑少卿,“京城每年都会下这么大的雪吗?”

    岑少卿微微颔首,“嗯,每年都是这样。”

    叶灼看着路面上的积雪,眼底有微光闪过,“岑少卿,你闭上眼睛,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礼物?

    岑少卿眼眸微动,闭上眼睛。

    叶灼蹲在地上抓起一把雪,快速地捏成团,然后站起来,直接塞到岑少卿的颈脖里,塞完就跑。

    岑少卿这才反应过来,他被这人骗了,立即追上去。

    两人在雪地里闹成了一团。

    人生第一次,岑少卿居然和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玩起了打雪仗。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一瞬间,好像他都跟着年轻了好几岁。

    半个小时后,两人就这么躺在雪地上,叶灼抬头看着天空。

    “岑少卿,你累不累?”

    岑少卿微微挑眉,“你在质疑我的体力?”

    三百斤的杠铃了解一下?

    须臾,岑少卿从雪地里站起来,“快起来了,雪里太冷了,对女孩子身体不好。”

    “雪里好舒服,你再让我躺会儿。”叶灼不想起来。

    岑少卿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快起来,我背你。”

    “真的吗?”叶灼转头看向岑少卿。

    岑少卿微微颔首,拉起叶灼的双手,将她往背上一带,就这么的把她背起来。

    比想象中的要轻很多。

    背着她,就像背了个小鸟一样。

    虽然很轻,但有些地方,却波涛汹涌。

    背着背着,岑少卿就心猿意马起来,眼前不自觉的浮现起梦中的场景。

    他现在很庆幸自己是背着叶灼的。

    如果是抱着的话。

    那就要出丑了!

    “岑少卿,你怎么不说话了?”叶灼问道。

    “说什么?”

    叶灼微微挑眉,“你嗓子怎么哑了?是不是刚刚在雪地里着凉了?”

    “可能吧。”岑少卿言简意赅。

    叶灼道:“那你也太不行了,这样就着凉了!”

    不行?

    他不行?

    三百斤的杠铃他可以一次性举起两个,叶灼说他不行?

    岑少卿怀疑叶灼在内涵他,但是他没有证据。

    十分钟后。

    岑少卿背着叶灼到了林家庄园大门口。

    “那我就先回去了。”岑少卿放下叶灼。

    “先等等。”叶灼拉住岑少卿的手。

    他的手很烫。

    掌心的温度几乎有些灼人。

    叶灼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烧了?”

    “可能有点。”岑少卿避开叶灼的视线。

    叶灼接着道:“我那儿有感冒药,你跟我一起回去,我给你拿点。”

    岑少卿身上的温度逐渐升高,“不用了,我身体好,扛一扛就没事了。”

    “那也行,你注意保暖。”吃药确实会降低免疫力。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那我先回去了。”

    再不回去的话,万一叶灼让他吃药怎么办?

    “路上开车小心。”叶灼嘱咐他。

    “嗯。”

    目送岑少卿离开,叶灼才转身回屋。

    岑少卿上车之后,就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猛地灌了下去。

    谈恋爱的过程虽然很美妙,却也是个体力活,身体素质稍微差点的人,还真受不了。

    这个月,他都喝了多少瓶冰矿泉水,洗了多少次冷水澡。

    就连岑少卿自己都不记得了!

    岑家。

    岑老太太回去之后,就把岑毓颜叫到三楼书房,“四丫头,我问你,你今天办的这叫什么事?”

    “什么事?”岑毓颜一脸疑惑地看着岑老太太。

    岑老太太接着道:“你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什么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但凡今天叶灼要是普通一点的话,那就被宋沉鱼踩在脚底下了。

    大过年的,岑老太太并不想跟岑毓颜吵,今天也是忍不住了。

    语落,岑老太太接着道:“宋沉鱼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这个缺心眼的跟她做好朋友,早晚有一天会被她设计!”

    “沉鱼不是您说的那种人!”岑毓颜皱着眉,“沉鱼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您对她误会太深了!再说,您也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社交!”

    宋沉鱼不是省油的灯?

    真正不是省油的灯应该是叶灼才对。

    先是勾引陆修,然后又屏蔽她的朋友圈。

    她看叶灼就是在心虚!

    也不知道岑老太太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人!

    宋沉鱼不知道要比叶灼优秀几百倍!

    岑老太太就这么看着岑毓颜,尽量心平气和的道:“老四,你要是在这样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在宋沉鱼那里吃亏的,到时候你可别怪我这个做奶奶的没有提醒你。”

    宋沉鱼为什么要接近岑毓颜?

    还不是因为岑毓颜是岑少卿的四姐?

    如果岑毓颜谁也不是,只是岑毓颜的话的,宋沉鱼还会搭理岑毓颜。

    偏偏,岑毓颜还跟个傻子一样,被人利用还不自知。

    都说人老了才会糊涂。

    岑毓颜今年才三十几岁,怎么也糊涂了?

    岑老太太非常疑惑。

    “奶奶,您放心,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沉鱼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了解她的为人,也相信她。”在岑毓颜眼里,宋沉鱼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她才做不来算计别人的事情。

    更何况,她和宋沉鱼还是最好的朋友。

    宋沉鱼怎么可能会算计她呢!

    岑老太太点点头,“行,身为奶奶,我责任已经尽了,听不听就是你的事了。”岑毓颜今年都三十多岁了,总不能按着她的头去强迫她。

    无缘无故的被岑老太太骂一顿,岑毓颜心里也非常难受,接着道:“您要是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岑老太太摆摆手。

    岑毓颜往外走去。

    岑毓颜刚来到房间,就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宋沉鱼,跟宋沉鱼吐槽岑老太太。

    宋沉鱼笑着道:“人老话多,树老根多,毓颜,你就别跟老太太生气了。”

    岑毓颜没想到,岑老太太都这么诋毁宋沉鱼了,可宋沉鱼还能帮岑老太太说话,“沉鱼,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宋沉鱼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人无完人,我虽然是明星,但也做不到人人都喜欢我。而且,老太太对我还有误会,我根本就没必要跟她生气啊。”

    岑毓颜感叹一声,“沉鱼,你就是太佛系了!”明明是一件很大的事,可在宋沉鱼眼中,仿佛就是一件芝麻大点的小事。

    宋沉鱼接着道:“好了,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跟我一起去养老院呢。”

    想到明天就可以看到陆修了,岑毓颜立即露出笑脸,“那你也早点睡。”

    “好的晚安。”

    “沉鱼晚安。”

    挂了电话之后,宋沉鱼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虽然她早就知道岑老太太不喜欢她,可她没想到,岑老太太居然对她意见这么深。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宋沉鱼接起电话,“喂。”

    “是我。”电话那头传来陆修的声音。

    “陆修怎么了?”

    陆修接着道:“我在你家楼下。”

    楼下?

    宋沉鱼皱了皱眉,立即来到窗边,撩开窗帘一看。

    果不其然,陆修就站在楼下。

    “你有事吗?”宋沉鱼问道。

    陆修抬头看向宋沉鱼的窗边,“沉鱼,你能下来一趟吗?我有话要跟你说。”

    宋沉鱼眼眸微眯,接着道:“我现在下来可能有点不太方便,有什么话咱们明天见了面再说吧!”

    她自然知道陆修想对她说什么。

    可她根本就不喜欢陆修,她要嫁的人是岑少卿,所以,她不会下去。

    陆修看了眼宋沉鱼的窗户,接着道:“我有很重要的话想跟你说......”

    宋沉鱼直接打断了陆修的的话:“对了陆修,我明天还约了毓颜一起去养老院,毓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看到她伤心难过。”

    “沉鱼,你赢知道我的心思。”

    宋沉鱼叹了口气,“可我不想看到毓颜伤心难过,我更不想因为我,失去毓颜这个朋友,陆修,你要是在乎我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沉鱼......”

    宋沉鱼接着道:“好了别说了,就这样吧,明天见。”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陆修的眸子里一片落寞的神色。

    他喜欢宋沉鱼喜欢了很多年。

    很喜欢很喜欢。

    可现在,宋沉鱼却为了岑毓颜而放弃他们这段感情。

    既然这是宋沉鱼的选择,那他只能尊重。

    他记忆中的宋沉鱼非常善良,如果他不顾宋沉鱼的感受,直接和岑毓颜挑明心思的话,那宋沉鱼肯定不会原谅他的。

    毕竟岑毓颜是宋沉鱼最好的朋友。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正月初二。

    早上,叶灼刚起床换好衣服,房间门就被人敲响。

    叶灼走过去开门。

    是林泽。

    “哥。”

    林泽道:“灼灼你今天有事吗?”

    “没什么大事。”叶灼道。

    林泽接着道:“我有三个朋友想见见你。”

    叶灼点点头,“可以啊,什么时候见面?”

    林泽没想到叶灼会这么快答应,“上午十点。”

    “好。”叶灼接着点头。

    林泽所说的三个朋友指的就是李文二狗子和胖虎。

    几人约好了上午十点钟在咖啡厅见面。

    虽然这会儿才刚到九点,三人就迫不及待的来到咖啡厅等着林泽。

    三人太好奇林泽的妹妹是谁了。

    虽然林泽早就说过叶灼就是他妹妹,但是这三人都不太相信。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刚好叶灼和林泽长得有点像,叶灼就是林泽的妹妹?

    这会儿,三人都显得特别兴奋。

    李文道:“你们说说泽哥的妹妹到底是谁?”

    二狗子道:“我之前在学校论坛上看到过泽哥跟校花走在一起的照片,然后底下的评论都说笑话是泽哥的妹妹,你们说,校花不会真的是泽哥的妹妹吧?”

    胖虎道:“我觉得可能性有点小。”

    李文看了看手表,有些着急,“怎么还没到十点啊。”

    千等万等,终于等到九点五十分。

    李文透过玻璃窗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激动道:“快看!泽哥来了!”

    二狗子和胖虎都激动的站起来,朝窗外看去。

    只见林泽身边还跟着一个体型瘦弱的长发女生,看上去非常文静,隔得远,有些看不清楚脸。

    胖虎道:“那就是咱妹妹吧?”

    “肯定是!必须是!”

    李文笑着道:“泽哥之前还吹牛说咱妹妹是校花呢!”

    跟在林泽身边的那个女生虽然长得也很漂亮,但是个京城大学的校花叶灼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就在这时,林泽推门进来。

    胖虎立即站起来朝林泽招手,“泽哥这边!”

    林泽往这边走来。

    跟在他身边的女生,却往另一边走去。

    李文惊讶的道:“咱妹妹不过来坐吗?”

    二狗子和胖虎也非常疑惑。

    “什么妹妹?”林泽抬头看向李文。

    李文指着那边道:“那个不是咱妹妹吗?”

    林泽摇摇头,“我不认识她。”

    他们只是恰好一起进门的而已,根本就互不相识。

    不认识?

    居然不认识!

    李文更加疑惑了,接着道:“泽哥,不是说好了今天带妹妹过来给我们认识的吗?你怎么就一个人过来了?你是不是不准备带妹妹来见我们了?”

    没看到妹妹,不光是李文很失望,二狗子和胖虎也非常失望。

    胖虎道:“泽哥,明明说好的事情,你不会反悔吧?”

    他们三个人,谁都没有个妹妹,林泽有个妹妹,三人稀罕的跟什么一样,早就想见见叶灼长什么样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见面。

    好不容易约定好时间,现在林泽又放鸽子。

    林泽微微抬头,“放心,没有骗你们!我妹刚刚在那边遇到一个高中同学,应该马上就来了。”

    闻言,三人这才松了口气。

    二狗子把菜单递给林泽,“泽哥,那你先点喝的吧,我们三都已经点好了。”

    林泽接过菜单,点了五块甜点,一杯卡布奇诺和蓝山咖啡。

    二狗子奇怪的道:“泽哥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怎么点这么多甜品?”

    “我妹喜欢吃。”

    妹妹喜欢吃?

    啧啧啧。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戏谑。

    之前林泽还很排斥妹妹的存在。

    现在都知道帮妹妹点甜品了。

    看来林泽距离妹控不远了。

    二狗子好奇的问道:“泽哥,你和你妹真的是龙凤胎啊?”

    林泽点点头。

    李文道:“那你跟你妹长得肯定非常像。”

    胖虎跟着点头。

    林泽抬头,很认真的的道:“叶灼就是我妹。”

    “泽哥你说校花啊?”胖虎问道。

    林泽点点头。

    “别吹牛了!”李文接着道:“上次我们就随口一说,泽哥,你还真当真了啊!”

    就在这时,咖啡馆的门再次被推开。

    林泽往门外看过去,嘴角微微勾起,“我妹来了。”

    “妹妹来了?”

    三人抬头看去。

    只见从门外走进来一道纤细的身影,身穿米色大衣,脚上踏着一双马丁靴,走起路来咯噔咯噔的,有气势极了。

    头上戴着一顶英伦风范的帽子,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她的眉眼,只能看到一截白皙的下巴,以及殷红的嘴唇。

    虽然看不到脸,却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场。

    这、这真是校花?

    三人都愣住了。

    叶灼直接走到这边,“哥。”

    林泽给叶灼介绍道:“他们三就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是胖虎,这是蚊子,这是二狗子。这是我妹妹叶灼。”

    叶灼!

    真是叶灼!

    三人只感觉非常不真实,谁都没想到,林泽根本就没吹牛,叶灼就是他妹妹。

    直至叶灼坐下来,三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假的。

    叶灼居然真的是林泽的妹妹!

    胖虎还有些不敢置信,“妹妹,你真是泽哥的妹妹?”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