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48:鉴定结果,岑老太太手撕林老太太,大快人心!
    顾德柠双手接过玻璃瓶,“好的叶小姐。”

    “出报告的话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叶灼接着问道。

    顾德柠看了看手中的玻璃瓶,“这是中药吗?”

    叶灼微微颔首。

    “有药渣吗?”顾德柠接着问道。

    “没有。”

    顾德柠接着道:“没有药渣的话,估计需要一段时间,主要得看这里面有多少种中药。”各种中药混合在一起,就算精密的机器,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把所有的东西都化验出来。

    语落,顾德柠又道:“叶小姐,我这边会加急帮您处理,尽量在段时间内把所有的东西都化验出来,对了,您现在哪里,到时候我给您送过去。”

    顾德柠整天忙着各种实验,还不知道叶灼被林家认回去的消息。

    叶灼道:“我住山河路锦绣庄园618号,德柠姐,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顾德柠笑着道:“叶小姐您太客气了!您等我一会儿,我进去换件衣服,咱们去吃个饭吧?”

    “行。”叶灼微微颔首。

    顾德柠转头看向前台,“小左,带叶小姐去贵宾室。”

    “好的。”

    边上的小左都惊呆了。

    顾德柠是治愈癌症的第二人,在医学界有着至高无上的位置,她还从没见顾德柠对谁这般的恭谨过。

    看来,这个叶小姐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同时,小左也在庆幸自己刚刚没有怠慢叶灼。

    “叶小姐,您跟我这边来。”

    叶灼跟着小左来到贵宾室。

    这个贵宾室平时只用来接待医学教授,或者对医学界有过重大贡献的人。

    像叶灼这么年轻的客人,小左还是第一次见。

    叶灼在里面等了二十分钟左右,顾德柠从外面推门进来,“叶小姐,让您久等了。”

    “没事。”叶灼微微回眸。

    顾德柠换上了日常装。

    她对品牌没什么追求,讲究舒适就行,脸上没有抹化妆品,只涂了些口红,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朴素。

    “叶小姐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法餐挺不错的,要不咱们去吃法餐吧?”正常情况下法餐都是要预约的,但因为顾德柠是餐厅的会员,所以不用预约。

    “可以。”

    法餐餐厅就在实验室边上。

    开车过去很快就到了。

    F国人都特别浪漫,加上这家法餐店的老板又是一名正宗的F国人,所以店里装修的非常有情调,优雅的琴声从大提琴手的手中倾泻出来。

    服务员将两人带到包厢里。

    虽然之前和叶灼合作过,但这还是顾德柠第一次请叶灼吃饭。

    叶灼虽然才十九岁,但顾德柠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小姑娘看待。

    “叶小姐,你过年回云京吗?”

    “可能要把年过完了才能回去,你呢?”

    顾德柠喝了口饮料,“我爸妈都在云京,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肯定回去。”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着。

    法餐上菜非常慢。

    两个半小时后,两人才从包厢里走出来。

    “灼灼!”

    就在这时,叶灼的身后出现一道惊讶的男声。

    “舅舅?”叶灼微微回眸,就看到一身西装革履的叶森。

    叶森这段时间非常忙,总是往国外飞,叶灼已经快一个月没见他了,没想到今天会在餐厅遇见他。

    “灼灼你也来吃饭?阿泽呢?”

    “吃过了。”灼微微点头,“我哥没来,我和德柠姐一起吃的。”

    顾德柠笑着跟叶森打招呼,“叶先生您好。”

    “顾医生你好。”叶森这才看到叶灼身边的顾德柠。

    叶森接着给身边的男人介绍,“王总,这是我大外甥女,这是我大外甥女的朋友顾医生。灼灼,顾医生,这是王总。”

    王总是个看起来很精明的中年男人,叶森介绍完之后,立即朝叶灼和顾医生伸出手,“大外甥女,顾医生。”

    叶灼和顾德柠和王总握手。

    过程中,王总看着顾德柠总感觉他好像在哪里见过顾德柠,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叶森今天是过来谈合作的,打完招呼之后,叶灼接着道:“舅舅,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

    “好。”叶森和王总说了声,然后送叶灼和顾德柠出去。

    王总站在原地,眯了眯眼睛。

    三人来到门外,叶森很有绅士的摁住门,让叶灼和顾德柠先出去。

    顾德柠穿的一双细高跟,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下,眼看就要摔倒,一只手迅速的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腰,“没事吧?”

    顾德柠惊魂未定,在叶森的搀扶之下站稳身体,“谢谢叶先生,我没事。”

    “没事就好。”见顾德柠已经站稳了,叶森便松开她的手臂。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微妙。

    叶灼微微回眸,刚好看到顾德柠耳根子处的红晕。

    将两人送到停车场,叶森才回到餐厅。

    王总还站在原地等他。

    “王总。”

    王总看着大门外,须臾,回头看向叶森,“叶总,刚刚那个顾医生是你大外甥女的朋友吗?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一样?

    叶森笑着道:“那您大概是在电视上看过她吧。”

    “电视上!?”王总不敢置信的道:“这么说,这个顾医生就是那个治愈癌症的顾医生?”

    虽然王总感觉顾德柠有点像治愈癌症的顾医生,但他却不敢确认。

    毕竟顾德柠的逼格太高了。

    哪里是普通人能认识的?

    “是的。”叶森点点头,“她就是治愈癌症的顾医生。”

    王总压下心底的震惊,接着道:“叶总,你大外甥女今年多大了?”

    “十九岁。”叶森回答。

    才十九岁!

    王总又是一愣。

    顾德柠的身份本来就不普通,叶灼能跟顾德柠交上朋友,肯定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王总接着道:“那你大外甥女肯定也非常厉害!”

    叶森就愿意听别人夸叶灼,一脸傲娇的道:“别说,我这个大外甥女就是厉害!她还是我们盛东快递最大的股东!如果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盛东快递!”

    “真的吗?”王总惊讶的道:“那你大外甥女都会些什么?”

    叶森道:“我大外甥女什么都会!”

    什么都会?

    王总觉得叶森这话都有些太过了。

    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就算在厉害,也不可能什么都会。

    王总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接着道:“叶总,不瞒你说,我母亲已经患癌半年了,不知道您能否帮忙介绍下顾医生?”

    癌症虽然已经有了治疗方案,但是因为在此之前都是无药可医,堆积了太多的患者,目前还有很多人都在排队等待治疗。

    叶森道:“顾医生和我外甥女是朋友,我跟她也不太熟,但我可以通过我外甥女帮您问一下她,如果她同意的话,我就安排您和她见面。”

    “那就麻烦您了叶总。”

    “一句话的事情而已,”叶森接着道:“不过王总,我只能帮您问问,顾医生答不答应我就不能保证了。”

    王总看向叶森,“这个我知道的,您能帮我牵个线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

    林家。

    冯倩华一直等到下午的一点钟,林老太太才醒过来。

    刚睁开眼睛,就猛烈的咳嗽起来。

    冯倩华赶紧把养生汤递过去,“林姨醒了,快把汤喝了。”

    林老太太接过汤,一口气全部喝光,喝完之后,意犹未尽的擦了擦嘴,“倩华啊,真是辛苦你了,每天都过来给我送养生汤,如果没有你每天过来给我送汤的话,我真不知道这十几年来,要怎么熬下去......”

    林老太太这病平时看起来没事。

    但是只要发作起来,就会胸口发闷,狂咳不止,浑身上下骨头就像有蚂蚁在啃噬一样。

    非常难受。

    这养生汤就是林老太太的命。

    “不辛苦,应该的。”冯倩华拿起纸巾替林老太太擦了擦嘴巴,接着道:“对了林姨,今天上午素然联系我,她说,如果四哥那边对她没那个意思的话,他们家就要给她安排其他相亲对象了。您看什么时候能安排四哥和素然见一面?”

    林老太太皱了皱眉。

    她原本是想让江素然和林清轩在昨天的寿宴上见一面的。

    好巧不巧。

    江素然因为临时有事就错过了寿宴。

    “明天,明天你让江素然在来家里一趟,我明天想办法把清轩留在家里。”

    “好的。”冯倩华点点头。

    林老太太喝完了汤,感觉精神好些了,接着道:“倩华,现在几点了?”

    冯倩华看了看腕表,“已经一点十分了。”

    “这么晚了?”林老太太接着道:“那我要赶紧起来,去岑家一趟。”

    岑家?

    冯倩华很好的掩饰住了眼底的得意之色,“去岑家干什么?”

    林老太太道:“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冯倩华性子善良,与世无争,如果让她知道,她去岑家是为了岑少卿和冯纤纤的事情的话,那冯倩华肯定是不同意的。

    这两母女都是不争不抢的人,如果她在不伸手帮她们一把的话,她们肯定得被那些人欺负死。

    先是叶舒从冯倩华手上抢走了林锦城。

    然后叶灼又从冯纤纤手上抢走了岑少卿。

    这两母女。

    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专门抢别人的男人!

    语落,林老太太又道:“张嫂,去把我在小江南定做的那套旗袍拿过来。”

    “好的。”张嫂应了声,不一会儿,就拿着旗袍走进来。

    换好旗袍,林老太太又坐在梳妆台前选首饰。

    她虽然年纪大了,但首饰可不比年轻人少,琳琅满目的,看得人眼花缭乱。

    “倩华,你看我是配这条珍珠项链好看,还是配这条钻石的好?”

    冯倩华笑着走过来,“穿旗袍,当然是配珍珠项链好看了。”

    林老太太将项链交给张嫂,张嫂正准备给林老太太戴上,冯倩华接过项链,“还是我来帮林姨戴吧。”

    深蓝色的旗袍,配上粉白色的珍珠项链,确实很好看。

    林老太太很满意看着镜子里自己,笑着道:“还是倩华的眼光好。”

    冯倩华道:“哪里是我的眼光好,分明是您的底子好,俗话说白发带花君莫笑,岁月从不败美人,您啊,年轻的时候是美人,现在依旧是美人。”

    林老太太被冯倩华夸得合不拢嘴。

    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么喜欢冯倩华的主要原因之一。

    穿戴打扮后,林老太太坐车去岑家。

    听说林老太太来了,岑老太太皱了皱眉,“那个老傻白甜来干什么?”

    但是想到老傻白甜毕竟是她未来孙媳妇的奶奶,她还是迎了出去。

    看到岑老太太亲自迎出来,林老太太就知道她在岑老太太心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毕竟她和岑老太太是大学同学。

    如今,他们班的老同学也没剩下多少了。

    “快给林老太太泡茶。”岑老太太吩咐佣人泡茶。

    林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好奇的看向屋内,“湘湘不在家?”

    “出去做SPA了。”岑老太太回答。

    “哦。”林老太太点点头,接着道:“你们家湘湘一个人守了这么多年,也是不容易。”

    岑老太太跟着点头,“孩子确实挺不容易的,我也不是那种封建的人,我让找一个,但她不愿意。”岑海峰走了十来年了。

    这些年,周湘一直是一个人。

    林老太太接着道:“对了,你们家少卿呢?”

    “在公司。”

    林老太太在心里斟酌着用词,“其实我这趟过来,是为了少卿和灼灼的事情过来的。”

    提起叶灼,岑老太太脸上浮现出笑意,“芳月,说实话,我这辈子都没服过你,唯独服你有个这么好的孙女儿!你说你们老林家的祖坟是不是冒青烟了?”

    岑老太太对林老太太是羡慕嫉妒恨。

    好孙女?

    林老太太皱了皱眉。

    叶灼叫好孙女?

    她怀疑岑老太太是在有意讽刺她。

    林老太太皱了皱眉,接着道:“白棠,虽然灼灼是我孙女,但我也不会替她遮掩什么,实话实说,她确实配不上你们家少卿。”

    “你说谁配不上谁?”岑老太太感觉自己出现了幻听。

    林老太太接着道:“白棠,我知道你是顾着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所以才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没关系,你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我来说!别说你了,我自己也认为灼灼配不上少卿!”

    在林老太太看来,岑老太太肯定也看不上叶灼。

    毕竟叶灼是从小地方来的。

    没规矩没修养。

    如果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的话,岑老太太肯定不会同意的。

    一听这话,岑老太太急眼了,“你这老太太怎么说话的?我什么时候觉得叶子配不上少卿了?应该是少卿配不上叶子才对!”

    林老太太笑着道:“你就别装了!放心吧,我是不会怪你的!因为我也觉得叶灼确实配不上少卿!”林老太太知道这是岑老太太给台阶给她下。

    她们都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岑老太太顾及她的颜面也很正常。

    “你听不懂人话吗?”岑老太太急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我说我很喜欢叶子!叶子能成为我们岑家的孙媳妇儿,简直就是我们祖上积了大德!要说配不上,也是我们家少卿配不上叶子!你怎么回事呢?”

    岑老太太生怕林老太太这番话传到叶灼耳朵里,叶灼误会了她!

    林老太太只当岑老太太是口是心非,继续在人前给她留面子,接着道:“白棠,咱们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觉得比起叶灼来,纤纤那孩子更适合少卿。纤纤懂事乖巧,温柔大方,又懂得孝顺长辈,少卿娶了她,也是少卿的福气。”

    在林老太太看来,冯纤纤不知道要比叶灼优秀多少倍。

    单说孝顺老人这一条,叶灼就比不上冯纤纤。

    “什么玩意?”岑老太太异常激动的看着林老太太,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这个老太太是不是每天喝药喝成精神错乱了?冯纤纤?冯纤纤算什么东西!她连叶子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想让少卿娶她?做梦吧!就算是倒贴,我们家少卿也不会多看她一眼的!”

    岑老太太怒声道:“赵芳月!叶子才是你的亲孙女!居然帮着外人挖亲孙女的墙角,世界上哪有你这种奶奶?我们家孙媳妇儿摊上你这么个眼瞎的奶奶,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岑老太太气得不行,恨不得打林老太太一顿。

    同时还为叶灼感到伤心。

    叶灼多好多优秀多惹人喜欢的一个好孩子。

    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作精奶奶了?

    好孙女都是别人家的也就算了!

    现在别人家的奶奶还不知道珍惜。

    气人!

    真是太气人了!

    “我这是实话实说!”林老太太从沙发上站起来,“叶灼刚从小地方回来,要什么没什么,她哪里配的上少卿?而且,还是纤纤先认识少卿的,如果不是叶灼横插一脚的话,说不定纤纤现在已经是少卿的未婚妻了!白棠,我知道你顾着咱们俩的交情,但我不希望,咱们俩的交情影响到了两个小辈的事情!我是真心实意来跟你说这件事的!”

    一码归一码,林老太太可不想岑老太太因为顾着两人的交情,就假装很满意叶灼的样子。

    这样没意思。

    再说,她也不是那种挟恩图报的人。

    岑老太太被气得脸红脖子粗,血压狂飙,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世界上还有林老太太这种奶奶!

    见她这样,林老太太还以为岑老太太这是默认了她的话,接着道:“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让少卿赶紧和叶灼分手!纤纤才是最适合她的人!虽然纤纤不是我的亲孙女,但她在我心中,比亲孙女还要亲,以后咱们俩以后的交情只会变得更亲厚,而不是疏远!”

    “呸!交情?谁跟你这种老傻白甜有交情!就你这种人,你也配当叶子的奶奶!”岑老太太怒指着林老太太,“赵芳月!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大脑装水小脑养鱼!年轻的时候蠢,老了还是一样的蠢!有叶子这么好的孙女你却眼瞎不知道珍惜,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岑老太太本不想骂林老太太。

    毕竟林老太太也是叶灼的亲奶奶。

    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叶灼是被她捧在手心里的孙媳妇,可林老太太这个亲奶奶,却这么侮辱叶灼。

    这让岑老太太怎么忍?

    被岑老太太这样指着鼻子骂,林老太太也气得不行。

    除了岑老太太之外,谁还敢这么骂她?

    而且,还是因为叶灼!

    岑老太太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就坏了?

    居然为了一个野丫头,就这么骂她这个多年的老朋友。

    难道在岑老太太心里,她的分量还不如一个野丫头?

    真是鬼迷心窍了!

    林老太太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岑老太太道:“我看真正眼瞎的人应该是你吧!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宁愿让少卿娶纤纤,也不想让他跟叶灼有关系?叶灼可是我的亲孙女,如果没有原因的话,我会这么做吗?”

    谁不喜欢亲孙女?

    关键是叶灼不值得她喜欢。

    回林家这么长时间了,叶灼甚至没有过来看她一次。

    让她改个名字她不愿意。

    给她说个人家她也不愿意,甚至还在林锦城面前挑拨离间,现在还出手抢冯纤纤的男朋友!

    世界上哪里有这种大逆不道的孙女?

    岑老太太怒指着林老太太,“因为你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

    简直就是病入膏肓!

    无药可治!

    林老太太都想和岑老太太对骂了。

    但是想到冯纤纤,她还是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不满都压在心里,“白棠,你冷静点,好好听我说!咱俩是多年的老朋友,所以我才不想让少卿被叶灼骗了,叶灼这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孝顺长辈,从来都没有把我这个当奶奶放在眼里过......”

    岑老太太越听越气,直接打断林老太太的话,“谁跟你是老朋友?我才没你这种老朋友!说出去都丢人!有你这种奶奶,我都替叶子感到寒心!你根本不配当叶子的奶奶!也是叶子脾气好,我要是叶子的话,早不认你这个奶奶了!我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除了叶子之外,其他什么阿猫阿狗的,谁也不配进我们岑家的大门!”

    阿猫阿狗?

    林老太太气得不行。

    岑老太太居然说冯纤纤是阿猫阿狗。

    她那么喜欢冯纤纤,可岑老太太却这么糟践冯纤纤,林老太太能不生气吗?

    她气得都快要爆炸了!

    老糊涂了!

    这个白棠就是老糊涂了,好坏不分,错把鱼目当珍珠!

    但是想到日后冯纤纤会嫁到岑家来,她现在不能和岑老太太产生什么矛盾,要不然,以后岑老太太给小鞋给冯纤纤穿怎么办?

    “白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纤纤真的是个很好很孝顺女孩子,如果不是纤纤喜欢你们家少卿的话,你真以为我愿意来呢?你别不知好歹!得寸进尺!”

    “不愿意来是吧?”岑老太太指着大门,“那就请你马上离开我们岑家!我们岑家不欢迎你这种眼瞎的人!”

    林老太太都愣住了。

    她没想到岑老太太会赶她出去!

    她更没想到,岑老太太会把她们这么多年来的情分,按在地上踩。

    当着这么多佣人的面,林老太太的脸有些挂不住。

    “我让你离开你没听见吗?”

    见林老太太站在那里不动,岑老太太指着门外,再次重复了一遍。

    “白棠!”林老太太怒声道:“你会很后悔的!”

    错过冯纤纤这么好的孙媳妇,岑老太太就等着哭吧!

    岑老太太双手叉腰,“真正要后悔的人应该是你!我看你就是在养虎为患!人在做天在看,天道好轮回,参天饶过谁,等着吧,早晚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林老太太气得转身就走。

    岑老太太坐在沙发上,气得直喘粗气!

    神经病!

    赵芳月那个老傻白甜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岑老太太现在只后悔自己刚刚没发挥好,她应该挠花林老太太的脸的。

    刚巧这个时候周湘做完SPA回来,“妈,刚刚林姨来了?”

    “嗯。”

    周湘接着道:“我看林姨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好,您是不是跟她发生争执了?”

    “嗯。”

    周湘给岑老太太倒了杯茶,“妈,林姨也那么大岁数了,您何必要跟她过不去呢?再说,你们俩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现在灼灼和少卿又在处着,您这样不是伤了两家人的和气吗?”

    周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主张以和为贵。

    这么多年,周湘还从没跟谁红过脸。

    更何况,林岑两家马上就要亲上加亲了,这种时候闹矛盾可不是明智之举。

    岑老太太拍案而起,“湘湘!你知道刚刚那个老傻白甜说什么了吗?”

    “老傻白甜?”周湘楞了下。

    岑老太太道:“就是赵芳月!”

    周湘微微蹙眉,“妈,您怎么能这么说林姨呢!怪不得我刚刚在外面看到她脸色那么难看!”

    岑老太太皱着眉道:“那个老傻白甜跑过来说叶子配不上少卿,还说要把冯纤纤嫁给少卿,说了叶子一堆坏话......”

    “什么?”周湘直接就怒了,“她怎么能这么说呢!她还是不是叶子的请奶奶!真是太过分了!妈,您刚刚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回来!要是我在家的话,我肯定好好跟她掰扯!居然上门挑拨离间!欺负我儿媳妇!妈,您做得对!对付她那样的人,就不应该给她好脸色!要不然,她还以为我们岑家的儿媳妇是那么好欺负的呢!”

    周湘也非常生气!

    她本以为这只是两个老太太之间的矛盾,没想到居然牵扯上了叶灼。

    过分!

    林老太太真是太过分了!

    叶灼那么好一个孩子,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奶奶了?

    周湘接着道:“妈,您刚刚有没有骂她?”

    岑老太太道:“骂了!当然骂了!我不止骂了,还把她赶出去了!”

    “干的漂亮!”周湘朝岑老太太伸出大拇指。

    岑老太太接着道:“我现在就后悔没有挠花她的脸!真是气死我了!”

    周湘有些担心的道:“妈,您说灼灼在林家会不会受欺负啊?”

    岑老太太道:“放心吧!叶子可不是吃素的!她要是敢招惹叶子的话,叶子肯定不会跟她客气!”

    虽然说是这么说的,但岑老太太还是有些担心叶灼,拿起平板电脑,打开微信给叶灼发视频。

    很快那边就接通了,叶灼的脸显现在屏幕上,耳朵上带着个白色的无线耳机。

    “岑奶奶。”

    看到叶灼,岑老太太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就好像刚刚那个生气骂人的老太太的人不是她一样,“叶子,你在干嘛呢?”

    叶灼笑着道:“我在医院有点小事。”

    医院?

    岑老太太一听担心的不行,“叶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还是家里那个老傻白甜欺负你了?”

    “没有,我很好,岑奶奶您不用担心,我来医院是有其他事情。”说到这里,叶灼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傻白甜是谁啊?”

    “就是你那个耳聋眼瞎的奶奶!”

    闻言,叶灼乐得不行,“您形容的很到位!”

    岑老太太笑着道:“是吧,你也觉得她耳聋眼瞎吧?”

    语落,岑老太太接着道:“那个老傻白甜有没有欺负你?”

    叶灼微微一笑,“您看我像是那种好欺负的人吗?”

    但凡叶灼的身份普通一点,那就被欺负去了。

    毕竟岑老太太的手段层出不穷,先是改名字,又是说亲......

    岑老太太接着交代道:“她要是敢欺负你的话,你就告诉我,我去挠花那个老傻白甜的脸!叶子,你可千万不要跟她动手,你直接动手就会被扣上不孝的帽子,人言可畏,到时候白的也会被说成黑的!我动手就不一样,我和她是一个辈分的!我跟她打,顶多算上打架斗殴!而且,就她那副怂样,她肯定打不过我!”

    叶灼突然感觉心里暖暖的,从岑老太太的脸上,她又想起了异世界的奶奶,“岑奶奶,谢谢您。”

    “傻孩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周湘凑过来道:“灼灼,你都好久没来家里玩了!这周六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和少卿来家里玩玩!”

    “好的。”

    三人聊了好一会儿,才挂断了视频。

    叶灼这边刚挂电话,医生就拿着报告走过来,“叶小姐,您要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叶灼双手接过报告,“谢谢。”

    “不客气。”

    叶灼一目十行的看着报告,嘴角微勾。

    看来她猜的没错。

    张嫂和冯倩华就是亲生母女。

    叶灼将鉴定报告放进包里,转身往楼下走去。

    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了熟人。

    “灼灼!”

    “夏阿姨!”叶灼一回眸,就看到了夏小曼。

    夏小曼笑着道:“灼灼,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来医院是身体不舒服吗?”

    叶灼道:“我来拿个报告,阿姨你呢?”

    夏小曼接着道:“最近有点感冒,所以就来医院看看。”

    “哦。”叶灼微微点头。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

    就在此时,一辆低调的奔驰在路边停下,“灼灼!”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清风俊朗的脸。

    “四叔!”

    林清轩点点头,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目光落到叶灼旁边的夏小曼身上,“这位是?”

    叶灼主动介绍道:“这位是我同学的妈妈夏阿姨。夏阿姨,这是我四叔。”

    林清轩朝夏小曼伸出手,“夏女士你好。”

    “林先生。”夏小曼和林清轩握手。

    林清轩接着道:“冒昧的问一下,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感觉夏女士有点面熟!”

    夏小曼也觉得林清轩有些面熟,眼前好像突然浮现起什么,“我们之前应该在医院见过吧?我不小心撞了你一下?”

    距离上一次和林清轩见面有一段时间了,当时夏小曼跟林清轩道歉,可林清轩却毫无反应,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她还以为林清轩是个哑巴。

    林清轩也想起来当天在医院发生事情,“对对对!就是那天!”那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也是他涅槃重生的日子,如果当天他没有去医院的话,那他现在还活在赵书宁的欺骗之中。

    叶灼有些惊讶的道:“四叔,你和夏阿姨你们认识啊?”

    林清轩笑着道:“之前见过一面。”

    夏小曼跟着点头,“是的。”

    语落,夏小曼接着道:“灼灼,有时间去阿姨那儿玩,阿姨今天还有事,先走了!”

    “好的,您去忙吧。”

    林清轩看向叶灼,“要去哪儿?我送你。”

    “那就麻烦四叔送我回家吧。”叶灼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行。”林清轩点点头。

    上了车后,林清轩好奇的道:“灼灼,你同学家也住在京城吗?”

    叶灼道:“她家在云京,不过现在搬到京城了!对了四叔,夏阿姨也是单身哦。”

    最后一句话,暗示性很强。

    林清轩笑着道:“这孩子!”

    叶灼接着道:“我听说奶奶最近在给您物色四婶?”

    “我现在没这方面的打算,你奶奶就知道瞎折腾!”因为赵书宁的缘故,前十几年,林清轩一直呆在国外,如今,他只想安安静静在故乡生活一段时间。

    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回国外,考虑其他事情。

    林家。

    直至回到家,林老太太还气得不行。

    她本以为今天去岑家,就可以把冯纤纤和岑少卿的事情定下来,没想到,岑老太太居然那么不识抬举!

    居然看不起冯纤纤。

    真是够可以的!

    除了蠢,林老太太现在都没有别的词语来形容岑老太太。

    看到林老太太回来,张嫂赶紧迎上来,“老太太,您去岑家谈的怎么样?”

    按照林老太太和岑老太太交情,这双方肯定交流的很愉快。

    林老太太是叶灼的亲孙女。

    她这个亲奶奶都不喜欢叶灼,岑老太太还会喜欢?

    明眼人也该知道选冯纤纤。

    林老太太眼底含着怒气,“我看白棠就是越活越蠢了!老眼昏花!耽误后代子孙!”

    张嫂眯了眯眼睛,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老太太,这是怎么回事?”

    林老太太没有直接回答张嫂的话,接着道:“你去把女德班负责人的名片拿来给我!”

    “好的。”张嫂点点头,跑去拿名片了。

    很快,张嫂就带着名片走过来了,“老太太给。”

    林老太太接过名片,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讲完电话之后,林老太太接着道:“一会儿女德班的负责人要来,张嫂你安排人去门口接应一下。”

    林家庄园安保工作做得非常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好的。”

    张嫂点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张嫂带着一名留着八字胡,体型壮硕的中年男人走进来,“老太太,这位就是女德班的负责人,赵先生。”

    “赵先生你好。”林老太太笑着问好。

    “林老太太。”

    林老太太接着安排佣人给张先生泡茶,然后又包给张先生一个大红包,“张先生,我那孙女是刚从乡下回来的,目无尊长,大逆不道,半点教养都没有,不知道您这边有没有办法可以让她把这些不良品行全部改正过来?”

    张先生笑着道:“老太太请放心,不管是多品行多恶劣的孩子,只要到了我手里,都会被调教得乖巧懂事,知书达理!”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呀~

    看到大家挺在乎男主年龄问题的。

    他们之间就相差11岁而已,其实也不是很大吧......

    而且,大叔有三好,成熟、隐忍、好推倒~

    最重要的是帅气多金还专情!

    这样的好男人不香吗?

    然后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