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0100:激动人心,大灼灼出手!
    此言一出。

    屋里瞬间安静了。

    肺癌?

    中晚期?

    不可能的!

    赵娉婷怎么会突然得肺癌呢?

    大家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赵父将手上的烟蒂摁在烟灰缸里,笑着道:“唐佳别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就是就是!”赵英俊也道。

    “没有!我没有开玩笑,”唐佳哽咽出声,眼睛瞬间就红了,“小妹她真的得了肺癌......”

    赵娉婷也没忍住红了眼眶。

    哐当——

    赵母正在倒水,听到这话,手上水杯直接掉在地上。

    摔了个粉碎。

    “唐、唐佳,你在说什么?”

    唐佳捂着嘴,失声痛哭。

    “娉婷?真的?”赵母跑到赵娉婷身边。

    赵娉婷强忍着泪水,点点头。

    “孩子!孩子,你告诉妈,这不是真的!”赵母一把抱住赵娉婷,放声大哭,“不是真的!我儿这么年轻,怎么会得这种病呢,得病的人应该是妈才对......”

    她都五十多岁了。

    她死了也无所谓了。

    可赵娉婷才十九岁。

    刚考上大学。

    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她怎么会得病呢?

    这一刻,赵母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赵娉婷的健康。

    想到这几天她对赵娉婷的所作所为,赵母后悔不已,恨不得几巴掌拍死自己。

    都是她的错。

    是她不好

    她这个做母亲的不够关心赵娉婷。

    难怪赵娉婷还会突然将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给家人买礼物。

    难怪......

    她没有关心赵娉婷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她去打工。

    赵父在一瞬间像是老了十岁,颤抖着双腿走到赵娉婷面前,尽量忍住哭腔,“娉婷!孩子啊!你这不是要了爸妈的命吗?”

    说完这句话,赵父终究没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捂脸大哭。

    五十几岁的人,第一次弯了腰,难受的像个孩子。

    客厅里的气氛压抑又逼仄。

    让人非常难受。

    赵英俊捏了捏鼻梁,尽量控制好情绪,父母和妻子都已经溃不成军,这个时候,他必须站起来,要不然,这个家就完了!

    “爸妈,唐佳,你们都别哭了,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马上去医院,钱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和唐佳还有一百多万的存款,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娉婷肯定能好起来的!”

    “对!对!”赵母好像瞬间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去医院!赶紧去医院,我和你爸也还存了六十多万,肯定能治好娉婷的!”

    赵娉婷摇摇头,“治不好了,爸、妈、哥、嫂子,你们就别浪费钱了,与其让我在医院承受那些痛苦,还不如让我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好好陪陪你们。”

    “治得好!肯定能治得好!”唐佳道:“小妹,我之前有个同事,她得了乳腺癌,现在都五年了,不也活的好好的吗?这个病,只要你保持心情愉悦,配合治疗就一定有治愈的希望的!钱就是身外之物,人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小妹,你不要这样自暴自弃!”

    赵家父母看向唐佳。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没想到唐佳平时看起来是个很爱计较的人,关键的时候竟然这么识大体。

    “没用的!真的没用的!”赵娉婷红着眼眶道:“肺癌是死亡率最高的一种癌症,根本就无药可救!爸、妈、哥、嫂子!我求你们!求你们不要为了我这个将死之人劳民伤财好吗?人总归都是要死的,我只不过是提前走了几步而已,你们不要伤心,就当我是出门旅行了。”

    “不会的!娉婷你不要乱说!你不会死的!妈不会让你死的!去医院!咱们现在就去医院!”

    “我不去!”赵娉婷态度坚决。

    她不能去。

    得了她这种病,去医院就是去烧钱。

    “娉婷,别胡闹了!快跟我们一起去医院!”赵英俊拿起车钥匙,拽着赵娉婷往外走。

    赵娉婷哭着道:“大哥,我不去!这个病是治不好的,你和嫂子存了这么多年,才存够了房子的首付!我不能这么自私!”

    “娉婷!”

    “我不去!大哥!你别说了!我是不会去的!”说到这里,赵娉婷抬头看向赵英俊,语调软了几分,“大哥,你们就别逼我,让我在最后的三个月时间里,过得开心一点可以吗?”

    不就是死吗?

    人固有一死。

    没什么好怕的。

    一直忍着没哭的赵英俊,在这个时候眼泪汹涌而出,扭过头去,擦掉脸上的泪水。

    “娉婷!孩子!妈求你了!妈给你跪下了行吗?”赵母直接跪在赵娉婷脚下,“你去医院好不好?咱们听医生的,咱们配合治疗!”

    “妈!”赵娉婷痛哭着出声,也跪在地上。

    “要是你妈给你跪下还不够的话,爸也给你跪下了!孩子!你还这么年轻,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不能有事!只要有一线希望,咱们都不能放过!”

    生死关头,赵父也顾不得什么了,跟着跪在一起。

    为人父母,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去死。

    无论治不治得好。

    就算知道最后的结果,他们也不能让放弃赵娉婷。

    不能!

    “爸!你们别这样好吗?我求你们了!你们快起来了!我们心里都知道这个病治不好,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浪费金钱呢?到时候人没了,钱也没了,你们何必呢?”

    赵英俊拉着唐佳一起跪下来,“娉婷,爸妈都这么大年纪了,你忍心看着他们为你这样吗?大哥和你嫂子也求你了,配合治疗吧!”

    一家人,就这么跪在地上。

    赵娉婷的眼底含着泪水,心里悲戚万分。

    为什么这个病要缠上她?

    她死了也就死了。

    可现在,却连累家人跟着一起伤心。

    “我答应!我答应你们!爸、妈、大哥、嫂子,你们快起来!”

    “真的吗?”赵母喜极而泣。

    赵娉婷点点头。

    “好!好!”赵母喜极而泣,将赵娉婷拉起来,“娉婷你放心,咱们一定能治好的!肯定能!”

    “妈说得对!小妹,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将赵娉婷终于肯妥协去医院医治,大家都非常开心。

    赵母忙着去收拾衣服。

    赵娉婷这个病,肯定是要住院的。

    收拾好东西之后,一家人出发去云京市最好的医院。

    一番检查下来,赵母和唐佳在陪着赵娉婷。

    赵父和赵英俊在里面和医生谈话。

    “医生,我女儿还有治愈的希望吗?”

    医生看着检查报告,表情非常严肃,“病人的癌细胞已经扩散,肺部感染严重......”

    赵英俊赶紧道:“那还可以手术吗?”

    “先办个住院手术,作放射治疗吧!你们病人家属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肺是人体最重要的呼吸器官,肺癌也是死亡率的癌症!从目前情况来看,病人最多还有三个月时间。”

    作放射治疗也只是寻求个心理安慰而已。

    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人去死。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得了癌症之后,还要倾家荡产去医治的原因。

    亲耳听到医生的宣判,赵父和赵英俊没忍住,直接哭出了声。

    赵父紧紧握着医生的手,直接跪了下来,“医生!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女儿吧!我女儿今年才十九岁!她才考上了大学!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要不这样,你把我的肺移给我女儿!我都五十五岁了!我死了没关系,但是我女儿不能死!她不能死!我求求您了!救救我女儿吧!只要您能救我女儿,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赵父以前的愿望是买彩票中奖。

    最好能一下子赚五千万。

    但是现在。

    他只希望他能拥有一个健康的女儿。

    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换来女儿的健康。

    直至现在,他才理解,什么叫人生最大的财富就是健康。

    医生赶紧将赵父拉起来,“您快起来,我们医生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来救治病人的!但是您也知道,目前医学界还没有攻克癌症,达到完全治愈医疗方法,一旦患上这种病,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剩下的只能听天命。”

    尽人事,听天命。

    作为医生,他也不想看到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被癌症带走。

    但他也没有办法。

    目前别说是华国了,就连医学发达的P国,都没办法能治愈癌症。

    赵父从地上站起来,满脸悲戚。

    好半晌。

    父子二人才从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赵母第一时间站起来,“他爸,医生是怎么说的?”

    赵父笑着道:“没事没事,医生说咱们娉婷的情况还算不错的,只要配合治疗,就一定会好起来的!”

    赵母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真的吗?”

    赵父无语的道:“看你说的,我还会拿这种事来跟你开玩笑吗?”

    语落,赵父又笑着朝赵娉婷道:“娉婷,可不许再说什么丧气话了,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就行。”

    赵娉婷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但为了避免父母担心,她还是点点头。

    赵英俊道:“那我先去办住院手续。”

    “去吧。”赵父点点头。

    唐佳跟上赵英俊的脚步,“我跟你一起去。”

    “走吧。”赵英俊牵起妻子的手。

    两人一起往一楼走去。

    进了点头,赵英俊脸上的笑容立即就淡了下来。

    唐佳微微皱眉,低声问道:“是不是小妹的情况不太好?”

    赵英俊握紧唐佳的手。

    唐佳叹了口气,回握住赵英俊的手,“别担心,小妹福大命大,一定可以度过这次难关的。”

    走出电梯,赵英俊深吸一口气,用接近哭腔的声音道:“医生说,娉婷可能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虽然知道癌症等于死症。

    但唐佳还是被吓了一跳。

    三个月?

    她无法想象,三个月之后,活蹦乱跳的赵娉婷,会从她的生命中消失。

    “怎么会这样?爸不是说小妹的情况不算太糟糕吗?”

    赵英俊摇摇头,“现在只能先作放射治疗试试。”

    “没事的!肯定会没事的!”唐佳接着道:“你去告诉医生,我们可以用最好的药,最好的设备!小妹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赵英俊一把拥住唐佳,“唐佳,谢谢你。”

    他很庆幸娶了唐佳这么个好老婆。

    换做其他人,不一定有唐佳这么明事理,这么善良。

    “谢什么谢!难道小妹是你妹妹,就不是我妹妹了?”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在唐佳心里,赵娉婷就是她的亲妹妹。

    她和赵家父母一样,只要能救好赵娉婷,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办好住院手续,赵娉婷住进病房。

    病房里一共五张床位,住的全部都是肺癌患者。

    但赵娉婷是最年轻的。

    看到赵娉婷穿着病服走进来,其他四个病友都非常惊讶。

    安排好住院之后。

    赵母道:“英俊你和唐佳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和你爸就行。”

    赵娉婷点点头,“对的,大哥,嫂子,你们先回去吧,你们这么多人陪着我也没什么用,这里连个多余的凳子都没有,快回去吧。”

    唐佳点点头,“那我们就先回家,做点吃的送过来。”

    赵英俊本来是不想回去的,听到妻子这么说,也跟着她一起回去。

    赵英俊和唐佳走后,住在赵娉婷右手边病床的中年妇女好奇的问道:“大妹子,刚刚那是你的儿子媳妇啊?”

    赵母点点头,“嗯。”

    “这是你女儿?”中年妇女接着问道。

    “是的。”

    中年妇女看向赵娉婷,眼底浮现出可惜的光,她本以为自己很可怜。

    才五十五岁就得癌症了。

    这这个小姑娘,看起来才十八九岁。

    唉!

    中年妇女接着道:“大妹子,你别着急,虽然说癌症不好治愈,但是现在医学发达了,只要配合治疗,就一定能康复的!”

    “嗯,一定会的。”赵母点点头。

    赵父看向赵娉婷,“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爸去给你买。”

    赵娉婷摇摇头。

    “那我去给你买点水果吧!我记得你最喜欢吃山竹了。”

    “我跟你一起去。”赵母站起来。

    赵父点点头。

    赵娉婷坐在病床上,看着父母离去的背影,难受得想哭。

    但是她不能哭。

    她得表现得开心一点。

    如果她很难受的话。

    那父母和家人必定比她难受千百倍。

    赵家父母走出门外。

    赵母这才问道:“老赵,你告诉我咱们娉婷的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赵父刚刚说的太轻松了,她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赵父摇摇头,好半晌,他才哽咽着出声,“医生说我们娉婷......娉婷她最多只剩下三个月时间了。”

    “什么?”赵母的脸色瞬间就白了,捂嘴闷声哭泣。

    三个月。

    只剩下三个月......

    赵父也跟着红了眼睛,“好了别哭了,万一让孩子看见,她心里肯定不好受,这个世界上奇迹这么多,万一娉婷在放射治疗下痊愈了呢?”

    赵母哭得不能自己,背靠在墙上,缓缓滑到在地上。

    她现在只恨为什么得病的那个人不是她。

    为什么?

    “老赵!”赵母一把抱住赵父。

    赵父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妻子。

    两口子抱在一起,哭了很久。

    这一幕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这里是哪里?

    是医院。

    在医院最多的便是生死别离。

    病魔无情。

    见得多了,便也就麻木了。

    好半晌。

    赵家父母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

    赵母忍痛道:“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咱们不能让孩子带着遗憾走,当年那件事,得跟孩子说清楚。”

    “嗯。”赵父叹了口气,点点头,“等会英俊他们来了,咱们在一起商量下。”

    这件事不是小事。

    “好。”

    傍晚时分。

    赵英俊和唐佳带着吃的过来了。

    赵家父母趁着赵娉婷睡着了,将夫妻二人叫出来。

    “爸妈,你们有事要跟我们说吗?”

    赵父点点头,“是关于娉婷的,娉婷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医生说了,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我和你妈商量了下,无论怎么样,不能让娉婷留下什么遗憾。”

    唐佳听出了这番话的言外之音,微微皱眉,“爸,你的意思是,要把娉婷的真实身世告诉她?”

    其实赵娉婷并不是赵家父母亲生的。

    她一出生,就被自己亲生父母抛弃了。

    刚好赵家夫妇一直想要个女儿,就收养了赵娉婷。

    这些年来,一直拿她当亲生女儿对待。

    “嗯。”赵父点点头。

    赵父接着道:“我打算请娉婷的亲生父母过来看看她,大家坐在一起把这件事说清楚。”

    总不能让孩子来人间一趟,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赵英俊有些担心的道:“可他们会来吗?”

    赵母叹了口气,“人心都是肉长的,孩子都这样了,为人父母,他们肯定会来的。”

    “小妹?!”

    就在这时,唐佳惊叫一声。

    谁都没想到,赵娉婷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赵娉婷的情绪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么奔溃。

    反之。

    她很平静。

    平静到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扬起一抹笑容,“爸妈,我都听见了,你们别去找他们了,既然当年他们已经狠心把我抛弃了,那他们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只有你们才是我的亲生父母。”

    其实在很小的时候,赵娉婷就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语。

    这是那个时候她没当回事。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她的人生才经历过一次大劫,这么点小风小浪已经不算是什么了。

    “娉婷!”赵母跑过去,一把抱住赵娉婷。

    “妈,我没事,您别哭。”赵娉婷轻拍着赵母的后背。

    赵娉婷接着道:“他们是王伯和蓝婶吗?”

    赵母点点头。

    “怪不得。”赵娉婷笑了下。

    怪不得要把她扔掉。

    赵娉婷所说的这个王伯和蓝婶,以前跟他们住同一个小区。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们突然搬走了。

    王伯全名王大才。

    蓝婶叫蓝月银。

    这夫妻俩非常重男轻女。

    他们一共生了四个女儿一个儿子。

    大女儿二女儿目前已经结婚成家。

    三女儿四女儿被送人了。

    最小的儿子叫王宝宝,比她小一岁,王宝宝人如其名从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和前面四个姐姐形成鲜明的对比。

    赵娉婷以前还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扔。

    现在相信了。

    赵母接着道:“娉婷,你王伯蓝婶当年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你放心,他们一定会过来看你的。”

    赵娉婷道:“妈,我不需要他们来看我,真的不需要!你们也别太伤心了,我的病我自己清楚,我要是真的走了,你们也别伤心,就当从来没养过我这个女儿吧。”

    听到这样的话,赵母心疼不已,板着脸道:“你这孩子,你又在瞎说什么呢!你会好的!你肯定会好的!听妈的话,好好吃药,好好配合治疗!”

    赵娉婷笑着点点头,“嗯!我会乖乖听话的。”

    一家人将赵娉婷送回了病房。

    虽然赵娉婷已经明确说明不愿意见亲生父母。

    但赵父赵母也没有放弃要把王大才和蓝月银两口请来医院的想法。

    赵娉婷的生命很有可能终止在三个月后。

    为人父母,他们得想办法打开孩子心结,不能让孩子带着遗憾走

    另一边。

    王家。

    王大才和蓝月银坐在客厅里吃饭。

    忽然,蓝月银道:“大才,高考成绩出来了,我听说咱们四丫头考了五百八十多分!”

    “真的假?”王大才问道。

    蓝月银点点头,“这还有假?我亲耳听到莉姐说的!莉姐不是跟老赵媳妇儿一个单位吗?”

    王大才放下筷子,“那咱们四丫头可真不简单呢!五百八十分,都可以上个一本了吧?”

    “可不是,我听说填了京城师范!”

    “去京城上学?”王大才的眼睛都冒出光了,“京城可是首都!万一咱们四丫头要是在学校谈个京城的对象,那她岂不是要发达了!”

    京城人都有钱。

    俗话说,一人得道全家升仙。

    闻言,蓝月银的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

    “不行!这种好事可不能便宜了老赵家!咱们才是四丫头的亲生父母!咱们得去把四丫头认回来!到时候让她给小宝也介绍个京城的媳妇儿,那咱们小宝不就是京城人了吗?”

    王大才点点头,“你说的太对了!咱小宝长得那么好,学习也好,肯定能找个京城的千金大小姐!”事实上,王宝宝已经被他们惯得不成样子了,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已。

    蓝月银皱了皱眉,接着道:“万一四丫头不认我们怎么办?”

    老四刚出生就被人抱走,和他们一点感情基础也没有,蓝月银有些担心。

    王大才道:“不会的!不管怎么说四丫头都是我们的亲生骨肉,小孩子心都软非常好骗,到时候,我们在她面前诉诉苦,实在不行,就给她跪下来认错,她肯定会原谅我们的!”

    蓝月银点点头,笑着道:“你说的对,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说咱家孩子咋那么有出息呢!小宝考了410分,四丫头也考了500多分!”

    “我王大才的种能没有出息吗?”

    两口在正在商量这件事。

    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

    蓝月银走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看到赵家夫妇两口子。

    蓝月银立即满脸堆笑,“这不是他叔和他婶吗?稀客稀客!快进来坐!进来坐!他叔他婶你们吃饭了没?没吃饭的话,跟我们一起吃,我们家刚刚开饭。”

    赵母道:“您太客气了,我们已经吃过饭了。”

    “那就进来坐。”

    因为存了要认回赵娉婷的心,所以蓝月银特别热情,又是点定心又是泡茶的。

    赵母接过蓝月银递过来的茶,接着道:“蓝大姐,您不用这么客气,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们说说娉婷的事。”

    蓝月银笑着道:“听说我们家四丫头高考考了五百八十多分,这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赵母点点头。

    蓝月银接着道:“我们四丫头可真聪命!其实我们家小宝也考的不错,考了410分呢!这说明啊,我们家的孩子都聪明。”

    自己养了十九年的闺女,被一个外人称呼他们家四丫头,赵母自然是不高兴的。

    但现在不是计较那个时候。

    赵母脸上挤出几分干笑,接着道:“蓝大姐,娉婷最近身体出了些问题,现在还在住院,我希望你和王大哥能抽空去看看孩子,顺便给孩子解释下当年的事情。”

    王大才惊讶的道:“四丫头生病了?严不严重?”

    赵母叹了口气,“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王大才立即站起来道: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都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需要家人关心的时候。

    赵娉婷现在生病了,他们刚好可以趁此机会让赵娉婷接纳她。

    “现在?”赵母和赵父都楞了下。

    他们万万没想到,蓝月银和王大才居然这么在乎赵娉婷。

    “好,那就现在吧。”赵母点点头。

    几人也没耽误,立即来到医院。

    赵娉婷住在六楼的肿瘤科。

    刚来到病房前,蓝月银就停止脚步,并且拉住王大才的手,“先别进去!等一下!”

    “蓝大姐,怎么了?”赵母刚准备开门,见此,疑惑的回头。

    蓝月银抬头看着病房的门牌,“肿瘤科?他婶你老实告诉我,我们家死丫头得什么病了?”

    蓝月银家有亲戚就是得癌症走的。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当时她去医院探病的时候,就去的肿瘤科。

    赵母叹了口气,没说话。

    赵父红着眼睛道:“肺癌,中晚期。”

    “什么?”蓝月银瞪大眼睛,就这么看着赵家夫妇,“我说你们怎么突然带我们来医院呢!原来是打着别的主意!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们这么不要脸的人!自己的女儿得癌症了要死了,还想让我们两口子给你女儿出钱治病?你们怎么想的那么美呢?”

    真以为她蓝月银是好欺负的?

    像她出钱给一个赔钱货治病?

    没门!

    “蓝大姐!你说什么呢!”赵母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蓝月银,“虽然我们娉婷得癌症了,但是我们从没想过要让你们家出一分钱!”

    蓝月银冷哼一声,“你说的好听,如果你不想让我们家出钱的话,你把我们两口子叫过来干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呸!”

    赵父尽量压住体内的愤怒,“娉婷好歹也是你们的亲生骨肉!你们扪心自问,你们说的这是人话吗?”

    蓝月银可不是傻子。

    既然人已经得癌症了,那就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了,当然要立马撇清关系。

    “我们可没有这样的亲生骨肉!她现在既然姓赵,那她就得归你们赵家管!她跟我们两口子一点点关系没有!你们可别想把我们两口子牵扯进来!走,老王,我们回家!”

    “我们走!”王大才也非常生气!

    本来想着以后可以享享女儿的轻福。

    没想到这个死丫头是个短命鬼!

    真是晦气!

    “别走!”赵父一把拉住王大才的手,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大才兄弟我求你别走,孩子现在真的需要你们!”

    赵父不想给了赵娉婷希望,再让她失望。

    癌症患者最忌讳大起大落的心情。

    咔哒——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赵娉婷身穿病服从屋里走出来,“爸!您让他们走!只有您和妈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不认识他们!让他们滚!”

    “娉婷?”赵父回头看向赵娉婷。

    “快松开我!你们女儿是死是活,跟我们有屁的关系?”王大才趁机甩开赵父的手,拉着蓝月银就跑远了,生怕赵家人下一秒就缠上了他们。

    赵娉婷哭着道:“爸妈!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要去找他们吗?我是你们女儿!是你们女儿!跟他们没关系!”

    她刚刚在病房里听到了全部的对话。

    如果说在此之前,她对亲生父母依旧有百分之一的希望的话,那现在,她对他们已经完全死心了。

    “娉婷你别生气!你是爸妈的女儿,你永远都是爸妈的好女儿!”赵母心疼的抱住赵娉婷。

    赵父抹了把眼泪,“好了,咱们快进去吧。”

    赵娉婷就这么看着父母,“爸妈,我要你们答应我,以后再也不去找他们,要不然,这病我不治了!”

    闻言,赵家父母被吓了一跳,赶紧道:“好好好!娉婷,爸妈答应你,我们再也不去找他们了。”

    赵娉婷这才跟着父母一起来到病房里。

    刚走到病房,赵娉婷就收到一条微信。

    是安丽姿发过来的。

    【娉婷,周六有空吗?我们约上灼灼一起去滨海玩吧?我听说滨海的风景可好了!】

    赵娉婷犹豫了一会儿,发了一行文字过去,【对不起丽姿,我可能去不了了。】

    【又爽约?[狗头][敲打]】

    【我得病了,肺癌中晚期。】

    【???】

    【别开玩笑了!】

    下一秒,安丽姿的视频就打过来了。

    赵娉婷接起视频。

    看到这头的赵娉婷居然穿着病服,安丽姿震惊的道:“娉婷你真的......”

    赵娉婷笑着点点头。

    ......

    叶家。

    叶灼正坐在地上在研究线路板,放在桌子上手机突然响起来。

    “小白,帮我拿下手机。”

    “主人,以后要叫人家小白白哦。”小白白拿着手机滑过来。

    叶灼用肩膀抵住手机,左右手捏起线路板上的一根线,准备连接上去,“喂,你好。”

    “灼灼。”那边传来安丽姿的声音。

    “丽姿,有事吗?”

    安丽姿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不好,“灼灼,不好了,娉婷得肺癌了,现在正在医院,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吧?”

    肺癌?

    肺癌就肺癌呗。

    做个手术,打一针不就没事了吗?

    有什么好怕的?

    叶灼微微挑眉,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来,这里已经不是她生活的那个世界。

    在这里。

    一旦患上癌症,就等同于被宣判死刑。

    因为癌症在这里,无药可医。

    想到这里,叶灼赶紧放下手中的线路板,“娉婷现在在哪个医院?”

    “云京市第一人民医院。”安丽姿回答。

    叶灼站起来,“那咱们在医院门口见。”

    “好的。”

    挂了电话,叶灼便取下手上的白色手套,将滑落至脸边的青丝拂到耳后,随后又在柜子里拿出一个背包,检查了下东西都在里面,这才往外走去。

    边走边道:“给我约个网约车,我要去云京市第一人民医院。”

    小白白立即道:“好的主人!”

    十秒钟之后,小白白接着道:“主人,网约车已经约好了,是一辆红色大众,车牌号是:云A6235。”

    “知道了。”走到门边上,叶灼拿起挂在墙上的黑色鸭舌帽扣在头上。

    长长帽檐遮住了她的眼睛,只余下高挺的鼻梁,殷红的嘴唇,以及一截精致的下颌。

    她本就生的白。

    如玉的肌肤此时在鸭舌帽的映衬下,更显得黑白分明。

    酷得不行!

    小白白送她出门,“主人一路顺风,你亲爱的小白白在家等你哦。”

    叶灼头也不回地朝小白白挥挥手。

    刚走出门外,就看到那辆红色的网约车。

    叶灼拉开后座车门,倾身坐了进去。

    她带着帽子,司机只能看到一道如玉般的下巴,虽然看不到脸,但司机还是觉得,这小姑娘挺不简单的。

    这气质。

    普通人能有?

    司机发动引擎,开腔问道:“小姑娘,你是去第一人民医院吗?”

    “是的。”

    “好嘞!咱们马上出发!”

    这里距离云京市第一人民医院有点儿距离。

    叶灼下车的时候,看到安丽姿正捧着鲜花和果篮,站在那里等她。

    可能是因为叶灼带着帽子,安丽姿没认出来。

    直至叶灼走到安丽姿身边,叫了她的名字,安丽姿才反应过来,“灼灼!”

    叶灼点点头,“你知道娉婷的病房在哪里吗?”

    “知道,咱们快去吧。”

    叶灼跟上安丽姿的脚步。

    没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住院部,赵娉婷的病房。

    叶灼屈指敲门。

    很快,门就开了。

    开门的人正是赵娉婷。

    “灼灼!丽姿!”

    安丽姿的眼睛红红的,“娉婷你没事吧?”

    赵娉婷笑着摇摇头,“没事!你们快进来坐!”

    看到叶灼和安丽姿,赵娉婷的心情好了不好,赵家父母和赵英俊还有唐佳都在病房里,赵娉婷给家人介绍叶灼和安丽姿。

    “爸、妈、大哥、嫂子,这是我同学灼灼,这是丽姿。”

    叶灼和安丽姿也礼貌的问好,“叔叔阿姨好!大哥嫂子好!”

    “好,你们好。”赵母站起来道:“谢谢你们能来看娉婷。”

    叶灼和安丽姿是赵娉婷出事后,第一个来看她的同学。

    因此,她的家人们对两人也非常客气。

    唐佳忙着给两人倒水。

    安丽姿将东西放在病床前的柜子上,“娉婷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我们过来看她是应该的。”

    叶灼双手接过唐佳递过来的水,“谢谢嫂子。”

    “不客气。”也是这时,唐佳才看清楚了那张藏在帽子下的脸。

    好漂亮的小姑娘!

    唐佳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叶灼喝了口水,回头看向赵娉婷,“娉婷,你的病医生怎么说?”

    赵娉婷笑着道:“肺癌中晚期,已经无药可医,现在只能作放射治疗了。”

    “放射治疗?”叶灼微微蹙眉,伸手搭上赵娉婷的手腕,聆听脉搏,须臾,她才缓缓开口,“目前癌细胞已经开始骨转移,放射治疗已经没什么用了,只会徒增痛苦而已。娉婷,我有把握可以治好你的肺癌,你愿意相信我吗?”

    闻言。

    赵娉婷愣住了。

    站在一旁的其他人也愣住了。

    叶灼说她能治好肺癌?

    她才多大?

    有十八岁?

    “灼灼?”

    叶灼接着道:“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我马上和医院协商,给你安排手术。”

    赵娉婷看着叶灼的脸,然后很坚定地点头,“好!我相信你!”

    赵母忍不住开口,“小姑娘,你和我们娉婷是同学,她现在得这种病已经很可怜了,你就不要拿她开玩笑了!”

    “阿姨,我没开玩笑。”叶灼转头看向赵母。

    事实上,不止是赵母。

    病房里的其他人也觉得叶灼是在开玩笑。

    赵娉婷赶紧道:“妈!灼灼没有再开玩笑!我相信她,对了,之前那个减肥秘方就是她告诉我的!”

    说到减肥秘方,赵母的神色变了变。

    要知道,在此之前,赵娉婷可是很胖的。

    试了很多方法都没能成功减肥。

    自从用了一个秘方之后,她就成功减掉了80多斤!

    赵娉婷接着道:“爸、妈、大哥、嫂子,我这个病在医院是没办法医好的,既然灼灼说有办法,你们就让她试试吧!反正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呢?而且灼灼学过中医,得到过高人的指点,我相信她的本事!”

    是啊!

    肺癌中晚期!

    试一下还能看到希望,如果不试的话,连希望都看不到了。

    赵父站起来道:“娉婷,爸爸相信你,也相信你同学。”

    赵父都发话了,其他人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叶灼接着道:“叔叔,娉婷的主治医生是谁?您能带我过去一下吗?”

    “可以。”赵父点点头。

    叶灼跟上赵父的脚步。

    来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门口。

    主治医生叫朱正。

    “朱医生您好,我姓叶。”叶灼直接表明的来意,“是传统中医传人,我已经研究癌症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我同学赵娉婷的肺癌,希望贵院能配合下我,作为回报,我可以毫无保留的将治愈癌症的方法,传授给贵院医生。”

    治愈癌症?

    如果癌症能治愈的话,那将是造福全人类的事情!

    可惜!

    根本就没有治愈癌症的药物。

    “小姑娘,你多大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治愈癌症?”连他们院的院长都不敢这么说,这小姑娘也真是胆子大!敢这么吹牛!

    “我真的可以治愈癌症。”

    朱正笑着道:“别的我就不说,你有医师证、药师资格证和中医医师资格证吗?”

    叶灼没有说话,低头在包里翻找什么。

    见她这样,朱正知道她是心虚了,才用翻包的动作来掩饰尴尬,接着道:“连这些最基本的证件都没有,你来跟我说你可以治愈癌症?”

    这句话刚说完,叶灼便从包里拿出三本本子放在桌子上,“这是我的医师证、药师资格证和中医医师资格证。”

    ------题外话------

    大家早上好鸭^_^

    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