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20:喜大普奔,五爷表白大灼灼,在一起了!
    表白?

    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岑少卿微微蹙眉,回眸看向何子腾,“表白怎么表?”

    闻言,何子腾更加无语了。

    这种弱智的问题还需要问吗?

    岑少卿平时也不笨啊!

    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五哥,你没吃过猪肉,总该看过猪跑的吧!表白当然是对着我偶像说,‘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的话。”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直接这样说会不会太孟浪了?”

    他担心会把人吓到!

    “五哥!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表个白而已!算什么孟浪!”何子腾接着道:“不过你得做好表白前的准备,这样胜算更大一些。”

    “准备什么?”岑少卿问道。

    何子腾拿出这些年在网上积累的经验,“准备口红啊!我听说女生的梳妆台上永远都缺少一支口红!”

    岑少卿蹙了蹙眉,“可她不喜欢化妆。”叶灼一直都是素面朝天,除非出席一些非常重要的场合,要不然,她根本不会化妆!

    “不喜欢化妆不代表她不喜欢口红啊!”何子腾感觉岑少卿就是传说中的钢铁直男,“五哥,你就听我的!多买些口红!然后我偶像还有没有别的爱好?”

    “她喜欢吃甜品。”岑少卿回答。

    何子腾道:“这个简单,我偶像要是喜欢吃甜品的话,你就买个甜品铺子送给她,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的话,你就把云京的甜品铺子都买下来!”

    只要能抱得美人归,买个甜品铺子算什么?

    反正岑少卿也不差钱。

    岑少卿微微颔首,“这个提议确实不错。”

    按照叶灼对甜品的喜爱程度,买家甜品店,她肯定会非常开心。

    语落,岑少卿又转眸看向何子腾,“口红买什么样的?”

    何子腾拿出手机,“五哥我帮你看看。”

    岑少卿也开始发微信给周特助,让他买甜品铺子。

    那边的周特助都懵了。

    岑少卿昨天让他查云京最好吃的糖水铺子,今天又要买甜品铺子。

    难道是中了甜品的毒了?

    就在这时,何子腾抬头看向岑少卿,“五哥我查到了,就这家的口红非常不错!小女生都喜欢粉色的,我建议你把他们家粉色的口红都买了!”

    岑少卿微微颔首。

    他觉得何子腾说的特别对,因为叶灼确实很喜欢粉色。

    于是岑少卿便开始下单。

    另一边。

    叶灼一边回复岑少卿的信息,一边坐在书桌前操作电脑。

    电脑屏幕上不断变换着各种图片。

    保存好所有的图片之后,叶灼便打开qq聊天窗口,将所有的图片都发给一名备注为[九朝]的人发过去。

    九朝接收图片,并且回复:【辛苦大神了。】

    【客气。】

    发完图片,叶灼突然想起来,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开直播了,于是便打开电脑,开始直播。

    刚登录上账户,叶灼便收到一堆私信:【叶子女神你消失了吗?】

    【女神没有直播的第一天,想她。】

    【叶子求上线!】

    【女神没有直播的第三十天,想她想她还是想她。】

    叶灼一条一条的翻看着私信记录。

    【喜塔腊·YC的叶您好!我们是兰月亚文化的!听说您还没有加入任何工会,请问您有签约意向吗?】

    【喜塔腊·YC的叶您好!我们是大雁南飞文化的,在此诚恳的邀请您参加我们的工会!我们会给您最有力的资源推广和最好的福利!】

    【......】

    接下来的几条全部都是想签约叶灼的私信。

    签约?

    叶灼微微挑眉。

    一旦签约公司,直播时间就会被限制,签约公司会给你凹人设,甚至连微信号、微博号、以及其他社交账号都会被公司全权代理。

    相当于人身自由也会被限制。

    与其别人签约她,还不如她自己创办网红经济公司,打造新时代网红!

    叶灼一边想着,一边打开直播,“哈喽宝宝们,大家好久不见啊。”

    【呜呜呜!叶子终于等到你!】

    【叶子回来了!】

    【啊啊啊!好激动!】

    【好久不见鸭~叶子。】

    【叶子这些天你去哪了呀?】

    “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情,一直都挺忙的,大家放心,以后我会经常跟大家见面的。”

    【用户:天塌地陷紫金锤1225,送出一辆跑车*10!】

    【用户:那个狗子呀,送出一支穿云箭*10!】

    【又看到狗子大佬和锤子大佬了!】

    【还剩下一个大佬没来。】

    【是佳人大佬吗?】

    【坐等佳人大佬!】

    【话说佳人大佬也是厉害,叶子消失了三十天,他也消失了三十天,从开始到现在,他关注的人就只有叶子这一个主播。】

    因为岑少卿的妙音用户名一直都是网站的自定义名称,而他又只送绝代佳人这一个礼物,所以大家都戏称他为佳人大佬。

    【用户:妙音用户202106080126,送出绝代佳人*10!】

    【卧槽!佳人大佬来了!】

    【大佬就是大佬!一出手就是五十万!流弊!】

    【啊啊啊!佳人大佬说句话吧!】

    【大佬金口难开。】

    【真好奇这位大佬长什么样!】

    叶灼瞄了眼屏幕,她也对这位佳人大佬挺好奇的。

    直播这么长时间,她遇到的土豪不计其数,但是像这位佳人大佬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位大佬总得给她打赏了快六千万了。

    叶灼接着道:“我先给你们直播一场象棋吧?然后再玩一把游戏。”

    【好的!】

    【没问题!叶子快开始吧,我都好久没有体会过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

    叶灼着话音刚落,游戏好友[闲散居士]便给她发来PK邀请。

    【哈哈哈!倒霉蛋又来了!】

    【我怀疑倒霉蛋也在看叶子的直播呢!】

    叶灼点击应战。

    一共耗时三十五分钟,最后还是叶灼赢了。

    不过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棋技上升了很多。

    下完象棋后,叶灼又打开了LOL。

    屏幕那头的岑少卿也赶紧打开LOL。

    叶灼打的是自由匹配。

    为了能匹配到叶灼,岑少卿还专门写了个脚本,虽然每局都被叶灼虐得惨不忍睹,但岑少卿还是乐在其中。

    此时,叶灼重新上线直播的词条已经登上了妙音词条。

    #叶子,终于等到你!#

    #YC正式营业#

    #时隔30天,YC回来了!#

    一时间,叶灼直播间的人数直接从10W飙到30W。

    叶灼虽然没有签约任何公司,也没有加入工会,甚至连直播的时候都不露脸,但这并不能阻止她火!她根本不需要任何推广和营销!

    她自己就是流量!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公司不惜重金都想签约叶灼的原因。

    另一边。

    京城。

    冯倩华依旧日复一日的给林老太太送养生汤。

    每次都亲手熬制。

    今天,冯倩华依旧准时准点的给林老太太送汤。

    冯纤纤道:“妈,我今天就不去了,您自己去吧?”

    “你为什么不去?”冯倩华回头看向冯纤纤。

    冯纤纤道:“今天是芷兰的生日,我得去参加她的生日party。”

    冯倩华虽然对冯纤纤要求极高,但只要冯纤纤不滥交,跟那些穷人混在一起,她就从不限制冯纤纤的社交。

    她冯倩华的女儿天生高贵,当然不能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玩!

    郑芷兰是宋家的千金,宋家在京城地位显赫,冯纤纤能交上郑芷兰那样的好友,冯倩华求之不得。

    这说明她冯倩华的女儿有本事!

    注定会站在最高处,俯视天下一切!

    冯倩华从包里翻出一张卡,“记得买好一点的礼物。”

    宋家不是什么普通人家,买那种廉价的礼物,只会丢脸。

    冯纤纤认识这张卡,这卡是林老太太送给冯倩华的,里面有不少钱,没想到冯倩华这回会这么大方,接过卡,“谢谢妈。”

    冯倩华点点头,“你快去吧,我让老张送你。”

    “好。”

    怕冯倩华在冯家受委屈,司机老张和车子,也是林太太给她们母女俩配的。

    冯纤纤用冯倩华给的钱,买了一套价值6位数的礼物去参加郑芷兰的party。

    车子刚停在郑家的庄园门口,便有一名年轻英俊的男子迎了过来。

    “纤纤,你来了。”

    冯纤纤优雅地提起礼服的裙摆,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笑,“梓墨哥哥。”

    此人便是郑芷兰的哥哥,郑梓墨。

    郑梓墨今年21岁,比冯纤纤大2岁。

    因为半年前冯纤纤舍命救了郑芷兰,加上冯纤纤温柔善良,话语不多,非常讨人喜欢,所以郑梓墨一直对冯纤纤印象很好。

    郑梓墨笑着道:“芷兰正在里面待客,知道你了,那丫头肯定非常开心。”

    冯纤纤道:“能参加芷兰的生日party我更开心。”

    其实郑梓墨什么心思冯纤纤清楚的很。

    他喜欢上自己了。

    要不然郑梓墨会对自己这么殷勤?

    可惜。

    跟岑家比起来,宋家简直弱爆了。

    郑梓墨就算对她再好,也只能是徒劳一场。

    不过,冯纤纤倒是很喜欢这种被人追捧着的感觉。

    郑梓墨一表人才,虽然宋家比不上岑家,但宋家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大户人家,不知道有多少名媛千金都对郑梓墨芳心暗许,甚至不惜倒追。

    可惜郑梓墨根本看不上那些个胭脂俗粉。

    要是让那些人知道郑梓墨喜欢的是她,估计能嫉妒死吧?

    思及此,冯纤纤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稍纵即逝。

    郑芷兰的生日party来了很多人。

    看到冯纤纤过来,郑芷兰也来不及应付前面的客人了,立即往冯纤纤这边跑过来,“纤纤!”

    在场有很多人都认识冯纤纤。

    无他。

    只因为林家。

    谁不知道林家老太太很喜欢冯纤纤,把冯纤纤当亲孙女,当眼珠子疼着。

    冯纤纤虽然姓冯,其实,她就是林家大小姐。

    在场的豪门千金们,谁敢对邻家大小姐甩脸色?

    而冯纤纤本人也很愿意用林家大小姐这个身份示人,耍威风。

    在冯纤纤潜意识里,她也早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林家大小姐!

    除了她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当林家大小姐?

    那个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吗?

    “纤纤来了!我和芷兰我们刚刚还在说你呢!”

    “纤纤你今天这条礼服可真漂亮!在哪儿买的呀?”

    “人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天哪纤纤,你这腿也太长了吧,而且我看你好像又瘦了!”

    “长得漂亮身材还好,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啊?”

    冯纤纤被一群人恭维着,心里非常舒坦。

    林家。

    冯倩华到林家的时候,冯老太太正好睡下了。

    张嫂接过冯倩华手中的养生汤,“纤纤今天怎么没来?”

    冯倩华道:“去参加郑家千金的生日party了。”

    张嫂点点头,回头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我瞅着林泽最近有些不太对劲。”

    冯倩华眯了眯眼睛,“怎么个不对劲法?”

    “自从从云京回来之后,他对老太太是越发孝敬了,但有的时候,好像是在故意套老太太的话。”张嫂想了想林泽最近的情况,又道:“上次还在楼上的仓库里翻箱倒柜。”

    冯倩华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不安分的小野种!”

    叶舒都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了,他还不死心!

    语落,冯倩华接着道:“林姨早就把关于叶舒所有的一切都烧了,谅他也找不出什么东西!不过还是要麻烦您这段时间多费心,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张嫂点点头,“这个你放心,我知道的。”

    就在这时,冯倩华像是突然响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的布袋子,“这个给您。”

    “这是什么?”张嫂一愣。

    冯倩华直接将东西塞到张嫂手里,“甭管是什么您收着就是。”

    张嫂抬头看向冯倩华,“这是镯子吧?”

    冯倩华点点头。

    “我不能要。”张嫂下意识的拒绝。

    冯倩华看了看里屋,“给您的您就收着,您年纪也这么大了,平时别舍不得吃穿,这镯子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张嫂叹了口气,“你前阵子才给我一张卡。”

    冯倩华拍拍张嫂的手,“那是留给您养老的,这个镯子是让您撑门面的,等将来我嫁到了林家,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张嫂感动地点点头,伸手将眼泪擦掉。

    就在这时,里屋传来林老太太的声音,“倩华来了?”

    张嫂立即恢复正常的神色,拎着保温盒走进去,“老太太,倩华小姐来给您送汤的。”

    “林姨。”

    冯倩华跟在后面走进来。

    林老太太看到冯倩华,心里突然觉得十分愧疚,感觉很对不起冯倩华。

    冯倩华等了林锦城十九年,伺候了她十九年。

    可到现在,她还没有满足冯倩华的心愿,让她嫁给林锦城。

    也是冯倩华心地善良。

    换做旁人,可能做不到冯倩华十几年如一日的孝顺。

    林老太太恨不得冯倩华马上改口称呼她为妈。

    想着,想着,林老太太的眼睛有些湿润。

    “林姨,您怎么了?”

    林老太太梗着嗓子道:“倩华啊,是我们林家对不起你......”

    冯倩华被吓了一跳,赶紧拿纸巾给林老太太擦眼泪,“林姨,您这是在说什么呢!林家什么时候对不起我了?”

    林老太太道:“倩华,你是个好孩子,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嫁到我们林家来的。”

    一定!

    闻言,冯倩华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羞赧,“林姨,其实我很满足现状,就这么看着锦城哥也挺好的,不一定非要嫁给他的。”

    林老太太紧紧握着冯倩华的手,“那不行!我可不能让你空等了一辈子。”

    冯倩华突然叹了口气,“说到空等,其实叶舒妹妹也空等了锦城哥一辈子,我听说,她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呸!”提到叶舒,林老太太满脸嫌恶,“就那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她就是假正经!生了个不知道是谁的野种,还想在我面前装深情!”

    每次只要一提到叶舒的名字,林老太太就会情绪失控。

    如果不是叶舒那个贱人,叶家根本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冯倩华为叶舒开脱,“林姨,您别这么说叶舒妹妹,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意外,说不定她是被人强迫才坏了那个孩子的呢?”

    林老太太大看向冯倩华,“倩华,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想把人想的那么坏,可那水性杨花的贱人,根本就不值得你为她开脱!当年,我看她长了一张狐狸精脸蛋,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儿!”

    冯倩华再度叹了口气,“可叶舒妹妹毕竟是阿泽的亲生母亲啊。”

    这也是林老太太心里唯一解不开的结。

    林老太太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林泽是从冯倩华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就好了。

    可惜......

    事与愿违。

    林老太太愤怒的道:“那个贱人没资格当阿泽的母亲!她不配!”

    冯倩华的眼底闪过一道阴戾的光,看来叶舒出轨这件事在林老太太心里已经刻下了深深的一道痕,“林姨,您别生气,我给您带了养生汤,咱们先喝汤吧。”

    听到养生汤这三个字的时候,林老太太心头的气消散了几分,眼底浮现出渴望的光。

    如同行走在沙漠中人,突然看到了一汪甘泉。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渴望。

    ......

    云京。

    岑少卿准虽然早已准备很好一切,也在网上查询了很多关于表白的攻略贴,但是,他依旧没有信心告白

    他怕被拒绝。

    叶灼那么优秀,他更担心她看不上他。

    可如果再不表白的话,被宋时遇捷足先登了怎么办?

    而且,现在距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等叶灼开学了,恐怕就没那么多时间了。

    岑少卿一手捻着佛珠,那样子,很明显是陷入了沉思。

    此时,叶灼正坐在他对面吃牛排。

    叶灼是真的有点无语。

    最近的岑少卿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总喜欢跟她唱反调。

    还喜欢给她点她根本不喜欢吃的饭菜。

    带她看她根本不喜欢看弱智电影。

    如果叶灼不是看在岑少卿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奶奶的份儿上,恐怕早跟他翻脸了。

    须臾,叶灼放下刀叉,看向岑少卿,“我说,你最近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岑少卿一愣。

    难道叶灼看出来了?

    既然已经是箭在弦上,那就不得不发了。

    岑少卿放下佛珠,抬头看向叶灼,薄唇轻启,“叶灼,你知道白月光是什么意思吗?”

    叶灼微微点头,“当然知道。”

    “以前我不知道白月光是什么意思,但现在我好像知道了。”

    他的目光很炙热,也很深邃,眸里倒映的全是她的身影。

    莫名的,从来都没怕过谁的叶大佬在此时有些紧张。

    但更多的好奇和一丝丝莫名情绪。

    听岑少卿的意思,他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

    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能入得了岑少卿的眼?

    “你心里有白月光了?”叶灼问道。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很肯定的回答。

    原来真的有了。

    叶灼突然感觉心里有些闷。

    “可你不是和尚吗?”

    “我不是和尚,”岑少卿长臂一伸,直接端走叶灼桌前吃了一半的牛排,切割了一小块放进嘴里,随后又倒了一杯酒,“我吃肉,也喝酒。”

    叶灼愣住了。

    她没想到,有一天,岑少卿会为了一个女孩子破了戒。

    “所以,你的白月光是谁?”叶灼太好奇了。

    那个女孩子到底是谁。

    岑少卿就这么看着她,好半晌,才从薄唇间吐出一个字,“你。”

    砰砰砰——

    说完这个字,岑少卿表面依旧淡定,可是心里已经慌成了狗,心脏仿佛随时能从胸腔里跳出来。

    周围的一切仿佛被摁上了静音键。

    一切都成了虚无。

    他的眼前,也就只剩下了一个她。

    这一刻,叶灼也是懵的。

    岑少卿刚刚说了什么?

    这是幻听吧?

    对!

    肯定是幻听。

    叶灼习惯性地将耳畔的青丝撩到耳后,“你刚刚说什么?”

    岑少卿索性也不紧张了,目光锁着叶灼,一字一顿的开口,“我说我的白月光是你。叶灼,你没听错,我在对你表白。”

    表白。

    叶灼不是第一次被人表白。

    但却第一次这么紧张。

    是的很紧张。

    心乱如麻。

    她没想到岑少卿的口中的白月光会是她,更没想到,岑少卿这个和尚,居然会对她表白。

    奇怪的是,得知岑少卿的白月光是她的时候,心里的那股莫名的郁气,居然消失了。

    她想,她应该是不讨厌岑少卿的。

    甚至对他有那么些好感。

    该怎么回应他呢?

    岑少卿接着道:“叶灼,我没什么感情经历,除了和穆有容有过一段莫须有的婚约。然后,我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更不会说什么动听的情话,表白这种事也是第一次做,也是第一次这么的喜欢一个人。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出家当和尚的打算。”

    以前岑少卿觉得人生很没意思。

    娶妻生子更没意思。

    可现在,他却很想很想和叶灼在一起,生很多很多属于他们的孩子。

    见叶灼半天不说话,岑少卿道:“叶灼,你是在介意我的年龄吗?”

    叶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神色如常,“......你的年龄好像确实有点大。”

    岑少卿要是不说的话,叶灼甚至都要忘了,眼前这个男人,比自己大十一岁。

    都说三岁一个代沟。

    十一岁都快三个代沟了!

    紧张过了头的岑少卿,此时反而不紧张了,很冷静的道:“年龄大有年龄大的好处,我虽然大你十一岁,可现在网上不是流行这么一句话吗?大叔有三好,爱妻如命,宠妻如宝,妻令如山。”

    他的声音本就低沉,富有磁性,带着淡淡的哑,此时又刻意压低,尤其是在配着这些话的时候,更是低沉到不行。

    叶灼的耳根子有些微红。

    在没有遇到岑少卿之前,包括在前世,她都没有考虑过谈恋爱。

    可现在,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或许。

    她可以尝试下爱情。

    “叶灼,跟我在一起,以后你就是我领导,我们岑家归领导管,我名下所有的资产归领导管,连同我这个人,也归领导你管。”

    叶灼抬眸看向岑少卿,一字一顿:“那我现在正式宣布,岑少卿先生进入实习期了。”

    “真的?”前一秒还冷静自持的岑五爷,一秒突然欣喜若狂,眼神里盛满了光。

    答应他了!

    叶灼答应他了!

    岑少卿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高兴过。

    心在这一瞬间被填满。

    哪怕只是进入实习期而已。

    叶灼微微点头,“别高兴太早,实习期不过,咱俩照样桥归桥路归路!”

    “保证让领导满意。”岑少卿站起来,很标准的敬了个礼。

    毕竟是在中东地区混过的人,虽然这些年来一直在念佛吃素,但身上还带着股血性。

    叶灼屈指敲了敲桌子,“那现在,我就来说说不满意的地方,你知道我为什么只让你进入了实习期吗?”

    岑少卿一愣。

    他身上有让叶灼不满意的地方吗?

    “请领导指示。”

    叶灼接着道:“首先,咱们上次逛街的时候,你送的那些粉色连衣裙实在是一言难尽,我明明都说了不喜欢不好看,你为什么要我行我素?”

    岑少卿微微蹙眉,“你不喜欢?”

    “你觉得我是芭比娃娃吗?”叶灼接着道:“再说,你见我什么时候穿过那么夸张的衣服?”

    岑少卿又是一愣。

    他好像真没见叶灼穿过那种衣服。

    岑少卿道:“可女孩子不都喜欢正话反说,她们说不喜欢就是喜欢,她们说不要就是要......”

    叶灼都被气笑了,“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岑少卿实话实说,“是子腾跟我说的。上次在那个糖水铺子,你明明说不喜欢吃番薯,可是我点了牛奶番薯西米,你不仅吃得很开心,吃完之后还重新叫了一份。”

    如果不是那碗牛奶番薯西米,岑少卿也不会这么确定女孩子喜欢正话反说。

    叶灼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所以,你是因为这个,才做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带我看不喜欢看的电影,请我喝我不喜欢喝的奶茶?买我不喜欢的东西?给我夹我不喜欢吃的菜?”

    “这些你都不喜欢?”岑少卿蹙眉。

    叶灼点点头,很认真的道:“是的!都不喜欢!”

    “那牛奶番薯西米是怎么回事?”

    叶灼解释道:“牛奶番薯西米是因为我小时候吃过一种很难吃的番薯,所以在我的潜意识***薯是一种很可怕的食物。但是我没想到,昨天的糖水铺子,能把番薯处理的那么好吃。”

    所以,这只是一个巧合?

    岑少卿愣住了。

    叶灼接着道:“正话反说是要分人的,有的女孩子比较腼腆,偶尔是比较喜欢正话反说,但这只是在少数情况下。而且,正话反说是不分男女的,我班主任就是一个典型的喜欢正话反说的人。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正话反说的习惯!所以,岑少卿先生,以后请你正常点,要不然,你永远都过不了实习期。”

    岑少卿呼吸一滞。

    狗何子腾!

    差点被他害惨了!

    如果不是何子腾的话,说不定他连实习期都不用进,直接转正。

    这个狗子!

    真是太耽误事了!

    另一边的何子腾莫名其妙的地打了个喷嚏。

    何子腾挠了挠脑袋,一脸疑惑的道:“有人想我了?”

    岑少卿看着叶灼,薄唇轻启,很认真的道:“领导你放心,我一定改。”

    叶灼还算满意地点头。

    岑少卿接着问道:“所以,实习期有期限吗?”

    叶灼想了想,“这个我暂时还没想好,看我心情吧。”

    岑少卿现在只想杀狗!

    那边的何子腾又是一个喷嚏。

    心里非常疑惑。

    今天晚上怎么回事?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他?

    岑少卿看着叶灼,“那实习期我能叫你灼灼吗?”

    “可以。”叶灼微微点头。

    “那如果我表现好的话,能提前结束实习期吗?”岑少卿接着问道。

    叶灼继续点头。

    就在这时,岑少卿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对了灼灼,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什么礼物?”叶灼微微挑眉。

    “你跟我过来。”岑少卿很自然地朝叶灼伸出捏着佛珠的手。

    叶灼也不扭捏,将手递过去。

    既然已经决定和岑少卿在一起了。

    那她就要好好体会下谈恋爱的感觉。

    他的手掌很大,指节修长,将她的手完全的包裹在他的掌心间,长长的佛珠流苏从两人紧握的手中倾泻出来。

    岑少卿是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

    很软。

    就像没有骨头似的。

    叶灼又何尝不是第一次?

    她甚至能感觉到,岑少卿的指腹间有一层老茧。

    这是经常锻炼和拿枪的标记。

    两人走在繁华的街头,漂亮的霓虹灯将彼此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岑少卿一路将叶灼带到一家装修的很漂亮的店面门前,“灼灼你看。”

    叶灼抬头一看。

    悬挂在店门中间那块牌匾上的红布也在这个时候落下。

    深色的牌匾上提着五个大字。

    卿慕灼甜品。

    “这家店你开的?”叶灼偏头看向岑少卿。

    岑少卿紧紧握着她的手,生怕她下一秒就会离他而去,“最高领导人是你。”

    “喜欢吗?”岑少卿又问。

    “还行吧。”叶灼回答。

    岑少卿接着道:“可以加分吗?”

    “那就加0.5分吧。”叶灼道。

    “那满分多少?”

    “100分。”

    岑少卿觉得自己看到希望了,“那是不是加到100分,我就可以转正了?”

    叶灼微微点头,“孺子可教也。”

    “那你跟我来,我还有东西要送你。”

    岑少卿又带着叶灼来到车前,“领导你先闭上眼睛,我给你个惊喜。”

    叶灼闭上眼睛。

    心里想着偶像剧里那些浪漫的表白名场面。

    浪漫得心里都在冒泡。

    虽然岑少卿像个和尚,但该有的仪式感,他还真一样都不少。

    过了好一会儿,岑少卿才道:“领导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叶灼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岑少卿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一副[请领导检阅]的样子,叶灼伸手打开盒子,只见盒子里躺着一排精致的口红。

    本来叶灼还挺喜欢的。

    直至叶灼看到了口红的色号。

    清一色的--

    死亡芭比粉!

    此时此刻,叶灼只想把这些口红全部糊在岑少卿脸上。

    见叶灼脸色不对,岑少卿小心翼翼的问道:“有哪里不对吗?”

    “哪里都不对!岑少卿,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吗?怎么全都是粉色的?先是粉色的芭比裙,现在又是死亡芭比粉,你故意来气我的是不是?现在我宣布,刚刚加的那0.5分没了!不但没了,还要倒扣10分!扣满100分,你就等着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

    岑少卿捧着口红盒,他本期待着叶灼会表扬他,会给他加分。

    没曾想,不但没有加分,反而倒扣了10分!

    狗何子腾!

    他死定了!

    另一边的何子腾,又是一个喷嚏,有些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都集中在今天晚上想他。

    岑少卿郁闷地将死亡芭比粉扔垃圾桶里,然后态度认真的去给叶灼道歉。

    把叶灼送回去之后,岑少卿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何子腾住的地方。

    “五哥,你怎么来了?”看到岑少卿,何子腾有些惊讶。

    岑少卿是个作息及其规律的人,往常这个时候,他都已经进入梦乡了。

    岑少卿神色如常,“我来是想告诉你,叶灼已经答应我的追求了。”

    “真的吗?”何子腾异常激动,“这么说,我偶像马上就要变成我五嫂了?”

    岑少卿微微颔首,“说起这件事,我还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给我出招,又告诉我女孩子都喜欢正话反说的话,我不可能这么快就追到你五嫂。”

    何子腾得意的道:“五哥,我早就说过了,我可是很厉害的!我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岑少卿腾出一只手拍了拍何子腾的肩膀,他拍一下,何子腾就矮一截,直至何子腾完全坐在地上。

    “是的,你很厉害!所以,你以后要是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记得正话反说这件事,还有,女孩子都特别喜欢粉色,尤其是粉色的口红!你要是送你未来对象一堆粉色的口红的话,她肯定感动得要跟你原地结婚!”

    闻言,何子腾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无比兴奋的道:“五哥,真的吗?”

    岑少卿微微颔首,“实践出真知,我和你五嫂就是很好的例子。”

    “好的五哥,我知道了!”他这么聪明,又有岑少卿例子在,以后的追妻之路肯定会比岑少卿更顺利的,这一刻,何子腾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

    翌日早上。

    距离开学时间越来越近。

    最近这段时间叶森都在计划着要把公司总部迁移到京城去。

    叶舒那边也在计划着要把分店开到京城去。

    两人都在忙着办理各种手续。

    而叶灼因为岑少卿昨晚的表白,彻夜难眠,一直到凌晨的三点多才睡着,这会儿还没起床。

    岑家的餐桌上。

    眼看着距离开学时间就剩下三天了,岑老太太也着急。

    早餐吃到一半,她放下筷子,看向周湘,“湘湘啊,泽言今天怎么没来?”

    周湘立刻会意,“妈,您找泽言有事吗?”

    岑老太太气哼哼的道:“叶子那么好那么优秀的孙媳妇儿,有的大猪蹄子不懂得珍惜,所以我只能舍爱继续撮合叶子跟泽言了!”

    被内涵到的岑少卿微微抬眸,薄唇轻启,“奶奶,我和灼灼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所以,您就不要整天想着撬墙角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明天开启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