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32:居然是叶灼,宴会上大型打脸现场拉开帷幕!
    小十二岁的哥哥......

    而且还是亲的!

    龙凤胎!

    想到林泽三岁的时候,有一次林老太太带着林泽去岑家玩,林泽因为顽皮,弄得满身泥水往他身上扑,他单手把林泽拎起来摁在游泳池里洗的情景。

    当时林泽哭的稀里哗啦的。

    从那以后,林泽好像就再也没来过岑家了。

    思及此,岑少卿单手捻着佛珠,神色莫名。

    那个时候林泽才三岁。

    他应该不记得什么吧?

    须臾,岑少卿接着开口,“领导,你确定......你不是他姐?”

    如果林泽是弟弟的话,他还可以以姐夫的姿态去教育林泽。

    是哥哥的话。

    那被教育的人,岂不是要变成他了?

    叶灼将左脚压到右脚上,换了个姿势,阳光从落地窗里照进来,镀在她的眉眼上,清浅如玉,“我要是他姐的话,那被林老太太抱走的人就不是他了。”

    岑少卿:“......”这算是百因必有果吗?

    早知道林泽会成为他大舅子。

    他肯定把林泽当成祖宗一样供着!

    岑少卿眼眸微深,“所以说,林叔叔当年的初恋女友就是阿姨,林家老太太抱走的孩子就是林泽?因为你比你哥出来的晚,所以林家老太太不知道阿姨怀的是龙凤胎?”

    “对。”叶灼微微点头。

    “那......做过鉴定吗?”岑少卿接着问道:“确定林泽就是你哥?”

    叶灼半眯着眼睛,语调带着三分懒,“我和我哥长得很像,做鉴定也是多此一举。”

    所以,这是石锤了?

    岑少卿索性也不挣扎了,薄唇轻启,“阿姨现在已经准备接受林叔叔了?”

    “嗯。”叶灼接着道:“他们打算三天后举办认亲宴。”

    认亲宴。

    岑少卿像是想到什么,眼眸微变,突然有种想剁手的冲动。

    他是个不喜欢凑热闹的人。

    所以在收到特助拿来林家的请柬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压根就没把林锦城和叶灼联系到一起去。

    也万万没想到叶灼是林锦城的女儿。

    思及此,岑少卿赶紧拿起手机,给特助发信息。

    特助在接到岑少卿的消息时,也有些楞。

    五爷不是从来都不参加宴会的吗?

    而且他刚刚已经拒绝了。

    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跟特助联系好,岑少卿才松了口气。

    叶灼靠在椅背上,侧眸看向岑少卿,“我有点渴。”

    “想喝什么?”岑少卿问道。

    “嗯......”叶灼想了下,“冰可乐。”

    “好。”岑少卿站起来去给叶灼拿可乐。

    岑少卿的办公室有一台冰箱,里面放满了可乐,还有各式甜品。

    “领导,吃欧培拉吗?”

    “吃。”

    岑少卿拿了一瓶可乐,然后又拿起一块欧培拉。

    “我要吃两块。”叶灼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的。”岑少卿又拿起一块欧培拉。

    就在岑少卿拿着甜品和可乐走到叶灼身边时,接着响起敲门声。

    “进来。”

    秘书推门进来,径直走到办公桌前,“五爷,这边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一抬头,秘书就愣住了。

    只见,坐在办公桌前的根本就不是岑少卿。

    女孩儿坐在椅子上,脚丫子翘在前面的办公桌上,跟大爷似的,身后还站着个端茶递水的助理。

    如果他没看花眼的话,那个助理是他们......五爷?

    秘书感觉自己的眼睛瞎了。

    要不然怎么会出现幻觉呢?

    谁不知道岑五爷是个领地意识非常强,平时他的东西,谁都不能挨一下。

    “还有其他事吗?”

    空气中突然出现一道低沉的声音。

    直至岑少卿开口,秘书才确定自己没看错。

    这真是他们五爷!

    平日里不苟言笑,高高在上让人谈之变色的岑五爷。

    秘书又转头看向叶灼,眼底除了震惊之外,还有钦佩。

    坐着岑五爷的老板椅。

    脚丫子翘在岑五爷的办公桌上。

    还让岑五爷本人给她端茶递水,偏偏,岑五爷本人还甘之如饴,没有半点怨言。

    他们五爷夫人可真是太厉害了!

    秘书在岑氏集团工作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见过敢在岑五爷面前这么豪横的的人!

    秘书咽了咽喉咙,“没、没有了。”

    岑少卿拧开可乐瓶上的盖子,递给叶灼,“文件放那儿吧,等会儿我会签。你先出去吧!”

    “好的。”秘书弯弯腰,转身离开办公室。

    直至走出办公室,秘书都是懵的。

    “小朱,怎么样,见着我们总裁夫人没?”有同事看到小朱走出来,好奇的问道。

    小朱点点头。

    又有两个同事围过来,“叶小姐长得好看吗?”

    小朱舔了舔嘴唇,“我、我没敢正眼看。”

    当时岑少卿就站在叶灼身边,他哪敢乱瞟?

    “瞧你就那点出息啊?”

    “你行你上?”语落,小张接着道:“大家都说是叶小姐在倒追总裁,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难不成还是我们五爷倒追她?”

    小张很认真地点头,“说实话,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话,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别开玩笑了!我们五爷需要倒追?”

    像岑少卿这样的男人,身边从不缺少女人。

    只要他想,稍微勾勾手指头,就会有一堆人趋之若鹜。

    他需要倒追?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亲眼看到的!”小张坐在办公椅上模仿叶灼刚刚的动作,“叶小姐就这么坐着,脚还放在办公桌上,五爷就站在他身后,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拿着甜品!伺候叶小姐就像伺候太后老佛爷一样!”

    “你肯定是把五爷看成叶小姐了吧。”

    “对,肯定是看错了。”

    见众人都不相信自己,小张急得脸都白了,越解释越乱,最后索性也不解释了。

    ......

    叶家。

    这些天,林老太太一直都躺在床上,可她并没有因此引起林锦城的重视。

    冯倩华提着养生汤来看林老太太。

    林老太太在冯倩华面前哭诉,“祸害!真是个祸害!叶舒就是个祸害!自从那天起,锦城已经整整五天都没有来我这屋来了!我听说,他还要办什么认亲宴会是吗?”

    冯倩华点点头,“林姨,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您生气也没用了。不管怎么说,锦城哥都是您的孩子,难道您还要跟自己的孩子生气吗?如今木已成舟,既然没办法改变什么,那您还不如早点接受,免得跟锦城哥之间隔阂更深。”

    林老太太没说话。

    冯倩华接着道:“要我说,您不光得接受,还得出面把四个哥哥和嫂嫂们都请回来,毕竟认亲是大事!无论怎样都不能给林家丢脸。”

    林家那四个哥哥嫂嫂可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他们会容忍一个没文化的弟媳妇,和一个草包似的侄女吗?

    冯倩华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

    除了她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可以配得上林锦城。

    闻言,林老太太瞬间茅塞顿开。

    对!

    冯倩华说的没错。

    她和林锦城是一脉相承的母子关系,就算林锦城娶妻生子了,那她也还是林家的老太太。

    谁都别想越过她,爬到她的头顶上去!

    叶舒那个贱人就更别想了。

    见林老太太这般,冯倩华勾了勾唇角,盛出一碗汤递给林老太太,“林姨,您先喝汤。”

    “倩华啊,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林老太太轻叹一声,“这都怪我,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但凡林锦城争点气,林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冯倩华笑着道:“不怪您,不怪锦城哥,感情的事情是不能控制的。”

    林老太太又是一声轻叹。

    如果林锦城娶了冯倩华的话,那该有多好。

    可惜。

    这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

    喝完汤,冯倩华拿纸巾帮岑老太太擦了擦嘴巴。

    岑老太太心里非常感动。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冯倩华却能十九年如一日的过来照顾她。

    张嫂在一旁笑着道:“老太太,这要是让不认识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您和倩华小姐是亲母女呢。”

    “瞧您说的,”冯倩华转头看向张嫂,“我本来就拿林姨当亲妈。”

    “老太太,”管家从外面走进来,“冯家老夫人来了。”

    林老太太道:“那你赶紧去把人请进来。”

    听到这话,张嫂的神色变了变。

    冯倩华道:“张嫂,我最近嗓子有点不舒服,能不能麻烦您给我炖点冰糖雪梨?我就爱喝您炖的,其他人炖出来的都没您炖的好喝。”

    张嫂还没说话,林老太太便笑着道:“既然倩华爱喝,那张嫂你快去!多炖点一会儿给倩华带上。”

    “那我就先去厨房了。”

    “去吧。”林老太太点点头。

    张嫂往门外走去。

    还没走到门外,便看到冯老夫人朝里面走来。

    张嫂低着头,快速地从冯老夫人身边走过。

    冯老夫人皱了皱眉。

    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好像有点熟悉。

    等她定神去看的时候,人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冯老夫人回头看向门外。

    见她这样,管家道:“老夫人?”

    冯老夫人这才回过神,“刚刚那个人是谁啊?”

    管家接着道:“好像是在老太太身边伺候的张嫂,您认识她?”

    冯老夫人摇摇头,“不认识,可能是看错了吧!”

    她怎么可能跟一个佣人认识!

    “那您里面请。”管家作了个‘请’的姿势。

    冯老夫人往里走去。

    看到冯老夫人进来,林老太太赶紧从床上坐起来,“老姐姐,您来了,快坐!”

    林老太太原本以为冯老太太是过来给冯倩华讨一个说法的。

    毕竟,本来冯倩华都要跟林锦城订婚了,中间突然取消婚约就算了,现在还要举办什么认亲宴会!

    这让冯倩华怎么做人?

    可是,冯老太太不但不是过来找茬的,反而是来探病的。

    “我听倩华说您最近身体不好,就过来看看,现在看到您没事,我就放心了。”

    林老太太楞了下,心里感慨不已。

    “老姐姐,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什么。”林老太太接着道:“说起来,还是我们林家对不住倩华,对不住你们林家!”

    冯老夫人笑着道:“我们都为人父母,我知道,这件事怨不着您!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我也不管了,我就是心疼倩华,都等了19年,到头来还是......”

    说到最后一句话,冯老夫人叹息一声。

    冯倩华拍了拍冯老夫人的手,“我没事的。”

    林老太太道:“老姐姐我心里都是有数的!你放心,在我心里,倩华一直都是我们林家的儿媳妇,还有纤纤,纤纤就是我的亲孙女!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可以跟她们母女比!”

    听到这句话,冯老夫人心里松了口气。

    她也听说了林泽生母的事情。

    觉得那母女俩,跟冯倩华还有冯纤纤没法比。

    明眼人都知道应该怎么选。

    冯老夫人接着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跟您见外了,纤纤那孩子今年已经19岁了,都说女大不中留,以后她的终生大事就拜托您了。”

    林老太太笑着道:“好说好说,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人选了。”

    “是哪家?”冯老夫人问道。

    林老太太道:“岑家。”

    虽然岑老太太已经明确拒绝了她,但是,林老太太觉得,以她和岑老太太的交情,只要她认真的跟岑老太太提起这事,岑老太太肯定会答应的。

    冯纤纤那么优秀,除非岑老太太瞎,才会不答应。

    闻言。

    冯老夫人眯了眯眼睛,看来冯倩华还真没骗她。

    京城谁不知道岑老太太和林老太太是故交,两人的交情特别深,只要林老太太肯开口,这事儿十有八九就成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后,冯老夫人有跟林老太太说了几句就离开林家了。

    冯老夫人没走一会儿,张嫂就端着冰糖雪梨走进来了,“倩华小姐,你快尝尝看味道对不对?”

    “辛苦张嫂了。”冯倩华站起来接过碗,尝了一口道:“对!就是这个味道。”

    见冯倩华这么喜欢,林老太太关心的问道:“有没有多炖一点给倩华带上?”

    张嫂点点头,“您放心,特地多炖了些。”

    “那就好。”

    ......

    岑家。

    岑少卿站在六楼的落地窗前,俯瞰着地面,眸光有些深远,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明天就是林家举办认亲宴的日子。

    说不忐忑那是假的。

    毕竟,曾经年少轻狂的他,得罪过未来大舅子。

    空气中播放着悦耳的佛教音乐。

    可岑少卿却一点也静不下心,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如何化解跟大舅子之间恩怨?]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过未来大舅子怎么办?]

    [十九岁的男孩喜欢什么?]

    [三岁的小孩子记忆力好不好?]

    [小孩子记仇吗?]

    底下有回答:【哈哈兄弟你死定了!得罪谁不好,去得罪你未来的大舅子!我告诉你,小孩子最记仇了!】

    【人家只是小,人家又不傻!当年你得罪过人家,人家肯定记着呀!】

    【虐大舅子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卧槽!连大舅子都敢得罪!兄弟你厉害!】

    【追妻路漫漫,兄弟加油啊!记得到时候一定要把结果贴上来。】

    看到这些回答,岑少卿有些心烦意乱。

    恨不得重新回到十五岁那年,一巴掌拍飞那个愚蠢的自己,然后摆个香案把林泽供起来。

    岑少卿现在只能祈祷,他大舅子大人有大量,把那件事忘了。

    岑少卿又开始重新搜索:

    [怎么讨好未来的大舅子和老丈人?]

    [老丈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婿?]

    [老丈人能接受比自己女儿年长的女婿吗?]

    [怎么做好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婿?]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岑少卿微微转身将手机放到口袋里,捻了下佛珠。

    门被推开。

    身穿小猪佩奇T恤衫的岑老太太从门外走进来,老太太不光穿着小猪佩奇的T恤,还穿着印有小猪佩奇的拖鞋。

    “奶奶。”

    岑老太太嗯了一声,慈眉善目的道:“少卿啊,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是不是已经过了叶子的实习期了?”

    岑老太太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所有人宣布,她有一个多么优秀的孙媳妇儿。

    可惜。

    岑少卿这边一直没过实习期,两人还没公开恋情,她也不能贸然公开。

    实习期?

    岑少卿不着痕迹的蹙眉。

    他现在担心的不是实习期,而是老丈人和大舅子那一关。

    过不了老丈人和大舅子那关,就算是过了实习期又能怎样?

    “还没有。”岑少卿捻了下佛珠。

    “还没有?”岑老太太有些控制不住的自己的声音,一瞬间就变了脸色,“你个沙雕玩意!啥也不是!连实习期都没过,还敢这么悠闲!难道你不知道叶子有多抢手吗?”

    岑少卿抚额,“这种事着急也是徒劳的。”

    “你奶奶我聪明一世,怎么就有了你这么个沙雕大孙子!”岑老太太双手叉腰,“实习期没过,你都不知道去总结下经验吗?”

    岑少卿神色不变,“总结什么经验?”

    “当然是恋爱经验了!”岑老太太顿了顿,“你等我一下。”

    说到这里,岑老太太就转身往楼下走去。

    没一会儿,岑老太太就回来了。

    手里还抱着一摞书。

    岑老太太将书放到桌子上,摆在上面第一本就是霸总小说《霸道总裁爱上我》。

    岑老太太拍了拍书,“看到没,书里的这些男主角都是你的前辈!别整天就抱着你那些佛经看,多看看这些对你有用的书!看看书里这些前辈们都是怎么追妻的!你看看你,你再看看人家!”

    说到最后一句话,岑老太太一脸嫌弃。

    “你看看这本书里的前辈,半个月不到就跟女主确定关系了。”

    “这本就更厉害了!还不到三个月,就领证了!”

    “还有这本......”

    岑老太太一本一本的给岑少卿介绍着,最后总结经验,“其实,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男朋友是非常简单的,总结起来就是六个字。”

    “哪六个字?”岑少卿微微挑眉。

    岑老太太道:“那就是买买买!宠宠宠!最好把女主往死里宠!”她这些年的言情小说可不是白看的,多多少少也总结了些经验。

    小说源于生活。

    岑少卿:“......”

    岑老太太接着道:“对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规矩你要记着。”

    岑少卿:“???”

    规矩?

    岑老太太道:“这条规矩三从四德。”

    岑少卿微微蹙眉,“奶奶,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你还想拿这种东西来约束灼灼?”

    “都说了是你的规矩了!跟灼灼有什么关系!”岑老太太接着道:“我说了你记好,这三从四德便是:太太出门跟从;太太命令服从;太太说错话盲从;太太化妆等得;太太生日记得;太太打骂忍得;太太花钱舍得!”

    岑少卿:“???”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三从四德难道不是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吗?

    见岑少卿不说话,岑老太太踮起脚拍了下他的胳膊,其实本来是想对着他的脑袋来一巴掌,可惜身高不够,“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你是不是不服气啊?”

    “没有不服气,我都听见了。”

    岑老太太不相信岑少卿,“那你给我背一遍?”

    岑少卿的记忆力很好,几乎是一字不差的将新版三从四德背了一遍。

    岑老太太这才满意,“没看出来,你这个臭小子悟性还挺高的!好了,你自己把这些书都看一遍吧!看完之后,你就能找到方向了,我先下楼了。”

    走了几步,岑老太太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折了回来,从那摞书里抽出一本书,“对了,你可千万不要跟这书里的渣男主学习!这本是拿来给你当反面教材的!”

    岑少卿没看过什么言情小说,蹙眉道:“这本书有什么特别的吗?”

    岑老太太咬牙切齿的道:“这本书里的男主就是个大渣男!不但对女主挖心又挖肾,还对女主误会重重!反正女主可惨了!总之,你记得他是你的反面教材就行!”

    “这个渣男如果是我大孙子的话,我早把他的狗头打歪了!”

    说到这里,岑老太太一脸凶狠地挥了挥拳头。

    岑少卿:“......”他怀疑岑老太太是在内涵他,但是他没有证据。

    说完这句话,岑老太太便往楼下走去。

    “奶奶,等一下。”岑少卿开口叫住岑老太太。

    “怎么了?”岑老太太回头。

    岑少卿接着道:“奶奶,明天林家的宴会您去不去?”

    “不去。”岑老太太想也不想的就回答。

    主要是看不惯那个老傻白甜。

    去了找气受吗?

    “奶奶,您知道林叔叔失散多年的女儿是谁吗?”岑少卿接着问道。

    “爱谁谁,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岑老太太气哼哼的道:“反正我懒得管林家那些破事!”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可能,还真跟您有些关系。”

    “什么意思?”岑老太太眯了眯眼睛。

    岑少卿薄唇轻启,“灼灼就是林叔叔失散多年的女儿。”

    “什么?”岑老太太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您没听错。”

    岑老太太的脸色立即就垮了下来,“叶子那么好一孩子,怎么可能是那个老傻白甜的孙女呢?不会的!不可能的!肯定是搞错了,叶子就是叶子!叶子不可能是她孙女!”

    岑老太太心里嫉妒啊。

    难受啊。

    她这么一可爱的老太太,都没能拥有一个像叶灼那么优秀的孙女,赵芳月她凭啥?

    凭她傻?

    凭她聋?

    凭她不长眼?

    好半晌,岑老太太才消化这个事实。

    岑少卿接着道:“所以,您还去参加林家的宴会吗?”

    岑老太太点点头,“去!当然去!我孙媳妇儿的宴会我凭啥不去!我要是不去的话,万一那个老傻白甜欺负我孙媳妇儿怎么办?”

    一直到下了楼,岑老太太还是有些郁闷。

    周湘好奇的问道:“妈,您这是怎么了?”

    岑老太太把这件事跟周湘说了。

    周湘听了也是惊讶不已。

    叶灼是林锦城失散多年的女儿?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

    10月6号。

    今天便是举行宴会的日子。

    宴会在京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举行。

    林家财大气粗,直接将酒店包场,今天来往酒店的除了工作人员之外,都是来参加宴会的客人,一辆接着一辆的豪车停在酒店门前。

    这些人单独站出来,都是威慑一方的存在。

    林老太太和林家的三个儿媳妇正在接待来宾。

    因为林锦城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所以,林家的大儿媳大儿媳吴湄已经有五十三岁了,虽然年过半百,可是她保养的就好,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优雅的气质。

    美人迟暮,但气质和修养还在。

    见林老太太时不时地就咳嗽一声,吴湄道:“妈,要不您先去里面休息,这里我有我和二弟妹三弟妹在就行。”

    二儿媳和三儿媳也道:“大嫂说得对,妈,您先去里面休息吧。”

    林老太太该摆手,“不成,不成!倩华和纤纤还没到呢。”

    谁不知道只有冯倩华才是林老太太心中最理想的小儿媳。

    可惜。

    事与愿违。

    林锦城现在不但冒出了一个草包亲生女儿,又多了个从乡下来的妻子。

    真是一言难尽。

    就在这时,又有新的宾客进来,吴湄赶紧迎上去,“马总,王总,二位里面请。”

    看着吴湄的背影,二儿媳张珍珍道:“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岑家会不会来人。”

    三儿媳杨文茵道:“岑老太太跟咱妈一向交好,她老人家肯定会来!”

    听到杨文茵的话,岑老太太的眼底浮现出满意的光。

    京城谁不知道她跟岑家老太太交好?

    张珍珍笑着道:“说的也是!那你说岑五爷会不会来?”

    杨文茵摇摇头,“那就不知道了!听说那位性格孤僻,常年吃素礼服,最不喜欢参加宴会!”

    张珍珍叹了口气,接着道:“可惜,我们没能生个女儿,你说咱们要是有个女儿的话,以咱妈跟岑老太太的交情,那娃娃亲还能落到穆家头上去吗?”

    为了生个女儿,张珍珍一口气拼了四胎,可惜个个都是带把的。

    原本张珍珍还想拼第五胎,可惜,怀第五胎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杨文茵也生了两个儿子,捂嘴笑道:“咱们是没生女儿的命!有的人倒是有生女儿的命,可惜生了个草包!也不知道锦城是怎么想的!这样的女儿还往回领干什么!还请了这么多的贵人,你说,这不是给咱们林家丢脸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杨文茵压低了声音。

    生在豪门之中,谁不要脸?

    那两位还没回来呢,就闹得京城人尽皆知,换谁谁不生气?

    张珍珍叹了口气,“我现在只祈求那两位能在宴会上给我们争口气!”不得不说,林锦城这件事办的确实不地道。

    就那母女俩的样子,值得他大肆操办吗?

    悄悄领回来不就得了!

    非得弄得人尽皆知吗?

    杨文茵也叹气。

    就在这时,冯倩华身穿一袭酒红色的礼服朝这边走来,手里还拿着一个保温桶,“林姨。”

    “倩华来了。”林老太太眼前一亮。

    冯倩华点点头,接着跟张珍珍还有杨文茵问好,“二嫂三嫂,对了大嫂呢?”

    林老太太笑着道:“你大嫂在里面招待客人呢!对了,纤纤呢?”

    冯倩华道:“跟后面的年轻人在一起呢。”

    林老太太点点头。

    冯倩华接着道:“林姨,我先扶您进去休息吧,顺便把汤喝了。”

    “好。”

    冯倩华转头看向张珍珍和杨文茵,“二嫂三嫂,那我就先和林姨进去了。”

    “去吧。”两人点点头。

    冯倩华扶着林老太太进去之后,张珍珍感叹道:“我就不明白了,倩华要身段有身段,有脸蛋有脸蛋,你看那皮肤保养的多好!锦城为什么会看上一个乡下女人呢?”

    杨文茵摇摇头,“别说倩华了!就纤纤那丫头我看得都稀罕!多好一闺女啊!比起那个草包来,优秀一百倍丢不止!谁知道锦城是怎么想的!”

    “二婶三婶你们好。”

    就在说话间,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来人是冯纤纤。

    冯纤纤今天晚上化着淡淡的裸妆,合体的旗袍勾勒出的姣好的身材,完全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和平日里完全截然不同的打扮,让人眼前一亮。

    冯纤纤能感觉到,从进门开始,就有不少人的目光朝她看过来。

    其实,这个圈子里并不缺乏美女。

    但是像她这么漂亮,纯天然无雕饰的人还真没几个。

    “这不是纤纤吗?这才多久不见,纤纤又变好看了!”张珍珍拉着冯纤纤的手,舍不得松开,她太想要一个女儿了,可惜,家里四个全是小子。

    此时看着冯纤纤,她觉得冯纤纤是哪哪都好。

    冯纤纤笑着道:“二婶,应该是您变年轻了才对,您刚刚和三婶站一起,我差点没认出来。”

    杨文茵道:“瞧你着孩子说的,难道我就不年轻了?”

    “当然是都年轻了!不但年轻,还漂亮!两位婶婶,你们平时带着温温和泰泰出去玩,肯定经常被人误会是母子关系吧?”

    温温和泰泰是张珍珍和杨文茵的孙子。

    闻言,两人被冯纤纤逗得合不拢嘴。

    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听人夸自己年轻。

    语落,冯纤纤接着道:“两位婶婶,林叔叔带着新阿姨来了吗?”

    张珍珍摇摇头,“还没有呢,距离订好的吉时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这样啊。”冯纤纤接着道:“那我先进去看看,我还给新妹妹准备了礼物,得安排人抬进来。”

    “好好好,你先去。”

    也是冯纤纤心好,换了旁人,可能没那么大度,还给那个草包准备礼物。

    毕竟,冯纤纤差一点就坐上了林家大小姐的位置。

    冯纤纤一步一步往宴会厅里走着。

    每走一步,就能感受到聚集在她身上的目光多一份。

    冯纤纤抬起下巴,眼底全是得意的神色,今天晚上,她肯定能碾压那个草包,成为惊艳全场的存在。

    就在这时,门口边又是一阵轰动,惹得宴会厅的宾客全部往那边看过去。

    “这是岑家的老太太和岑五爷?”

    “不是说岑五爷喜静,从不参加这种宴会的吗?”

    边上有人小声议论。

    冯纤纤回头看去,目光立即被人群中那道兰芝玉树的身影吸引住,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记得上次见岑五爷,还是在两年前。

    那时候,她就觉得岑五爷惊为天人。

    再次相见,他给她的震撼,绝不亚于两年前。

    冯纤纤抿了抿嘴唇。

    众人都说岑五爷不喜欢参加宴会。

    那么这次,岑五爷为什么破例了呢?

    难道......是因为她?

    毕竟,上次林老太太才在岑老太太面前提起她和岑五爷的事情。

    那么今天,岑五爷肯定是过来相看她的。

    思及此,冯纤纤的两颊边染上几分红晕,心跳加快。

    今天晚上,她肯定不会让岑五爷失望的!

    一定不会!

    “纤纤,你今天晚上这套旗袍可真好看?在哪买的?跟我说说,我也去买一件。”几个平日里和冯纤纤交好的小姐妹走过来。

    冯纤纤回过神,笑着掉:“这是我奶奶给我在小江南定制的,外面可买不到。”

    这几人当然知道冯纤纤口中的奶奶指的是林老太太。

    毕竟林老太太平时把冯纤纤当眼珠子疼。

    虽然林锦城就要认亲生女儿了,但一个草包,对冯纤纤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

    至于草包的生母,那就更没法跟冯倩华比了。

    在众人眼中,今天晚上这场宴会,几乎就是给冯倩华和冯纤纤母女正名的。

    宴会10点钟开始。

    此时距离宴会开始还有5分钟,主坐席和次坐席已经坐满了人。

    岑少卿和岑老太太当然是坐在主坐席的。

    冯倩华和冯纤纤也被林老太太安排在主坐席。

    看着坐在自己上方的岑少卿,冯纤纤极力的安耐住心跳声。

    10点整。

    宴会上的音乐声被停掉。

    众人都朝宴会厅中间的台上看去。

    只见林锦城出现在台上,“大家好,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我们林家的认亲宴会,林某深感荣幸!”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给大家隆重介绍下我的妻子叶舒,和我的女儿叶灼......”

    闻言,大家都打起了精神。

    一个乡下来的粗鄙村妇,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草包。

    在这么隆重的场合上,这两人都是从小地方来的肯定会丑态百出。

    他们实在是太期待这个场面了!

    叶灼?

    听到这个名字,冯纤纤皱了皱眉。

    难道是重名了?

    一个草包能考上京城大学?

    肯定是重名了吧!

    “天哪!”

    “卧槽!这也太漂亮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出现倒吸凉气的声音。

    冯纤纤抬头一看,只见两道身影缓缓朝台上走来。

    一道气质温婉,眉眼带笑,漂亮的脸上没有半点众人想象中的粗鄙气息,反而尽显高贵典雅,不输给在场的豪门贵妇半分半毫。

    一道身姿纤细,明媚倾城的五官仿若精工雕琢般精致无暇,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脸上分明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却无端个人一种望尘莫及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国色天香。

    怕是找遍整个京城,也找不出这样的人来。

    这?

    这是叶灼?

    叶灼!

    冯纤纤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背脊上冒出一层层冷汗,她做梦也没想到,叶灼竟然就是林锦城的女儿。

    怎么就是叶灼呢!

    怎么能是叶灼呢!

    那她算什么?

    毕竟在宿舍里,她一直是以林家大小姐自居的......

    在学校她被叶灼抢走了校花的称号。

    没想到回到林家,她又被叶灼抢走了林家大小姐的称号。

    叶灼就那么喜欢抢她的东西吗?

    冯纤纤深吸一口气。

    不行!

    她不能就这么让叶灼抢走她的东西。

    就算叶灼长得漂亮又怎样,从小地方来的里出来的,什么都不会,她照样有办法让她当众出丑!

    到时候,林老太太肯定会出手把叶灼赶出去的!

    毕竟林老太太最注重颜面。

    到时候,她还是林家唯一的大小姐。

    冯纤纤的双手紧握成拳。

    等着!

    叶灼马上就要出丑了。

    叶舒和叶灼的出现,让宴会厅的人都大吃一惊。

    他们本以为会见到两个丑态百出的人,没想到,人不但一点丑态也没出,反而赢得了全场的惊叹声。

    这跟他们想象中的的乡下人有点不太一样。

    “别说,这林家大小姐真有点林家大小姐的样子!”

    “人家是正宗的林家大小姐,是那些野路子能比的吗?”

    听到这话,冯纤纤脸上有些挂不住。

    野路子?

    她才不是什么野路子!

    真正的野路子应该是叶灼才对!

    思及此,冯纤纤从座位上站起来,笑看台上,“恭喜林叔叔找到妹妹,为了欢迎妹妹回家,我特地给准备了一份薄礼,还请妹妹笑纳。”

    这话音刚落,便有人抬上去一架钢琴。

    看到冯纤纤送的是钢琴,宴会席间立即有人道:“听说林小少爷极具音乐天赋,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专业级水准,想必林小姐的音乐天赋肯定不比林小少爷差,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幸听到林小姐弹奏一曲,让我们开开眼界?顺便也试试这架钢琴的音色。”

    钢琴可不是一般家庭能玩的乐器。

    毕竟一架普通的钢琴价格动辄上万。

    学费更不用说。

    叶灼刚刚被林家找回来,她会钢琴?

    怕是连敲碗都没有冯纤纤敲的好听吧?

    说白了,叶灼也就是驴粪蛋子表面光。

    啥都不会!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朝台上的叶灼看去。

    叶灼神色淡淡,精致的眉眼被水晶灯光镀上一层浅浅的光,“我音乐天赋一般,就不献丑了。”

    “林小姐是不会吧?”

    宴会席中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林老太太脸色一冷。

    丢人现眼的东西,连钢琴这么简单的乐器都不会!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给大家推荐个文《重生全能女神美爆了》/如意年年

    星际大佬荢漪重生了。

    重生在明明是豪门千金,有德高望重的外公一家,却被继母故意养残,被挑唆得和外公一家疏远;

    被圈子里面贴上“纨绔,大草包,不要脸,连自己堂姐男朋友都要抢”的无耻女标签。

    面对如此境地,荢大佬轻笑。

    大草包?

    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最强大脑。

    抢堂姐男朋友?

    别以为什么歪瓜裂枣都能入荢大佬的眼?

    一不小心就搅乱了世界金融圈,黑客圈,赛车圈,Ai圈……另无数大佬恐慌。

    荢大佬却淡定的认了个亲,谈了个恋爱。

    没想到对象竟然是帝都那位清隽尊贵手腕通天的权门帝少。

    帝少什么都好,就是护短,最见不得有人欺负媳妇儿,最大的爱好就是宠媳妇儿!

    所以,渣渣们颤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