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29:林锦城道出当年事情真相,母子终相认!
    是的。

    林锦城已经想通了。

    他要去找叶舒。

    无论之前发生什么,他都可以推翻重来,只要叶舒还可以接受他。

    林泽抬头看向林锦城,“爸,我是不是还有个妹妹?”

    “对。”林锦城点点头,“阿泽,你和妹妹是龙凤胎,以后记得要好好爱护妹妹。”

    既然他已经决定要去找叶舒,就会接纳一切。

    以后。

    她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他们共同的孩子。

    龙凤胎。

    林泽有点激动,有点期待,还有点害怕。

    他不知道叶灼会不会承认他这个哥哥,更不知道,母亲会不会接受他。

    林泽跟着林锦城坐上车,林锦城吩咐司机,“小李,去机场。”

    小李道:“好的。”

    林泽一愣,“爸,去机场干什么?”

    “你妈在云京,咱们去找她。”林锦城回答。

    林泽接着道:“妈不在云京,她现在在京城。”

    “在京城?”林锦城有些惊讶。

    林泽接着道:“妹妹考进京城大学了。”

    “那他们现在住在哪里?”林锦城赶紧问道。

    林泽微微蹙眉。

    这也是林泽关心的问题,他把叶舒的资料查了个遍,也没查到叶舒和叶灼的住址。

    那些信息好像刻意被人隐藏起来了一样。

    林泽接着道:“我们先去找叶叔叔吧。”

    “叶叔叔?”

    林泽解释道:“叶叔叔就是我妈的弟弟叶森。”按照辈分,林泽应该叫舅舅的才对,但他叫惯了叔叔,一时间有些改不了口。

    叶森?

    林锦城的眼前立即浮现出一个小小少年的身影,他跟叶舒认识的时候,叶森才十三岁。

    “那你舅舅现在在哪里?”林锦城问道。

    林泽接着道:“爸,我觉得去找舅舅之前,咱们先把事情捋清楚。比如说,我妈知道我的存在吗?在信里,您明明说好了要去找我妈的,为什么又失约了?还有您的名字,还有,您知道妹妹的存在吗?我是怎么回到您身边的?为什么只有我在您和奶奶身边,而妹妹却不在?”

    “我之前偷偷去云京找过我妈,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叶叔叔就是舅舅,舅舅告诉我,妈妈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可惜,年轻的时候遇人不淑,被人骗了,还未婚生女!未婚生女,这说明我我妈一直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当时到底是怎么离开我妈身边的?为什么我妈不知道我存在?”

    语落,林泽又道:

    “而且这些年来我妈一直都没有再婚,过得非常艰难!如果不把这些事情都捋清楚的话,别说我妈不会原谅我们了,就连我自己的都没脸去见我妈。”

    就像林老太太说的那样,人生能有几个十九年?

    可叶舒却将人生中最美好的十九年都给了林锦城。

    叶舒独自一人带着孩子等了林锦城那么多年,可林锦城却连面都没露一次。

    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无论换做是谁,可能都无法原谅林锦城。

    林泽说的很有道理,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当年那个孩子已经长大了。

    林锦城默了默,须臾,他抬头看向司机,“小李,先去繁华里。”

    繁华里是林锦城的一个临时住所。

    有些事情在车里不方便说,他得找个地方,把十九年前的事情详细的说给林泽听,然后父子俩在一起想办法寻求叶舒的原谅。

    至于那个孩子的事情。

    林锦城打算永远的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他相信叶舒肯定也是无辜的,以后,她就是他林锦城的女儿,林泽唯一的妹妹。

    林锦城现在只后悔,他没有早点醒悟过来。

    倘若他能醒悟得早些的话,也就不会浪费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

    车速越来越快。

    ......

    另一边。

    冯家。

    吉时已至,可一直没见到林锦城来接冯倩华。

    冯家的宾客们都在小声议论着。

    冯倩华等了林锦城十九年。

    这十九年都没有动静,两家突然决定订婚,吉时都已经到了,可准新郎却迟迟没有来,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莫不是林家临时又反悔了吧?

    冯老夫人一边主持大局,一边低声朝身边的管家道:“快让人去林家那边看看是怎么回事。”

    “好的老夫人,我这就去。”管家立即往外走着。

    楼上卧室。

    冯倩华身穿酒红色礼服,头上戴着精致的发饰,就这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今年虽然已经三十九岁了,但因为保养的好,加上玻尿酸的缘故,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和十九年前的年少轻狂比起来,反而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魅力。

    以后她就是林家主母了,林锦城唯一的的妻子。

    现在回头看看,这十九年的坚持根本不算什么。

    至少,她等到了林锦城。

    而叶舒那个贱人呢?

    她给林锦城生了两个孩子又怎样?

    到头来,还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好半晌,冯倩华才拿起化妆台上的口红,慢慢涂在嘴唇上。

    就在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冯倩华回头看去,是冯纤纤进来了,冯纤纤一脸焦急,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

    “纤纤,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注意仪态!从今以后你就是林家大小姐了,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林家,这么毛躁可不行!”

    林家的大小姐和冯家的表小姐可不一样。

    冯纤纤虽然姓冯,可在冯家,他们母女俩一直都是外人。

    只有林家,才是他们母女俩真正的归属!

    而且,冯家小门小户的,根本比不上林家。

    冯纤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接着道:“妈,吉时都已经过去了,可林叔叔还没有来,您说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啊?”

    闻言,冯倩华的脸色变了变,“现在几点了?”

    冯纤纤道:“现在已经12点20分了!”

    大师算好的吉时手机12点16分,按理说林锦城应该提前几分钟到才对,可现在已经过4分钟了,还不见林锦城的身影。

    直觉告诉冯纤纤,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冯倩华微微眯眸,“第二个吉时是几点?”

    为了防止意外,一般都会准备两个吉时。

    “13点14分。”冯纤纤回答。

    冯倩华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1314寓意一生一世,可能是你林叔叔更喜欢这个吉时吧!”

    “妈,您就一点也不着急?”冯纤纤很佩服冯倩华,楼下都快闹翻天了,可冯倩华却这么淡定。

    冯倩华合上口红的盖子,抿了抿嘴唇,“你林叔叔现在已经是非我不娶,我有什么好着急的。”在林锦城外出谈合作的那些天,林泽打了很多个电话给林锦城。

    可林锦城都没有接。

    这说明林锦城心意已决。

    今天是他们订婚的日子,林锦城那么在乎她,又怎么可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所以,冯倩华一点都不着急。

    因为她知道,林锦城已经认定她了。

    在林锦城的潜意识里,她就是叶舒,林锦城根本不会辜负她!

    更何况,林锦城一直都是个正人君子,他做不来出尔反尔的事情。

    冯倩华一直都很相信林锦城的人品。

    语落,冯倩华又道:“你林叔叔为人光明磊落,一旦是他认定的事情,他就不会食言。”

    听冯倩华这么说,冯纤纤也松了口气,笑着在冯倩华面前转了个圈,“妈,您觉得我今天这身怎么样?”

    “好,非常好。”冯倩华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嘱咐道:“今天的宴会上,记得不要碰荤菜,酒也不要碰。”

    岑五爷不但吃素,还不喝酒。

    冯纤纤今天穿着一件蓝白色的旗袍,加上她的五官生的本就比较出挑,这么一打扮,看起来非常素雅迷人。

    京城虽然出美人,但还真没几个天然的美人。

    大多数的名媛千金们,都去美容院微调过,唯有冯纤纤是天然去雕饰的。

    冯倩华相信,在今天的宴会厅上,冯纤纤就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到时候,别说岑五爷了,就连半个京城的名门权贵,恐怕也要拜倒在冯纤纤的石榴裙下。

    想到这里,冯倩华嘴角的弧度愈加上扬。

    女儿这么优秀,身为母亲,她也感到自豪!

    “妈您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的。”为了今天的订婚宴,冯纤纤准备了很久。

    怎么笑最吸引人,参与什么样的话题显得有知识有涵养。

    为了迎合岑五爷的喜好,她还特地去翻阅了一些经书,背诵了一些比较有知名度的片段。

    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和岑五爷有共同话题的。

    所以今天,她一定能吸引岑五爷的注意。

    让岑五爷被她倾倒。

    冯倩华接着又道:“纤纤,你不能只想着去吸引岑五爷的注意,还得想着怎么去讨好岑老太太,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在岑家的分量绝不亚于周湘。”

    “我听说岑五爷之前不愿意去云京,还是岑老太太以死相逼,他才同意去的。”

    “一旦岑老太太认可了你,那你就是内定的岑家主母了。”

    因为岑家和林家的关系尚可,从林老太太嘴里总能听到一些关于岑家的话题。

    冯纤纤点点头,“不就是讨老太婆的欢心吗?瞧我把那个林老太婆哄得多开心!这个我最在行!现在想想,云京那个穆家大小姐也真是够蠢的!目光短浅,岑五爷不过略施小计,她就主动退婚了!不过我还得谢谢她,如果不是她的目光短浅的话,现在我也没有机会接触岑五爷。”

    冯倩华伸手搭上冯纤纤的手,“没有机会就去创造机会,机会永远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就像她一样,如果十九年前,她就这么的认命了的话,那她现在还有可能会成为林家主母吗?

    所以,做人绝对不能认命!

    “哪怕岑五爷身边已经有人了,你不能放弃,只要岑五爷能看得到你,就说明,他还不够爱他身边的女伴!”

    冯纤纤似懂非懂地点头,“嗯,妈我知道了。”

    就在这时,冯家大嫂从外面走进来,笑着道:“倩华,你饿不饿?要不要嫂子给你拿点东西吃?”换做平时,冯家大嫂可没有这样的好脸色。

    可现在不一样了,冯倩华马上就要跟林锦城订婚了,林家家大业大,以后冯倩华手指缝里露出一点东西,都够她挥霍的了。

    虽然说都过了及时林锦城还没来接走冯倩华,可毕竟准备了两个吉时!

    可不能再因为目光短浅,而得罪冯倩华了。

    冯倩华也不跟冯家大嫂客气,“那就麻烦大嫂帮我去盛碗粥过来,最近胃口不太好,就想喝点粥。”

    “好的,我这就去。”

    冯纤纤看着冯家大嫂的背影,眼底全是得意的神色,“能不能麻烦大舅妈也帮我盛碗粥?”

    她这个大舅妈最势利眼,平时很喜欢挤兑她们母女,没想到她也有今天!

    冯纤纤心里畅快极了!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冯家大嫂连忙点头。

    冯家大嫂走后,冯家二嫂和三嫂以及四嫂也走了进来。

    她们过来无非是讨好冯倩华的。

    冯纤纤颐指气使,让三个舅妈给她拿这拿那,毫不客气,就像吩咐林家的佣人一样。

    冯家的三个嫂子也只能忍气吞声。

    谁让人家马上就要成为林家的大小姐了呢!

    冯家和林家差的可不只是一点半点。

    于此同时。

    楼下。

    随着宾客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多,冯老夫人的心里也越来越没底。

    林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人来?

    难道真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在这时,管家小跑着进来,冯老夫人看到管家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对劲,立即走过去,小声问道:“林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管家看了冯老夫人一眼,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冯家这边热火朝天在准备订婚宴。

    可准新郎那边却宣布婚宴取消,还扬言此生只爱儿子的生母一人,不会和任何人订婚。

    这要是传出来,让冯家和冯倩华怎么做人?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冯老夫人着急的道。

    管家抬头看向冯老夫人,神色有些复杂,“老夫人,您得做好准备。”

    闻言,冯老夫人心里一个咯噔。

    管家接着道:“林家主突然宣布取消订婚宴,现在林家那边已经乱套了!”

    取消订婚宴?

    现在宾客们都到齐了,林家那边却要取消订婚宴!

    这让她怎么跟到场的宾客们解释?

    冯老夫人脸色发白,脚步不稳地往后退了几步,幸好管家及时扶住她,“老夫人,您不要着急,可能是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冯老夫人接着道:“他们那边有没有说为什么要取消订婚宴?”

    管家摇摇头,尽量委婉的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林家主的车原本都要到了,半路上又突然折了回去,然后就宣布取消订婚宴。”

    冯老夫人按着太阳穴,有气无力的道:“你去,你去把大太太叫过来。”

    大太太指的自然是冯家大嫂。

    管家点点头,“好的,我这就去。”

    很快,冯家大嫂就来了,听说这件事之后,她的脸色一白,“怎么会这样?林家这不是仗势欺人吗?说好的今天订婚,怎么能随随便便取消呢?”

    冯家大嫂心里非常震惊,虽然她很看不惯冯倩华母女小人得志的作风,可是,这是关乎整个冯家的大事,能跟林家攀上亲事,她也能跟着沾不少光。

    现在林家突然宣布取消婚约,这让她和冯家以后怎么做人?

    冯老太太整个人都虚脱了,不想多说一句话,“你去叫上老二家老三家还有老四家的,去把客人们安顿好,就说今天招待不周,订婚宴延期举行,改日我在跟他们赔礼道歉。”

    事已至此,只能拿延期来当借口。

    在这个圈子里,除了权势之外,脸面也很重要!

    冯老太太现在只求林家那边只是暂时取消订婚宴,一切都是个误会。

    “好的。”冯家大嫂点点头,立即去叫其他三个妯娌。

    冯家这四个儿媳妇,平时虽然爱计较,但在大事面前,却一点也不含糊,很快就把宾客们安顿好了。

    宾客们散掉之后,原本闹哄哄的大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冯倩华和冯纤纤还在楼上等着林锦城来接。

    突然,门被推开。

    一定是林锦城来了。

    冯倩华惊喜的回头。

    可来人却是冯家的四个嫂嫂。

    冯倩华脸上的笑意淡了淡。

    冯纤纤有些不满的道:“大舅妈,你不是下楼给我和我妈盛粥去了吗?粥呢?还有二舅妈三舅妈四舅妈,我让你们拿的东西呢?你们怎么空着手就上来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想着喝粥?”冯家四嫂板着脸,“别说粥了!以后你们母女俩怕是连水都喝不上了!”

    冯倩华皱了皱眉,“四嫂,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冯家三嫂站出来,脸上全是讽刺的神色,这样子和刚刚判若两人,“什么意思你们不知道吗?你们母女俩以后就别做林家主母和林大小姐的美梦了!”

    闻言,冯倩华心里一个咯噔,后脊背上浮现出一层层虚汗,“三嫂,发生什么事了?”

    别说冯倩华了,看到四个舅妈这样,冯纤纤的心里都有些慌,下意识的抓紧冯倩华的手腕,不敢在咄咄逼人。

    冯家大嫂看着冯倩华,“你们真的不知道?”

    冯倩华摇摇头。

    “林家主宣布取消订婚了。”冯家大嫂一字一顿的道。

    什么?

    取消婚约?

    怎么会这样呢?

    不会的!

    她昨天晚上才跟林锦城见过面,林锦城一切正常,还跟她讨论了下订婚宴上的事情,好端端的,林锦城怎么会说取消订婚宴就取消呢?

    不会的!

    林锦城不是这种人。

    冯倩华的脸色直接就白了,却不得不让自己镇定下来,“大嫂,别开玩笑了。”

    假的。

    肯定是假的。

    是家里的几个嫂嫂嫉妒她,所以才跟她开玩笑的。

    见冯倩华这样,冯家大嫂叹了口气,“是真的,楼下的宾客们都已经各自散去了。”

    冯倩华这才反应过来,冯家别墅好像在一瞬间变得安静下来了。

    是、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呢?

    冯倩华失魂落魄地坐倒在椅子上,眼底没有一点点的光泽。

    冯纤纤也傻眼了。

    冯家的几个嫂嫂对母女俩冷嘲热讽了几句就离开了,她们也不敢做的太过。

    万一,这母女俩还有翻身的机会呢?

    四人走后,冯倩华回头看向冯纤纤,“快......快打电话给你张奶奶。”

    “好、好的。”冯纤纤赶紧去拿手机。

    好半晌,那边才接了电话。

    冯纤纤哭着问是怎么回事。

    张嫂道:“纤纤你别哭,没事的,不用担心,把电话给你妈,我有话要跟她说。”

    冯纤纤只好将手机递给冯倩华。

    冯倩华接过电话,颤抖着声音道:“张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嫂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压着嗓子道:“倩华,林锦城好像恢复记忆了。”

    “什么?”冯倩华呼吸一滞。

    恢复记忆了?

    好端端的,他是怎么恢复记忆的?

    张嫂又安慰了冯倩华几句,可冯倩华什么都听不见了。

    不行!

    她不能就这么放弃。

    她更不能就这么的输给叶舒。

    冯倩华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林姨现在怎么样?”

    张嫂道:“情况有些不好,当场就昏迷了过去,现在还没醒呢。”

    “您好好照顾林姨,不用担心我。”

    “很好。”

    挂完电话,冯倩华开始卸妆。

    她不能认输。

    林家主母的位置是她的,一直都是她的,谁都别想抢走。

    就算林锦城恢复了记忆又怎样?

    难道他就能找到叶舒吗?

    有那份亲子鉴定在,林锦城永远都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他只是去逃避了而已。

    他不可能去找叶舒的!

    冯倩华转头看向冯纤纤,“纤纤,你把衣服也换了,咱们等会儿去看你林奶奶。”

    “好、好的。”冯纤纤点点头。

    ......

    繁华里。

    林锦城将当年发生的事情都和林泽说了。

    林泽听完也是唏嘘不已。

    他没想到,中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爸,您别担心,我相信妈一定会理解您的。”

    站在子女的角度上,林泽还是希望父母能和好如初,他们一家四口今后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林锦城叹了口气,“希望吧。”他也不确定,叶舒是否还能原谅他。

    林泽接着道:“爸,我约了舅舅在皇家咖啡厅见面。”

    无法找到叶舒的地址,林泽只好约上叶森。

    林锦城点点头,“那咱们现在走吧。”

    “嗯。”林泽又道:“不过我没跟他说这件事,见了面,您得做好心理准备。”

    “我会的。”

    皇家咖啡厅就在叶森的公司楼下。

    所以,林泽和林锦城到的时候,叶森已经到了。

    看到林泽过来,叶森很兴奋地朝他挥手,“阿泽。”

    “舅、叶叔叔。”林泽也挥手。

    叶森看到林泽身边的林锦城,微微蹙眉,下意识的觉得林锦城有些熟悉,“阿泽,这是你爸?”

    林泽点点头。

    “阿森。”林锦城红着眼睛开口。

    阿森?

    叶森楞了下。

    都多少年没人这么叫过他了?

    “不好意思,你是?”叶森一时间没认出林锦城,更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

    毕竟那个时候他才十三岁。

    而且,他也没见过叶森几次。

    林锦城看着叶森道:“我是林清诚。”

    林清诚?

    听到这三个字,深埋叶森脑海深处的记忆,一瞬间,全部涌了出来。

    林清诚是谁?

    林锦城不就是欺骗了叶舒的那个渣男吗?

    十九年!

    整整十九年!

    渣男终于出现了。

    此时,叶森除了愤怒还是愤怒,眼底好像染了一层火,抬起手,直接给了林锦城一拳。

    砰!

    林锦城被得头一偏,如果不是身后有椅子在挡着的话,他已经倒在地上了。

    “混蛋!林清诚你他妈的混蛋!你让我姐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今天打死你!”

    林锦城也不还手,就这么地被叶森揍着。

    很快,左边脸就肿了,嘴角流出血迹。

    “舅舅,您别打了。”林泽抱住叶森的手。

    叶森一把挥开林泽的手,“小兔崽子你给我滚!谁是你舅舅!老子不是你舅舅!”

    早知道林泽是林清诚的崽的话,他当时就不应该搭理林泽。

    说到这里,叶森拎起林锦城的衣领,赤红着双眼道:“林清诚,你个混蛋玩意!跟我姐好的时候,还在外面拈花惹草!这个小兔崽子是谁的种?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出现在我姐面前气她的话,我他妈的打不死你!”

    太欺负人了!

    林锦城简直太欺负人了!

    都跟别人有孩子了,现在还有脸找到他面前。

    他是来炫耀的吗?

    炫耀他有个儿子吗?

    叶森现在都怀疑,林锦城当年是不是想起叶舒生的是个女孩儿,所以才离开叶舒的。

    渣男!

    重男轻女的渣男!

    想到这里,气不过的叶森又狠狠地给了林锦城一拳。

    林锦城有气无力的擦了下嘴角的血迹,“阿泽是阿舒的亲生骨肉,他跟他妹妹是龙凤胎。”

    什么?

    龙凤胎?

    叶森愣住了,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听,回头看向林泽。

    在林泽的脸上,叶森看到了叶舒的影子。

    尤其是那双凤眼。

    他们母子(女)三人,都长了相同的一双凤眼。

    这基因,根本不用去验DNA就能看出来,他是叶舒的孩子。

    怪不得他在第一次见到林泽的时候,就觉得林泽很熟悉,忍不住想亲近,又想起林泽之前不远千里寻母时的伤心场景,叶森的眼睛都红了,梗着嗓子道:“阿泽......”

    这孩子太难了。

    遇到个渣爹,又摊上个不明事理的奶奶。

    “舅舅!”林泽走过去,拥抱住叶森,“舅舅,我爸当年也有苦衷,您气也出了,能不能坐下来听我们慢慢解释?”

    叶森长叹一声,回头看向林锦城,“看在阿泽的面子上,我可以带你去找我姐,你自己去解释给她听,能不能原谅你,我说了不算,得看我姐的意思,我姐要是不原谅你的话,以后你不许来骚扰我姐!”

    叶森已经跟林泽认识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知道林泽是一个很好很孝顺的孩子。

    他不能阻止他们母子相认。

    而林清诚毕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叶灼也有权利知道生父的存在。

    “阿森,谢谢你。”

    叶森冷着脸,“先别着急谢,到时候我姐不原谅你,我照样揍你!”

    林锦城全部无条件接受。

    叶舒今天刚好休息在家。

    叶森带着林锦城和林泽到的时候,她正在和叶灼在厨房研究新菜品。

    客厅里飘荡着一股勾人的香味。

    “姐。”

    马上就要见到母亲了。

    林泽非常激动。

    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叶家虽然是租的房子,可布置的却非常温馨,莫名的,林泽发现自己很喜欢这里。

    “回来了,”叶舒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冰箱里有西瓜,你自己去拿。”

    再次听到叶舒的声音,林锦城的眼睛又是一红,心里感慨万千,手心里裹着一层湿汗。

    叶森往厨房里走出,“姐,灼灼,你们出来一下,家里来了客人。”

    “谁啊?”叶舒有些好奇。

    毕竟他们家在京城不认识什么熟人。

    叶灼微微挑眉,也有些好奇。

    叶森接着道:“你们出来就知道了。”

    “谁呀,神神秘秘的。”叶舒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往外走。

    刚走到客厅,看到站在那里的男人,她就愣住了。

    她这是出现幻觉了?

    虽然已经过了十九年,林锦城的脸上还带着伤,可叶舒仍旧一眼就认出了林锦城。

    “阿、阿舒。”林锦城梗着嗓子开口。

    叶舒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是他。

    真的是他。

    十九年未见,他好像变了很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见此。

    叶灼微微眯眸,难道,这就是她那个便宜爹?

    便宜爹这是想干嘛呢?

    求复合?

    “阿泽,这就是你妈。”林锦城回头看向林泽。

    林泽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到叶舒身边,就这么看着叶舒,沙哑着嗓子开口,“妈!”

    叶舒完全的愣住了。

    这不是他和冯倩华的孩子吗?

    他想干什么?

    还想和十九年前一样骗她吗?

    叶舒抬头看向林锦城,颤抖着声音问道:“林清诚,你想干什么?”

    都十九年了,林锦城为什么还要出现在她面前?又为什么要带着他跟别人生的儿子找过来!

    她现在生活的很好,林锦城为什么要过来撕开那本已结痂的伤疤。

    “阿舒,这是我们的儿子林泽。他和我们的女儿是龙凤胎,阿淑!我对不起你,我让你们母子还有他们兄妹二人分离了这么多年,我该死!我是罪人!”说到这里,林锦城已经泪流满面。

    龙凤胎?

    叶舒只感觉脑海中空白的一片,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儿子。

    这是真的吗?

    眼前这个少年真的是她儿子。

    林锦城从前就骗她,从名字到家庭住址都是在骗她,这一次,会不会也是在骗她?

    叶舒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相信林锦城。

    叶灼站在一旁,也有些懵。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还有个哥哥......

    哥哥?

    “可......医生不是说,有一个孩子是死胎吗?”好半晌,叶舒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林锦城,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林锦城深吸一口气,“阿舒,我没有骗你,那个孩子不是死胎,他是被我妈偷偷抱走了,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和阿泽去做亲子鉴定。”

    闻言,叶舒抬头看向林泽。

    从林泽的眼睛里,她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是她的孩子。

    这是她的孩子没错。

    许是母子连心,这一刻,叶舒几乎失声痛哭,一把拥住林泽,“孩子,孩子......”她一直以为她的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没想到,他尚在人世。

    林泽曾在梦中无数次梦到过和母亲相认时的场景,可每一次,他们母子二人相拥的那一刻,梦就醒了。

    每每午夜梦回,林泽的枕巾都湿了大半。

    这一次,他终于如愿拥抱到母亲,原来,有妈妈的感觉这么好。

    从今以后,他也是有妈妈的孩子了!

    “妈!.”林泽紧紧地拥抱住叶舒,力气很大,生怕自己是在做梦,一松手,母亲就不见了。

    看到母子相认这么动容的一幕,叶森抬手就给了林锦城一拳,“混蛋!你们居然偷偷抱走了孩子!让他们母子分离了这么多年,这是人干的事吗?”

    林锦城没有躲,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挨了叶森一拳,往后踉跄了两步,“对不起,我对不起阿舒,也对不起两个孩子......”

    “说对不起有用吗?”叶森又给了林锦城一拳,“一句对不起,就能抵消他们骨肉分离这么多年的痛苦吗?林清诚!你到底是不是人!你怎么能和你妈一起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妈偷偷抱走阿泽,我并不知情。”林锦城擦了下嘴角的血迹,“当年,我在接到阿舒要生产的消息时,就开车连夜赶往云京,谁知路上遭遇了车祸,我因此在床上躺了十年,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失去了关于阿舒的所有记忆......”

    说到最后,林锦城已经泣不成声。

    如果当年他小心一点,不发生那场车祸的话,叶舒也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他们母子二人也不会因此分离这么多年。

    如果当年他能勇敢一点,早些带着叶舒远走高飞,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

    可惜没有如果。

    叶森根本不相信林锦城,因为在他眼里,林锦城就是个谎话连篇的骗子,揪着林锦城的衣襟质问道:“你不是说你失忆了吗?那你现在是怎么想起来这些的?”

    “......我是去年四月份无意间恢复记忆的。”

    此言一出,叶森更加生气了。

    “那你去年怎么不带着阿泽去云京找我姐?你为什么要拖到现在?你知不知道我姐这些年过得有多苦!你在京城锦衣玉食,我姐带着你们的女儿窝在不到二十平米的地下室里!这十九年,你知道我姐是怎么过来的吗?你说你出过车祸,你就出过车祸吗?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出过车祸失过忆?”

    林锦城没说亲子鉴定的事情。

    去年他来到云京,看到叶舒生活在地下室,日子过得特别拮据,他也被震惊到了,他没想到,叶舒的生活会变成那样。

    因为在叶舒怀孕期间,他曾让人分批往叶舒的银行账户上打了两百多万。

    那个时候,五六万块钱在云京就能买一套房子。

    他以为那两百万可以让叶舒衣食无忧。

    十九年后,林锦城看到昔日的恋人变成这样,又亲自往叶舒的账户里转了三千万。

    一直到现在,林锦城都不知道,去年他前脚刚打过钱,在冯倩华的故意挑拨下,那笔钱后脚就被林老太太拦截了。

    “对不起......”千言万语,此时只能化作一句对不起。

    是他对不起叶舒。

    叶森看着林锦城,接着开口,“还有名字!林清诚,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们后来去柳城找过你,可那里并没有一个叫林清诚的!”

    林锦城叹了口气,“林清诚就是我的名字,从头到尾,我都没有骗过阿舒。不过,我出事后,我妈就把我的名字从林清诚改成林锦城,我们家也从柳城搬到京城,所以你们才找不到我,对不起......”

    这些事情都是林锦城在找回记忆之后才知道的。

    “你除了说对不起还说说什么?”叶森拎起林锦城的衣袖,“我要你给我姐跪下!”

    林锦城眼底全是愧疚的神色,可腿却坚硬无比怎么也弯不下来。

    “混蛋!我让你给我姐跪下!”叶森气急了,“你辜负了我姐这么多年,现在连给我姐跪下都做不到吗?”

    林泽刚想说些什么,叶森就反扣住林锦城的手,强势让他跪下。

    砰!

    林锦城被摔在地上,假肢也掉在了地上。

    在场的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包括叶森在内。

    “你的腿......”叶森就这么看着林锦城,一时间竟然失言了。

    林锦城说的轻描淡写,“截肢了。”

    截肢。

    是因为车祸截肢的吗?

    “爸!”林泽红着眼睛跑过去,捡起假肢,安装在林锦城腿上。

    林泽以前从未帮林锦城按过假肢。

    一边安装,眼泪一边往下掉。

    滚烫的泪水打湿了林锦城的西装裤。

    安装好假肢,林泽扶着林锦城从地上站起来,转头看向叶舒,梗着嗓子开口,“妈,那场车祸不仅让我爸小脑受损,成为植物人在床上躺了十年,还让他失去了一条腿,他不是故意要改名字的,他也不是故意要搬家的。

    这一切都是奶奶在我爸昏迷期间操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等我爸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妈,您原谅我爸吧!这么多年,他一直没忘了您!我求您了......”

    说到最后,林泽直接朝叶舒跪了下去。

    叶舒双手捂着嘴巴,失声痛哭。

    她付出的是十九年的青春,与亲生儿子整整分离十九年。

    她本以为在这段感情中,她付出的是最多的那个人,没想到,林锦城也饱受了十九年的煎熬。

    失去记忆,失去一条腿。

    从前,她以为林锦城是个骗子,直到现在,她才看清事实真相。

    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应该怎么做。

    一时间,叶舒气血攻心,眼前一黑,直直地往后倒去。

    “妈!”

    “阿舒!”

    “姐!”

    最后还是叶灼眼疾手快的扶住叶舒,“妈,您没事吧?”

    “没事。”叶舒摇摇头,“我没事。”

    看到叶灼,林锦城愣住了。

    他从进来开始,注意力就集中到了叶舒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叶舒身边的叶灼。

    这个女孩儿是谁?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个女孩儿长得像极了他和叶舒。

    去年他见过叶有容,可去年的叶有容根本不长这样。

    这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然后,顺便求个票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