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05:白薇的真面目,虐渣进行时!
    闻言,李依依抬头看向白薇,“你就这么自信?”

    白薇挺了挺胸,“因为我有这个资本啊。”

    白薇对自己非常有自信,因为她长相出挑,身段也好,可以看得出来,叶森已经被她迷得不行了。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告白是迟早的事情。

    李依依笑了笑,接着道:“你发达之后,可不能忘了我。”

    “那是必须的。”白薇挽住李依依的胳膊,“依依姐,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当然不能忘记了你!”

    没错。

    从白薇第一次和叶森偶遇的那一刻起,这一切就是个局。

    是李依依亲手设的局。

    李依依不甘心自己就这么的被叶森抛弃。

    她和叶森整整三年的感情。

    叶森凭什么抛弃她?

    她本该就是盛东快递公司的老板娘!

    既然叶森让她不好过!

    那她就不能让叶森好过。

    和叶森在一起三年,李依依知道叶森的生活习性,她知道叶森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所以,她想让叶森爱上一个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就在这个时候,李依依想到了自己的小姐妹白薇。

    白薇长得漂亮,气质温婉,让人一看就觉得这是个有家教,有涵养的好姑娘。

    没有男人可以抵抗得了这样的女人。

    于是,李依依便找上白薇亲手策划了这一切。

    而白薇也不叫白薇。

    白薇本名李兰香,白薇是她后来更改的名字。

    她和李依依是同乡。

    白薇也不是什么舞蹈老师,她的真实职业是附近KTV的公主。

    因为容颜姣好,在KTV非常受欢迎,为她而来的爱慕者无数。

    可公主毕竟只是个公主而已。

    那些人和她有过一夜露水情缘之后,便纷纷弃她而去。

    虽然那些人出手阔绰,仅仅一晚上就是普通人半个月工资,可这个行业,就是在吃青春饭,一旦她人老珠黄,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些年来,白薇已经习惯了大手大脚。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一旦失去经济来源,她靠什么生活?

    白薇今年已经三十岁了。

    早就不如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鲜嫩可人,月收入比从前缩水了一大半。

    白薇察觉到危机。

    她知道自己必须找个长期的靠山。

    嫁个有钱人。

    可是,作为一个公主,想要在过往的恩客中嫁个有钱人,实在是太难了。

    因为那些有钱的男人根本看不起这个行业!

    更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女人拥有一段那样不堪的过往。

    他们只想跟她玩玩而已。

    可是除了那些恩客。

    白薇根本就不认识其他有钱人。

    除了KTV以外的人,她根本就没有其他途径能认识有钱人。

    毕竟,她的圈子就那么大。

    倒是也有普通男人追求她。

    但她根本就瞧不上那些普通人。

    普通人能给她买LV、GUCCI、CHANEL吗?

    普通人能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富太太生活吗?

    在李依依找上门的时候,白薇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她一定可以钓到叶森这个金龟婿!

    一跃寒门,成为人人羡慕的富太太。

    所以,白薇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李依依,配合李依依将这场戏演好。

    李依依看了眼白薇,接着道:“兰香,高处不胜寒,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让叶森发现什么!否则的话,我就前功尽弃了!”

    白薇点点头,眼底闪着得意,“依依姐,你放心,我知道的。”

    白薇是谁?

    她十六岁就出来混了,领略过无数个男人。

    演技早就登峰造极。

    平时最擅长的就是逢场作戏。

    她知道怎么做才能引起男人的关注,怎么做才能让男人对她牵肠挂肚。

    更何况,她又知道叶森的生活习性。

    只要将叶森的习惯变成她的习惯。

    叶森一定会觉得他们之间特别有缘。

    非她不可。

    事实证明。

    白薇想的没错。

    这才短短两个月时间,叶森就已经觉得他们之间特别有缘。

    从叶森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

    他心里有她。

    李依依接着道:“叶森最在乎的人就是他姐叶舒和他那个外甥女,讨好他只是次要,想办法讨好叶舒和叶舒的女儿才是主要。”

    说到这里,李依依顿了顿,“只要得到了叶舒的认可,有她帮你在叶森面前说话,那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叶舒是个很好相处的女人,挺淳朴的,想得到她的认可和喜欢并不难。”

    李依依之前不止一次的听叶森说起过叶舒。

    那个时候的叶森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从言语之间,可以听得出来,叶森很尊重叶舒!

    每次出去吃饭的时候,他都会给叶舒打包一份。

    就算叶森现在发达了,他也一定不会忘了叶舒的。

    所以,白薇必须得讨好叶舒!

    白薇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一般善良的人心眼都不会太多。

    白薇连那些臭男人都能哄得团团转。

    还哄不好一个家庭妇女?

    “还有就是叶森的外甥女。”李依依接着道:“他那个外甥女好像还挺聪明的,在她面前,你要多加注意。”

    闻言,白薇的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一个十八九岁的黄毛丫头懂什么?”

    白薇是真的没把叶灼放在心上。

    她都三十岁了。

    难道还会栽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李依依皱了皱眉,“总之你不要掉以轻心,往往那些看上去没有任何威胁感的,才是最有威胁!”就像当初的她一眼。

    正是因为她看轻了叶森。

    谁能想到,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会摇身一变变成快递公司的老总?

    李依依是真的很后悔。

    假如她当初没有选择甩掉叶森的话,那她现在就是叶森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哪还有白薇横插一脚的份?

    白薇笑着道:“依依姐你放心好了,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而已,根本没必要放在心上!老娘身经百战,什么样的臭男人没见过?”

    想到白薇这些年的经历和见识,李依依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点点头,接着道:“兰香你心里有数就好,总之,在没有和叶森拿到结婚证之前,你都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异常!”

    白薇皱了皱眉,“要拿上结婚证干什么?直接怀上他的孩子不就行了!难不成,他还能不认自己的亲生骨肉?”

    叶森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他肯定非常希望能拥有个自己的孩子。

    与其等拿结婚证这么麻烦,不如直接一步登天。

    直接怀上叶森的孩子。

    谁知,此言一出,李依依立即否决,“不行!你千万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白薇看向李依依,眼底全是不解。

    李依依接着道:“可能受她姐姐的影响,叶森这个人的思想特别保守,他很反对婚前同居,如果你想继续在他面前保持好女孩的形象的话,就千万不要跟他有过多的亲密接触!要不然,咱们前面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

    白薇不可思议的看向李依依,“不会吧依依姐!你和他那几年,你们就没有......?”

    李依依摇摇头。

    闻言,白薇感叹一声,“没想到叶森还是个好男人!”当今社会,还有谁能做到像叶森这般克制?

    这一句好男人深深刺痛了李依依的心。

    这个男人曾经是属于她的。

    可惜。

    现在不属于了。

    以后,他将属于白薇。

    这么想着,李依依看向白薇,“兰香,恭喜你,以后你就是盛东快递的老板娘了!叶森这个人,一旦你跟他步入婚姻的殿堂,他就永远不会背叛你!”

    白薇听出了李依依这番话中的言外之意,“依依姐,你就是我人生中的伯乐,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不会遇见叶森!你放心,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都是我姐姐!我吃上肉了,就不会让你喝汤的!”

    白薇这番话都是发自真心的。

    没有半点假话。

    毕竟,她和李依依属于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如果她只顾着自己享受的话,李依依肯定会翻脸,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她会带着李依依一起享受荣华富贵。

    闻言,李依依心里好受了些,“你我本就是一个村里走出来的,从小又一起长大,我要是不放心你的话,当初就不会找到你。”

    李依依既然找上了白薇,就做好了准备。

    她手里掌握的资料,足以在叶森面前毁了白薇。

    所以,她并不担心白薇叛变。

    白薇笑着挽住李依依胳膊,“依依姐你还没吃饭吧?走,我请你吃饭去!还有啊,依依姐,人家现在早就已经不是李兰香了,你以后得叫我微微。”

    李兰香什么的。

    真是土死了。

    “行。”李依依点点头。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对了依依姐,叶森现在跟他的姐姐住一起吗?”

    “是的。”

    白薇又道:“你刚刚说叶森保守是因为受到他姐姐的影响,他姐姐是什么情况啊?”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她总得把情况都摸清楚。

    李依依道:“他姐姐是个单亲妈妈。”

    闻言,白薇嫌恶的皱眉,“还带着个拖油瓶?”

    “嗯。”

    白薇无语的道:“我可忍受不了婚后跟外人住在一起!叶森都这么有钱了,随便给点钱打发他姐一下不就行了!为什么要把他姐跟那个拖油瓶带在身边?”

    以后她跟叶森结婚了。

    叶森的钱就是她的钱。

    她为什么要拿钱养外人?

    是LV和GUCCI不香吗?

    还有,她可忍受不了看一个外人的眼色的生活。

    所以!

    叶舒必须滚!

    李依依转头看向白薇,很认真的道:“兰香,哦不!薇薇,我刚刚已经跟你说过了,叶森很尊重他的姐姐,还特别喜欢他的外甥女,你要是想嫁给他的话,就必须讨好叶舒!要不然,就算叶森再喜欢你,他也不会跟你结婚的!”接受叶森,就必须接受叶舒。

    李依依跟叶森在一起三年。

    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长姐如母。

    虽然叶舒不是长姐,可在叶森心里,她可比长姐的位置可重要多了。

    白薇眯了眯眼睛,“放心吧依依姐,我就算再傻也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叶舒!讨她欢心是吧?别的我不擅长,就这个我最擅长!”

    表面功夫该做还是得做。

    等一切水到渠成,她再也不迟。

    再好的关系都怕挑拨离间,只要她的枕边风吹得够好,就不怕叶舒不滚!

    李依依知道白薇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

    嘱咐了两句,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了。

    ......

    翌日早上。

    云京海岛。

    早上六点。

    受生物钟的影响,叶灼准时睁开眼睛起床。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窗边,拉开窗帘,推开窗户。

    瞬间便有海风吹了进来。

    很是清爽。

    连带着睡意也清醒了几分。

    俯瞰着眼前的景色,叶灼突然想起一句诗——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怪不得人人都向往这种美景。

    眼前这景色,确实怡人。

    在窗边站了会儿,叶灼便去洗漱了。

    因为准备去跑步。

    所以叶灼就换了一套运动装。

    乌黑亮丽的青丝被扎成一个丸子头,露出白雪优美的天鹅颈。

    叶灼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将白色耳机戴到耳朵上,清隽的脸上神色淡淡。

    刚走下楼,就看到岑少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

    双腿交叠在一起。

    背挺得很直。

    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是一副自律的模样,站如松,坐如钟。

    虽然信佛,手上还捏着一串红色的佛珠,但身上却充斥着一种居之高位的霸者气息。

    叶灼视力不错,隔得这么远,她依旧能看到那是一张印满法文的报纸。

    这是《世界报》。

    没想到资本家还看这种报纸,叶灼微微挑眉,主动跟岑少卿打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岑少卿微微抬眸,“你怎么醒这么早?”

    叶灼按了按耳机,“我要去跑步。”

    岑少卿微微颔首,接着道:“对了,你早上想吃什么?”

    “你会做?”叶灼挑眉。

    岑少卿道:“冰箱里有三明治和牛奶,放在微波炉加热下就行,你要是不想吃三明治的话,也有包子和八宝粥。”

    叶灼犹豫了下,“那就三明治和牛奶吧。”

    “好的。”

    “那我先去跑步了。”

    “去吧。”

    早晨六点,小岛上的空气非常好,海风徐徐,伴着阵阵鸟鸣,让人心旷神怡。

    这个岛并不是很大,一圈跑下来,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叶灼开始围着岛慢跑。

    小岛不仅风景优美物产也特别丰富,叶灼甚至在路上看到了好几只野兔子和野山羊。

    小肥羊!?

    羊肉本就非常鲜美。

    这野山羊没有吃过饲料,还满山溜达,味道肯定更加鲜美。

    叶灼仿佛看到了烤羊排、红烧羊肉、麻辣羊肉、烤羊腿在跟自己招手。

    烤得金黄酥脆的羊排,一口下去满嘴流油。

    在喝一口酸辣羊肉粉丝汤。

    那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叶灼咽了咽喉咙,脚步忍不住慢了下来,悄悄躲到一棵树后,开始盘算着,怎么把那只小肥羊抓到手。

    抓活的肯定行不通。

    思来想去,叶灼还是决定给小肥羊来个痛快的!

    于是,叶灼在地上找了一块非常圆润的石头,瞄准小肥羊的脑袋。

    咻!

    砰!

    石子命中小肥羊的脑袋,就这么倒在了地上,两眼一闭,四脚一蹬,就这么走了。

    叶灼走过去,直接将小肥羊抗在肩上,快步往别墅里走去。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连个眉都没皱一下。

    岑少卿正准备出门走走。

    就看到了叶灼的身影。

    并且,肩上还扛着一个巨物!

    那是什么?

    羊?

    岑少卿愣住了,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不是出门跑步了吗?

    怎么还扛个羊回来了?

    那肥羊目测最起码有一百多斤!

    她是怎么扛起来的?

    叶灼兴奋的看向岑少卿,“五哥!你猜我扛的什么?”

    “羊?”

    “对!”叶灼接着道:“这小肥羊可肥了,又是野生的,做成烤羊排和肥羊卷肯定很好吃!可惜,你是没这个口福了。”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这羊是你抓的?”

    “嗯。”叶灼微微点头,“我刚好跑步碰见的。”

    岑少卿实在是没想到叶灼还能抓头羊回来。

    岑少卿身居高位。

    每年都有无数豪门千金到贴着往他跟前凑。

    他见过千姿百态的女人。

    但像叶灼这样的。

    他还是第一次见。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一副神色淡然的样子,好像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可在各个领域又能大展身手,翻云覆雨。

    活的肆意洒脱。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叶灼一路将肥羊扛到后院,又找来刀具和几个可以装羊肉的器皿。

    岑少卿跟着她来到后院。

    叶灼抬眸看向岑少卿,“你还是稍微回避下吧。”

    “为什么?”岑少卿有些不解。

    叶灼拿起一把尖刀,阳光下,刀刃上闪着锋利的寒光,“因为接下来的场面会稍微有点血腥。”

    “你要解剖?”

    叶灼微微点头。

    岑少卿道:“你会吗?还是让专业的人来吧。”

    “就这?小意思。”说罢,叶灼手起刀落,在羊肚上划出一条血痕,动作利落的剥去羊皮。

    明明是一件很血腥的事情,可岑少卿却在身上看到了一种岁月静好的和谐。

    叶灼微微抬眸,“你不回避吗?”

    “你一个小女生都不怕,我为什么要回避?”岑少卿捻了下佛珠。

    “可你不是吃素吗?”叶灼道。

    岑少卿语调淡淡,“只是看看而已,无妨的。”

    “那你顺便去厨房拿个大盘子过来,我要把最好的里脊肉部分剔除出来。”

    “好。”

    岑少卿转身往厨房走去。

    叶灼大概是第一个敢这么指使岑少卿的人。

    偏偏,岑少卿还没感觉到什么不妥。

    拿好盘子,岑少卿问道:“还有其他东西要拿的吗?”

    “你再去给我拿个剪刀过来。”

    “好。”

    于是,叶灼就这么使唤了岑少卿一个上午。

    十点半,叶灼将整只羊都解剖好。

    肚子里的内脏没要。

    加上羊头,一共有八十斤的羊肉。

    中午,叶灼打算煮个羊肉粉丝汤,然后再来个烤羊排!

    鉴于岑少卿不吃素,叶灼便准备给他来个菌菇酸辣粉。

    在配上一盘凉拌黄瓜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叶灼就马上行动起来。

    不一会儿,厨房里就飘满了烤羊肉的香味儿。

    叶灼试了一块烤羊排。

    烤羊排的火候把握的刚刚好。

    外酥里嫩。

    一口咬下去,汁水四溢。

    让人恨不得连舌头都一起吞下去。

    不愧是野生山羊!

    这味道!

    简直太棒了!

    叶灼满足的眯起眼睛。

    岑少卿站在玻璃门外,轻轻挑眉。

    羊排的味道.....

    就那么好?

    羊排烤好,叶灼便开始煮岑少卿菌菇酸辣粉,和自己的羊肉粉丝汤。

    菌菇汤和羊肉汤是提前熬好的。

    此时只要放点粉丝进去煮就行。

    和尚是不吃葱姜蒜的。

    于是叶灼便切了些香菜进去。

    “五哥吃饭了,过来端。”

    “来了。”岑少卿赶紧过来。

    叶灼将菌菇酸辣粉递给岑少卿,“这是你的,对了,还有这个凉拌黄瓜也是你的。”

    岑少卿伸手接过。

    两人来到餐厅吃饭。

    岑少卿没想到,看起来这么清淡的粉丝汤,味道会这么好。

    没一会儿,就吃完了一整碗的粉丝汤。

    吃完饭,岑少卿主动去洗碗。

    厨房里没有配置洗碗机。

    得用手洗。

    高贵的岑五爷,人生第一次站在了洗碗台前。

    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岑五爷,面对一堆碗时,竟然有些无从下手。

    洗碗之前,该有什么步骤?

    岑少卿微微蹙眉。

    叶灼倚在门边,手里捏着个苹果,就这么看着岑少卿,“我觉得你应该先挤点洗洁精。”

    洗洁精就在手边,岑少卿挤了点。

    叶灼的眼底闪过一道微光,“然后,还得系个围裙。”

    岑少卿看向边上挂着的印有kt猫的围裙,嘴角抽了抽,“真的要穿吗?”

    叶灼的眼底藏着笑,但脸上的神情却非常认真,“当然要穿!要不然油水弄脏衣服怎么办?”

    粉色的KT猫配上高冷禁欲的大总裁。

    啧啧啧。

    那画面,肯定美极了。

    见叶灼这么认真,尽管岑少卿心底很抗拒,但他还是拿起了围裙,动作僵硬的往身上系。

    叶灼生怕他下一秒就会后悔,赶紧走过来帮忙,“我来帮你系带子。”

    还不到三秒钟,就帮岑少卿穿好了围裙。

    岑少卿的骨架很大,身姿高挑,穿上这么可爱的围裙,整个人的画风立马就变了。

    滑稽异常。

    叶灼憋着笑,一本正经道:“你穿这个围裙实在是太合适了,别动,我来给你拍张照。”

    岑少卿:“......”他怎么感觉叶灼憋笑憋的很辛苦?

    叶灼连着拍了好几张照片。

    岑少卿抬头看她,“我现在可以洗碗了吗?”

    “洗吧。”

    岑少卿转过身去洗碗。

    叶灼转身往客厅走去。

    刚走到客厅,她就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岑少卿回头,“你笑什么?”

    叶灼看着电视道:“我笑电视里的这个人好傻!”

    一句话刚落,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岑少卿:“......”他怀疑叶灼在内涵他,但他没有证据。

    洗好碗,岑少卿端了一盘水果过来。

    剥好的荔枝和山竹。

    切好的凤梨。

    还有甜甜的西瓜。

    不知不觉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五天。

    这五天时间里,叶灼和岑少卿之间相处模式也越来越自然,少了拘谨,就像岑老太太说的那样,叶灼现在已经完全将岑少卿当成好姐妹了。

    小岛就这么大。

    过去的五天时间里,叶灼和岑少卿几乎走遍了小岛的每一个角落。

    当然。

    岛上的小动物们也被她霍霍了个遍。

    第一天带着岑少卿去抓椰子蟹。

    第二天唆使岑少卿去掏鸟窝。

    第三天带着岑少卿去找野生蜂蜜。

    ......

    现在连蚂蚁见了她,都吓得绕路走。

    “五哥,我刚刚打电话给岑奶奶,她说她和湘姨暂时还没时间来,要不我们先回去吧?”岛上能霍霍的东西都霍霍了,海鲜也吃腻了,叶灼突然有些无聊。

    “行。”岑少卿收起报纸,“那咱们等会儿就出发吧!你先上楼收拾东西。”

    叶灼道:“那个游艇司机不是还没来吗?”

    “我会开游艇。”

    “你会开?”叶灼微微挑眉。

    岑少卿颔首。

    “那我先收拾东西去。”

    叶灼的东西很简单,没一会儿就收拾好了。

    两人来到游艇上。

    岑少卿走到驾驶舱。

    叶灼也好奇的跟过来。

    在她以前的那个世界,海洋被污染,海水具有腐蚀性,游艇是一个被淘汰的工具。

    所以,她并不会开游艇。

    不过她倒是考过小型飞机的驾照。

    岑少卿坐在驾驶座前,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插入钥匙,动作熟练的启动游艇。

    没一会儿,游艇就开始缓缓向前驶入。

    明明是很简单的动作,却莫名的有些帅。

    尤其是握方向盘的姿势。

    叶灼就看得认真。

    岑少卿微微回眸,“想学?”

    “我能试试?”

    岑少卿起身,“坐下,我教你。”

    叶灼坐下。

    岑少卿就站在她身后,微微倾身,修长的手臂从她肩侧绕过来,落在她的手上,控制着方向盘。

    两人离得很近。

    叶灼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就落在她的耳畔。

    一呼一吸间,皆是彼此的气息。

    心跳忽然在此时乱了节奏。

    “注意力集中点,”岑少卿一手控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按在发动机杆上,“这里是发动机杆,把它推下去。”

    叶灼腾出一只手去推发动机。

    岑少卿接着道:“这里是时速表,等是时速表达到5000转的时候,就可以启动了。”

    开游艇特别简单,岑少卿手把手教了十分钟左右,叶灼就学会了。

    在海上航行,比开车更有感觉。

    怕她除了什么差错,岑少卿一直都站在她身边。

    驾驶舱的位置很大,叶灼往里面挪了挪,“站着不累吗?一起坐吧。”

    岑少卿倾身坐下。

    两人离得很静。

    岑少卿靠在椅背上,只要微微抬眸,就能看到那人修长如玉的颈脖,往下看,精致的锁骨,高低起伏的......

    没一会儿,岑少卿便觉得热意四起,口干舌燥,站起来道:“你稳着点儿,我出去透透气。”

    “嗯。”叶灼微微点头。

    来到甲板上。

    岑少卿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手里捻着佛珠,默念了十几遍遍清心咒,这才逐渐冷静下来。

    失态!

    他刚刚实在是太失态了。

    过去的三十年里,他从没有这般是失态过!

    幸好叶灼专注开游艇,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两小时后,游艇顺利的停在码头。

    岑少卿的车就停在附近的停车场,便开车送叶灼回去。

    没一会儿,就到达了叶家所在小区。

    岑少卿的目光落在后车镜。

    后车镜里倒映出两个正在喝奶茶的年轻男女。

    又是他们?

    岑少卿微微蹙眉。

    下了车,叶灼邀请岑少卿去家里喝杯茶。

    岑少卿也就跟她客气。

    事实上,无论叶灼提什么要求,岑少卿都毫无抵抗力。

    跟着叶灼一起来门口。

    叶灼按门铃。

    开门的是小白白,“宇宙第一美的大灼灼欢迎回来!这么多天没见,你有没有想宇宙第一聪明的小白白呢?”

    叶灼有些尴尬的看向岑少卿,“这是家里的机器人。”

    岑少卿微微颔首,表面依旧平静,可心里却觉得这机器人的口吻听上去有点像叶灼......

    错觉?

    小白白立即跟岑少卿打招呼,“尊贵的客人您好,我是宇宙第一聪明的小白白,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岑少卿微微颔首。

    进了屋之后,小白白又忙着给岑少卿倒水。

    岑少卿坐在沙发上,抬头看向叶灼,“你家这个机器人挺智能的,是机器人管家吗?”

    目前在国内应该只有管家类的机器人,才有这么智能。

    “不是哦!”小白白端着水走到岑少卿身边,“人家只是个扫地机器人而已啦!”

    叶灼点点头,“对,它就是个扫地机器人。”

    岑少卿:“???”现在的扫地机器人都会端茶倒水陪聊天了?

    在叶家坐了会儿,岑少卿便提出离开。

    刚走出单元楼外,就看到刚刚那对年轻的情侣,站在边上的凉亭里,看两个老人下棋。

    偏偏,他们所站着的位置,一眼就能看到叶家的窗户。

    岑少卿微微蹙眉,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

    随后便坐进车内,发动引擎离开。

    ......

    另一边。

    穆家。

    穆有容这几天一边在科技网做任务,一边时刻关着叶灼的情况。

    叶灼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明明前世的叶灼就是个草包!

    可现在呢!

    不但抢走了她在主播界的位置,还抢走了她的高考状元!

    长此以往的话,叶灼肯定会盖过她的光芒,抢走更多属于她的东西。

    “宋时遇那边有动作了吗?”穆有容问系统。

    叶灼如今越来越不受控制,要除掉她,只能借助宋时遇那个恶魔的手。

    也只有宋时遇,才能让叶灼死的更惨!

    想到前世她的死状,穆有容大笑出声,心里畅快极了。

    就是有一件事,穆有容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前世她认识宋时遇没多久,宋时遇就对她出手了。

    怎么这一世,宋时遇迟迟不出手呢?

    难道他在跟叶灼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毕竟宋时遇整个人都不正常,变态又阴戾。

    鲜血和挣扎能让他产生兴奋。

    系统道:【本系统刚刚查阅了下,宋时遇那边不但没有任何动静,反而安排了人去保护叶灼。】

    “保护?”穆有容皱着眉,不可思议的道:“你确定不是监视?”

    宋时遇如果会安排人保护叶灼的话。

    前世的她就不会死的那么惨了!

    所以,这肯定不是保护,而是监视!

    系统接着道:【我在这些人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值,所以,是保护不是监视。】

    “不可能的!”穆有容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肯定是你搞错了!宋时遇就是个魔鬼,他不会那么好心的去保护叶灼!肯定是监视!”

    前世的她死的那么惨,凭什么到了叶灼这里就变成了保护?

    肯定是系统弄错了。

    说不定宋时遇是想玩场大的!

    让叶灼死的更惨一点。

    【系统不会出错的。】

    穆有容道:“你好像不止出过一次错了吧?上次在妙音的直播晚会现场,你说我的棋技无人能敌,到最后,我不还是输给了叶灼!”

    系统突然噤声。

    上次那件事,就连它自己都没有想到。

    过了一会儿,它接着道:【宿主,我感觉叶灼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还是专注科技界吧!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不行!叶灼她必须死!宋时遇肯定会弄死她的!”说到这里,穆有容的眼底浮现出一抹阴毒的光。

    就在这时。

    楼下传来说话声。

    然后便是唉声叹气声。

    这是穆大兵和沈蓉的声音。

    穆有容微微皱眉,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前世的穆氏集团,大约就是在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

    后来还是宋时遇出手相助,才让穆氏度过危机。

    彼时的穆有容还以为宋时遇是真的倾心于她。

    要不然,宋时遇怎么会突然出手相助?

    那时的宋时遇在穆有容眼中,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她爱他爱到失去了理智。

    这一世,宋时遇的目光都被叶灼吸引走了。

    马上叶灼就要成为前世的她。

    她已经不是宋时遇的猎物,宋时遇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出手救穆氏集团。

    没有了宋时遇。

    她必须要想办法自救!

    她不能让穆氏集团就这么倒台了。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穆有容都没什么经商的才能,此时,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求助系统。

    “系统,我应该怎么办?”

    【宿主,我刚刚搜索到最近有个新兴产业ZY集团。】

    “ZY集团?是生产可调节温度衣服的ZY?”

    【是的。】系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没想到你们这里的人类居然这么聪明!连这样的高科技都发明出来了,我现在给你一个方案,你拿着这个方案去找ZY的幕后神秘老板,我相信他一定很有兴趣跟你合作的!一旦和ZY集团合作,得到ZY老总的赏识,就能解决你们穆氏集团的金融危机!】

    “好的。”

    解决好这件事的之后,穆有容赶紧来到楼下。

    数日没见穆大兵,他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不止。

    穆有容有些自责。

    这些天,她光顾着叶灼那个小贱人,反而疏忽了身边最亲近的人。

    “爸。”

    “有容。”看到最宝贝的女儿,穆大兵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穆有容接着道:“爸,是不是公司出事了?”

    穆大兵一愣,“你是怎么知道的?”

    穆有容拿出一张银行卡,接着道:“这是我做主播赚来的钱,您先拿去应急!剩下的事情您不用担心,交给我就行。”

    穆大兵眼前一亮,“你有办法?”

    穆有容点点头,接着道:“您知道ZY集团吗?”

    “知道!”穆大兵接着道:“ZY集团特别厉害,是业界黑马!据说幕后老总的身价已经过了12位数!”

    目前的商业界,没人不知道ZY。

    ZY就是商业界、科技界的一个传奇!

    穆有容接着道:“我有办法可以让ZY的幕后老总跟我们合作。”

    穆大兵皱了皱眉,“ZY幕后老总特别神秘,连集团上市都没有露面,你确定你能让他们跟我们合作?”

    穆有容笑着道:“我自然有办法见到他,得到他的赏识,您就安心等着ZY跟我们合作就行!难道,您还不相信您女儿的本事吗?”

    她不但能见到ZY幕后的神秘老板,还能让他对她一见倾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让他心甘情愿的为她付出一切!

    穆有容自信不是没有原因的,目前商业界还没出现几个顶尖的女企业家。

    她长得漂亮,又手握超前的方案。

    ZY老总没理由看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