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104:五爷醒悟,爱上她了,计中计
    岑少卿的身体实在是太棒了!

    又特别爱运动,家里的跑步机都跑坏了三个,身上的肌肉特别发达。

    岑老太太是真的很担心。

    闻言,周湘楞了下,她实在是没想到岑老太太会突然飙车,抬头看向前面正在说话的两人,接着道:“妈,您别看灼灼瘦,其实灼灼厉害着呢!灼灼会打架,会医术,还会抓蛇!到时候谁上谁下还不一定呢!”

    岑少卿和叶灼是势均力敌的存在。

    他们俩谁也不会输给谁。

    “瞧你这话说的,我孙媳妇儿能不厉害吗?”岑老太太一脸傲娇。

    周湘笑着道:“那您还担心什么?”

    岑老太太转头看向周湘,“你知道少卿现在是什么年纪吗?”

    周湘疑惑,“什么意思?”

    “三十岁当然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他之前又一直在当和尚,你说到时候灼灼能经得起折腾吗?”岑老太太接着道:“说实话,如果少卿不是我大孙子,我真舍不得把叶子介绍给他,我简直就是全宇宙最好的奶奶!”

    说到最后一句话,岑老太太傲娇地抬起下巴。

    周湘掩嘴轻笑。

    岑老太太接着道:“你带相机没?”

    “带了。”周湘点点头。

    “给我。”

    周湘从包里拿出相机递给岑老太太。

    岑老太太接过相机,“叶子,少卿,我给你们拍张照片。”

    叶灼微微抬眸。

    岑少卿偏过头。

    两人一个站在游艇上,一个站在甲板上,身后是豪华的游艇和蓝天白云。

    换做普通人的话,定要被这个豪华的背景压下去,变得毫无存在感。

    可这两人皆为人中龙凤。

    此时,无论是大海,还是游艇,在这两人面前,皆沦为了毫无亮点的背景板。

    咔擦——

    美好的画面就这么定格在相机屏幕上。

    周湘默默把岑少卿从不拍照的这句话默默咽了回去。

    看来喜欢一个人魔力是真的很大。

    自从遇到叶灼之后,无形之中,岑少卿改变了很多。

    只是他自己还浑然不知而已。

    就在此时,岑老太太将相机递给周湘,“湘湘,你来帮我们三个人也拍一张。”

    说完,岑老太太赶紧站在两人中间去。

    “3、2、1。”

    随后,周湘又找来游艇驾驶员给他们四人合拍了一张。

    拍完照之后,四人登上游艇,开始出发。

    约摸行驶了两个小时后左右,游艇终于缓缓停靠在小岛的西北边。

    “妈、灼灼、少卿!咱们到了!”

    周湘走进去叫叶灼。

    叶灼和岑老太太正坐在游艇的大厅里喝冷饮聊天。

    岑少卿就坐在一旁,手里捏着佛珠,偶尔给两人剥个山竹。

    叶灼很喜欢吃山竹。

    酸酸甜甜的。

    但是山竹这东西寒性太大,女孩子吃太多寒凉的东西总归都是不好的,岑少卿剥完一颗山竹之后,就拿起一颗皇帝柑。

    岑老太太一边和叶灼聊天,一边眯眼看岑少卿。

    这臭小子,还挺细心。

    看到周湘从外面走进来,叶灼惊讶的抬眸,“这么快就到了?”

    周湘笑着道:“这还快呢!都两小时了!”

    两小时,一百五十多公里。

    “我一直在跟岑奶奶聊天,没想到不知不知觉间都过两小时了。”

    岑老太太喝了一口饮料,“叶子,这说明咱俩有共同话题!这人在一起就得有共同话题才行,可千万不要学某些木头人!八竿子都闷不出一个屁来!讨嫌的很!怪不得娶不到媳妇儿!”

    岑(木)少(头)卿(人):“......”感觉有被冒犯到。

    “走啦走啦!”岑老太太站起来挽住叶灼和周湘的胳膊,“咱们下去看看。”

    语落,回头看向岑少卿,“你把我们的行礼拿上。”

    岑少卿拿上三人的行礼,跟在后面。

    岑老太太笑眯眯地转头看向叶灼,“他们男人就应该给我们女生当搬运工!”

    岑(搬)少(运)卿(工):“......”

    刚走出游艇,就看到沙滩边上高耸粗壮的椰子树。

    烈日炎炎。

    椰子树上已经成熟的椰子显得格外诱人。

    “快看有椰子!”周湘是内陆人,平时很少有机会能看到大海,此时看到野生的椰子树,显得特别兴奋。

    “我来试试能不能爬上去。”叶灼一边说着,一边将衣袖挽起来,露出一截白皙如雪的手腕。

    岑老太太抬头仰望椰子树,拉住叶灼的手,“不行!这树太高了,可不能为了几个椰子以身犯险,万一摔断腿怎么办?少卿你去!”

    岑少卿:“......”呵,就不怕他摔断腿?亲奶奶?

    叶灼笑着道:“其实也不是非爬树不可。”

    语落,她从地上捡起几个石头,抬头看向椰子树,瞄准位置,手上微微发力,就这么地扔了过去。

    啪啪啪——

    石头准确无误的命中树上的椰子,全数掉了下来。

    岑老太太和周湘都惊呆了。

    “叶子好棒!”

    “灼灼你真是太厉害了!”

    叶灼谦虚的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岑少卿微微转眸,猝不及防的,就撞进了那张笑靥如花的容颜里。

    砰——

    心脏如同被重物重重敲击了下,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下。

    如同心悸一般。

    很奇怪的感觉。

    岑少卿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他的症状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看来得尽快找叶灼医治,开几副中药。

    周湘和岑老太太将地上椰子全部捡起来装在袋子里,让岑少卿一起拿着。

    捡完椰子,几人继续往岛上走着。

    这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小岛。

    岛中间坐落着一栋豪华的海景别墅。

    站在别墅顶楼,便可以俯瞰到全岛的美景。

    一楼花园里修建了烧烤区、游泳池、地下室有影厅、家庭KTV、吃喝玩乐样样俱全。

    因为提前有人来来打扫过,所以别墅里非常干净,大厅的桌子上摆着冰镇的西瓜和解暑的酸梅汤。

    周湘因为提前看过视频,所以对别墅里的布局比较熟悉,“妈、灼灼、少卿、我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看看。”

    为了方便看海边的风景,所以房间都安排在顶层。

    四间房是连着的,依次是周湘、岑老太太、叶灼然后岑少卿。

    看完房间,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周湘提议去海边游泳。

    叶灼点点头,“好啊。”

    岑老太太道:“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游不动了,不比你们年轻人,我去看看风景吧!”

    周湘转头看向岑少卿,“少卿你去不去?”

    岑少卿还没来得及说话,岑老太太道:“他当然要去!他不去的话,谁给我们当搬运工?”

    难不成让她们三个小女生干这种体力活?

    岑少卿道:“我刚刚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吉普车,一会儿我们开车下去。”

    “有车的话,就可以多带些东西了!沙滩伞沙滩椅还有帐篷什么的都要带上!”岑老太太接着道:“叶子,湘湘,你们去换泳衣,我和少卿来准备东西。”

    “行。”周湘点点头,“灼灼,我们走。”

    周湘和叶灼上楼换衣服。

    不一会儿。

    叶灼便换好了衣服,站在走廊外等周湘。

    没过多久,周湘便出来了。

    虽然已经人过中年,但周湘保养的极好,皮肤一点也不松弛,跟三十岁的少妇一般,姣好的身材依旧傲人。

    周湘刚拉开房门,就看到叶灼站在外面等她。

    叶灼身穿白色吊带款式的泳衣,一字的抹胸设计遮住了上身的呼之欲出,露出一截纤细的腰肢。

    很细很细的腰。

    半点赘肉都没有,可以清晰的看到腹部的马甲线。

    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平角泳裤,衬得两条腿修长不已。

    这身材。

    简直了。

    明明是很保守的泳衣,却看得人血脉喷张,连周湘这个女人见了,都差点把持不住。

    “天哪灼灼,你平时肯定很自律吧!身材居然保持的这么好!”

    叶灼笑着道:“自律谈不上,不过我每天早上都会去跑步。”

    其实也跟体质有关系。

    叶灼非常喜欢吃甜食,普通人吃甜食肯定会发胖,她就没有发胖的迹象。

    周湘接着道:“你跟我们家少卿一样,少卿也每天早上都早起锻炼!你别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其实身材特别好!要马甲线有马甲线,要腹肌有腹肌!能一口气举起两百斤的杠铃!”谁要是嫁给他的话,一定会非常幸福!

    就在这时,周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周湘接起手机,脸色一瞬间就变了,“什么?怎么会这样!我现在在海边度假呢!老太太也在!”

    “可以等几天吗?”

    “好的我知道了。”

    周湘挂了电话,皱着眉道:“灼灼,我和你岑奶奶可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度假了!刚刚管家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要我们回去处理下。”

    “那我跟你们一起回去吧。”叶灼道。

    周湘摆摆手,“不用不用!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和少卿在这边好好玩,等我和你岑奶奶忙完了,我们会回来找你们的!”

    周湘一边说着,一边回到屋里换衣服。

    换好衣服,周湘来到楼下找岑老太太。

    岑老太太已经把东西收拾好,坐在吉普车上了。

    闻言,岑老太太脸色一垮,“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怎么那么多事啊!”

    周湘赶紧安慰岑老太太,“我们快去快回,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

    “烦死了!”岑老太太不满的从车上下来。

    周湘交代岑少卿,“少卿,你跟灼灼在这边好好玩。”

    岑少卿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周湘和岑老太太。

    周湘被看的有些心虚。

    岑老太太站到周湘面前,“臭小子,你可不许欺负叶子!你要是敢欺负叶子的话,就不要怪你奶奶我六亲不认!”

    “放心,我不欺负她。”岑少卿神色依旧的数佛珠。

    岑老太太回头看向叶灼,笑着道:“叶子,我们家这个臭小子一心向佛,马上就要出家当和尚了,跟他在一起,你不用拘谨,把他当成你的好姐妹就行!”

    叶灼笑着点头,“好的。”

    岑少卿:“......”

    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应。

    “湘湘那我们快走吧。”岑老太太看向周湘。

    周湘点点头。

    岑少卿淡淡开口,“我开车送你们去海边。”

    周湘笑着道:“游艇留给你们,我和你奶奶坐直升机回去。”

    这话音刚落,空气中就出现轰隆隆的声音。

    由远至近。

    周湘道:“直升机来了!”

    岑少卿和叶灼将两人送到门外。

    岑老太太和周湘上了直升机,朝两人挥手,“叶子,少卿,你们玩得开心啊!”

    叶灼也朝她们挥手。

    坐上直升机。

    岑老太太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道:“希望少卿这回能开窍,也不枉我们煞费苦心的演这么一场戏。”

    是的。

    这就是一场戏。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急事。

    这些都是岑老太太提前计划好的。

    为的就是给这两人多制造些二人空间。

    周湘看着窗外的景色,“其实我感觉少卿已经喜欢上灼灼了,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发现而已,妈,您说我们这样是不是多此一举啊?”

    岑老太太嫌弃的道:“就他那个榆木脑袋,等他回过神来,叶子已经被其他大猪蹄子给拐跑了!我要是不帮衬他一把的话,他得后悔一辈子!”

    岑少卿智商高达170分。

    情商最多7分!

    等着他自己醒悟?

    还不如等着火星撞地球。

    周湘笑着道:“您说的也对。”

    岑少卿的性子从小就特别乖张。

    别的男孩子青春期都有个暗恋的对象。

    他青春期居然看破了红尘,开始了吃素之旅。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岑老太太出面拦着的话,估计早就常伴青灯古佛去了。

    现在突然遇到心动的女孩子,有些看不清本质也很正常。

    这个时候,也确实需要有人在身边提点一下。

    岑老太太和周湘走后,叶灼和岑少卿出发去海边。

    岑老太太收拾了很多海滩上能用上的东西。

    而且都是四人份的。

    看起来,这两人好像真是临时有事离开了。

    叶灼也没有多想,虽然岑老太太总说要撮合她跟岑少卿,但是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提过了,而且,岑少卿又是个看透红尘的。

    就算她把持不住岑少卿的男色。

    岑少卿也没这个心。

    很显然。

    他们之间根本就没可能,就像岑老太太说的那样,根本没必要将岑少卿当成男人。

    岑少卿坐在驾驶座,偏头看向叶灼,“上车了。”

    “来了。”叶灼拉开车门上车。

    叶灼还穿着那身白色的泳衣。

    倾身上车的动作,刚好映入岑少卿的眼帘。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岑少卿匆忙移开视线。

    耳根子处有些微红。

    这套泳装的布料也太少了,不但腰和腿都露在外面,如果俯身的话,还能看到......

    幸好整个小岛上除了他之外,就没有其他男人了!

    为了掩饰尴尬,岑少卿立即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很快,就到了海边。

    叶灼打开后备箱,拿出帐篷和沙滩伞,准备安营扎寨。

    岑少卿接过她手中的沙滩伞,“你去游泳吧,这些事情放着我来。”

    “你一个人能行?”叶灼挑眉。

    “没问题。”岑少卿道。

    叶灼笑着道:“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不用客气。”

    叶灼也就真的没跟岑少卿客气,围着海滩走了一圈,虽然站在一块礁石上,往海水中一跃。

    砰——

    完美的身形全部隐藏在湛蓝色的海水中,身子灵动得像一尾来自深海中的美人鱼。

    叶灼很喜欢自由潜。

    更喜欢在深海中与鱼儿共舞的感觉。

    可惜,前世只能在人造海水中玩玩,好不容易遇到真正的大海,她当然得好好撒撒欢。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每次只能憋气8分钟。

    要是能再长点儿就好了。

    叶灼游到一群五彩斑斓的海鱼中间。

    这些鱼看着很好看,味道一定也非常不错。

    就是太小了。

    小鱼刺太多,只能用来观赏。

    突然,叶灼看到一条肥美的石斑鱼。

    悄悄游过去,直接将石斑鱼锁喉!

    抓完一条鱼,刚好浮上水面换气,顺便把鱼送回去。

    海滩上。

    岑少卿已经将帐篷搭好了,帐篷和沙滩椅也都摆好了,此时,岑少卿躺在沙滩椅上捻佛珠。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出现脚步声。

    岑少卿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叶灼拎着一条鱼走过来,“五哥,你看这条石斑肥不肥?这种石斑用来烤着吃最香!也可以刺身......”

    “你抓的?”岑少卿的眼底浮现出一抹惊讶。

    深海中的鱼最不好抓,尤其是这种力气特别大的石斑鱼。

    不是专业潜水猎鱼者,在深海中很难做到徒手抓鱼。

    难不成。

    是死的?

    “嗯。”叶灼微微点头,“对了,你带桶了没?我把鱼养起来,天太热了,一会儿别臭了。”

    “车上好像有。”岑少卿转身去拿桶。

    岑少卿拿了个水桶过来。

    叶灼接过水桶,装了些海水,将石斑鱼放进去,本已死气沉沉的鱼,一碰到水,就开始扑通起来。

    居然不是死的。

    岑少卿微微挑眉。

    看来。

    还是他小瞧了叶灼。

    她既然能徒手抓蛇,就能在深海中徒手抓鱼。

    将石斑鱼安置好,叶灼抬眸看向岑少卿,“你穿这么多不热?”

    海边的温度将近四十多度。

    烈日炎炎,岑少卿还是穿着那身盘扣长衫,儒雅的像是从民国时期穿越过来的教书先生。

    岑少卿手里捏着佛珠,“我天生就是这样,对冷热没什么感觉。”

    叶灼微微挑眉,“还有这回事儿?”

    “嗯。”

    叶灼接着道:“我看看你的脉搏。”

    岑少卿伸出手,将衣袖微微捋起,露出遒劲的手腕,“刚好我最近有些不舒服,你帮我一并看看。”

    叶灼伸手搭在他的脉上。

    明明是燥热的七八月份,可他的手却有些微凉。

    偏偏脉搏又和常人无异。

    这就有些奇怪了。

    活了两世,叶灼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体质的人。

    叶灼微微挑眉,很快便松开他的手腕。

    “可有什么问题?”岑少卿问道。

    “你身体很好,没什么问题。”叶灼道。

    岑少卿微微蹙眉,“你确定?”

    叶灼很认真的点头,“我确定。”

    岑少卿接着道:“可我怎么感觉,最近自己有点不对劲,好像是生病了,你再给我仔细看看,顺便开两副中药。”

    叶灼微微蹙眉,难道刚刚看错了?又伸手搭在岑少卿的脉上,仔细的感受着脉搏。

    “放心,没什么问题,一切正常。”叶灼松开他的手腕。

    “一切正常?”岑少卿有些怀疑叶灼的医术。

    叶灼接着道:“从脉象上来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你说你有点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劲呢?”

    岑少卿数了下佛珠,回想着自己的症状,“就是有的时候感觉好像突然控制不住自己一样,心跳会突然加速,还会呼吸不过来......”

    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叶灼微微蹙眉,这听上去,好像还挺严重的。

    难道是她的医术出现问题了。

    要不然怎么看不出岑少卿的病症?

    叶灼上辈子也是单身狗一个,自然不知道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这些症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两三个月了。”岑少卿回答。

    叶灼接着道:“发病时间有规律吗?”

    岑少卿很认真的想了下,“好像不怎么规律,有的时候是上午,有的时候是下午,还有的时候是晚上。”

    叶灼搜寻着脑海中的医理知识,“那多长时间发病一次?”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这个好像也没有规律,有的时候一星期一次,有的时候大概两三天一次。”

    叶灼伸出手,“再让我看看你的脉象。”

    岑少卿将手递过去。

    叶灼又仔细的聆听了一遍岑少卿的脉搏。

    脉搏强劲有力,脉搏跳动次数一分钟90次。

    不但没有一点点问题,反而非常健康。

    奇怪!

    真是太奇怪了!

    叶灼陷入自我怀疑中。

    “还看不出来什么吗?”岑少卿问道。

    叶灼微微摇头,“除了无法控制自己,心跳加速不能呼吸之外,还有其他症状吗?”

    岑少卿神色如常,“没有了。”

    “你这个病有点奇怪。”叶灼急着道:“我从医这么久,还从来见过这么奇怪的症状。”

    不但是没见过。

    就连叶灼看的那些古医书里,都没有记载。

    语落,叶灼接着道:“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大病,你也不别太着急,我回去翻翻医书,你也去医院检查下,有的时候中医检查不出来的问题,西医用仪器就能检测出来。”

    “好的。”岑少卿颔首。

    叶灼看了看天空:“现在时间还早,我再去游两圈。”

    “注意安全。”

    “放心。”叶灼转身往礁石边走去。

    岑少卿目送着她的背影。

    那两条大长腿在他眼前晃啊晃。

    忽然,那种心跳加速,不能呼吸的奇怪感觉又来了。

    砰砰砰——

    心脏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

    岑少卿微微蹙眉。

    连叶灼都诊断不出来是什么病。

    难不成。

    是什么绝症?

    叶灼在海里游了好几圈,趁着日落之前,回到岸上,准备去别墅冲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欣赏海边日落。

    刚走到岸边,就看到岑少卿躺在沙滩椅上,微微闭着眼睛,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

    放在腹部的手上捏着一串鲜红的佛珠,同色的流苏绕在指间,将那本就白皙的肤色映衬得雪白似玉,泛着些冷光。

    整个人都笼罩在沙滩伞的阴影下,禁欲间带着清冷,明明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充满诱惑。

    叶灼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岑少卿。

    突然发现。

    这厮长得真不是一般的好看。

    至少。

    在上一世,她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剑眉英挺,鼻梁很高,削薄的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

    这么好看的人,怎么就看破红尘了呢?

    叶灼本就是个颜狗,此时忍不住微微弯腰,往近了看,这人脸上居然半点瑕疵都没有,睫毛长的都可以跟女孩子媲美了。

    海边除了风浪声之外。

    叶灼听得最清楚就是他呼吸声。

    浅浅的。

    却深入人心。

    就在这时,岑少卿突然睁开眼睛。

    猝不及防的,两道视线就这么的撞在一起。

    火光四射。

    气氛陷入微妙之中。

    两人都楞了下。

    叶灼首先反应过来,尽量装作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五哥我要回去冲个澡,你把车钥匙给我。”

    “你会开车?”岑少卿神情淡然。

    “嗯。”叶灼微微点头。

    岑少卿将钥匙递给她,“开车慢点。”

    “嗯。”叶灼接过钥匙,“我马上回来。”

    海风呼啸。

    岑少卿看着她的背影,已经分不清,是风动,还是他的心在动。

    也是这时。

    岑少卿才突然想起来,只有在想到叶灼的时候,他才会有那种情绪失控,心跳加速,无法呼吸的感觉。

    他拿出手机,打开社交网站,发了个帖子出去:【为什么看到一个人会突然有一种,心跳加速、无法呼吸的感觉?是生病了吗?】

    一个帖子发出去半天都没人回复,于是,岑少卿便设置了回复奖励三个金币。

    刚设置好,就有人回复了:

    【恭喜你大兄dei!你得病了,而且病得不清,病名为相思病!目测大兄dei已经病入膏肓了!】

    【那个让你心跳加速,无法呼吸的人一定是个妹子吧?】

    【楼主,你这是爱上对方了吧?】

    【而且还是爱得无法自拔的那种!】

    【楼主的春天到了哦!】

    岑少卿看着这些回复,微微蹙眉。

    他爱上叶灼了?

    爱?

    爱一个人就会心跳加速吗?无法呼吸吗?

    岑少卿又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一段话进去:【爱一个人会心跳加速吗?】

    有很多人都问过这个问题。

    其中一个答案点赞数最高:【会!当然会…还会脸红,头脑空白!】

    【不光会心跳加速,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想起她,做梦会梦见她。看到其他异性,会不自觉跟她对比!】

    【还有除了她之外,看任何异性都不顺眼!祝你们早日走到一起,步入爱的殿堂哦!】

    看着这些回答,岑少卿捻了下佛珠。

    难道。

    他真的爱上叶灼了?

    网络上的这些答案,也不见得就是真的吧?

    正在思绪间。

    耳边响起了汽车的引擎声。

    岑少卿微微抬眸,就看到叶灼正从车上走下来。

    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

    配上黑色长裤。

    气场非常足,冷艳间带着飒爽。

    半湿的头发就这么的披散在脑后,海风轻拂,形成一股凌乱美。

    素白的脸上脂粉未施,却美得张狂。

    “我给你带了瓶可乐。”叶灼将手中的可乐扔给岑少卿一瓶。

    岑少卿伸手接过,“谢谢。”

    叶灼直接走到沙滩伞的另一边椅子上躺下,拧开可乐瓶盖,一口气好了大半瓶冰可乐。

    岑少卿也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可乐。

    冰镇过的可乐,非常刺激味蕾。

    味道倒也不是特别差。

    不知不觉间,岑少卿居然喝完了一整瓶可乐。

    此时,他已经忘了,他是从来不喝除了茶和白开水以外的饮品。

    甚至连咖啡都不喝。

    这要是让其他人见了,怕是要瞠目结舌的。

    太阳已经渐渐西沉,天边的云彩全部变成了金黄色的,铺满了整个天空,倒映在海面上,将整个海面也映衬成金黄色。

    海天一色,火红色的夕阳正好处于那条线上,偶尔有几只捕食的海鸥飞过,给眼前的美景增添了几分生色。

    整个场面看上去非常壮观。

    叶灼躺在椅子上,忍不住感叹道:“好漂亮啊!”

    这是在她在那个世界所看不到的。

    岑少卿轻掀眼皮看向海面,景色确实不错。

    “叶灼。”

    岑少卿缓缓开口,语调低沉。

    “嗯?”

    “你有喜欢的人吗?”岑少卿问道。

    “没有,”叶灼疑惑地回眸,“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岑少卿的目光落在前方的海平线上,深邃的眸子根本望不到底,“我有点好奇,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真的和网上的那些答案一样吗?

    叶灼轻笑出声,“你一个和尚,操心这个问题做什么?”

    空气中安静了一秒钟。

    “我不是和尚。”

    叶灼接着道:“反正你都已经看破红尘了,跟和尚有什么两样?”

    说到这里,叶灼接着道:“你以前真的没谈过恋爱吗?”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没有。”

    叶灼微微转过头,“那我就很好奇,你是怎么看破红尘的,一般像你们这种看破红尘的人,不都是为情所困吗?”

    岑少卿接着道:“我只是觉得人这辈子不应该只为娶妻生子而活,子再娶妻生子,这样周而复始,如此循环,又有什么意思呢?”

    人又不是动物。

    不应该为繁衍而生。

    应该为自己而活。

    “你说的很有道理。”叶灼点点头,“这样确实没什么意思,我应该向你学习。”

    “你也认为我这种想法是对的?”岑少卿道。

    “我觉得非常对,”叶灼接着道:“人生就这么长,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时光短暂,应该为自己而活!就像你说的这样,没必要像完成任务一样为了结婚而结婚,这样和机器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你以后会找男朋友吗?”岑少卿接着问道。

    叶灼摇摇头,“说不好,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为什么?”

    叶灼道:“我又不是你,已经看破红尘了!如果能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叶灼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不期待爱情,但也不抗拒爱情。

    不过,上辈子她到了二十七岁都还是个单身狗。

    这辈子估计也很难遇到那个对的人。

    毕竟,她是个颜狗。

    她身边唯一一个符合她审美的人,还是个和尚......

    闻言,岑少卿微微蹙眉,

    叶灼不抗拒爱情。

    也就是说,周泽言和她真的很有可能。

    想到日后叶灼和周泽言在一起的画面,岑少卿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难受的很。

    叶灼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从沙滩椅上跳下来,看向岑少卿,“你带打火机没?”

    岑少卿抬眸看她,一片朝霞中,她的五官显得有些不真切。

    “要打火机做什么?”

    叶灼笑着道:“我从别墅里带了烧烤架过来,当然是烤鱼了。”

    岑少卿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递给她。

    叶灼接过打火机,从车上把烧烤架拿出来,开始捣鼓烤鱼。

    烧烤的同时,叶灼还用干柴燃起了一堆篝火。

    海边的夜晚有些微凉。

    她坐在篝火前,一手衬着头,一手拿着烤鱼,如玉的容颜映衬着火光,更加生动起来。

    没一会儿。

    空气中就传来了一股浓浓烤鱼香。

    岑少卿斜卧在沙滩椅上,一手枕在脑后,就这么看着她。

    忽然想起一首诗: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就在这时,叶灼微微回眸,递了一个烤盘过来,“知道你吃素,特地给你烤了些蔬菜,用的也都是素油,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谢谢。”岑少卿坐起来,双手接过烤盘。

    烤盘里有烤馒头片、娃娃菜、豇豆、韭菜、金针菇等烤串,不光是卖相好,闻上去也特别香。

    叶灼咬了一大口烤鱼,石斑鱼没什么刺,一口咬下去全都是鱼肉,特别满足,转眸看向岑少卿,“味道怎么样?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所以我就放了一点点辣椒。”

    岑少卿尝了块土豆片,毫不吝啬的夸赞。

    “非常不错。”

    叶灼傲娇的道:“那是,你也不看是谁烤的,普通人可不吃不到!”

    岑少卿开始吃馒头,“是我三生有幸。”

    夜幕渐渐降临。

    没一会儿,天就全黑了。

    吃完饭,两人沿着海滩走了几圈。

    岑少卿虽然已经看破红尘,但是他的思维局限并没有被限制在吃斋念佛里。

    叶灼发现无论是未来科技还是普通闲聊,他都能接得上,而且非常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聊到最后,两人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

    另一边。

    云京市。

    自从叶森上次约过白薇一起吃饭之后,这几天,两人见面的次数明显变多了。

    叶森笑着道:“说好了这次我请你吃饭,你可不能再去偷偷把账结了。”

    “放心,不会了。”白薇搅了搅面前的咖啡。

    叶森点了菜。

    白薇依旧指要了一份蔬菜沙拉。

    吃完饭,叶森邀请白薇去看电影。

    白薇道:“不好意思,今天下午我还有两节舞蹈课,要不改天吧。”

    叶森的眼底闪过一道失望的神色,“那好吧。”

    难道是他哪里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惹白薇生气了?

    叶森接着道:“你学校在哪里,我开车送你过去。”

    白薇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见白薇点头,叶森松了口气,她肯点头,就代表她没生气。

    “这有什么可麻烦,能送你上班,是我的荣幸。”

    车速很快。

    没一会儿,车子就停在了一幢写字楼前。

    白薇道:“就是这儿了。”

    叶森拉开车门,“我送你上去吧。”

    白薇笑着道:“不用,我自己上去就行,你去忙你的吧。”

    就在这时,叶森刚好接到秘书的电话,那边还挺急的,于是便上了车,“那我就先回去了,有时间再一起看电影。”

    白薇目送他,“好的,路上开车慢点。”

    直至黑车消失在前方的车流中,一名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从写字楼里走出来,“你们现在已经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白薇回头看向她,脸上的温婉之色消失不见,“依依姐,我感觉,叶森会随时跟我告白。”

    ------题外话------

    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