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35:护妹狂魔,意外面基,打脸冯纤纤!
    冯纤纤从小跟林泽一起长大。

    她非常了解林泽。

    曾经还怀疑过林泽是不是有厌女症。

    毕竟,她从小就聪明又可爱,林家的四个儿媳妇对她稀罕的不行,恨不得拿她当成亲生女儿宠,还有一起长大的小男孩儿也都个个成了她的跟屁虫。

    唯有林泽,对她避之不及。

    一开始,冯纤纤还以为林泽是对她有意见,单独针对她。

    后来,冯纤纤才发现,林泽并不是只讨厌她,他讨厌每一个女孩子。

    哪怕是19岁这样敏感的年纪,他对女孩子还是一样的冷漠。

    而且,林泽最讨厌女孩子触碰。

    冯纤纤忘不了某次,她为了讨好林泽,拉着林泽的胳膊撒娇时的情景。

    那一瞬间,林泽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眼神冷到可怕。

    就好像,她是什么恶心的垃圾一样。

    从那以后,冯纤纤就再也不敢招惹林泽,自取其辱了。

    冯纤纤就这么看着叶灼,眼底全是讥讽的神色。

    等着吧。

    林泽马上就要让叶灼出丑了。

    连亲哥都不喜欢。

    叶灼还有什么资格留在林家?

    可下一秒。

    冯纤纤直接就愣住了。

    只见林泽很自然的就弯腰把桌子底下的水晶边夹捡起来,递给叶灼,“给。”

    捡起来了?

    林泽居然捡起来了!

    林泽为什么没有发火?

    林泽不是有厌女症吗?

    冯纤纤脸上全是惊愕的表情。

    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灼接过边夹,夹到耳畔,然后往外走去。

    酒店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后花园,正直农历的八月份,花园里开满了各色的花儿,其中以金桂最为显眼。

    伴着真正鸟鸣,微风袭来,卷来阵阵花香。

    叶灼行走在花园的小道上,深吸一口气,眉间的倦色消失了几分。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叶灼微微回眸。

    来人身着月白色的素衣长衫,手里捏着一串血红色的佛珠,逆着光,有些看不清楚五官,行走间,爆发着一股强大的霸者气势。

    “你怎么来了?”

    岑少卿语调低沉,“出来透透气。”

    “不喜欢里面?”叶灼微微挑眉。

    “还行。”岑少卿捻了下佛珠,“你喜欢吗?”

    叶灼语调淡淡,“除了有点闷,其他都还行......”

    岑少卿轻笑。

    两人又聊了会儿,叶灼催促岑少卿进去。

    岑少卿挑眉,“你不进去?”

    “你先进去。”叶灼接着道:“我随后就来。”

    “那你先进去。”岑少卿道:“我是在你之后出来的。”

    叶灼一想,好像是那么回事,便转身往里走。

    还没走几步,手突然被人握住,轻轻一拉,整个人便被人拥入怀中,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许是礼服的意料太薄,叶灼甚至能感受到从他指腹间传来的温度,岑少卿的下巴就这么搁在她的肩膀上,一呼一吸间皆是彼此的气息。

    “领导,其实我就是出来看你的。”

    看到叶灼出来,岑少卿就管不住自己的脚了。

    叶灼眉眼弯弯,低头,“不装了?”

    “嗯。”岑少卿压着嗓子道:“让我抱一分钟?”

    “满足你。”

    一分钟后,叶灼开口提醒他,“一分钟到了。”

    “怎么这么快?”岑少卿微微蹙眉,松开她。

    叶灼低头整理了下礼服,“我先进去了。”

    “等一下。”

    岑少卿叫住她。

    “嗯?”叶灼微微回眸。

    “头发乱了。”岑少卿伸手将她脸颊边的青丝撩到耳后,然后将那枚水晶边夹重新夹好,动作轻柔至极,就好像在对待一件易损的无价珍宝一样,深邃的眼底如同墨染。

    从岑少卿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这人高挺的鼻梁,绯红色的唇瓣,鲜艳欲滴。

    想亲一下。

    岑少卿忽然心跳加快,手上的动作顿住了。

    “好了吗?”叶灼微微抬眸,问道。

    岑少卿这才反应过来,修长的手指落至她的耳畔,“好了。”

    “那我先走了。”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灼灼!”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出现一道男声。

    叶灼微微回眸,便看到林泽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花园入口处,正看着这边,目光有些警惕。

    “哥?”叶灼有些意外。

    林泽直接走到叶灼和岑少卿中间,将两人隔间开,看着叶灼道:“灼灼,妈找你,我们回去吧。”

    “好。”叶灼微微点头,跟上林泽的脚步。

    走到转角处。

    林泽道:“灼灼,你认识岑五爷?”

    叶灼微微点头。

    林泽回头看了下,接着道:“岑五爷这个人,年少成名,性格乖张,平时吃素念佛,看似参透红尘,与世无争。其实就是一头蛰伏在暗处的猛兽,能随时给人致命的一击。灼灼,你年纪还小,不是这样老狐狸的对手,以后尽量还是少跟他说话。”

    叶灼今年才19岁。

    她哪里是老奸巨猾的岑少卿的对手?

    “他有这么恐怖?”叶灼微微挑眉。

    林泽很认真的道:“岑五爷这个人,远比我说的要恐怖。”

    叶灼道:“哥,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

    “灼灼,看人不能只看表面,”林泽语调缓缓,接着道:“岑五爷今年不过三十一岁,就已经垄断了华国的商业界,让岑家成为华国的第一大家,这样的人能是简单的人物吗?”

    语落,林泽接着又道:“而且,据我所知,岑五爷这个人一向清心寡欲,不近女色,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跟你走的这么近?肯定是别有所图!”

    叶灼抬眸看向林泽,“哥,其实我和岑五爷认识有一段时间了,我感觉他挺不错的,各方面都符合我的择友标准。”

    听到这话,林泽心里一个咯噔。

    完了完了!

    他这涉世未深的妹妹要被老奸巨猾的狐狸骗了。

    林泽心中警铃大作,“灼灼,我认识岑五爷十九年了,我了解他,比你了解的多。他不但性格乖戾,很可能还有暴力倾向,他跟你走得这么近,肯定是不怀好意。”

    叶灼微微挑眉,“暴力倾向?”她怎么没看出来,岑少卿身上还藏着暴力因子?

    林泽很认真地点头,“是的,而且是很严重的暴力倾向。”

    叶灼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哥,你经历过他的暴力倾向?”

    “算是吧。”林泽回答。

    虽然那个时候林泽才三岁,但那次的经历让他一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他至今都忘不了,岑少卿把他摁在游泳池里洗的情景。

    导致从那以后,他都不敢去岑家做客。

    林泽接着道:“总之灼灼,你少接触他就行。”

    叶灼回头看了眼岑少卿。

    岑少卿被叶灼的目光看得一愣,心里突然燃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未来大舅子,肯定没在叶灼跟前说好话!

    他不会真的还记得16年前的那件事吧?

    岑少卿捻佛珠的手顿了下,看着兄妹二人的背影,深邃的眸子里根本看不到底,一望无际,眼底仿佛藏着浩星宙。

    大厅里,宴会还在继续。

    冯纤纤看着跟林泽一起走进来的叶灼,眼睛微微眯起。

    双手不自觉的捏紧。

    看到这一幕,说一点感觉也没有,那是假的。

    叶灼凭什么?

    她叫了林泽整整十九年的哥哥,可林泽却半点回应都没有,对她跟对陌生人一样,丝毫不拿她当妹妹看待。

    叶灼才来几天?

    难道她跟林泽十九年的兄妹之前,还不如一个才认识了几天的陌生人?

    没良心的白眼狼!

    林泽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纤纤,你怎么了?”林老太太见冯纤纤有些不对劲,关心的问道。

    冯纤纤故作无事的笑笑,“没什么,我就是看到阿泽哥哥终于找到妹妹了,心里为她高兴呢!奶奶,您看阿泽哥哥多宠叶灼妹妹啊。”

    林老太太抬头看向林泽和叶灼,脸色一冷。

    觉得林泽很不懂事。

    毕竟冯纤纤跟他有这么多年的兄妹感情在,两人从小还是一起长大的,他平时对冯纤纤冷冰冰的,连个笑脸都没有,可是却对那个野丫头那么好,别说冯纤纤了,怕是无论换成谁,心里都非常难受吧?

    毕竟冯纤纤是真拿林泽当哥哥的!

    都说树怕剥皮,人怕伤心。

    他这不是让人寒心吗?

    林老太太握着冯纤纤的手,“阿泽那孩子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别说你了,怕是以后连我他都不放在眼里,可怜我辛辛苦苦把他养大,到头来,还不如养一条狗。”

    林老太太觉得林泽太让她失望了。

    不管怎么说,她都一手把林泽养大了。

    可林泽居然转头就把她给忘得干干净净,找叶舒去了!

    叶舒有养过他一天?

    但凡是有一点点良心的孩子,都不会干这种事。

    冯纤纤低声道:“奶奶,您别这么说,其实阿泽哥哥还是很懂事的,不管怎么说,叶灼妹妹都是他亲妹妹,他亲近叶灼妹妹也是正常的。”

    “那我还是他亲奶奶呢!”林老太太感觉自己非常难过,强调道:“我是把他一手带大的奶奶!”

    她一手把林泽养大,到头来,林泽还不如冯纤纤孝顺。

    这不是讽刺吗?

    冯纤纤继续安慰林老太太。

    冯倩华走过来道:“林姨,纤纤说的没错,阿泽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您就别想那么多了!对了,我看锦城哥的女儿还叫叶灼,也不知道准备什么时候把姓氏改过来?”

    语落,冯倩华接着又道:“林姨,既然孩子现在已经人回来了,我劝您就别为难锦城哥了,早点把孩子的姓回来吧。”

    林老太太这才想起来,叶灼的姓还没改呢!

    虽然她挺不喜欢叶灼的,可不管怎么说,叶灼都是林家的血脉,让林家的血脉跟着叶舒那个贱人姓算是怎么回事?

    林老太太点点头,“倩华你说得对,今天回去我就让锦城把这件事办了。”

    闻言,冯倩华的眼底闪过一道微光,笑着道:“林姨您想通了就好,总归都是一家人,闹得那么僵做什么?”

    “妈,倩华,你们在聊什么呢?”赵书宁从另一边走过来。

    冯倩华笑着道:“四嫂。”

    赵书宁抓住冯倩华的手,一脸惋惜的道:“倩华,我一直以为你可以和锦城走到一起去,没想到......”

    冯倩华脸上笑意不减,“可能是我跟京城没缘分。”

    “什么缘分不缘分!”赵书宁压低声音道:“事在人为,功夫不负有心人,倩华,我和妈一样,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五弟妹,其他人都得靠边站!妈,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林老太太开心的道:“对对对!书宁这话我乐意听。”

    赵书宁接着道:“反正我是看不惯叶舒和她那个女儿!一大一小都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不是我说话难听,叶舒不是什么好女人,我看那个小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书宁这话可谓是说到林老太太的心里去了,连忙点头附和。

    冯倩华道:“妈,四嫂,你们可能误会叶舒妹子,其实她人不错的......”

    赵书宁无语的道:“倩华,怪不得妈总说你是个老好人!你还真是个傻白甜!叶舒如果是什么好女人的话,就不会勾搭上锦城,成功上位了!你呀!就是不知道为自己想想。”

    闻言,冯倩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林老太太的目光转向叶舒那边。

    吴湄以及张珍珍还有杨文茵正在和叶舒聊些什么,四妯娌站在一起,画面竟然意外的和谐。

    吴湄本以为叶舒真的和传言中的一样,粗鄙不堪。

    但是经过一番谈话之后,她发现,叶舒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三观正,格局高,和传言中的完全是两个人。

    而且,跟叶舒在一起交流很轻松。

    四人越聊越投机,很快就互加了微信。

    张珍珍笑着道:“五弟妹,我把你拉到咱们的家族群了,你一会儿把大侄女也拉进来。”

    “好。”叶舒点点头。

    林老太太皱着眉,“老二家老三家的不懂事也就算了,怎么老大家的也跟着不懂事!书宁,你去给我把老大家的叫过来!”难道吴湄不知道,她很不满意叶舒吗?

    她是不是想造反?

    赵书宁走到吴湄身边,“大嫂,妈叫你。”

    吴湄点点头,跟叶舒打了声招呼,就往这边走来。

    见吴湄过来,赵书宁便和冯倩华往另一边走去了,将空间留给林老太太和吴湄。

    “妈,您叫我有事?”

    林老太太的脸色有些难看,“老大家的,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可今天,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吴湄一愣,“妈,怎么了?”

    “我怎么了?”林老太太压着怒气,“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问你,你刚刚叫叶舒叫什么呢?”

    “五弟妹啊。”吴湄回答。

    林老太太被这一句‘五弟妹’给气得差点吐血,“吴湄!你要搞搞清楚,到底谁才是你五弟妹!”

    吴湄也不是傻子,瞬间便明白过来林老太太这番话是什么意思,笑着道:“妈,我知道您一直都很喜欢倩华,也把倩华当成了准儿媳。可这种事情,您说了不算,您得看锦城的意思,锦城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和五弟妹相互错过了19年,后半生,您就成全他们吧。”

    说到这里,吴湄顿了顿,接着道:“而且,我看五弟妹不但没有传言中的那么不堪,反而非常优秀,她会英语,懂金融,还有自己的生意经,这样的好女人可遇不可求,锦城能再次遇上她,两人能重新走到一起,也是锦城的福气!”

    “还有大侄女,妈,您好好看看大侄女,那可是您唯一孙女,长得漂亮不说,弹的还是世界上最难的钢琴曲,会阿拉伯语。您觉得在咱们这个圈子里,还能找出第二像大侄女这样的人吗?有这样的孙女,也是您的福气,我敢保证,京城有一半的老太太,都得羡慕您有个这么优秀的孙女。”

    闻言,林老太太脸色都白了。

    怒不可遏。

    “吴湄!你是故意来气我的是不是?就那种没教养的野丫头,不把我的老脸都丢光了也就算了,还有人会羡慕我?还有啊!你是从哪里看出来,锦城跟叶舒在一起,是锦城的福气!明明是叶舒那个贱人高攀了我们林家!”

    林老太太接着道:“吴湄,我看你就是不安好心!你是不是早就看不惯我这个老太婆了!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死!”

    吴湄生怕林老太太异样让其他宾客们发现了,压低声音道:“妈,我没有那个意思!您真的误会五弟妹了,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等您跟五弟妹相处几天,你就知道,她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她绝对不会比倩华差!”

    吴湄是真的很欣赏叶舒,也非常羡慕叶舒。

    虽然她受了19年的苦,可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不但拥有一个爱自己的丈夫,还有一对优秀的龙凤胎。

    她这个婆婆,一生都是势利眼。

    当初她隐瞒家世跟林清凡谈恋爱,被林老太太知道之后,林老太太居然用10万块钱的支票来打发她,后来发现她是吴家的千金之后,立即变换了一副脸孔,对她百般讨好。

    如果吴湄不是欣赏林清凡的人品和能力的话,说什么,她也不会嫁给林清凡。

    事实证明,林清凡没有让他失望。

    林清凡的能力和林锦城不相上下,这些年来,把家族企业发展的很好,林家的五个兄弟,除了长居国外的林清轩之外,其他几人分别占据了东南西北这四个地域。

    在华夏大陆,除了岑家之外,林家的势利也是全部全国,不容小觑。

    北边是林锦城。

    西边是老三林清扬。

    南边是老二林清云。

    东边是老大林清凡。

    吴湄看着林老太太语重心长的道:“妈,十九年前您已经错过一次了,这一次,你就别再折腾了,让锦城和五弟妹两口子好好过日子吧,您也是当曾祖母的人了!何必呢?”

    在吴湄看来,林老太太就是作。

    她要是在这么作下去的话,迟早会作出事的。

    林老太太本来就非常生气,听了吴湄这番话之后,气得都要跳起来了。

    叶舒!

    都怪叶舒!

    叶舒就是一个搅家精!

    叶舒没来之前,林锦城是个好儿子,林泽是个好孙子,吴湄也是个好儿媳,现在叶舒一来,一切都变了。

    林老太太气得想扇吴湄一巴掌,手握了又松开,松开又握上。

    吴湄有两个弟弟,个个人高马大。

    而且,吴家家世也不差,她还真不敢打吴湄。

    见岑老太太的脸色变了又变,吴湄叹了口气,“妈,话我就说到这儿,您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我先过去了。”

    说完,吴湄就转身往叶舒那边走去,接着加入叶舒他们的聊天。

    赵书宁一直关注着那边的动静,看到吴湄又走到叶舒身边,赵书宁皱着眉道:“大嫂这是怎么回事啊?别人是越活越精明,她倒好,越活越回去了!连这种人都要巴结,她还真以为叶舒能跟锦城一辈子吗?”

    林家主母这位置,迟早还不是冯倩华的!

    叶舒一个小三上位的人,能跟林锦城好多久?

    冯倩华笑着道:“四嫂别生气,你看我都没生气。”

    “也是你心好。”赵书宁接着道:“换成我的话,你看我不大嘴巴子扇她!你在看我们家清轩,看到我就跟老鼠看到猫似的!我说一他就不敢说二!”

    冯倩华感慨道:“所以说啊,四嫂你是我最羡慕的人。”

    赵书宁的确是命好,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丈夫还拿她当个宝。

    最重要的是,林老太太也从不挑赵书宁的刺,甚至还建议两口子去抱养个孩子。

    可惜。

    当年的冯倩华没看上林清轩。

    要不然,还轮得到赵书宁?

    岑少卿在外面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冷风,这才走进宴会厅。

    看到岑少卿进来,冯纤纤眼底的怨恨瞬间转变成爱慕的光,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冯纤纤有种强烈的预感。

    终有一天,她会成为岑家主母,和岑少卿比肩。

    因为除了她之外,谁都配不上岑少卿!

    思及此,冯纤纤眼底浮现出势在必得的光。

    ......

    宴会结束之后,岑少卿本想找个机会单独跟叶灼说几句话,可是林泽一直跟在叶灼身边,他根本没有接触叶灼的机会。

    他只要多看叶灼一眼,林泽就会立马挡在叶灼面前。

    就像他是什么吃人的怪兽一样。

    岑少卿苦笑一声。

    他常年居之高位,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备受恭敬的存在,喜欢的东西,只要多看一眼,就会有人立即双手奉上。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拿他当贼一样的防着。

    岑少卿右手捻动着佛珠,左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发现信息给叶灼。

    岑老太太抬头看向岑少卿,又看向正站在不远处和林泽一起送客的叶灼,疑惑的道:“咱们马上就要回去了,你不去跟你媳妇儿说句话?”

    岑少卿捻着佛珠,“我跟阿泽之间可能有点误会。”

    岑老太太眯了眯眼睛,本已尘封的往事突然涌上心头,“我早都说了做人要低调点,高傲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怎么着,被我说中了吧?我看你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沙雕玩意,啥也不是!”

    岑少卿也非常后悔。

    早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叫林泽一声哥。

    那他当年肯定拿林泽当祖宗一样的供着。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岑老太太接着道:“你跟我一起过来。”

    岑少卿跟上岑老太太的脚步。

    两人走到叶灼和林泽面前。

    岑老太太抓着叶灼的手,“叶子,我和少卿就先回去了,你和阿泽有时间记得去我那儿玩玩,到时候就让少卿过来接你们!”

    叶灼微微点头,“好的岑奶奶。”

    岑老太太又抓住林泽的手,“看阿泽长得和叶子多像啊!对了阿泽,我听你奶奶说你很喜欢冲浪是吗?少卿也特别喜欢冲浪,他以前还是冲浪高手呢!大家都叫他浪里小白龙,有时间你们几个年轻人一起约出来玩玩,要不就下周吧?你看怎么样?”

    林泽礼貌的道:“岑奶奶您太客气了。岑五爷他公务繁忙,我们兄妹还是不打扰他了。”

    岑老太太笑着道:“阿泽,你跟我们家少卿都是一个辈的,叫五爷多生疏,直接叫五哥就行了。”

    “五哥。”林泽礼貌的叫了声。

    此时的林泽怎么也想不到,岑少卿在不久的将来,居然成为他的妹夫。

    岑少卿微微颔首,“阿泽,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没有。”林泽回答。

    岑少卿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太了解了,还用误会吗?

    岑老太太接着道:“没有误会就好,那我们就先回去了,阿泽,叶子,有时间一定要去我那玩!”

    林泽和叶灼将两人送到酒店门外。

    林锦城和叶舒正站在门外送客,看到岑少卿和岑老太太出来,两人立即迎了过来。

    坐上车。

    岑老太太看着岑少卿很认真的开口,“臭小子你惨了!”

    “嗯?”岑少卿微微回眸。

    岑老太太接着道:“你现在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我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你把你那个小大舅子得罪惨了!”

    岑少卿捻着佛珠,神色不动。

    岑老太太又道:“我看阿泽的样子,想让他在段时间内原谅你,几乎是不可能!所以你还是慢慢来吧,用行动来感化他!别总是一副硬邦邦的样子,多笑笑,你看你那副样子,就像谁欠了你几百万一样,阿泽会接受你这个妹夫才怪!”

    “你个沙雕玩意听到我说话没?”岑老太太戳了戳岑少卿的胳膊。

    岑少卿薄唇轻启,“听到了。”

    岑老太太接着又交代道:“还有你老丈人那也要好好讨好!我看你老丈人那关也不好过!上次我给你的那些书,你记得好好看!认真看!多学学霸总追妻的套路!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你说你又有深情,又有套路,小娇妻还能跑得掉吗?”

    说到这里,岑老太太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你说叶子怎么就是赵芳月的孙女呢!我现在想到赵芳月那张丑脸我就生气!叶子那么漂亮,那么优秀,那么厉害,她赵芳月凭啥当叶子的奶奶?幸好叶子长得像锦城和阿舒,要是像赵芳月的话,那就是灾难片现场了!”

    林老太太是叶灼的奶奶,简直就是岑老太太的意难平。

    没一会儿。

    车子就停在岑家庄园门口。

    岑老太太拄着拐棍下车。

    “奶奶,你们回来了。”岑月牙赶紧迎了上来,“见着弟媳妇没?”

    岑老太太点点头,将拐棍递给岑月牙,“当然见到了!”

    岑月牙接过拐杖,忍不住吐槽道:“奶奶,您根本就用不上拐杖,为什么出门的时候总要带一根拐杖?不碍事吗?”

    岑老太太今年八十多岁了,耳不聋眼不瞎,脚步稳健,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根本用不上拐杖。

    “你懂什么!这叫气势!”岑老太太扬起头,傲娇的道:“你没看到电视上的老太君都拿着龙头拐杖吗?”那样子,别提有多威风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方便打人!

    谁要是敢惹她的话,抡起拐杖就是一下。

    岑月牙满脸笑容,她这个奶奶,简直就是个老顽童,跟个孩子似的。

    ......

    林家。

    一回到林家庄园,林老太太就把林锦城叫到偏厅。

    “你准备什么时候把那丫头的姓改了?”

    林锦城微微皱眉,“妈,您什么意思?”

    林老太太怒视着林锦城,“我的意思就是让你把她的姓改了!既然是我们林家的血脉,一直跟着外人姓算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做不到。”林锦城接着道:“灼灼是阿舒带大的,她就应该跟着阿舒姓,还有,阿舒她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妻子,是灼灼和阿泽的母亲。”

    这十九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尽过一天父亲该尽的义务,现在还让他给叶灼改姓?

    这不是在伤叶舒的心吗?

    “你说什么?”林老太太拍桌而起。

    林锦城将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妈,您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给灼灼改姓的!”

    果然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这才是叶舒刚回来的第一天,林锦城就敢这么对她了。

    林老太太指着林锦城道:“那是我们林家的血肉!我们林家的血肉就该姓林!”

    林锦城就这么看着林老太太,“灼灼就算姓叶,也照样是我林锦城的血肉,是我们林家的大小姐!”

    林老太太只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哪里突突的。

    也不知道叶舒那个贱人喂林锦城吃了什么迷魂药,竟然能让林锦城容忍自己的孩子不跟自己姓。

    这天下有几个父亲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跟着外人姓?

    林老太太又想起了冯纤纤。

    冯纤纤和林锦城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可她却同意把自己的姓氏更改成林。

    叶灼呢?

    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

    能姓林是她的荣幸!

    野丫头就是野丫头!

    林老太太重重地拍了下桌子,“不孝子!你给我跪下!”

    “妈,别作了,您要是在作下去的话,就别怪儿子容不下您了。”说完这句话,林锦城转身就走。

    林老太太捂着心口,往后踉跄了好几步,如果不是身后有个椅子的话,她就倒在地上了。

    反了!

    反了!

    真是反了!

    林锦城现在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了。

    林老太太随手抓起一个花瓶,砰的一下砸在了地上。

    碎片四散。

    赵书宁从后面走出来,“妈,我算是看出来了,五弟是彻底的被那个狐狸精给迷惑了!他现在连您这个亲生母亲都看不见了!”

    林清轩跟在赵书宁身后,犹豫着开口,“妈,其实锦城刚刚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大侄女毕竟是五弟妹一手带大的,您现在要求大侄女改姓,确实有点过分......”

    林清轩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林老太太的要求确实很过分。

    赵书宁一个眼神扫过去,直接打断林清轩没说完的话,“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林清轩立即闭嘴。

    赵书宁接着给林老太太上眼药。

    半个小时后,夫妻二人从林老太太的卧室里走出来。

    林清轩低声道:“书宁,锦城跟五弟妹两口子过日子,咱俩插一手算是怎么回事?我们还是快点订机票回M国吧,别掺和这些事了!”

    赵书宁白了林清轩一眼,“回什么回!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这趟回来,我就没打算那么快回去!”

    “那你想干什么?”林清轩问道。

    赵书宁心里有自己的打算,“这你就别管了!”

    林清轩的脸色变了变,“你非要插手锦城跟五弟妹的事吗?”

    赵书宁回头看向林清轩,眼底全是打量,“林清轩,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叶舒那个狐狸精了!”

    林清轩觉得赵书宁有些无理取闹,“你瞎说什么呢?”

    “我看你是做贼心虚吧!张嘴闭嘴就是那个狐狸精!我问你,你是不是嫌弃我不会生孩子?”说到激动之处,赵书宁的面目有些狰狞,“林老四,你别忘了!不是我赵书宁不会生!是你没有生育能力!这些年来,都是我替你在背黑锅!”

    听到这句话,林清轩脸上所有的怒色都消失殆尽。

    是的。

    他没有生育能力。

    这些年来,都是赵书宁一个人挡掉了那些流言蜚语。

    他欠赵书宁太多太多。

    “书宁,对不起,”林清轩叹了口气,“我对五弟妹没有别的意思,你别生气,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赵书宁这才满意,看了林清轩一眼,“跟我回房吧!今天晚上你睡沙发。”

    “好的。”林清轩点点头。

    三楼。

    叶舒换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

    林锦城正坐在书桌前处理文件。

    叶舒站到他面前,“我问你件事。”

    “你问。”林锦城放下文件,抬头看向叶舒。

    叶舒问道:“你和冯倩华当年究竟是不是未婚夫妻关系?”

    她很在意这件事。

    如果林锦城在当时真的和冯倩华有婚约的话,那她就是一个第三者,她就欠冯倩华一句对不起。

    所以,她需要一个准确的答案。

    林锦城摇摇头,“不是,我跟她从来都没有什么未婚夫妻关系,那个时候我们都差不多大,加上两家又是至交,所以长辈们便有撮合的心思,提出了订婚事宜,但我很明确的就拒绝了。我拒绝冯倩华以后,她就嫁给了冯纤纤的生父。”

    听到这句话,叶舒松了口气,“其实当年冯倩华来找过我。”

    “什么?”林锦城很是惊讶。

    叶舒接着道:“当时,她是挺着大肚子找到我的,她跟我说,她怀的是你的孩子,她说她是你未婚妻,是我拆散了你们......”

    林锦城没想到冯倩华还干过这种事,急忙解释道:“没有,我没有!阿舒,我真的没有,请你相信我!冯倩华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冯纤纤的生父!你想想,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话,我妈会放任不管吗?”

    叶舒的嘴角溢出一丝微笑,“说实话,当时我真的很绝望。”

    林锦城红着眼眶抱住叶舒,“阿舒,对不起......”

    叶舒回抱住林锦城。

    好半晌,两人才分开。

    林锦城道:“阿舒,累了一天了,你先去休息吧,你放心,在你没有彻底的放下心结之前,我都睡沙发。”

    叶舒看了他一眼,恍惚间,她又看到了从前的林清诚。

    二人的隔壁就住着叶灼。

    叶灼就这么的坐在地毯上,腿上放着电脑,一手撑在地上,一手快速地在键盘上跳跃着,速度快到在键盘上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

    偏生,这人还是一脸淡淡的神色。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叶灼淡淡开口。

    门被推开,是林泽端着甜汤走进来,“你要喝点甜汤吗?”

    叶灼微微挑眉。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林泽第六次敲门了。

    第一次是送水果。

    第二次是送甜品。

    第三次过来问她要不要喝咖啡......

    “谢谢哥。”叶灼站起来,双手接过甜汤,喝了一口,“很好喝。”

    林泽挠了挠脑袋,“你喜欢就好。”

    说完,就转身离开叶灼的房间。

    叶灼看着林泽的背影,突然发现这个哥哥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

    ......

    林家大小姐在的宴会上风光无限,碾压冯纤纤的事情,第二天就弄得人尽皆知。

    知道内幕的人自然知道冯纤纤是自找的。

    可不在宴会现场的人,就以为是这个林家大小姐在仗势欺人。

    郑芷兰在听说这件事之后,就第一时间找到冯纤纤。

    冯纤纤又是个会演戏的,不过简单的几句话,就让好姐妹儿郑芷兰为她打抱不平,“纤纤,那个林家大小姐真是太过分了!你等着!我一定会让我哥给你打抱不平的!”

    冯纤纤吸了吸鼻子,“芷兰还是算了吧。”

    郑芷兰是一个极具正义感的小姑娘,况且,冯纤纤还救过她,“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样,你负责把那个林家大小姐约出来,剩下的交给我和我哥就行!”

    郑芷兰的哥哥郑梓墨一直对冯纤纤有好感。

    他很愿意为冯纤纤效劳。

    冯纤纤也自知这一点。

    “可、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冯纤纤一脸犹豫。

    郑芷兰叹了口气,“人善被人欺!纤纤,这回你必须给我硬气起来!”

    看到郑芷兰这样,冯纤纤只好勉为其难的道:“那、那好吧......”

    告别郑芷兰之后,冯纤纤直接找到叶灼,“叶灼,明天有时间跟我一起出去喝杯茶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叶灼低眸看着冯纤纤,神色淡淡。

    昨天晚上,她通过追踪确实查到了些东西。

    十九年前的事情,很可能跟冯倩华有关系。

    她倒是想看看,冯纤纤的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叶灼点点头,“去哪儿?”

    冯纤纤没想到叶灼会答应的这么快,眼底闪过得意的光,“明天上午十一点,魅色咖啡厅。”

    “行。”

    第二天上午10点50分。

    冯纤纤和郑芷兰出现在魅色咖啡厅。

    郑芷兰握着冯纤纤的手,“纤纤,一会儿我哥套路她的时候,你可别同情她!”

    冯纤纤为难地点点头。

    10点58分,郑梓墨出现在咖啡厅,看了看手中的腕表,“人还没到?”

    郑芷兰摇摇头,拉着郑梓墨坐下,“哥,我跟你说啊,你一会儿可得好好帮纤纤出一口恶气!”

    “放心,交给我了。”郑梓墨笑着道:“对付她这种绿茶,我最有经验了。”

    在豪门这么多年,郑梓墨什么段位的绿茶没见过?

    冯纤纤低垂的眼底闪过一道得意的神色。

    11点整。

    一道纤细的身影往里面走来。

    穿着铅尘不染的白色衬衫,衣摆随意的扎在腰间,有些不羁的样子。

    还带着点冷酷。

    一双腿又长又直,脸上脂粉未施却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标准的丹凤眸中波光潋滟。

    “是她吗?”郑芷兰看向冯纤纤。

    冯纤纤点点头,“是她。”

    郑芷兰回头看向郑梓墨,“哥,就是她......”

    可郑芷兰一句话还没说完,郑梓墨就站起来,有些激动的道:“叶子?!”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你们猜猜郑梓墨是谁?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