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49:震撼打脸,文学界的泰山北斗,俞前辈亲自来找!
    医生。

    哌泊噻嗪是处方药。

    没有医生的处方,普通人很难能买得到。

    如果许兰月和许兰英有关系的话,那这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叶灼打开电脑,将许兰月的名字输入资料库。

    虽然全国有三万多人都叫许兰月,但云京市产科医生叫许兰月的只有一个。

    许兰月今年63岁。

    已经退休8年了。

    目前居住在云京。

    许兰月生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哥哥。

    哥哥许国强去世三年了。

    妹妹许兰英去世40年了。

    许兰英。

    看到这个名字,叶灼微微挑眉。

    原来真的是一家子。

    如果顾德柠那边检测出来养生汤有问题的话,那这个养生汤一定是许兰月提供给这母女二人。

    19年。

    冯倩华为了能嫁入林家,整整谋划了19年,这盘棋下的还真是大。

    也不知林老太太得知冯倩华母女的真实嘴脸,会是什么反应。

    叶灼微微挑眉,偏头看向小白白,“我想吃西瓜。”

    “好的,我直接就去厨房拿。”

    小白白乘电梯下楼。

    家里的佣人看到小白白下楼,都要调戏它几句。

    小白白总能把人逗得哈哈大笑。

    “我不跟你们聊啦!我要给漂亮的大灼灼送西瓜啦!”

    小白白把西瓜送上去,叶灼一手拿着西瓜,一手快速地在键盘上跳跃着。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今天江素然会来林家做客。

    所以,林老太太便以头疼为由,把林清轩留在了家里。

    林清轩此前一直呆在国外,没能在林老太太身边尽孝,因此有些愧疚,此时听到老母亲的头疼不舒服,就更愧疚了,忙前忙后,“妈,要不还是把乔医生请过来给您看看吧?”

    林老太太今年已经七十多快八十了。

    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林老太太虚弱的摇摇头,“没事,有你在妈身边,妈一会儿就没事了。”

    林清轩坐在床边,握着林老太太的手。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声,林老太太立即给张嫂使眼色。

    张嫂往正厅走去。

    果然是冯倩华带着江素然来了。

    张嫂笑着道:“倩华小姐,江二小姐你们来了,老太太在屋里,快跟我进来吧。”

    冯倩华点点头,转头看向江素然,“我们进去吧。”

    两人跟上张嫂的脚步。

    张嫂笑着道:“老太太,倩华小姐带着江二小姐过来看您了。”

    林老太太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满面笑容,“快让她们进来。”

    林清轩一愣,林老太太怎么突然好的这么快?

    头不疼了?

    冯倩华和江素然从外面走进来,“林姨。”

    江素然也跟着叫人,“老太太,听说您不舒服,所以我和倩华就过来看看您,您没事吧?”江素然虽然在跟林老太太说话,但目光却在不经意间打量着一旁的林清轩。

    林清轩虽然已经人过四十。

    但依旧清风俊朗,仪表堂堂,一瞬间,江素然的心跳跳得有些快。

    林老太太笑着摇头,“没事没事!人老了都这样!难为你们还跑一趟了。”

    语落,林老太太又转头看向林清轩,“清轩,给你介绍下,这是江家的老二江素然。素然,这是我们家的老四清轩。”

    江素然?

    闻言,林清轩不着痕迹的蹙眉。

    他本以为林老太太是真的不舒服。

    没想到林老太太是在跟他演戏,变相的给他相亲。

    “林四先生好。”江素然走到林清轩面前,伸出右手,“我是江素然。”

    江素然对自己很有自信。

    她一直未婚,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林清轩一个二婚,还经历过欺骗的男人,没道理看不上她。

    江素然看过赵书宁。

    她自认为,她长得也不比赵书宁差。

    甚至比赵书宁更胜一筹。

    “你好。”林清轩伸手握住江素然的手。

    江素然接着道:“我听说林四先生之前一直在M国定居?”

    “是的。”林清轩微微颔首。

    江素然笑着道:“我也在M国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是一个很美好的国家,公民素质普遍都非常高,国内还真没法比。”

    闻言,林清轩蹙了蹙眉。

    从这段话里,不难听出江素然不但虚荣心太重,而且还崇洋媚外。

    林清轩虽然常年在外,可他一点也没觉得华国比M国差。

    而且,他当年选择出国,是想带赵书宁躲避那些流言蜚语。

    江素然这种人,他还真欣赏不来。

    林清轩本来还想应付下林老太太,现在连应付都不想应付下了,转头看向林老太太,“我还有事,先走了!”

    谁都没想到林清轩会突然变脸。

    包括江素然在内。

    林老太太站起来,“清轩!你要去哪儿?”

    “有点事。”

    “清轩你站住!”

    林清轩置若罔闻。

    林老太太气得脸色有些发白,呼吸不稳。

    当着外人的面,林清轩这个最孝顺最听话的儿子,就不能给她留点脸?

    她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看儿子的脸色?

    冯倩华走到林老太太身边,笑着道:“林姨,可能是四哥有什么急事吧?您呀,就别生气了!”

    江素然跟着道:“倩华说得对,这林四先生肯定是有什么急事,要不然不会这么着急撩火的,您不用放心上的。”

    江素然这会儿心里挺没底的。

    身为当局者,她很清楚林清轩为什么要走。

    林家家大业大,江素然不想就这么的放弃。

    哪怕只有一丝丝的希望。

    既然林清轩是林老太太所有儿子中最听话的,那她就要好好讨好林老太太,只要林老太太认准她了,林清轩就算有意见,也只能保留。

    闻言,林老太太心里好受了些,顺着台阶往下走,“这孩子!就算是有什么急事,也不能扔下贵客不管啊!”

    贵客?

    江素然勾了勾唇角。

    看来她已经在林老太太心中占据重要的位置,要不然,林老太太不会用到贵客这一词。

    高高悬起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

    江素然笑着道:“老太太,您言重了!我哪里算得上什么贵客呀!”

    “算得上算得上!”林老太太握着江素然的手,“素然,你就是我们林家的贵客!”

    冯倩华适时地开口,“林姨,素然,早晚都要成为一家人说客不客的,是不是太见外了?”

    林老太太点点头,“对!倩华说得对!早晚都要成为一家人,说客不客的,实在是太见外了。”

    江素然和冯倩华交换了个眼色。

    就在这时,林锦城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林锦城进来,冯倩华眼前一亮,立即站起来,“锦城哥。”

    江素然跟着问好,“林五先生。”

    林锦城朝两人点点头。

    林老太太看向林锦城,“锦城,你怎么来了?”这些天,林锦城一直都呆在东院,很少会来她的西院。

    难道,他是因为太长时间没见冯倩华,所以来见冯倩华的?

    林锦城至今和叶舒还是分床睡的消息,林老太太也是知道的。

    叶舒那个贱人,早晚有一天会被林锦城给赶出林家!

    林锦城接着道:“妈,明天俞大师会来京城。”

    俞大师?

    闻言,冯倩华眼前一亮。

    俞大师是文学界的泰山北斗。

    早些年和林家老爷子颇有些交情,如今林家老爷子虽然过世已久,但他来京城一次,就一定会来林家拜访。

    俞大师这个人非常低调,平生只收过一个徒弟。

    冯倩华有意让冯纤纤进文学协会,无奈,一直没找到机会,因为俞大师已经有8年没来京城了。

    8年前,冯纤纤只是个11岁的小孩子而已,在文学上没什么造诣,如今在千锤百炼之下,冯纤纤对文学已经有了自己的见解,这种时候,让林老太太出面把冯纤纤介绍给的俞大师最合适不过。

    俞大师今年已经八十岁了,冯纤纤如果能成为俞大师关门弟子的话,前途不定不可限量,连同冯家在京城的地位都会跟着水涨船高。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

    墨香铜臭。

    无论什么时候,人类对文学的追求,都是永无止境的。

    思及此,冯倩华心里非常激动。

    林老太太也非常激动,“锦城,这消息可靠吗?”

    毕竟俞大师身份尊贵。

    而且,俞大师这个人性格特别古怪,向来独来独往,从不跟任何家族来往。

    林家算是个特殊。

    林锦城点点头,“俞大师的助理特地打电话告诉我的。”

    “好。”林老太太点点头,转头看向张嫂,“你去把管家叫过来。”

    她要吩咐管家,把林家上上下下都打扫一遍,好迎接俞大师的到来。

    按照惯例,俞大师来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林家。

    张嫂道:“好,我这就去。”

    林锦城接着道:“妈,我先走了。”

    林老太太笑着道:“锦城,你一会儿送倩华回去。”

    “妈,我现在是有夫之妇。”林锦城很认真的道:“瓜田李下,实在是不适合送倩华回去。”

    闻言,冯倩华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难看,稍纵即逝。

    她爱了林锦城这么多年。

    林锦城一定要这么对她吗?

    他对叶舒分明已经没有了感情,为什么还是不肯正视她?

    她到底是哪里不如叶舒?

    林老太太皱着眉,“我让你送你就送!”

    “妈,真没法送。”说完这句话,林锦城也不在这里多呆,转身就走。

    林老太太转头看向冯倩华,满脸愧疚。

    冯倩华朝林老太太笑笑,“林姨,我没事。”

    ......

    另一边。

    林清轩直接把车子开出去了,他没有目的地,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就这么漫无目的开着车。

    心里特别闷。

    突然想找个人倾诉一番。

    林清轩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可以倾诉的人。

    人至中年,却连个倾诉的朋友都没有。

    林清轩突然发现自己挺失败的,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林清轩深吸一口气,继续开车。

    开了半个小时之后,林清轩将车子停在大学城附近的停车场,打算下车走走。

    大学城附近最多的就是宾馆和美食街。

    三三两两的大学生走在一起。

    看着这些年轻的的面孔,林清轩感觉自己也跟着年轻了几分。

    距离上一次林清轩逛大学城,还是二十几年之前。

    那个时候,大学城附近还没有这么繁荣。

    不得不说。

    华国这些年发展的太快了。

    走着走着,林清轩就走到一处僻静的小巷子里。

    林清轩转身往回走,就在转身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道声音,“快把你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我身上就这么多现金......”

    “支付宝密码多少?”

    林清轩微微皱眉,这声音听起来非常不对劲,立即加快脚步往里走去,就在走到拐角处的时候,看到五个壮汉,正堵着一个女性,进行敲诈勒索。

    这个背影,看起来有点熟悉。

    林清轩眯了眯眼睛,大叱一声,“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坏了五个壮汉。

    几人回头一看,见林清轩是独身一人,脸上的表情又变得不屑起来。

    一个人,能打得过他们五个人?

    被敲诈的女人也回头,眼底瞬间浮现出亮光,“林先生!”

    林清轩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叶灼同学的妈妈,“夏女士?!”

    似是意识到什么,夏小曼接着道:“林先生你赶快跑!”对方有五个人,林清轩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林清轩现在跑出去报警的话,他们尚还有一线生机。

    可林清轩却没有要跑的打算。

    这些壮汉也没给林清轩逃跑的时间。

    想跑?

    可没那么容易!

    他们都是游走在社会边缘的人,有的甚至是在逃嫌犯,他们可不在乎多打劫一个人,送上门的小肥羊,不要白不要。的

    林清轩全身都是高档大牌。

    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众所周知,有钱人都怕死!

    三个壮汉立即将林清诚包围起来,其中领头的壮汉,用刀背拍着林清轩的脸,一边拍一边道:“兄弟,你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闭嘴,把身上之前的东西都交出来!”

    林清轩伸手推开刀背,嘴角露出一抹弧度,“那我要是不识相呢?”

    “不识相?不识相那我只能对不不客气了!”壮汉的面部表情突然变得阴狠无比,举起匕首,就朝林清轩的身上刺过来。

    林清轩的双眼间倒映的全是匕首的影子,就在这时,他找准时期,直接抬手抓住壮汉的手腕。

    国外的治安可不比国内,林清轩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自然是练过的。

    壮汉很明显是没想到林清轩居然还有两把刷子,一个擒拿手过去,想把林清轩摔在地上,但是,林清轩使了个巧劲避了过去。

    见此,其他三个大汉也立即加入进来。

    五人扭打成一团。

    林清轩虽然是练过的,但是对方毕竟是四个大汉,而且手里还有刀,渐渐的,就有些占了下风。

    夏小曼急的不行,想过去帮忙,但她自己也还被人控制着。

    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大汉而已。

    但夏小曼就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而已,或许在做生意上,她特别有头脑,处理起事情来雷厉风行,可打架什么的,她根本是手无缚鸡之力。

    这一刻。

    夏小曼仿佛回到了被安栋梁家暴的那个晚上。

    一样的恐慌。

    一样的无助。

    而且,她很可能还会连累到一个无辜的人。

    “林先生!”

    夏小曼抬头看向身旁的壮汉,声音里已经夹杂了些哭腔,“别打了!求你们别打了!我把支付宝密码告诉你们!”

    滴呜——

    滴呜——

    也是这时,空气中突然响起警笛的声音。

    警察来了!的

    夏小曼顿时眼前一亮,好像看到了救赎。

    五个壮汉则是彻底的懵了。

    他们谁也没想到,林清轩居然提前报了警。

    趁着五人发愣的空间,林清轩抓起地上泥土,快速的扬在五人的脸上,然后拉起夏小曼的手就跑,“快跑!”

    在打斗的过程中,林清轩发现,这五人下手非常狠毒,几乎是招招击中要害。

    如果他不是个练家子的话,此时怕是已经被打趴下了。

    这种时候,如果还不逃的话就算警察来了,也会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场面。

    夏小曼跑出了生平最快的速度!

    心脏几乎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匆忙之间,她的视线从林清轩的下颌间掠过,本就加速跳动的心脏,此时就像失去了控制一样。

    忽然之间,怦然心动。

    而身后的那五个大汉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快速地追上来。

    就在这时。

    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突然出现在巷子口。

    看到这一幕。

    夏小曼就像久经失明的人,突然看到了阳光一样。

    “没事吧?”几个警察快速的跑过来,将林清轩和夏小曼护在身后,“是你们报的警吗?”

    “是我报的警。”林清轩点点头。

    夏小曼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看到林清轩的胳膊上正往外冒出鲜红的血迹,“你受伤了!”

    林清轩摇摇头,“没事。”

    就在这时,那五个人也从巷子里追出来。

    看到巷子口处的警察,个个脸色发白,吓得又转身往里跑去。

    林清轩立即道:“警察同志,刚刚就是那个几个人对我和我朋友敲诈勒索!”

    “追!”为首的一个警察立即把警犬放了进去。

    然后其他几个警察也追了进去。

    不一会儿,五个壮汉就被警察铐上了手铐,从里面带了出来。

    敲诈勒索,持刀行凶。

    人证物证俱在,面临这个五个人的,将是5-10年不等的牢狱之灾。

    录完口供从警局里出来,夏小曼看向林清轩,“林先生,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林清轩笑着摇头,“我真的没事,小伤而已,而且刚刚已经在警局处理过了。”

    夏小曼有些不放心,“还是去一趟吧,要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

    林清轩不但手臂上受伤了,左半边脸也有些微肿。

    整个人看上去非常不好。

    夏小曼都这么说了,为了让她安心,林清轩便答应跟她一起去医院。

    夏小曼在手机软件上叫了一辆车。

    很快,车子就停在医院门口。

    经过医生鉴定,林清轩受的都是皮外之上,用点治疗跌打损伤的药酒抹一下就行了,唯独手臂上伤口有些深,需要缝几针。

    夏小曼紧紧皱着眉,“都伤得这么深了,你怎么一直说没事?”

    林清轩笑着道:“真的没事,是医生太小题大做了。”其实他是怕夏小曼太内疚了,再说,男子汉大丈夫,受这点伤也不算什么。

    医生拿着注射器过来,“先生,这可不是小题大做,你这个伤口要是处理不好的话,很可能会感染的!真感染了,那问题可就大了!”

    林清轩笑着抬头,“医生,您这是要给我注射麻醉剂吗?”

    医生点点头,“是的。”

    林清轩接着道:“注射麻醉剂会影响伤口愈合吧?”

    医生将注射器里多余的空气挤出去,“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影响的,不过这么没关系,麻醉剂用量不多,很快就代谢了。”

    林清轩摇摇头,“医生,您就直接缝吧,我不用麻醉剂。”

    医生愣了下,上班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见提这种要求患者。

    不打麻醉剂?

    “不打麻醉剂一会儿缝针的时候会特别疼,您考虑清楚了吗?”医生问道。

    林清轩点点头,“我考虑清楚了。”

    “林先生?”夏小曼也被吓到了。

    林清轩笑着道:“没事,我从小就不怕疼,来吧医生。”

    医生又跟林清轩确认了一遍,这才动手给林清轩缝针。

    医生本以为林清轩会疼得受不了,会挣扎躲避。

    可从头到尾,林清轩都没有哼一声。

    只是,脸上冒出一层层冷汗。

    看到这一幕,夏小曼咽了咽喉咙。

    她还是第一次见林清轩这样的人。

    路见不平,毅力强大。

    连带着一声看林清轩的眼神都不一样,原以为林清轩只是在打肿脸充胖子而已,没想到,人家是真的有这个毅力!

    厉害!

    真是太厉害了!

    缝针结束之后,医生接着交代道:“最近三天伤口最好不要碰水,然后禁辛辣食物,三天以后来医院拆线,这是单子,你们拿着单子先去一楼付费,然后再去药房拿药。”

    “好的,”夏小曼接过药单,“谢谢医生。”

    林清轩是因她受伤,这些事情当然要她来做。

    医生笑着道:“不客气。”

    两人去一楼付费窗口排队付费,夏小曼转头看向林清轩,“林先生,你去那边休息会儿,等我拿好药再来叫您。”

    林清轩道:“不用,我跟你一起去。”

    一楼付费窗口处排着很长的队。

    夏小曼站在前面,林清轩站在后面。

    林清轩这么多年以来,只和赵书宁接触过,就算和赵书宁分开了,他也还是保持着以前的习惯,这还是第一次和异性近距离接触这么长时间。

    感觉,有点奇怪。

    排队付完费,拿好药,两人从医院出来。

    夏小曼接着道:“林先生,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剩下的话,已经不言而喻。

    毕竟在那五个壮汉面前,夏小曼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已。

    林清轩笑着道:“小事一桩,你不用放在心上,我相信今天不管是谁遇到这一幕,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好好谢谢你!”说到这里,夏小曼对着林清轩深深地鞠了一躬。

    林清轩立即扶起夏小曼,“夏女士,你可千万别这样!其实跟你说心里话,我今天也遇到了糟心的事情,本来心里还堵着一股气,跟那群人打了一架之后,我这心里舒坦多了!”

    林清轩说的可不是假话。

    从林家出来那会儿,他心里的确是非常难受。

    但现在,那些糟糕的心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夏小曼接着道:“林先生,我叫夏小曼,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

    林清轩道:“我叫林清轩,双木林,清风的清,气宇轩昂的轩,我今年四十二岁,在家排行老四,我看你应该比我小几岁。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跟着他们叫我一声林四哥。”

    夏小曼点点头,笑着道:“林四哥,其实我也没比你小几岁,我今年四十一了。”

    闻言,林清轩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跟灼灼妈差不多大呢!”没想到夏小曼也步入四十大关了。

    夏小曼笑着道:“灼灼妈比我小两岁。”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夏小曼又邀请林清轩去吃饭。

    林清轩觉得自己和夏小曼之间相处起来非常轻松,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一直到傍晚时分,林清轩才回到林家。

    刚到家,就被林老太太拽住,“清轩,我要跟你商量个事。”

    “您说。”林清轩回头看向林老太太。

    林老太太接着道:“今天你也见到素然了,是不是考虑可以把事情定下来了?”

    林清轩所有的好心情在这一瞬间消失全无。

    “妈,我再跟您说一遍,我和江素然我们不合适,您就别操这个心了。”

    林老太太板着脸,“素然那孩子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要脸蛋有脸蛋,要家世有家世!最关键的是,人家还是头婚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就配不上你了?”

    江素然是冯倩华亲自介绍的,加上江素然又特别会来事,所以林老太太特别满意她。

    “不是配不上,是不合适!”林清轩接着道:“妈,我求您了,您就别管我的事了行吗?”

    “我是你妈!我不管你谁管你!”说到这里,林老太太叹了口气,“我知道因为赵书宁那件事,你心里对我还有怨气!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在气我,也是于事无补!清轩,你就不能给妈一次弥补你的机会吗?”

    赵书宁的事情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可林清轩却一直耿耿于怀。

    二十年前,林清轩已经妥协过一次,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妥协了,“妈,您对我最好的弥补就是不要插手我的事情!除非您想让赵书宁事件重演!”

    说完这句话,林清轩转身就往房里走去。

    林老太太捂着胸口,几乎都要被气晕过去了。

    “老太太,您没事吧?”张嫂立即跑过来扶住林老太太。

    “不孝子!我这是养了个不孝子啊!”

    张嫂接着道:“老太太,明天俞大师还要来,您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休息,明天接待贵客,可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分了心思。”

    最重要的原因是,明天林老太太要在俞大师面前引荐冯纤纤。

    万一因为林清轩的事情,影响了冯纤纤的大事怎么办?

    闻言,林老太太擦了擦眼泪,“你说得对!正事要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

    冯家。

    冯倩华拿了一套衣服来到冯纤纤的房间。

    “纤纤,你明天穿着这套衣服跟我一起去林家。”

    冯纤纤接过衣服,好奇的问道:“这衣服有什么讲究吗?”

    冯倩华接着道:“明天俞大师会来林家,我已经跟你林奶奶说好了,让她把你引荐给俞大师,所以,你明天一定要在俞大师面前好好表现,争取让俞大师看到你,收你为关门弟子。”

    “俞大师?”冯纤纤疑惑的都:“是文学界俞大师?”

    “对。”冯倩华点点头。

    “妈!真的吗?”冯纤纤非常激动。

    俞大师作为文学界的泰山北斗,华国就没有不知道他的人,俞大师在三十年前收过一名神童当徒弟,据说那位徒弟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果她能有幸成为俞大师的关门弟子的话,那该是怎样的荣耀?

    “当然是真的!”冯倩华接着道:“俞大师和林家老爷子交情匪浅,林家老爷子走得早,你林奶奶在他面前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纤纤,你明天一定不能让妈失望!”

    冯纤纤坚定的点头,“妈,您放心!”冯纤纤高中学的文科,放弃科技界这条路之后,她就彻底的将目标转至文学协会。

    为了能加入文学协会,她做了很多功课。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冯倩华失望。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天刚亮,林老太太就起床了,开始挑选服饰。

    九点钟,冯倩华带着冯纤纤来了。

    母女俩穿的非常隆重。

    上午十点钟,林老太太带着众人都等在接待贵客的正厅,等待着俞大师的到来。

    很快。

    很快,管家就带着人过来了。

    走在前面的老人身穿一件中式唐装,留着长长的胡子,头发也已经花白了,看起来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这便是俞大师本人。

    林老太太立即迎了上去,“敬山。”

    敬山是俞大师的字。

    “老嫂子。”俞大师拱手道:“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无恙无恙,你呢?这些年来,都还好吗?”林老太太问道。

    “我也安好。”俞大师点点头。

    林清轩跟在后面问好,“俞大师。”

    俞大师看向林清轩,好半晌才道:“这个是老四清轩吧?”

    “是的。”林清轩点点头。

    林老太太接着给俞大师介绍,“敬山,这位是倩华,你之前见过的,这是倩华的女儿纤纤。”

    冯倩华立即跟俞大师问好。

    冯纤纤也跟着问好。

    “好。”俞大师摸了把胡须。

    林老太太接着道:“外面有风,敬山,咱们进去说吧。”

    俞大师跟上脸老太太的脚步。

    一行人往屋里走去。

    进了屋子,俞大师和林老太太坐在首位的太师椅上,其他人则是坐在两旁。

    林老太太让佣人端来泡好的茶,“敬山,这是今天头一茬雨前龙井,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俞大师端起杯子,细细品尝着,而后道:“先苦后甘,入口醇厚,香气馥郁,茶汤清澈透亮,毫无杂色,叶片大小均匀,好茶!不愧是头一茬的雨前龙井!”

    能得到俞大师的一句夸奖,林老太太非常高兴,笑着道:“这茶是纤纤泡的,说明纤纤茶道学习的不错。”

    冯纤纤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奶奶,您太抬举我了。”

    林老太太转头看向俞大师,接着道:“敬山,冒昧的问一句,近些年,你有没有收徒的打算?”

    俞大师点点头,“老嫂子,不瞒你说,正有此意。”

    正有此意?

    闻言,冯倩华和冯纤纤都眼前一亮。

    林老太太顺着这句话道:“敬山,那你觉得纤纤怎么样?纤纤这孩子虽然才19岁,但她特别聪慧,在文学上也有自己的造诣。”

    “哦?是吗?”俞大师转头看向冯纤纤。

    林老太太接着道:“张嫂,你去把纤纤写的书法拿来给俞大师瞧瞧。”

    “好的老太太。”

    不一会儿,张嫂就拿着冯纤纤的作品过来了。

    冯纤纤的字非常好看。

    横平竖直。

    曾经在书法大赛上是拿过第一名的。

    俞大师拿起这幅字,细细的端详着,脸上虽然有欣赏,但眼底却并无震惊之色。

    其实。

    他这趟的目的地并不是京城。

    而是云京。

    事情起源于一个老友送他的两幅书法。

    俞大师身为文学界的前辈,他的真迹几乎是千金难求,曾经,他以为自己的字已经足够好了,直至,他看到了那两幅书法。

    根据老友说,那幅书法是白家的长子白怀瑾送白家家主的。

    白家家主因为有事求俞大师的老友,于是就忍痛割爱,将那两幅字送给了俞大师的老友。

    俞大师的老友又送给了擅长书法的俞大师。

    根据老友所说,写这两副字的人,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白怀瑾也是在一个宴会上得到那两副字的,这就勾起了俞大师的好奇心。

    他本以为,这幅字是个深藏不露的大书法家写的。

    没想到,作者居然是个小姑娘。

    小姑娘小小年纪就有这么高的水平,俞大师实在是想见识下,如果可以的话,俞大师甚至想收她为徒。

    如果在没见到那两副字的时候,冯纤纤的书法倒也还看得过去。

    但是自从见了老友送来的字画后,他觉得自己之前看到的所有书法,都不叫书法。

    只有那两幅字,才是真正的书法!

    须臾,俞大师放下冯纤纤的字,“写得还不错。”

    俞大师是什么人?

    是站在文学界顶端的人。

    能得到俞大师的一句‘写的还不错’冯纤纤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看来,拜师的事情不用愁了。

    林老太太刚想顺着这句话说下去,俞大师接着道:“怎么没看到老四锦城呢?我听说锦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儿,老嫂子,你让人把锦城一家四口叫过来。”

    林老太太原本是不想让叶灼见俞大师。

    叶灼要规矩没规矩,要修养没修养,万一要是冲撞到了俞大师怎么办?

    但是俞大师都这么说了,林老太太也不好拒绝,“管家,你去把锦城一下四口叫过来。”

    “好的。”管家点点头。

    林老太太看向俞大师,接着道:“敬山,我那孙女是从小地方来的,不懂规矩,一会儿要是有什么地方冲撞到了你,还请你多多包涵。”

    俞大师只当林老太太是在谦虚。

    不一会儿,林锦城和叶舒就带着林泽和叶灼来了。

    “俞大师!”

    俞大师一直就很欣赏林锦城,看到林锦城过来,立即站起来,“锦城。”

    林锦城接着给俞大师介绍道:“俞大师,这位是内人叶舒,这是我女儿叶灼......”

    刚要介绍林泽的时候,俞大师笑着道:“这个我认识,这是阿泽!八年前我来的时候,阿泽还是个孩子呢!没想到一转眼都变成大小伙了!”

    叶灼就这么看着俞大师。

    微微蹙眉。

    这位俞大师的面色看似红润,实则带着病气,寒气侵体,看起来非常不好。

    林泽礼貌的问好,“俞爷爷。”

    “好!好!”俞大师接着道:“锦城啊,你这一双儿女都是人中龙凤啊!”

    人中龙凤?

    闻言,冯纤纤咬了咬嘴唇,眼底闪过不甘。

    叶灼和林泽算什么人中龙凤?

    真正的人中龙凤应该是她才对!

    就在这时,原本还在说话的俞大师突然身体一软,就这么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谁也没想到俞大师会突然晕倒。

    俞大师的助理更是着急的不行,老爷子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隔三差五的就会犯病,但是早上出门时候已经吃过药了,没想到这会儿会晕倒。

    助理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药,喂俞大师。

    “这个药不能给他吃。”叶灼直接抽走助理手中的药瓶。

    助理愣住了,抬头看向叶灼,“林大小姐!我们老爷子的病非常严重,请您赶快把药还给我!要不然出了事,您可负不了责!”

    叶灼对助理的话置若罔闻,一手搭在俞大师的脉上,一手从兜里掏出耳机戴到耳朵上,“小白白,把我的针灸袋拿过来!”

    俞大师突然倒下,叶灼又在里面添乱,林老太太慌得不行,赶紧道:“叶灼!你还不快把药还给马助理!”

    这个野丫头,怎么半点眼力见都没有?

    叶灼抬头看向林老太太,“这个药和俞大师的病没有任何关联性,不但治标不治本,反而还会让俞大师的身体越来越差!这一颗,就能要了他的命!”

    就在此时,立即有佣人跑着把针灸袋送过来。

    叶灼接过针灸袋,拿起一根银针就扎在了俞大师的人中穴。

    见此,马助理被吓了一跳,连忙制止叶灼的动作,“林大小姐!你在干什么呢?”

    叶灼继续扎针的动作,“我在救俞大师。”

    救俞大师?

    就叶灼?

    她能救俞大师?

    简直是天方夜谭!

    见到这一幕,冯纤纤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叶灼真以为她是谁?

    今天就算她没有成功拜俞大师为师,她也不觉得惋惜,因为叶灼成了杀人犯。

    俞大师是谁?

    文学界的泰山北斗。

    害死俞大师。

    就算是岑少卿出手,恐怕也没法保住叶灼。

    林老太太都要被叶灼气死了,“林锦城,你还不好好管管你女儿!你想让她害死我们全家吗?”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今天也是爱泥萌的一天~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