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08:聪明的大灼灼,干脆分手,总裁夫人超奈斯!
    白薇依旧有些紧张,整理了下衣领,又理了理头发,“你看我这样可以吗?”

    这次的紧张并不是装出来的。

    她是真的有些紧张。

    万一叶舒是个不好相处的怎么办?

    叶森点点头,“可以,非常漂亮!”

    白薇挽上叶森的胳膊,“那咱们快进去吧。”

    “嗯。”叶森伸手敲门。

    外面的白薇有些紧张,里面的叶舒也非常紧张。

    毕竟这是叶森第一次带女孩子回来。

    叶舒将切好的果盘放在桌子上。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敲门声。

    小白白走过去开门。

    叶舒赶紧道:“我来!我来!小白白,你去叫灼灼出来!”

    “好的。”小白白往房间里滑去。

    叶舒小跑着过去开门。

    “姐。”叶森笑着开口。

    白薇也跟着叫人,“姐。”

    叶舒应了一声,抬头看向白薇,嘴角的笑容有些微僵。

    人长得确实很漂亮,气质也很温婉,但是她怎么看白薇有些面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就在此时,叶舒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昨天在商场掌掴柜姐的那个女人吗?

    是她吗?

    还是认错了?

    叶舒轻轻蹙了蹙眉。

    尽管对白薇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可叶舒并没有给白薇难堪,毕竟来者皆是客,笑着道:“快进来吧。”

    万一是她认错了呢?

    可不能冤枉了人家姑娘。

    虽然叶舒已经对白薇有些怀疑,但是白薇并没有认出叶舒。

    更不知道,叶舒昨天见过她。

    白薇十分亲昵地挽住叶舒的胳膊,“姐,您保养的可真好!和叶森一起走出去,说您是他妹妹,都不会有人怀疑的。”

    白薇最大的优点就是会说话。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叶舒笑看白薇,“你保养的也不错,平时用的应该是perfect护肤品吧?”

    perfect正是叶舒昨天去的那家店。

    白薇点点头,惊讶的道:“是的!姐,你不会也跟我用同一个品牌吧?”

    叶舒一愣。

    原来她没认错。

    白薇就是昨天的掌掴柜姐的白小姐。

    今天的白薇和昨天那个盛气凌人的白小姐,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恐怕没人会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或许,这件事有什么误会?

    叶舒不着痕迹地蹙眉,接着道:“快进来坐。”

    “perfect护肤品还不错的!补水和抗皱效果都非常好,怪不得姐您保养的这么好!一点都看不出来您的真实年纪!”perfect护肤品可不便宜。

    叶舒带着拖油瓶自然是用不起这样的护肤品的。

    想都不用想,用的肯定是叶森的钱。

    这母女俩吃叶森的,用叶森的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让她这个未来的女主人是讨好她!

    真是让人恼火!

    白薇低垂的眼底闪过一道憋屈的神色。

    但是现在她还没有和叶森领证,这些委屈也只能受着。

    来到客厅,叶舒朝叶森道:“快拿水果给白小姐吃。”

    叶森点点头,递给白薇一块西瓜,“把这儿当自己的家就行,想吃什么拿什么,不用客气。”

    白薇接过西瓜,笑着道:“姐,你直接叫我白薇,或者小薇就行。”

    叶森笑着接话,“对对对,都是一家人,叫白小姐太生疏了。”叶森对白薇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去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把白薇带回家了。

    一家人?

    可能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在,叶舒对白薇根本喜欢不起来,她总感觉,白薇不是什么好女孩。

    叶舒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你们才认识三个月,现在说这话有点早。”

    白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心里非常生气!

    叶舒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而已,她凭什么给自己脸色看?

    真是让人恶心!

    叶森也有些奇怪。

    叶舒平时挺好说话的一个人,怎么今天有点怪怪的?

    难道,她不喜欢白薇?

    还是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叶舒和他是多年的姐弟,他知道叶舒不是那种说变脸就变脸的人。

    这其中肯定有原因。

    眼下,叶森只好笑着转移话题,“姐,灼灼呢?”

    叶舒道:“应该在屋里吧,我去叫她。”

    叶舒刚从沙发上站起来。

    说曹操,曹操到。

    叶灼就从屋里走出来,“妈,舅舅。”

    目光流转间,注意到屋里还有个陌生的女人。

    这就是白薇?

    叶灼微微挑眉。

    几乎和叶一样,立即就想起了昨天在护肤品店发生的那一幕。

    叶森笑着给叶灼介绍,“灼灼,这是你白阿姨。白薇,这就是我大外甥女。”

    白薇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眼底闪过惊艳的神色,“这就是灼灼啊!长得可真漂亮!灼灼你好,我叫白薇,老听你舅舅提起你!”

    白薇混迹夜场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漂亮。

    实在是太漂亮了。

    这要是放在他们夜场里,怎么着也是夜空中最亮的星,万人追捧的那种。

    “白阿姨你好。”叶灼礼貌的问好。

    白薇皱了皱眉。

    明明叶灼就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而已。

    可她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很奇怪。

    那种感觉,就像见到了夜场里的最高领导一样。

    有些发虚。

    甚至不敢抬头看叶灼。

    白薇低头看了看自己。

    她一没有说错话,二没有得罪过这母女俩。

    打扮得也很得体......

    可为什么,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呢?

    叶舒看向白薇接着开口,“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昨天的事情,叶舒也只是看了个大概而已。

    她怕自己误会了白薇。

    总不能一棒子就把人打死了。

    白薇接着道:“我爸是一名大学教授,我妈是考古的,他们目前在国外定居。”

    其实白薇的父母就是一对很普通的农民。

    叶舒点点头,“那你家是书香门第啊!那你家兄弟姐妹几个?”

    “我是独生女。”白薇接着道:“所以我就非常羡慕叶森,能有个您这么好的姐姐!”

    叶舒笑了笑。

    见叶舒不接话,白薇立即转移话题,“对了姐,我给您带了礼物,一点小小的心意,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说着,白薇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

    这是一支大牌口红。

    没有哪个女人能抗拒得了口红。

    叶舒婉拒,“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很少会化妆,你自己留着用吧。”

    白薇将礼盒放在桌子上,“姐,我都带来了,您就收下吧。”

    叶森立即帮白薇说话,“姐,这个口红可是白薇挑了好久的色号,你就收着吧。”

    “可我真的用不上。”叶舒站起来,“你们先聊着,我去做饭。”

    “姐,我来帮你!”白薇立即跟着站起来。

    叶舒拒绝道:“不用,厨房里油烟大,别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没事的,我在家经常做饭。”

    这下,叶舒倒有些意外的看了眼白薇。

    按理说,在家经常做饭热爱生活的姑娘,秉性都不会太坏。

    怎么白薇就......

    难道是她误会白薇了?

    叶舒和白薇去厨房忙活了。

    客厅里就只剩下叶森和叶灼。

    叶森看向叶灼,“大外甥女,你是不是不太喜欢白薇啊?”

    “是。”叶灼微微点头。

    叶森一愣,他没想到叶灼会这么坦白。

    “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叶森接着问道。

    叶灼拿起一个苹果,一边啃一边将昨天在商场里看到的事情说了下。

    闻言,叶森道:“大外甥女,你们是不是误会白薇了?我和白薇认识这么长时间,她不是那种乱发脾气的人!如果是那个柜姐有错在先,白薇气急之下给了她一巴掌,也情有可原。”

    语落,叶森接着道:“大外甥,你们只看到了白薇打人,并没有看到事情的起因,就这样断章取义也不太好吧?”

    人在非常生气的情况下,情绪失常,都是很正常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叶森相信白薇不是那种无缘无故乱发脾气的人。

    叶灼咬了口苹果,接着道:“虽然我们没看到事情的起因,但一个人的眼神不会骗人,从白薇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她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对了舅舅,你说她的职业是什么来着?”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前世今生,叶灼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像白薇这种善于伪装的,她也不是第一次见。

    “舞蹈老师。”叶森回答。

    叶灼微微一笑,“常年练舞蹈的人,腿部肌肉会特别发达,而且减不下去,你再看白薇的腿,肌肉松弛没有任何弹性,很明显是缺乏锻炼导致的!舅舅,您觉得一个舞蹈老师,会出现缺乏锻炼的状况吗?”

    跳舞主要靠腿部运动,长此以往腿部便形成结实的肌肉块,越来越粗,肌肉特别发达。

    再看白薇的腿,可不像一个常年练舞的人。

    叶森楞了下,眼底满是不敢置信。

    见叶森这样,叶灼啃了口苹果,“舅舅,您要是不信的话,您可以看看您的胳膊,您常年送快递,胳膊处的肌肉肯定比正常人发达。”

    叶森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胳膊。

    肌肉确实异常发达。

    叶森舔了舔嘴唇,“你白阿姨很注重身材,每次点餐的时候,只点一份蔬菜沙拉,她腿细可能这跟她的自律有关系。”

    “跳舞是一项很消耗体能的运动,打个比方,让您每天只吃几片菜叶子去送快递,您跑得动吗?”叶灼接着咬苹果,“退一万步讲,就算她腿细是跟节食有关系,那腿上没肌肉又怎么说呢?您应该知道,瘦和肌肉没什么关系吧?”

    叶灼说得很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

    叶森的脸色有些微白。

    难道,白薇真的骗了他?

    语落,叶灼接着又道:“舅舅,您再看白薇的脸色,虽然她今天的妆容很得体,但是,在厚的脂粉也遮不住她脸上的倦色,眼睛里还有淡淡红血丝,您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吗?”

    叶森摇摇头。

    叶灼将苹果核随手一扔,“这是经常通宵,日夜颠倒的情况导致的,说明,白薇极有可能根本不是舞蹈老师,而是经常上夜班。”

    语落,苹果核准确无误的掉进十米开外的垃圾桶里。

    “也许是她经常熬夜呢?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喜欢熬夜吗?”叶森反问。

    叶灼笑着道:“熬夜和通宵是两个概念,单纯的熬夜,可不会出现她那样的情况。从她的面相来看,她最起码日夜颠倒十年以上的时间了。”

    叶森又是一楞。

    如果叶灼说的真的话,那白薇到底是干什么的?

    她为什么要骗他?

    “舅舅,上夜班的工作有很多,您想过,白薇为什么不跟你坦白她的工作,反而说她是的一名舞蹈老师吗?”叶灼问道。

    其实叶灼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中医文化博大精深。

    从白薇五官和走路姿势中能分辨出来,她是一个夜生活很丰富的人。

    “我......我不知道,”叶森的脸上说不出个什么表情,抬头看向叶灼,“灼灼,你是不是看错了?再说,你就那么看一下,就能看出来白薇经常上夜班吗?”

    叶灼笑着道:“您知道中医讲究什么吗?”

    “我不知道。”

    叶灼笑着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是看气色;闻,听对方声息;问,指询问症状;切;指摸脉象。白薇脸色行内人一看,就知道她经常上夜班。”

    叶森没话了。

    “舅舅,您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是有点不敢置信。”叶森道。

    白薇毕竟是他的女朋友,叶灼突然告诉他这些,一时间,他是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会这样呢?

    白薇明明就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叶灼微微一笑,“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我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我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

    “什么办法?”

    叶灼走到叶森身边,低头耳语了几句。

    叶森点点头。

    不一会儿,饭就做好了。

    叶森去厨房端菜,看到白薇,他很想把心里的那些疑惑都当面问个清清楚楚,但是想起叶灼的话,他忍住了,尽量装作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白薇,今天辛苦你了。”

    白薇笑着道:“不辛苦,我就是来添乱的,这一桌子的菜都是姐烧的。”

    叶森就这么看着白薇。

    如果她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话,那她也太可怕了。

    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白薇摸了摸脸,“叶森,你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没有。”叶森尽量神色自然地移开视线,接着道:“咱们吃饭了,你跟姐都忙活一上午了。”

    “嗯。”白薇点点头。

    吃饭的时候,叶森很自然的把第一个鸡腿夹给了叶灼。

    就在叶森在夹第二块鸡腿的时候,白薇以为叶森要把鸡腿夹给她的时候,叶森直接把鸡腿夹给了叶舒。

    白薇不着痕迹的蹙眉。

    有鸡腿不夹给女朋友,夹给两个外人?

    这算怎么回事?

    还有那两母女也是脸大。

    住在别人家里,居然还有脸吃鸡腿。

    还吃的那么心安理得。

    白薇顿时有股吃了苍蝇的恶心感。

    等着!

    等她嫁到叶家来,她让这对母女有多远滚多远。

    就在此时,叶森夹了个鸡翅到白薇的碗里。

    “谢谢。”白薇抬头看向叶森。

    “快吃吧。”

    吃完饭,叶森送白薇回去。

    车上。

    白薇有些担心的道:“叶森,我感觉你姐和你外甥女好像有点不喜欢我。”

    “你看错了,他们没有不喜欢你。”叶森道。

    “真的吗?”

    “真的。”叶森点点头。

    见叶森的表情没有异样,白薇松了口气。

    很快,车子便停在了白薇住的小区门口。

    “我到了。”白薇拉开车门下车。

    叶森转头看向她,“正好我下午也没事,一起去你家喝杯茶吧。”

    白薇道:“我室友在家,我们互相约好了,不带异性回去的!要不下次吧?”

    “好。”叶森点点头。

    白薇并没有注意到,叶森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家再联系。”白薇道。

    “嗯。”叶森关上车门,驱车离去。

    白薇等看不到叶森的车了,才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殊不知,她离开后,原本已经消失在视野中的小轿车,此时又折了回来。

    叶森坐在驾驶座,手指紧紧的捏在方向盘上,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已经微微发白。

    是的。

    叶灼说的果然没错。

    白薇根本不住在这个小区。

    她连住址都是假的,还有什么是真的?

    叶森说不出来此刻是什么心情,发动引擎,将车子掉头。

    不一会儿。

    车子便停在一幢写字楼前。

    白薇的舞蹈班就在这幢教学楼里。

    叶森走到写字楼的服务中心,“请问你们这里有木有一个叫白薇的舞蹈老师?”

    客服人员道:“稍等,我帮您查一下。”

    约摸三分钟左右,客服接着道:“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叫白薇的舞蹈老师。”

    “好的,我知道了。”叶森点点头。

    从写字楼里出来,叶森的脸上说不清楚什么神情,立即开车回去。

    叶家。

    叶舒正在客厅打扫卫生。

    看到叶森回来,叶舒抬头看向叶森,“回来了。”

    “嗯。”叶森点点头。

    叶舒接着道:“叶森,我觉得白薇不是个好女孩。”叶舒原本还给白薇准备了手链,但是经过一上午的相处,她打消了送手链的念头。

    叶森叹了口气,“姐,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人了!对了,灼灼呢?”

    “在屋里。”

    叶森往叶灼的房间走去,抬手敲门。

    “门没关。”叶灼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叶森推门进去。

    叶灼正坐在飘窗上,面前摆着一堆被拆的七零八落的零件。

    “大外甥女。”

    “嗯?”叶灼微微抬眸,“怎么样舅舅,我说的那些话验证了没?”

    叶森点点头,“我现在想,白薇到底是谁,她会不会连姓名都是假的!”

    住址是假的。

    职业是假的。

    白薇真的太让叶森失望了!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叶灼道。

    叶森接着道:“大外甥女,你帮我查查吧!我知道你肯定有这个本事。”叶森一直都知道,叶灼在计算机方面特别有天赋!

    “查是能查,就是有点麻烦。”叶灼站起来拿电脑,切入加密的网站。

    在外人看来一道道严密的防火墙,在叶灼手里,按个鼠标就解决了。

    叶森就坐在叶灼身后,看着不断变换的电脑屏幕,眼睛都快看花了。

    约摸十分钟之后,叶灼摁了下回车键,“成了!”

    “查到了?”叶森非常激动。

    “嗯。”叶灼点点头,切换了页面。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白薇的资料。

    白薇。

    女。

    年龄30。

    真实姓名李兰香。

    籍贯L城。

    工作KTV公主。

    十六岁辍学来到云城,第一份工作是电子厂。

    嫌弃电子厂工资低,时间长了,经人介绍去了KTV,这一干就是十四年。

    叶森看着电脑上的资料,浑身都在发抖。

    “对了,还有这个。”叶灼点击鼠标,更换了下页面,接着道:“这个李依依和李兰香是同乡,两人平时关系非常不多!三个月之前,两人突然搬到一起,变成室友关系。舅舅,我现在怀疑,这两人是串通好的。”

    叶森也终于在现在明白过来,为什么白薇跟他有那么多的共同爱好。

    原来。

    都是演的。

    幕后导演就是李依依。

    了解这一切后,叶森反而没那么生气了,语调还算平静的道:“不用怀疑,这就是她们串通好的。”

    “那您现在准备怎么办?”叶灼问道。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会马上和白薇分手!”

    叶灼笑着道:“看到您这样我就放心了。”叶灼原本还在担心,叶森会陷在这段感情中走不出来,有要原谅白薇的冲动。

    现在看来,叶森远比她想象中的要果断。

    也希望这段经历,能给叶森带来教训。

    “我先出去下。”叶森拿起车钥匙。

    “嗯。”

    客厅里,叶森从叶舒身边走过的时候,叶舒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对劲,抬头看向叶森,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叶森的身影已经离开了客厅。

    叶舒赶紧来到叶灼的房间,“灼灼,你舅舅怎么了?”

    叶灼将电脑合上,“没什么,就是看到了白薇哦不,李兰香的真实面目而已。”

    “李兰香是谁?”叶舒有些懵。

    叶灼道:“白薇就是李兰香。”

    “什么?”叶舒更懵了。

    叶灼解释了下整件事的过程。

    得知白薇的真实身份之后,叶舒惊讶不已,“我的天!就算是电视也不敢这么演吧?”

    什么都是假的。

    她这样跟假人还有什么区别?

    叶森驱车来到白薇的住址,打电话给白薇。

    白薇在接到电话时,有些不可思议,“喂,叶森,你有事吗?”

    “我在你家小区门口,你出来下。”

    “我现在在外面。”白薇道。

    “那我等你。”说完,叶森便挂了电话。

    白薇有些莫名其妙的道:“这人是怎么回事?”

    “叶森打来的?”边上的李依依问道。

    白薇点点头。

    李依依皱了皱眉,“你今天去叶家,有没有得罪叶森的姐姐?”

    “没有。”白薇道:“我各方面都特别注意,一开始她姐姐可能确实有点不喜欢我,但后来,我还跟她一起做饭来着,我感觉,她对我应该挺满意的。”

    白薇会说话,做饭的时候,言语之间都在讨好这叶舒,还说以后要天天做饭给叶舒吃。

    一点都不矫情。

    应该没有哪个姐姐,不喜欢她这么勤快的弟媳妇!

    所以,白薇非常自信。

    李依依松了口气,“没得罪就好。”

    “那我先下去看看。”

    李依依皱眉,“你就这么下去?”

    白薇知道李依依的担忧,“没事,我刚刚跟叶森说了我在外面。”

    白薇一路来到小区门口。

    就看到叶森倚在车门前等她。

    平心而论。

    叶森长得真的挺帅的,有种硬汉的感觉,尤其是穿西装的时候。

    不仅帅气还多金,白薇一想到以后这个男人将会完完全全的属于她时,就激动的不行,赶紧小跑着过去,“叶森。”

    走到叶森身边时,白薇才发现,叶森身上有什么东西变了。

    换做平时,他一见到自己,就会满脸微笑,满眼都是她。

    可今天却没有。

    他不但没有笑,反而整个人都很严肃。

    叶森看向白薇,“原本我想打电话给你,但是后来我想了下,这种事还是当面讲清楚比较好。”

    什么事面对面说会比较好?

    难道是求婚?

    以叶森的性格,也不是没有可能。

    思及此,白薇特别激动。

    白薇的脸上有着藏不住的惊喜,低着头道:“有什么话还非得面对面说?那我现在来了,你说吧。”

    “我们分手吧。”叶森接着开口。

    “什么?”白薇看向叶森,眼底全是不可思议,几乎以为自己这是产生了幻听。

    叶森又重复了一遍。

    “难道是你姐和你外甥女不喜欢我?”白薇问道。

    叶森就这么看着白薇,“别装了,李兰香,我什么都知道了。”

    当李兰香这三个字从叶森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白薇的腿就软了,大脑一片空白。

    他是怎么知道的?

    叶森是怎么知道的?

    “叶森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白薇一把抓住叶森的手,痛哭流涕,“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我向你坦白!我什么都告诉你的!求求你不要跟我分手好不好?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她还要成为富太太!

    她不能失去叶森。

    不能!

    叶森很冷静的掰开白薇的手,“给自己留点尊严。”

    说完,叶森便转身上车。

    白薇瘫软在地上,放声大哭。

    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她到底是哪里露馅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刚关上车门,突然又在这个时候打开。

    难道是叶森也舍不得她?

    白薇惊喜地抬头。

    就在这时,一个化妆镜和一支口红被人无情的扔在地上。

    这两样东西是白薇特地放在叶森副驾驶的。

    她的本意是想让那些妄图坐上叶森副驾驶的女孩子知难而退。

    可现在,就连这些东西都被扔出来了。

    白薇还没反应过来,轿车的引擎声便响起,下一秒,黑色的奔驰直接开走了。

    “叶森!”

    白薇立即追过去。

    但是留给她的,只有满地灰尘。

    白薇不甘心,她打电话给叶森,可那边传来的却是忙音的状态。

    而后,她又打开微信,可是微信消息根本就发不出去。

    他把自己拉黑了!

    待白薇回到出租屋,李依依看到这样的白薇,心里一个咯噔,“你这是怎么了?”

    白薇怒吼道:“叶森跟我分手了!他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怎么会这样呢?”李依依不可思议的道。

    白薇指着李依依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告的秘!”

    “我疯了吗?我去告密!”

    “就是你!就是你这个贱人!你见不得我和叶森好!你嫉妒我!”白薇已经失去了理智,直接给了李依依一巴掌。

    细细想来,除了李依依之外,根本就没有别人能去告密。

    思及此!

    白薇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李依依身上,恨不得把李依依的头发全部扯掉。

    李依依也不是个好惹的,两个女人立即扭打在一起。

    ......

    不同于上次。

    叶森并没有去买醉,他直接去了公司,开始处理公务。

    就像个没事人一样。

    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在叶森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以前他走到哪都带着笑。

    现在也不笑了。

    一连七天,叶森几乎天天加班,还搞定了两个大合同。

    除此之外,叶森还在规划着,要把公司扩大的方案。

    下午,太阳热辣。

    叶森和林泽约好了,今天见面。

    在见面之前,叶森顺便回家拿个东西。

    刚停好车,走到单元楼门口,就看到叶灼和一个男人说说笑笑的往外走。

    男人身穿盘扣长衫,手里捏着一串佛珠,气质超然,让人望尘莫及。

    边上的女孩子倾国倾城,眉眼如画,周身散发着一股出尘的气质,带着几分冷。

    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叶森微微蹙眉,这个男人,他之前见过。

    叫岑少卿。

    岑少卿肯定对叶灼不怀好意!

    要不然他怎么对叶灼这么殷勤?还总出现在叶灼身边?

    长得帅还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没担当,也没有责任感!

    可不能让叶灼被这样的大猪蹄子给骗了!

    叶森无视岑少卿,直接走到叶灼身边,“灼灼!”

    “舅舅。”

    岑少卿跟着叫人,“叶先生。”

    自从上一次跟叶森见面,岑少卿就知道,叶灼的舅舅,并不喜欢他。

    而且,从叶森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他对自己充满敌意。

    岑少卿这一路顺风顺水,无论谁见了他,都要尊称一声岑五爷,还从未见过如此讨厌自己的人。

    岑少卿眯了眯眼睛,深邃的眼底有一道微光闪过。

    叶森随意地朝岑少卿点点头,然后看向叶灼,“灼灼,你这是要去哪?”

    叶灼道:“我和五哥出去有点事儿。”

    “你们俩有什么事?”叶森皱了皱眉,将叶灼拉到边上,低声嘱咐道:“灼灼,你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能上了大猪蹄子的当!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叶舒当年就被衣冠楚楚的大猪蹄子给骗了。

    叶灼虽非常厉害,可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孩子。

    感情方面更是一片空白。

    像岑少卿那样的人,一看就知道身边是不缺乏女人的。

    他叶灼经不住岑少卿这个情场老手的撩拨。

    叶灼点点头,“舅舅您放心,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而且岑少卿他就是个和尚,您不用担心那些根本不会发生的问题。”

    叶森无语的道:“你见过几个和尚脑袋上有毛?”

    和尚?

    有几个出生尊贵的人,会想不开去当和尚?

    是燕窝鲍鱼大龙虾不好吃,还是游戏人间不好玩?

    同样是男人,叶森早看出来岑少卿看叶灼的眼神不对劲!

    叶灼笑着道:“您放心,我可以跟你保证,岑少卿真的不是那种人。”

    叶森瞄了眼岑少卿,眼底带着警惕,“总之你注意点,千万不要让大猪蹄子得手。”

    “嗯知道了。”叶灼点头。

    叶森又嘱咐了叶灼一番,这才让叶灼跟着岑少卿走了。

    坐上车。

    岑少卿主动开口,“舅舅他......似乎对我有误会?”

    叶灼道:“放心,我已经跟他解释过了。”

    岑少卿微微颔首,也不再多说什么。

    没一会儿,车子就到了岑氏集团的大楼下。

    叶灼跟着岑少卿一路走到公司里,坐上总裁专属电梯。

    两人刚坐上电梯,公司的微信群就炸了。

    要知道,岑少卿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

    他的办公室在23层。

    从20层开始,就没有女职员了。

    就连身边的秘书、助理、保镖都全部是男的。

    这么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在岑少卿身边看到异性。

    【我刚刚看到五爷身边跟着个小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咱们未来的总裁夫人,反正长得超漂亮!和五爷超配!】

    【总裁夫人?不是说咱们五爷已经看破红尘了吗?】

    【[图片ipg]虽然只拍到了侧脸,但是颜值真的太高了!气质也特别好,要是出道的话,绝对能称霸娱乐圈!】

    这张照片把一个群的人都炸醒了。

    【总裁夫人石锤了!】

    【总裁夫人好漂亮啊,这侧脸绝了!】

    【我天!五爷终于开窍了,我还以为五爷真的会去当和尚!】

    【卧槽!这腿好长,好细!】

    【总裁夫人超奈斯!】

    ......

    另一边。

    叶森开车来到和林泽约好的地方。

    刚把车停好,就看到林泽朝这边走来,“叶叔叔。”

    “阿泽。”

    看到叶森,林泽非常高兴,给了叶森一个大大的拥抱。

    说来也是奇怪,林泽平时是个很冷清的人,家里除了父亲和奶奶之外,和那些叔叔婶婶堂哥们的感情都不是特别亲厚。

    但是他对叶森却格外不一样,看到叶森,他会忍不住想亲近。

    叶森接着道:“阿泽,有你妈妈的消息了没?”

    林泽摇摇头。

    今天已经第八天,再过两天他就要回京城了,但是他依旧一无所获。

    叶森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灰心,总一天能找到的。”

    “嗯。”林泽点点头。

    叶森接着道:“那边有个餐馆,我们边吃边说?”

    “好。”林泽点点头。

    两人走进餐馆里,林泽好奇的问道:“叶叔叔,您有孩子吗?”

    “没有。”叶森摇摇头,“你叶叔叔我还是单身。”

    闻言,林泽非常惊讶的看着他。

    叶森笑着道:“怎么?想给你叶叔叔我介绍女朋友?”

    林泽赶紧摇头,“没有没有。”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两人边吃边聊,叶森接着道:“阿泽,既然你奶奶知道你妈妈的信息,你得想办法从她嘴里套出点话来,要不然,这人海茫茫的,什么信息都没有,想要查到一个人真的太难了!”

    林泽叹了口气,“......我奶奶很讨厌我妈。”

    叶森有心想帮林泽一把,“那你们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这次来找你妈,你奶奶知道吗?还有你爸,你妈的情况你爸应该知道的比你奶奶更清楚,你怎么不去问问你爸?”

    虽然和林泽认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叶森对林泽的家庭一无所知。

    只大概的知道,林泽从小就失去了妈妈。

    家里有个不好相处的奶奶。

    还有个林泽从来都不主动去提的父亲。

    “我们家的情况很复杂。”林泽喝了口汽水,接着道:“我爸在我出生的时候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失去了一条腿,现在每到天气不好的时候,就会有严重幻肢痛,那次的车祸还给他带来了记忆短缺的后遗症,偶尔,他还会控制不住自己......”

    说到这里,林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接着道:“大概在去年的三四月份,我爸的精神突然好转,中间应该记起了很多事情,还来了云京一趟,但是从云京回去后的几天,他的身体情况又突然变得恶劣起来,从那以后几乎每天都住在疗养院。”

    ------题外话------

    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