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59:一出大戏,打脸宋沉鱼!
    席薇月是整个席家长得最像小半月的人。

    因为想让叶琅桦把席薇月当成失踪的小半月,席穆文在取名的时候,特地将他和杨娇的女儿取名薇月。

    薇月和半月仅有一字之差。

    事实证明。

    叶琅桦对席薇月确实还算不错。

    叶琅桦在席家寡言少语,从不主动跟谁交流,除了席薇月。

    很多时候,叶琅桦甚至会主动找席薇月说小半月的事情。

    所以,让席薇月来敲门最合适不过。

    席薇月调整了下心情,扬起笑脸,走上前敲门,“婶婶。”

    里面的叶琅桦听到敲门声,擦了擦眼泪,尽量控制住心底的悲伤,“谁啊?”

    席薇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婶婶我是薇月。”

    叶琅桦接着道:“薇月你有事吗?”

    席薇月接着道:“婶婶,今天是过年,我爸妈让我来陪您守岁。”

    “不用了,”叶琅桦将怀里的衣服放回枕头底下,“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

    回去?

    叶琅桦居然让她回去?

    闻言,席薇月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外的神色。

    平心而论,她对叶琅桦是真的非常不错。

    平时逢年过节,她忘了谁,都不会忘了叶琅桦,平时还会给叶琅桦买礼物,她对叶琅桦甚至比对杨娇这个亲生母亲还好。

    可叶琅桦呢?

    叶琅桦是怎么对她的?

    叶琅桦压根就没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个秘密都快隐瞒半辈子了,都没对她说半个字。

    真是半点良心都没有。

    对她好,还不如对一条狗好!

    对狗好,狗还知道朝人摇尾巴。

    叶琅桦会干什么?

    叶琅桦整天就知道念着那个亲生女儿。

    整整三十六年了。

    真正在她身边尽孝的人,她却视而不见。

    席薇月咬了咬唇,但因为那个秘密,她还是保持着笑脸,柔声道:“婶婶,我知道您又再想姐姐了,您就让我进来陪陪您吧!从小我就跟您亲,这种日子,要是不陪着您的话,我也不放心!”

    “真的不用了,我没事。”叶琅桦现在没心情见席薇月,看到席薇月那张脸,只会让她更想自己的亲生女儿,“薇月,你回去陪你爸妈吧。”

    席薇月看了眼席穆文和杨娇。

    席穆文和杨娇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疑惑的神色。

    不开门?

    他们俩谁都没想到,叶琅桦会拒绝席薇月。

    这好像有些不正常。

    “婶婶......”席薇月还是不想放弃,“您就把门开开,让我进来陪您说会儿话吧,您就这么一直把所有的不开心都憋在心里也不是回事儿......”

    以往的每一年除夕夜,都是她陪着叶琅桦。

    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难道是叶琅桦大限将至了?

    席薇月心底百转千回。

    里面的叶琅桦不再说话。

    “婶婶。”席薇月继续敲门。

    叶琅桦还是不说话。

    空气中只能听到席薇月的敲门声。

    席穆文摆了摆手,压低声音道:“算了,我们先回去吧。”

    席薇月点点头,“婶婶,您要是实在不愿意开门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复。

    席薇月看了眼屋内,见叶琅桦还是没有开门的意思,这才跟上席穆文的脚步。

    一家三口走在路上。

    席薇月道:“爸,您说婶婶今年是怎么回事啊?”

    席穆文也紧紧皱着眉。

    不得不说,今年的叶琅桦确实有些反常。

    跟叶琅桦夫妻四十年,他很了解叶琅桦。

    自从小半月走失之后,叶琅桦就像是变了个人。

    以前,叶琅桦只跟席薇月交心。

    现在叶琅桦居然连席薇月都置之不理了。

    这让席穆文有些担心。

    担心事情有变故。

    杨娇看向两人,“你们父女俩不是不着急吗?上回我催你们的时候,你们说要稍安勿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下终于知道着急了吧?!”

    席穆文掐灭手里的雪茄,脸上满是愁容,“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那个时候她不愿意说,咱们就算急破天又有什么用?”

    杨娇冷哼一声,“行行行,什么时候都是你有理。”

    席薇月搂着杨娇的胳膊,笑着道:“妈,您别着急,我保证,我绝对不会让那个疯婆子把秘密带到土里去的!”

    自从小半月失踪之后,叶琅桦就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疯婆子。

    公司不要了。

    事业不要了。

    居然跑到当年小半月失踪的地方,开了一家私人饭馆,当起了厨娘。

    所以,背地里,大家都称呼叶琅桦为疯婆子。

    杨娇抬头看向席薇月,“怎么?你有办法?”

    席薇月点点头。

    杨娇接着道:“什么办法,你跟妈说一下?”

    席薇月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一道微光,“办法倒也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坚持,就一定可以让她把那个秘密说出来的!要不然,我这些年来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为了让叶琅桦说出那个秘密,席薇月已经坚持了十几年。

    她从七岁那年就学着怎么讨好叶琅桦。

    为了讨好叶琅桦。

    她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活成了另外一个人。

    小半月喜欢铃兰花,她也跟着喜欢铃兰花,小半月喜欢吃甜的,她也跟着吃甜的......

    就连她的名字也是因为小半月。

    让她就这么放弃,席薇月也不甘心。

    见席薇月这样,杨娇笑着道:“嗯,妈相信你。”

    席薇月确实很优秀。

    年不过二十三岁的她,目前已经研究生毕业,在金融界已经有了自己的成就。

    比大多数豪门子弟都要优秀很多。

    因此,席薇月也一直都是杨娇心头的傲点。

    席穆文转头看向杨娇,“李医生那边最近有没有跟你聊过天?”

    “聊过。”杨娇点点头。

    李医生是专门负责叶琅桦身体的医生。

    叶琅桦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太好,如今叶琅桦突然转性,让席穆文也有点担心叶琅桦是不是大限将至了。

    叶琅桦贱命一条,死了就死了。

    最关键的是叶琅桦身上的秘密。

    如果叶琅桦把那个秘密说出来的话,谁还会在乎她的死活?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叶琅桦一直死守着那个秘密,半个字都不肯说。

    万一叶琅桦真的把那个秘密带到土里去了,怎么办?

    杨娇摇摇头,“李医生没说她的身体最近有什么异常。”

    “那是怎么回事?”席穆文愁眉紧锁,接着转头看向席薇月,“薇月,下半夜你再过来看看她。”

    今天是过年。

    也是叶琅桦心理最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有个人能来安慰叶琅桦的话,肯定能让叶琅桦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好的。”席薇月点点头。

    ......

    另一边。

    叶灼和岑少卿还在后山看烟火。

    岑少卿准备了很多烟火,除了有字幕的以外,还有其他形状的。

    天女散花、大鹏腾空、和平鸽、龙飞凤舞。

    叶灼前世生活的那个世界,因为环境污染的严重,烟花早就不允许生产了,年也早就没有年味,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真实又漂亮的烟火。

    鼻腔间甚至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火药味。

    岑少卿微微低眉看着她,伸手轻轻拂去她头发上的白色雪花。

    那些雪花落在她的头发上。

    颈脖间,鼻子上,甚至殷红的唇瓣上。

    岑少卿喉结微动。

    有种要吃掉她唇瓣上的雪花的冲动。

    “灼灼。”岑少卿薄唇轻启,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些哑。

    “嗯。”叶灼微微抬眸。

    岑少卿低头,就这么薄唇就这么印上了她的红唇,炙热的掌心贴上她的纤腰,将人往怀里一带。

    力气之大。

    仿佛要将她融入骨血之中一样。

    这一瞬间。

    耳边的烟花声、风声、雪声、全部变成虚无。

    叶灼有些懵。

    此时,她鼻腔里尽是檀香,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表面斯文的男人,此时像极了蛰伏已久的巨兽,薄唇四处惹火,攻城夺池。

    最后,红唇上的雪花,也不知是吞入了谁的腹中。

    好半晌。

    大约五分钟左右。

    岑少卿才移开唇,气息不稳地停在叶灼的耳畔,“领导,还满意吗?”

    “能别说话吗?”前世今生的叶灼都没经历过这些。

    这是第一次。

    偏偏岑少卿还要问出来。

    叶灼从来都不知道。

    清冷又禁欲的岑少卿,还有这样的一面。

    简直就是流氓!

    这说出去谁信?

    岑少卿轻笑一声,用大衣把叶灼包裹起来。

    叶灼被这人包裹在怀里,被一层暖意紧紧的包围着,一呼一吸间尽是专属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

    很快便到了下半夜。

    席薇月再次来到叶琅桦住的院子里,“婶婶。”

    “怎么了?”叶琅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婶婶,您饿不饿?我让厨房炖了燕窝,您要不要喝点?”

    叶琅桦接着道:“不用了,我不饿,薇月你回去吧。”

    席薇月面色不变,柔声道:“婶婶,我已经端过来了,您多多少少喝一点不是?”

    就在这时,门从里面开了。

    吱呀——

    见此,席薇月眼前一亮,立即走上前,“婶婶。”

    叶琅桦脸上没什么笑意,“进来吧。”

    “好的。”

    席薇月端着燕窝和叶琅桦一起走进去。

    叶琅桦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

    可席薇月总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就像叶琅桦整个人一样,常年板着个脸,让人看上去非常抑郁。

    “婶婶,燕窝您趁热喝。”席薇月将燕窝递给叶琅桦。

    叶琅桦伸手接过燕窝。

    尝了一口就放下了。

    席薇月接着道:“婶婶,您是不是又在想半月姐姐了?”

    叶琅桦没说话。

    想啊。

    怎么能不想呢。

    那是她十月怀胎掉下来的一块肉。

    席薇月接着道:“婶婶,我相信半月姐姐现在肯定生活的很幸福,她一定不想让您为她担心。”

    “你是说我的小半月现在还活着?”叶琅桦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就这么看着席薇月。

    席薇月点点头,“那当然了,婶婶,好人有好报,您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半月姐姐肯定没事的。”

    没事?

    没事才怪。

    都三十多年了。

    那个小半月肯定早死了。

    叶琅桦从席薇月这番话里看到了救赎,“对没错,薇月你说的没错,我的小半月肯定没事,她肯定没事的。”

    “对,婶婶,所以您根本就不用担心。”席薇月接着道:“半月姐姐虽然找不到了,但是您还有我,您可以把我当成您的亲生女儿,有什么话,有什么烦心事,您可以对我说,我是您看着长大的,在我心里,您就跟我的亲生母亲一样。”

    席薇月说的诚恳。

    那样子,好像真的把叶琅桦当成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叶琅桦点点头,看着席薇月这张脸,她忍不住了浊泪滚滚。

    如果她的小半月还在的话。

    肯定和席薇月一样漂亮。

    席薇月看着叶琅桦,眯了眯眼睛,接着道:“婶婶,我打算加入金融界的顺羲财团。”

    顺羲财团是金融界最神秘的财团。

    由世界五大家族组成。

    位居全球第二。

    闻言,叶琅桦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只是点点头道:“好。”

    好?

    席薇月用余光看着叶琅桦。

    叶琅桦这个疯婆子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

    顺羲财团是那么好进的吗?

    那可是全球第二的大财团!

    难道说......

    叶琅桦真的和顺羲财团没什么关系?

    一切都只是他们的猜想而已?

    席薇月眯了眯眼睛,接着道:“婶婶,顺羲财团的门槛非常高,普通人想进去不是件容易的事,婶婶您见多识广,有没有什么话要交代我的?”

    叶琅桦摇摇头,目光平静,“我也不是很了解顺羲财团。”

    不了解?

    是真的不了解吗?

    年轻时候的叶琅桦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长袖善舞,多才多艺。

    而且,坊间传闻,顺羲财团的五大家族之一就是叶家。

    这个叶家,和叶琅桦没有半点关系?

    席薇月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端起桌子上的燕窝,“婶婶,这个燕窝要趁热喝。”

    叶琅桦摆摆手,“喝不下了。

    席薇月接着道:“就算是为了半月姐姐,您也要多喝一点,万一哪天半月姐姐回来了,可您的身体却垮了,这可怎么办呢?”

    听到这里,叶琅桦立即接过席薇月手中的碗,大口的喝下燕窝。

    席薇月眯了眯眼睛。

    眼底有寒光闪过。

    说叶琅桦不如一条狗,还真是没有说错。

    她对叶琅桦这么好,可还是不如那个已经死掉的小半月。

    她苦口婆心的全叶琅桦喝燕窝,叶琅桦半口也不肯喝。

    可一提到小半月,叶琅桦就端起碗,全部喝光了。

    难道她还不如一个死人?

    如果不是叶琅桦尚且有利用价值,她才不会这么第三下四的伺候一个疯婆子。

    喝完燕窝后,叶琅桦放下碗,抬头看向席薇月,“时间不早了,薇月你回去休息吧。”

    席薇月握着叶琅桦的手,“婶婶,我还想多陪您会儿。”

    叶琅桦拍拍席薇月的手,“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好的。”席薇月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来,“那婶婶您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您了。”

    叶琅桦送席薇月走出门外。

    这边,席薇月刚走出叶琅桦的院子,杨娇就从不远处走出来,“怎么样?”

    席薇月摇摇头。

    “你跟她说顺羲财团的事情了?”杨娇问道。

    “说了。”席薇月接着道:“妈,您说是不是我们猜错了,顺羲财团的叶家,和叶琅桦一点关系都没有?您想想,如果顺羲财团的叶家,真和她有关系的话,叶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那边不可能一点点动静都没有。”

    杨娇也觉得有些奇怪。

    叶琅桦对席薇月的喜爱并不是装出来的。

    如今,小半月早已不在人世。

    席薇月长得那么像小半月。

    目前,席薇月就是叶琅桦唯一的继承人,如果叶琅桦和顺羲财团有关联的话,叶琅桦应该不会袖手旁观才对。

    杨娇接着道:“就算顺羲财团和叶琅桦没关系,但那件事总是真的!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从她的嘴里套出那个秘密!”

    席薇月点点头。

    ......

    第二天早上是年初一。

    虽然叶灼昨天晚上睡得挺晚的,但早上却醒得挺早的。

    洗漱好之后,叶灼便在衣柜里挑选衣服。

    虽然京城的温度已经低到了零下十几度,但她的衣服都是可调节温度的,所以只要穿轻薄的两件就行了。

    今天是年初一。

    所以叶灼就选了一件红色的大衣,衣袖间配有珍珠装饰,刚好和耳边的珍珠边夹相互辉映。

    她皮肤白。

    床上红色的大衣之后,衬得整张脸更是白到几乎透明。

    脚下踏着一双黑色的马丁靴。

    看起来又美又野。

    叶灼刚拉开房门,小白白就从边上走过来,“宇宙第一美的大灼灼,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新年快乐。”叶灼顺手拍了拍小白白的脑袋。

    小白白委屈吧吧的道:“大灼灼,以后人家变傻了都怪你!”

    叶灼红唇轻启,“放心吧,我给你安装的是最强智脑,无论怎么拍也不会变傻的。”

    “真的吗?”小白白眼前一亮。

    叶灼摁亮电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白白立即把可爱的小脑袋伸过来,“大灼灼,你随便拍吧!”

    叶灼忍俊不禁。

    叮——

    电梯门开了。

    叶灼走进去,摁亮了1楼的按键。

    很快,电梯就来到一楼。

    “姑姑新年好!”

    电梯门一开,五个小家伙就围过来。

    今天是年初一,五个小家伙穿得非常喜庆,跟个福娃一样。

    “新年好。”叶灼挨过摸五个小家伙的脑袋。

    “姑姑,早上有金元宝,你想吃几个呢?”

    “金元宝?”叶灼楞了下,那是什么?

    洛洛笑着道:“姑姑是大笨蛋!连金元宝都不知道!金元宝就是鸡蛋呀!”

    京城这边有个风俗,习惯把年初一的鸡蛋称为金元宝。

    叶灼点点头,“那我吃一个就行了。”

    洛洛一脸傲娇的道:“姑姑,我都能吃三个金元宝呢!你怎么才吃一个啊?”

    叶灼有些惊讶,“洛洛,你这么厉害啊?”

    “那是!”

    端端有些不服气,“吃三个算什么,我粑粑还能吃五个呢!”

    “我粑粑能吃十个!”

    叶灼笑着道:“好了好了,你们几个都别吵了,快去吃饭吧。”

    五个小家伙这才停止战争,跟着叶灼来到餐厅。

    林家人几乎都起床了。

    这会儿餐厅里到处都是人。

    早餐是面条加鸡蛋。

    刚吃完早饭,门外便响起敲门声。

    叶灼走过去开门。

    一拉开门,就看到满身风雪的岑少卿。

    外面的雪花儿飘的很大,这会儿,岑少卿的头上,衣服上,全是雪花。

    “领导,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岑少卿刚要抬脚进门,叶灼道:“等一下。”

    “怎么了?”

    叶灼踮起脚尖将岑少卿头发上的雪花拍掉。

    将雪花全部拍完,叶灼才带着岑少卿进去。

    整个叶家除了五个小家伙之外,就岑少卿辈分最低。

    他本是不苟言笑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别人恭维着,偏偏,到了林家,他还得开口主动拜年,“林叔叔新年好。”

    “舅舅新年好。”

    “大伯新年好。”

    “二伯新年好......”

    拜完伯伯婶婶的年,接着便是十个哥哥,九个堂嫂。

    这要是换成以前,林家人肯定会各种不习惯。

    毕竟这人是岑少卿。

    可现在,林家人早都习惯了。

    叶森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把游戏打完之后,他抬头看向叶灼,“灼灼,咱们什么时候回云京?”

    叶灼道:“正月初六。”

    “好。”叶森接着玩手机。

    拜完年之后,叶灼和岑少卿去了一趟岑家。

    岑家几个姐妹今天都聚齐了。

    此时一家人正坐在客厅里聊天,看到岑少卿带着叶灼过来,几个姐姐都高兴得不行,“灼灼来了!”

    “灼灼外面冷不冷?”

    几个姐姐硬生生地把岑老太太都挤到了一边。

    别说岑老太太了。

    就连岑少卿都被挤得远远的。

    岑毓颜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

    她就不明白了。

    叶灼到底有什么好的?

    值得三个姐姐这么喜欢她。

    难道岑老太太眼睛瞎了,这三个姐姐的眼睛也跟着一起瞎了?

    岑越樱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叶灼,“灼灼,这是压岁钱!”

    岑月牙也不甘示弱,拿出一个更厚的红包,“灼灼,这是二姐的一点心意。”

    岑玉映笑着道:“还有我。”

    这三姐妹拿出的红包,一个比一个大。

    就岑毓颜没拿。

    岑老太太有些不高兴的看了眼岑毓颜。

    觉得岑毓颜做的有失体面。

    岑老太太悄悄将自己的红包塞给岑毓颜。

    “奶奶,您干嘛呢?”岑毓颜看了眼岑老太太。

    岑老太太心里憋着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拿去给叶子。”想她一世英名,还帮岑少卿找到一个这么优秀的媳妇儿,怎么有个这样的孙女呢?

    岑毓颜这才反应过来,表面功夫不能不做,接过岑老太太递过来的红包,走到叶灼面前,“灼灼,这是四姐的一点心意。”

    “谢谢四姐。”

    岑毓颜笑着道:“不客气,都是一家人。”

    岑毓颜低垂的眸子里含着讽刺。的

    一家人?

    她倒是想看看,岑少卿还能忍受叶灼多少天。

    等着吧。

    岑少卿早晚有一天会和叶灼分手。

    岑老太太将红包塞给岑毓颜之后,只能回房重新准备红包,特地拉住周湘,暂时不要拿红包给叶灼,等她一起拿。

    要不然她一个人拿红包给叶灼也太尴尬了。

    岑越樱拉着叶灼在沙发上坐下,“灼灼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凤梨!”

    “谢谢三姐。”叶灼伸手接过凤梨。

    “甜不甜?”岑越樱问道。

    “很甜。”叶灼点点头。

    岑越樱笑着道:“知道你喜欢吃凤梨,这个凤梨可是我们家五丫头昨天上午亲自去超市挑的呢。”

    岑越樱也只敢在叶灼在的时候,当着岑少卿的面皮一下。

    叶灼要是不在,她可不敢叫岑少卿五丫头。

    “那我可得多吃点,不能辜负五丫头的一番心意。”叶灼跟着岑越樱一起调侃岑少卿。

    岑少卿:“......”五丫头这个梗是过不去了。

    岑越樱接着道:“吃完凤梨还有车厘子呢,这个车厘子也是五丫头买的。”

    就在这时,岑月牙看着叶灼,有些惊讶的道:“灼灼你身上穿的是ZY科技的最新款吧?”

    “嗯。”叶灼微微点头。

    岑月牙接着道:“我也盯他们家的新款好久了,可惜手速还是慢了一点点。”

    叶灼笑着道:“二姐你要是喜欢话,可以跟我说,下次我帮你抢。”

    “真的吗?”岑月牙眼前一亮,同样身为一名设计师,岑月牙非常喜欢Z的作品,可惜,Z亲手设计的衣服都是限量版。

    不是天选之子根本抢不到。

    除了叶灼上次送的那件限量版之外,其他都是普通版的。

    叶灼微微点头,“当然是真的。”

    岑越樱道:“灼灼,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哦,除了二姐之外,我也很喜欢ZY的限量版。”

    “还有我!”一向稳赚大方的岑玉映也举起了手。

    叶灼笑着道:“我和ZY的设计师很熟,大姐二姐三姐,你们以后要是有喜欢的款式的话,直接发给我就行,我来帮你们搞定!”

    “真的?”三人都特别兴奋。

    叶灼微微点头,“当然是真的。”

    听到这里,岑毓颜抬头看了眼叶灼。

    她也是ZY科技的忠实粉丝。

    叶灼在叫其她三个姐姐的时候,都不知道叫一下她。

    真是太不懂事了。

    就在这时,岑毓颜才想起来,宋沉鱼之前用她的手机加过叶灼的微信。

    后来她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叶灼同意好友了没?

    岑毓颜赶紧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看到了叶灼的微信。

    就在此时,岑毓颜收到宋沉鱼发过来的微信。

    岑毓颜这才想起更重要的事情,站起来道:“大姐二姐三姐,少卿,灼灼,咱们几个在家里挺无聊的,不如去外面转转吧?我知道个俱乐部,里面娱乐设施特别多。”

    “好啊!我也觉得在家挺无聊的。”岑越樱站起来道。

    岑月牙和岑玉映也表示赞同。

    岑少卿回眸看向叶灼。

    叶灼笑着道:“我也没问题。”

    岑老太太从楼上走下来,“你们要去哪儿?我也要去!”

    叶灼走过去挽住岑老太太的胳膊,“岑奶奶,那咱们就一快儿去。”

    “嗯!”岑老太太点点头,挽着叶灼的手道:“咱们两个小女生一起,不理他们。”

    叶灼眉眼含笑。

    周湘站起来道:“那我也跟着去凑个热闹。”

    岑毓颜没想到全家人都跟着一起过去。

    不过这样更好。

    刚好家人不了解宋沉鱼,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大家看到一个才貌双全的宋沉鱼。

    岑毓颜拿出手机给宋沉鱼发微信,【沉鱼,我奶奶和我妈也一起过来。】

    屏幕那头的宋沉鱼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嘴角微勾,回复信息,【好的。】

    好。

    真是太好了。

    这一回,她要把在叶灼面前丢的脸全部找回来!

    为了今天,宋沉鱼甚至把骊尚都请来了。

    骊尚是谁?

    行天下传媒有限公司的老总,也是叶灼的顶头上司。

    宋沉鱼始终不太相信叶灼是科技界的博士。

    叶灼才多大?

    叶灼去年十九岁,今年过了年才二十岁。

    那些个博士,哪个不是四十岁出头?

    叶灼她凭什么?

    叶灼除了做主播,靠脸吃饭之外,她还能靠什么?

    岑家是华夏大陆的第一大家。

    岑老太太和周湘都出自名门。

    他们会容忍自己的儿媳妇是一个小主播?

    所以,她要当着岑家人的面,揭露叶灼的真实身份!

    除了要在岑家人面前揭露事实真相之外,她还想间接的提醒叶灼,让叶灼不要妄图跟她比。

    叶灼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主播能和明星比?

    她接触的人都是大佬,她可以和行天下的老总骊尚坐在一张桌子上喝茶,叶灼行吗?

    这边,岑家人坐上的加长版的林肯,来到岑毓颜的说的俱乐部。

    这是一家会员制俱乐部。

    吃喝玩乐样样俱全。

    岑毓颜笑着道:“我朋友已经在楼上包了场,咱们直接过去就行。”

    朋友?

    岑老太太下意识地眉眼一跳。

    难道这个缺心眼的说的朋友是宋沉鱼?

    大过年的,岑毓颜想干什么呢?

    岑老太太不着痕迹的皱眉。

    一来到楼上,宋沉鱼就从里面走出来,“毓颜,你来了。”

    “沉鱼。”

    宋沉鱼又跟其他人打招呼,“阿姨,老太太,您二位也来了。”

    看到宋沉鱼,岑老太太几乎把所有的不喜欢都写在了脸上。

    她是真的没想到岑毓颜能缺心眼缺到这个地步。

    真是能把人气死!

    幸好叶灼不是那种软弱的性子,要不然,还不得被她给拖累死。

    宋沉鱼接着跟岑家的几位姐姐打招呼,而后又道:“岑五爷和叶小姐也来了,几位快里面请,刚刚不知道你们要来,我也请了几位客人,还请诸位不要介意。”

    岑毓颜笑着道:“这有什么好介意的,人多才热闹嘛,再说,我们是不请自来,沉鱼你不见怪才好。”

    几人来到里面。

    大家看到岑家人都有些惊讶,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岑家人?

    岑五爷?

    宋沉鱼回头看向叶灼,笑着道:“叶小姐,说来也巧,今天我也请了骊总。我听说你不久之前刚签约了骊总的行天下公司,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骊总。”

    像叶灼这样的小主播,肯定是没资格见骊尚的。

    语落,宋沉鱼接着又道:“骊总,这位是叶小姐,也是贵司刚签约的主播,我和叶小姐是非常好的朋友,还希望骊总能在工作上多照顾下叶小姐。”

    骊尚看着叶灼,“叶、叶总?”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推荐一波友文:

    《我养大了病弱反派大佬》/时翡

    唐念一朝重生,成了声名狼藉的恶毒千金。

    没爹疼没娘爱,恶毒又草包。

    偶然进入娱乐圈,还被黑粉冠以花瓶名头,怒斥她没演技。

    花瓶?

    五大奥赛夺冠我说什么了?

    没演技??

    三金影后了解一下?

    恶毒???

    救人无数,圣手仁心说的就是本人。

    唐念叹气,转头看到自己捡的小可怜:瘦弱伶仃,中毒濒死、眼瞎腿残,比她还惨。

    算了,养着吧。

    小可怜脾气不大好。

    起先,他阴郁冷漠:“滚,别碰我。”

    后来,他撒娇缠磨:“念念你再摸摸我。”

    再后来,他摇身一变成了权势滔天的反派大佬。

    唐念呆了,“崽崽?”

    他勾唇,“乖,叫老公。”

    Ps:1.男主身体会治好

    2.男主前期身体缩水,女主当崽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