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085:可爱的岑老太太,我孙媳妇天下第一美!
    听完专家的回复。

    安丽姿愣住了。

    难道真的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母亲吗?

    就让母亲就这么的被蒙在鼓里?

    安丽姿又追加问了一段话,【专家你好,我的妈妈她是一个勤劳善良的女性,家里里里外外所有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在操持着,平时有什么好吃的,她也会留给我和爸爸,她很爱很爱我和爸爸,如果我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让她她蒙在鼓里的话,那她岂不是太可怜了......】

    打完这句话,安丽姿已经流泪满面。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父亲。

    身为女儿,她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她的母亲夏小曼是一个很典型的家庭妇女,以夫为天,以子为地。

    夏小曼出生农村。

    她和安栋梁是自由恋爱,两人结婚之后,就一起来云京打拼,说是一起来拼,其实抛头露面的人都是夏小曼。

    刚开始的时候,夏小曼挑着担子,沿街四处叫卖,每天起早贪黑,以至于,夏小曼现在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老十岁不止,安栋梁站在她身边,不像是夫妻,更像是姐弟。

    没人知道,其实夏小曼今年才41岁而已。

    从一无所有到拥有一个小超市,当起了老板,夏小曼算是正儿八经的白手起家。

    可以这么说,安栋梁如果没有夏小曼的话,他就没有今天!

    可安栋梁现在却背叛了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安丽姿是绝对不会相信,父亲是一个这么没有良心的人。

    很快,专家那边再次回复。

    “根据你的描述,可以看的出来,你的母亲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可往往越是外表越坚强的女人,内心就越脆弱!如果你真的把这件事跟她说了的话,那她一定会溃不成军,说不定,还会做出过激的事情,让你后悔莫及!如果你真的是为了你妈妈好,就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她,其实有的时候,被蒙在鼓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们作为子女,只要看着父母幸福就好。你爸爸现在很幸福,你妈妈也很幸福,这样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亲手把这份幸福毁灭呢?”

    “在人生的道路上,你还会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事情。你要学会忘记,也要学会成长!”

    安丽姿静静的听着专家发过来的语音,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其实专家说的也挺对的。

    万一,她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母亲承受不住打击,做出极端的事情怎么办?

    不行!

    她不能失去母亲!

    她不能成为一个没有母亲的孤儿。

    安丽姿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做了个噩梦,

    梦里。

    母亲知道这件事之后,因为承受不住打击,跳楼自杀了。

    脑浆和鲜血洒了一地。

    她没有妈妈了......

    “妈妈!”

    安丽姿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坐起来,噩梦中画面一直萦绕在她面前,让她心有余悸。

    “叮叮叮!”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响起清脆的闹铃声,将安丽姿的思绪拉会现实。

    安丽姿将闹钟按回去。

    换好校服,来到洗手间洗漱。

    “丽姿起床了。”夏小曼将早餐端到餐厅,跟安丽姿打招呼。

    安丽姿抹了把嘴角的泡沫,“我爸呢?”

    “在睡觉呢。”夏小曼回答。

    “他怎么还不起床?”安丽姿没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再一次为母亲鸣不平。

    在这个家里。

    母亲不但主内,负责他们的衣食住行。

    还要主外,忙着超市的生意。

    安栋梁每天干什么?

    他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出门进货。

    以前安丽姿还以为,父亲真的是出门进货了。

    现在看来。

    出门进货只是借口吧?

    他就是陪那个小三去了!

    夏小曼就像个保姆一样,操持这操持那。

    安栋梁呢?

    安栋梁就跟个大爷一样,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在外面养了人。

    安丽姿越想越气。

    见安丽姿这样,夏小曼皱着眉道:“丽姿你到底怎么回事?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给我说说,你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青春期的孩子都这样?

    想一出是一出?

    夏小曼的眉头越皱越紧。

    “妈,”安丽姿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朝夏小曼露出一个微笑,“我没事。”

    夏小曼叹了口气,接着道:“丽姿,妈知道你们现在的孩子,跟妈那个年代不一样了,有什么事,你一定要跟爸爸妈妈说好吗?”

    安丽姿点点头,鼻子一酸,伸手抱住夏小曼,“妈......”

    “怎么了这是?”夏小曼愣住了,“丽姿,你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你要是被人欺负了,一定要跟妈说......”

    安丽姿吸了吸鼻子,“妈我没事,就是昨天网上看了一部恐怖片,现在想起来有点害怕。”

    夏小曼笑着道:“都多大的孩子了,看恐怖片还害怕成这样!那都是假的......”

    说到这里,夏小曼顿了顿,接着道:“丽姿,你现在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偶尔看点恐怖片解压下,妈不反对,但是在看恐怖片的同时,也不能忘了学习知道吗?要学会劳逸结合。”

    “嗯。”安丽姿点点头。

    “好了,洗洗脸吃饭去吧。”夏小曼拍了拍安丽姿的肩膀。

    安丽姿去洗脸。

    早餐吃了一半,安栋梁才起床。

    夏小曼立即将牙膏挤好递给安栋梁,然后又给他放水洗脸。

    伺候得无微不至。

    洗完脸,安栋梁来到厨房,安栋梁瞄了眼锅里,“今天早上吃什么?”

    “煮了红豆粥,然后买了油条。”夏小曼接着道:“粥我已经给你盛好了,就在桌子上。”

    安栋梁皱了皱眉,“怎么又是油条?”他们家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月的油条了。

    夏小曼解下身上的围裙,笑着道:“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去。”

    安栋梁想了想,“买个手抓饼吧,然后再带两个何记的肉包子。”

    “行,”夏小曼点点头,“你在家等一会儿。”

    换做是平时的话,这只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因为在安丽姿的印象里,母亲一直对父亲很好。

    可现在,安丽姿却愤怒无比!

    她甚至觉得,母亲是满腔深情喂了狗。

    自从看到安栋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她就见不得父亲这么作贱自己的母亲!

    母亲对他这么好!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母亲!

    他怎么能这样!

    “他爱吃不吃,妈,您别惯着他!”安丽姿伸手拦住夏小曼。

    “你这孩子又抽什么筋呢?”夏小曼无语的道。

    安丽姿深吸一口气。

    安栋梁从厨房里走出来,双手按在安丽姿的肩膀上,笑着道:“我宝贝女儿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跟爸爸生气了?是不是爸爸最近有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爸爸,爸爸可以马上改的!”

    安栋梁还是跟以前一样,是个讲道理很亲和的好爸爸。

    可安丽姿却在他脸上看到了虚伪。

    浓浓的虚伪。

    “没什么。”安丽姿挣脱安栋梁的手,“我去上学了。”

    “这孩子。”安栋梁看着安丽姿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女儿长大了。

    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安栋梁虽然觉得这事有点奇怪,却也没放在心上。

    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和小脾气,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为人父母,千万不能过多去干涉孩子的秘密。

    一路来到学校门口,安丽姿都心不在焉的。

    昨天是她和赵娉婷等叶灼。

    今天是叶灼和赵娉婷在等她。

    “丽姿!”赵娉婷朝她招手。

    “灼灼,娉婷。”安丽姿小跑着过去。

    赵娉婷接着道:“丽姿你昨天晚上没事吧?东西没吃完就跑了,后来灼灼妈还送了我们每人一个大礼包呢!对了,这个是你的。”

    赵娉婷递给安丽姿一个手提袋。

    安丽姿抬头看向叶灼,“灼灼,代我谢谢阿姨。”

    “不客气,”叶灼看了眼安丽姿,“对了,丽姿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睡好?”

    安丽姿的精神气非常不好,蔫吧吧的。

    身为中医,叶灼一眼就看出,她非常不对劲。

    “嗯。”安丽姿点点头,“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

    叶灼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黑瓶递给安丽姿,“这个药是帮助睡眠的,纯天然没有任何副作用,丽姿你可以试试看。”

    “谢谢灼灼。”安丽姿双手接过小瓶子。

    叶灼淡淡一笑,“客气什么。”

    整整一天,安丽姿都不在状态,中午在食堂排队的时候,更是心不在焉,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

    赵娉婷和叶灼对视一眼,伸手戳了戳叶灼,“灼灼你看丽姿,她到底怎么了啊?”

    叶灼摇摇头,偏头看向安丽姿,拍了拍她的肩膀,“丽姿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没事,灼灼你不用担心。”安丽姿摇摇头,伸手接过食堂阿姨递过来的饭盘。

    却因为一个没注意,饭盘从手里滑下去。

    眼看就要掉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叶灼一个伸手,就这么的接住了快要掉下去饭盘。

    很稳。

    连半点汤汁都没有洒下来。

    赵娉婷站在一边,眼睛里都要冒出星星了,“灼灼你好厉害!”

    虽然知道叶灼很厉害。

    但叶灼每次一出手,总是让人惊艳!

    “要不然怎么是你灼爸爸呢!”语落,叶灼将饭盘还给安丽姿,“丽姿你有事一定要跟我们说。”

    “嗯。”安丽姿点点头。

    这件事,安丽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人毕竟是她的父亲。

    现在,她只能藏着,掖着,自己去消化。

    安丽姿一直在用那位情感专家的话来安慰自己。

    蒙在鼓里也是一种幸福。

    既然现在的母亲很幸福,那她为什么要去破坏这份幸福呢?

    赵娉婷接着道:“丽姿,你是不是失恋了?”

    安丽姿抬头看向赵娉婷,“就是一点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之还挺烦的。”

    赵娉婷揽住安丽姿的手,“丽姿你才多大,就烦心家里的事,大人的事,让大人去操心好了。”

    三人坐到餐桌上吃饭。

    安丽姿看向赵娉婷,犹豫了下,才道的:“娉婷,你父母感情怎么样?”

    “挺好的呀!”赵娉婷点点头,“我爸性格很内向,不太会交际,平时家里都是我妈做主,虽然平时也吵架,但都是我妈在骂我爸,我爸就听着。”

    安丽姿突然有些羡慕赵娉婷。

    为什么别人的爸爸都是好爸爸。

    她爸爸要去找小三呢?

    语落,赵娉婷有些疑惑的道:“丽姿你问这些干什么?”

    “就是好奇。”安丽姿笑了笑。

    赵娉婷嗅到一丝不正常的味道,“丽姿,你爸跟你妈吵架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安丽姿挠了挠脑袋,“也不算是吵架吧......”

    这毕竟只是安丽姿的家务事而已,赵娉婷也就没有多问。

    想了想,安丽姿接着道:“灼灼,娉婷,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你问。”

    “如果,”安丽姿在心里斟酌着用词,“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们发现自己邻居妹妹的爸爸出轨了,你们会怎么办?”

    家丑不好外扬,安丽姿只好将自己的身份转换成邻居妹妹。

    赵娉婷愣住了,一脸茫然的看着安丽姿,很显然是没遇过这样的问题。

    叶灼很认真的思考了下,“这件事你邻居妹妹知道吗?”

    安丽姿点点头。

    叶灼微微皱眉,接着道:“她没把这件事告诉她妈妈?”

    安丽姿摇摇头,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她妈妈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很爱很爱她爸爸,如果这件事被她妈妈知道的话,按照她妈妈的性子,很可能会跳楼,所以我邻居妹妹一直不敢告诉她妈妈。”

    叶灼看了安丽姿一眼,“如果一直不告诉她妈妈的话,这对于她妈妈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我建议你还是转告你邻居妹妹,让她把事实真相告诉她妈妈,我相信一个成年人,她会以很完美的把这件事解决好。”

    叶灼虽然在前世没谈过恋爱,也没嫁过人。

    但她却非常恶心那种有了家庭还出轨的男人!

    简直不能容忍!

    “不行!不行!这件事不能让她妈妈知道。”安丽姿接着道:“灼灼,有没有那种既可以不让她妈妈知道,又可以让她爸爸回头的方法?”

    安丽姿不想看到母亲有任何闪失。

    另一方面,她还想挽回父亲。

    她还想挽留这个幸福的家庭。

    叶灼想了下,“那就让你邻居妹妹去跟她爸爸把这层窗户纸捅破!既然他都不要脸了,那你邻居妹妹还顾着他的脸做什么?如果这个男人有责任心的话,他肯定会浪子回头,那个外面那个三断绝关系!”

    安丽姿眼前一亮,或许这个方法真的可以!

    父亲那么爱她,那么爱这个家,他肯定会回头的。

    晚上一放学,安丽姿就飞奔回到家,打算找安栋梁聊聊。

    可在超市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安栋梁,安丽姿只好找到夏小曼,“妈,我爸呢?”

    今天刚好一个收银员请假了,夏小曼在前台收银,“你爸进货去了。”

    进货!

    又是进货!

    安丽姿眼底浮现出一抹冷笑。

    “你找你爸什么事?”夏小曼问了一句。

    “没什么。”安丽姿背着书包上楼了。

    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安栋梁才回到家。

    安丽姿很明显的闻到,安栋梁身上有一股香水味,“爸,我想跟您说件事,咱们去楼下说吧。”

    安栋梁将外套脱掉,笑着道:“什么事儿啊?还非得去楼下说。”

    虽然说是这么说的,但安栋梁还是跟着安丽姿来到楼下。

    初春的晚上,寒风阵阵。

    安栋梁道:“丽姿,你有什么话,还不让你妈听见?”

    安丽姿抬头看着安栋梁,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关于你的事,爸,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安栋梁脸色一变。

    “不要否认,我是有证据的。”安丽姿拿出上次拍的照片。

    “丽姿我......对不起......”安栋梁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出轨被亲生女儿抓包,这种感觉可能无人能懂。

    怪不得安丽姿这几天这么反常。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安丽姿几乎是吼出来的,“不要跟我道歉,你应该跟妈妈道歉!妈妈每天那么辛苦!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就像个保姆一样在伺候你!你觉得你这样,你对得起妈吗?难道你不想要咱们这个家了吗?”

    想到母亲,安丽姿的眼睛又红了起来。

    被女儿这般质问,安栋梁也慌了,红着眼眶道:

    “对不起,对不起,丽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更对不起咱们这个家!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妈好不好?我会马上跟那个女人断绝往来!”

    “你说真的?”安丽姿抬头看向安栋梁。

    安栋梁立即伸出三根手指头,“真的,我发誓!我要要是说谎的话,我就天打五雷轰!”

    闻言,安丽姿松了口气,父亲心中到底还是有她和母亲的,“那我就给您这一次机会,我希望您能记住今天晚上说的话。”

    “谢谢你,丽姿!”安栋梁抱住安丽姿,“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妈的,你妈是个好女人,我对不起她。”

    这天之后,安栋梁果然像是变了个人,不再早出晚归了,甚至会帮夏小曼干家务活了。

    而夏小曼脸上的笑容,很明显也比平时多了很多。

    安丽姿也恢复往常的笑脸。

    ......

    很快,一周就过去了。

    今天是周六。

    天气很好,温度从年前的零下一度,变成了十八九度。

    河边的垂柳也抽出了新芽。

    微风袭来,卷着不知名的花香。

    叶灼昨天跟林莎莎约好了今天要去给她补习,所以,刚吃完饭,她就从家里出发去林家。

    林莎莎家和叶家有一段距离。

    但今天天气好,叶灼就不想打车,准备走着过去,顺便锻炼下身体。

    沐浴在春光下,整个人都觉得尤其放松。

    周六,人很多。

    加上云京又是旅游城市,人就更多了,叶灼抬头看了看太阳,突然有些后悔没打车。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快速的从叶灼身边跑过去。

    速度飞快。

    宛如一阵风!

    叶灼微微蹙眉,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从后面追过来一名身穿淡蓝色旗袍,脚下登着一双高跟鞋,打扮得精致的中年女子,“抓小偷!抓小偷!”

    叶灼立马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看向那名中年女子,“这位阿姨你在这里等一下。”

    语落,叶灼就立马追了过去。

    她的速度也很快。

    没一会儿,就将黑衣男子逼进了一条死胡同里。

    黑衣男子累得脸都白了,额头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热汗,顺势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叶灼,“好汉!女侠!我投降......”

    “把东西拿出来。”叶灼朝他伸出手,眉眼很淡。

    “好,你等一下。”黑衣男子低头翻口袋,“我找找,我找找。”

    殊不知,低垂的眼底,泛出一抹阴冷的光。

    他出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栽过个跟头。

    今天同样也不会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

    刚刚,他是故意往这条死胡同里跑的。

    因为这条死胡同是监控盲区,更是他的地盘。

    这小丫头长这么好看,滋味儿肯定更不错!

    思及此,黑衣男子的脸上浮现出猥琐的表情。

    既然她喜欢多管闲事。

    那就不要怪他了!

    也是这时,黑衣男子突然从口袋里翻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叶灼,于此同时,有三四个同样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叶灼的身后,堵住了她的回头路。

    现在的叶灼,等同于瓮中之鳖。

    超翅难逃。

    叶灼双手抱胸。

    就这么看着朝她走过来的黑衣男子。

    脸上半点惧怕的神色都没有,嘴角反而漾着一抹淡淡的弧度。

    黑衣男子微微皱眉。

    她怎么不跑?

    正常情况下,女孩子看到是这个情况,不是马上掉头就跑吗?

    怎么叶灼动都不动?

    难道是被吓傻了?

    应该是吧。

    黑衣男子就这么地走到叶灼面前,“小丫头,你要是识相的话,今天就好好陪陪哥几个,哥哥们会让你快乐的,要不然.....嘿嘿嘿......”

    身后那几个人,也跟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眼底全是猥琐的光。

    叶灼浅浅勾唇,“不然怎样?”

    “是这样?”一句话说完,叶灼直接伸手掐住黑衣男子的脖子,一点点的将黑衣男子提起来,“还是这样?嗯?”

    空气中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堵在叶灼身后的那几个小混混吓得腿都软了。

    她、她居然把人提起来了!

    这也太可怕了!

    黑衣男子双脚腾空,胡乱扑通着,脸被憋成了猪肝色。

    这一瞬间,他感觉,死神就在他身边,能随时把他带走。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很能说吗?”叶灼加重手上的力度。

    黑衣男子看着叶灼,脸上全是痛苦和惧怕的神色,模糊不清的憋出几个字,“不、不、不敢了......”

    他是真的不敢了。

    本想着遇到一个小美人,没想到遇到的是一个小罗刹。

    叶灼慢慢地转向身后,“你们呢?”

    几个小混混吓得屁滚尿流,跪在地上,“不敢了,不敢了,女侠饶命!姑奶奶饶命!”

    叶灼这才慢条斯理的松开手上的黑衣男人。

    “砰!”

    男人重重的掉在地上,扬起一地的灰尘。

    “谢谢姑奶奶!谢谢姑奶奶!”

    “东西拿出来。”

    男人立即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手提包。

    叶灼接过手提包,“要是让我发现少了一样东西,信不信我有一百种可以弄死你的办法?”

    “姑奶奶放心,这里的东西我一个都没拿。”他是不想活了吗?敢在小罗刹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叶灼这才拿着手提包,一路小跑着来到刚刚的地方。

    刚刚那个身穿旗袍的中年女子还在原地等着。

    “阿姨,你看看这是你的包吗?”

    中年女子根本就没想到叶灼能把包抢回来。

    意外的看着叶灼,“对对对!这是我的包!”

    叶灼也没有立即将包还给她,而是道:“阿姨不好意思,在没有确认你就是这个包的主人时,我不能把它交给你,对了,你这包里有手机吗?”

    这个包叶灼认识。

    因为她也有一个。

    是杨老爷子送的。

    官网售价7位数。

    中年女子笑着道:“小妹妹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好啦,这个包是我的,我的手机就在里面,手机锁是面容解锁的,你把手机拿出来,对着我的脸拍一下,它就解锁了。”

    叶灼点点头,伸手拉开包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手机,“那就冒犯了。”

    手机摄像头刚对准中年女子的脸。

    锁就自动解了。

    确认包和手机都是中年女子的,叶灼才把东西还给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笑看叶灼,“小妹妹你很有责任心!对了,你是怎么把那个小偷抓到的?”

    不看不知道。

    一看吓一跳。

    这小姑娘也太漂亮了。

    她一向都觉得自己长得很好,跟儿子站在一起就像姐弟似的。

    但这小姑娘,简直了!

    唇红齿白的。

    简直就像是画上画出来的一样。

    饶是她一个女人,看得都心跳急速,更别提男人了。

    叶灼道:“我是学校的长跑冠军,那个小偷感觉跑不过我,就把包还给我了。”

    “真是太谢谢你了!”中年女子一把抓住叶灼的手,“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几岁了?”

    “阿姨,我叫叶灼,今年十八岁。”

    “哎呀!别叫阿姨了!都把我叫老了,就叫姐姐吧!”中年女子接着道:“我叫周湘,你叫我湘姐就行,对了,那儿有一个甜品店,我请你吃甜品吧。”

    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叫自己姐姐,周湘觉得自己都可以跟着年轻十几岁。

    而且,这小姑娘不但年轻,长得还这么漂亮。

    就连号称五千年第一美女宋沉鱼站在她身边,也得汗颜。

    她真的是太漂亮了!

    甜品就是叶灼的命。

    这要是平时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但今天不行,她还要去给林莎莎复习。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还有事。”

    周湘住着叶灼的手,“我就叫你灼灼吧!灼灼,你帮我拿回了包,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对了,你微信多少?我们加个微信吧?”

    周湘实在是太热情了,叶灼有些招架不住,只好拿出手机,“我扫您吧。”

    “我都说了,叫我周湘姐就行,灼灼你太见外了!来,我扫你!你把二维码调出来。”

    叶灼调出二维码。

    两人互加了微信。

    叶灼备注【周湘姐】。

    周湘给叶灼备注了个【灼美人】。

    加好微信,周湘接着道:“灼灼你去哪儿?马上我家司机就到了,我让他送你。”

    “谢谢周湘姐,我要去的地方就在附近,走着过去就行,没几分钟了。”

    周湘接着道:“刚好我也没什么事,我送你过去吧。”

    “这样太麻烦您了。”

    周湘摆摆手,“不麻烦,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周湘是个十足十的颜值控,看见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之前她并不喜欢娱乐圈的女明星,自从认识宋沉鱼之后,就真香了!

    更何况,叶灼长得比宋沉鱼还漂亮。

    可惜。

    她儿子对女人不感兴趣。

    要不然,她倒是想把叶灼忽悠成她儿媳妇。

    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儿媳妇,就是在做梦,她也会笑醒的。

    叶灼盛情难却,只好让周湘将她送到林莎莎住的小区。

    “周湘姐,我到了。”

    “这就到了?”周湘一脸不舍。

    叶灼点点头。

    周湘接着道:“灼灼那你快进去吧!别让你朋友等着急了,我也回去了。”

    “周湘姐再见。”

    “再见。”

    早知道叶灼今天回来,所以林莎莎特地提前买了叶灼最爱的甜点。

    门铃一响,林莎莎就飞奔过去开门。

    “灼灼!”

    “莎莎姐。”

    “快进来,我买了你最爱的马卡龙,还有蛋奶酥、甜甜圈和提拉米苏!”林莎莎拽着叶灼的手往里走。

    叶灼激动的抱住林莎莎,“莎莎姐你真是太好了!”

    “就知道你喜欢吃这些,不过你吃这么多甜品,都不怕发胖吗?”

    叶灼无所畏惧的道:“胖了就减肥呗!”而且这具身体好像和前世的她一样,不是易胖体质,不管怎么吃,身材依旧火辣!

    解决完甜品,叶灼开始给林莎莎的复习功课。

    林莎莎文科还行。

    理科成绩不太理想。

    数理化加起来才考210分。

    不过叶灼坚信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努力的老师。

    她有一套自己的教学方法。

    别看她平时跟朋友们嘻嘻哈哈的,一但到了正经事上,要多严肃就有多严肃。

    比如说现在。

    林莎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认认真真的听着叶灼讲课,奇怪的是,平时在其他补习老师那里都听不懂的内容,在叶灼这里,就变得畅通无比。

    如同汩汩而流的溪水一般。

    时间不知不觉将就到了下午。

    周湘逛街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今天的遭遇告诉岑老太太,“妈!我告诉你!我今天遇到一个超漂亮的小姑娘!长得比沉鱼还要好看!”

    几乎很少能在周湘嘴里听到她夸别人,今天倒是稀奇了。

    要知道,平时宋沉鱼在周湘眼里,那就是天下第一美!

    岑老太太一愣,“比那条鱼还好看?那有我孙媳妇叶子好看吗?

    周湘激动的道:“虽然我没有见过你说的那个叶子,但是我可以保证,灼灼肯定比叶子好看!”

    “胡说八道!”岑老太太皱着眉,“她再怎么好看,也不可能比叶子好看!我叶子是天下第一美!宇宙第一美!人见人爱,倾国倾城!”

    在岑老太太眼里,叶灼就是宇宙第一美的存在。

    谁要是敢说叶灼不好看,她就跟谁急眼!

    就算亲儿媳都不行!

    “妈,您这就太不讲理了吧!灼灼那么漂亮,难道还比不上一片树叶?”周湘实在是想不出来,比叶灼还漂亮的人长啥样。

    老太太这也太会吹牛了。

    “怎么说话的?你说谁是一片树叶呢?”岑老太太双手叉腰。

    周湘毫不示弱,“那您还总说沉鱼是一条鱼呢!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岑老太太被噎了下,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指着周湘道:“你才是树叶呢!你全家都是树叶!”

    周湘微微挑眉,“呵呵,这话说的好像您跟我不是一家人一样。”

    岑老太太:“......”想她一世英名,吵架从没输过,这回居然把自己绕进去了!

    真是太没面子了!

    好气哦!

    “我不管!反正叶子就是第一美!宇宙第一美,你那个什么卓卓,连我叶子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说着,岑老太太就爬到茶几上,跟周湘对视。

    虽然她有点矮。

    但是气势不能输!

    茶几不行,她还有天花板可以爬!

    周湘也双手叉腰,学着岑老太太的样子道:“一片树叶子,还想跟我的灼灼比?她连灼灼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你在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无言无语、无可救药!头脑有病、永无止境!”岑老太太气得脸都红了,一口气说了一大串都不带喘气的,“我家叶子才是天下第一美!你那个什么狗屁卓卓,她、她连叶子的指甲盖都比不上!”

    周湘眉头一挑,心里忽然有了计较,“妈,不如我们把人叫到家来,当面比一下,到底谁好看?”岑老太太说了这么长时间的叶子,周湘还一次都没见过,心里实在是好奇的紧。

    岑老太太点点头,“行!就让五、啊不!就让少卿当裁判。”

    “行啊。”周湘接着道:“什么时候约?”

    岑老太太想了下,“这周叶子没时间,下周我约她。”

    就在这时,岑少卿从屋外走进来,脱下身上的黑色大衣,随手递给边上的佣人,“妈,奶奶,你们在聊什么呢?火药味这么浓?”

    “再聊你媳妇儿呢!”岑老太太没好气的道:“你妈非说你媳妇儿没那个什么桌子漂亮!我们打算下周把人请回家来,让你做裁判!”

    岑少卿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岑老太太就回头看他,“你要是敢拒绝的话,信不信我一巴掌呼死你?”

    “奶奶,我已经跟您说过了,我没有要成家的打算,您以后还是不要随便拿人家姑娘的清誉开玩笑了。”岑少卿一脸严肃的道。

    岑老太太就这么看着岑少卿,嘴角爬上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不婚是吧?

    行!

    她一定要让她这个沙雕大孙子,体会下高傲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滋味!

    要不然,她都不是他奶奶!

    被岑老太太给盯得毛骨悚然的,岑少卿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回房了。”

    没一会儿,楼上就传来,播放《大悲咒》的音乐声。

    ......

    第二日是周日,叶灼和安丽姿还有赵娉婷两人约好了下午去看电影。

    三人在约定好的地点会和。

    叶灼道:“电影票我已经买好了,咱们直接取票就行。”

    安丽姿道:“那我去买爆米花,对了,你们还想吃点什么?”

    “我要一杯冰可乐。”赵娉婷道。

    叶灼想了下,“再要一份薯片吧,然后我也要一杯冰可乐。”

    安丽姿点点头,去买零食。

    就在走到吧台处时,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她爸爸安栋梁。

    看样子,安栋梁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安丽姿等在原地,没一会儿,就看到那个熟悉的中年女人了。

    是那个三。

    不是说好了,要跟她断绝关系吗?

    眼前的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安丽姿的心。

    自从安栋梁转变之后,她一直不敢再去想这件事,她努力的把安栋梁想象成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他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可现实,却给她沉重的一击。

    这么多年,她从没见过安栋梁带夏小曼去看过一场电影,也没见安栋梁送夏小曼一件礼物。

    一直都是夏小曼在默默的付出。

    不求回报付出。

    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

    换来的是安栋梁的再次背叛!

    “爸!”安丽姿直接开口。

    在电影院里听到熟悉的声音,安栋梁回头一看,就看到了安丽姿那张失望的脸。

    安栋梁身边的中年女人朝安丽姿露出一抹和善的笑。

    安丽姿紧紧握拳,忍住要打人的冲动。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安栋梁朝低声跟中年女人说了声,然后朝安丽姿面前跑过来的。

    “丽姿,你怎么也在这儿?”

    “重要的不是我也在这儿,而是你怎么那个贱女人在一起!你不是说要跟她断绝关系吗?你这么做,你把我妈放在哪里了!”

    安栋梁脸色一冷,“什么贱女人!你这些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语落安栋梁的脸色缓了缓,“丽姿,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不懂,那个是你梁阿姨,她是一个很好很善良的女人,她不介意没有名分,就这样跟着爸。”

    “呵呵。”安丽姿冷笑一声,“很好很善良?所以她就来抢别人的老公,破坏别人的家庭?”

    安栋梁接着道:“丽姿,自古以来,哪个男人不多情呢?爸爸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罢了!你想想在古代,还是一妻多妾制度呢!不管我在外面有没有女人,你妈妈都是我唯一的妻子,她很爱我,我也爱她!但是这种爱的保质期早就过了,它现在已经化为了亲情!我跟你梁阿姨才是真正的爱情,丽姿,我希望你能成全爸爸!”

    如果不是亲耳所听,安丽姿绝对不敢相信,这番无耻至极的话出自安栋梁之口。

    “如果我不成全呢?”

    “难道你想让我和你妈离婚?丽姿,你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和你妈离婚的对吧?”自从上次安丽姿来找他,安栋梁就知道,安丽姿心里是有他这个父亲的,她不想让这个家支离破碎,所以她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夏小曼。

    而安栋梁之所以敢这样说,也正是吃准了这一点。

    语落,安栋梁拍了拍安丽姿的肩膀,“好了,电影快要开场了,爸爸要跟梁阿姨去看电影了。”

    说完,安栋梁就走了。

    安丽姿就这么看着两人的背影,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叶灼和赵娉婷取好票过来,就看到安丽姿的蹲在地上大哭,两人吓了一跳,“丽姿,你怎么了这是?”

    安丽姿只是哭。

    两人索性也不看电影了,将安丽姿搀扶到休息区的椅子上坐下。

    “丽姿,到底怎么了?哭是解决不了问题,你说出来,我和娉婷一起帮你想办法。”

    赵娉婷点点头,“对,虽然我不太聪明,但是灼灼聪明,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安丽姿这才抬头看向两人,边哭边道:“灼灼,娉婷,我爸我爸不要我了......”

    赵娉婷忙着给安丽姿擦眼泪。

    叶灼拍拍安丽姿的肩膀,“丽姿你慢慢说。”

    安丽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其实上次我跟你们说过的我邻居妹妹爸爸的事情,那就是我爸爸!我爸爸他出轨了!他说好了要跟那个女人断绝关系的,可今天,他又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了!他骗了我!骗了我妈妈!”

    “灼灼,娉婷,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叶灼就这么看着安丽姿,很冷静的开口,“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你妈妈!然后离婚,让出轨的人净身出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