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085:聪明的林泽,出道即巅峰的大灼灼!
    19岁的孩子。

    放在普通家庭中,早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可林泽还是这么不懂事。

    林老太太的眼底全是怒气。

    冯倩华继续安慰林老太太,“林姨,有的孩子早熟,有的还是懂事晚,您也别太着急了,阿泽总有一天会懂事的。”

    冯倩华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林老太太就更难受了。

    林泽总有一天会懂事。

    可这总有一天到底是哪一天呢?

    林泽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才能懂事?

    想到这里,林老太太的眼底又一片悲凉,抓着冯倩华的手,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什么也不指望了,我就指望着你什么时候能给我生个孙子,现在锦城就阿泽一个孩子,阿泽不知道居安思危!”

    冯倩华眼底流露出一抹羞色,“林姨......”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不是外人!”

    冯倩华接着道:“林姨,您要知道这种事是讲究两厢情愿的,锦城心里只有叶舒妹子,其实我只要看着锦城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我就很满足了。”

    “那个贱女人她不配!”林老太太恶狠狠的道。

    冯倩华叹了口气,试图帮叶舒说话,可林老太太却像看出了她的想法一般,“倩华你不必替她说话!我心里非常清楚叶舒是个什么样的人!”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冯倩华只好转移话题。

    “林姨,这几天园子里的梅花开得不错,咱们去园子里赏赏花?”

    “好!”林老太太点点头。

    院子里红梅似火,点缀在皑皑白雪上,如此美景,让人忍不住惊叹一声。

    ......

    云京。

    小饭馆里,有了叶森的开导,林泽的心情好了不少。

    叶森怕这孩子想不开。

    于是便送他回到住的酒店,两人互加了微信,“阿泽,我家就住在这边,我已经把地址发到你微信上了,你要是心情不好的话,可以约我出来喝酒,也可以去我家吃顿家常便饭。”

    “谢谢你,叶叔叔。”林泽朝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不用客气。”叶森拍了拍林泽的肩膀,“谁都有迷茫低谷的时候,快进去吧!”

    林泽转身往酒店里走去。

    叶森一直目送着他进入了酒店,才离开。

    “林泽。”叶森小声念叨着林泽的名字,感觉有点奇怪。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林泽这孩子特别亲切。

    就好像,他真的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

    难道是错觉?

    叶森蹙了蹙眉,也没有多想。

    林家的人动作很快。

    四个小时后,就到达云京。

    此时正是晚上九点。

    管家带着几个保镖,直接来到林泽住的酒店。

    “叩叩叩。”

    管家开始敲门。

    林泽微微蹙眉,这么晚了是谁?

    正常情况下,酒店可不会在这么晚的情况下还来打扰客人。

    所以,这肯定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林泽赶紧拿起笔记本电脑,一手按着鼠标,单手操作将键盘,没一会儿,就黑进了酒店内部系统,打开了酒店走廊上的监控。

    门外站着的果然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是管家!

    管家怎么来了?

    林泽眯了眯眼睛,肯定是奶奶已经知道了他的行程。

    他前脚刚到云京,管家后脚就跟来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母亲肯定在云京!

    得知这个消息,林泽欣喜若狂。

    没白来!

    虽然没有找到母亲,但云京这一趟也没白来。

    林泽将电脑恢复原状,走过去开门。

    “小少爷!”管家恭敬地弯了弯腰。

    “管家爷爷,您怎么来了?”林泽一脸惊讶的问道。

    管家道:“小少爷,老太太非常生气,请您跟我们回去。”

    “奶奶为什么要生气?”林泽有点懵。

    管家看了眼林泽,眼神有些许复杂,“小少爷,请。”

    林泽接着道:“等一下,我还有东西要收拾。”

    管家看了眼身后的保镖,“让他们去收拾就行。”

    “那我拿个手机和电脑。”林泽往屋里走去,再次回来时,手里多了个手机和电脑。

    他的电脑很轻薄。

    拿在手里轻飘飘的,看起来没什么分量。

    “管家爷爷,您能告诉我,奶奶为什么突然让我回去吗?”

    管家回头看向林泽,“小少爷,您真的不知道吗的?”

    “不知道。”林泽茫然地摇摇头。

    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林家有自己的飞机。

    到了机场后,飞机就直接飞往京城。

    一路上,林泽的脸上没什么特别表情,一直在玩电脑。

    回到京城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林家庄园灯火通明。

    林泽刚走到大厅。

    一只杯子就飞了过来。

    “砰!”

    杯子掉落到地上,在他跟前摔了个粉碎。

    林泽眯了眯眼睛,接着往里面走去。

    只见林老太太正怒气冲冲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

    “奶奶这是怎么了?”林泽扬起笑脸走过去,坐在林老太太身边,“谁惹我们家老太君生气了?”

    “说!”林老太太冷着脸,“你去哪了?”

    林泽也不隐瞒,“我去云京了啊!”

    “你去云京干什么?”林老太太怒不可遏,“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奶奶?”

    翅膀硬了!

    现在都敢背着她去云京了。

    下一步是不是就该把叶舒那个贱人领回来了?

    林泽一愣,皱着眉道:“奶奶,您在说什么啊?我就是和同学一起去云京玩了下,怎么眼里就没有您这个奶奶了呢?难道我不能去云京吗?”

    “你不是说你要去海城吗?”林老太太就这么看着林泽。

    林泽解释道:“本来我们是要去海城的,但是我同学说云京的仙女峰是天第一山,而且他还有亲戚在那边,就临时改变主意去了云京!奶奶,我们昨天下午去了仙女峰,那里可漂亮了!我们还拍了照片,您看看好不好看!”

    说着,林泽便拿出手,翻出一张照片。

    照片背景是云京著名风景区,仙女峰。

    看着这张照片,林老太太紧皱的眉,稍稍缓和了几分。

    难道这孩子去云京,真的只是旅游而已?

    是她误会了?

    不过想来也正常,这个家从来没人对林泽说过半个关于叶舒的消息。

    平白无故的。

    这孩子怎么可能会知道叶舒在云京呢!

    可能真的是她太敏感了!

    “这是谁啊?”林老太太指着照片上的陌生人问道。

    林泽介绍道:“这就是我同学的亲戚!这个是我同学的表姐,这个是我同学,还有这个是我同学的亲戚的同学!”

    林老太太点点头。

    关于林泽的这个同学,她也有几分印象。

    家里条件还不错,虽然比不得林家,但家世在京城,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林老太太并不反对,林泽跟这个同学来往。

    语落,林泽接着道:“奶奶,您突然让管家把我叫回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林老太太的嘴角浮现出几分尴尬的笑,“也没什么急事,就是怕你出事了,你不是说你去海城吗?突然去了云京,奶奶怕你被人骗了!”

    林泽愧疚的道:“这也怪我!我玩性大,看到仙女峰就什么都忘记了,我应该提前跟您说一声的!对了奶奶,我还在仙女峰给您买了一串开过光的水晶珠,仙女峰的居士说这种开过光的水晶珠对老年人特别好,保平安的,您看看喜不喜欢。”

    说着,林泽就从随身带的书包里拿出一个小木盒。

    这串水晶珠确实出自仙女峰。

    但它并不是林泽在仙女峰买的。

    因为林泽根本就没有去过仙女峰。

    照片也是他P的。

    无论是水晶手链还是照片,都是林泽提前准备好的。

    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自从看到冯倩华和冯纤纤母女对林老太太的做派之后,林泽就知道,对待他这个奶奶,一定要做好表面功夫。

    毕竟,冯纤纤用十块钱三双的鞋垫都能哄得她眉开眼笑。

    事实证明。

    他做的没错。

    这招对于林老太太来说,非常实用。

    林泽眯了眯眼睛。

    云京,他一定会再去的。

    从木盒里拿出水晶手链,林老太太的眼底浮现出浓重的愧疚感。

    原本她还在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去云京找叶舒了。

    没想到,这孩子只是去云京旅游而已。

    而且,他在玩的时候,也没忘了她这个奶奶。

    唉!

    是她不好。

    她不该这么怀疑自己的亲孙子。

    林泽把水晶珠戴到林老太太的手腕上。

    深紫色的水晶珠。

    是林老太太最喜欢的颜色。

    林老太太脸上笑容又深了几分,“谢谢阿泽,奶奶很喜欢你送的水晶手链。阿泽现在已经长大了,知道孝敬奶奶了!”

    林泽笑着道:“奶奶您喜欢就好。您从小那么辛苦的把我养大,我孝敬您是应该的!”

    闻言。

    林老太太眼底全是欣慰的神色。

    她就知道。

    她这个孙子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见林老太太的气全消了,林泽接着道:“奶奶,对不起,我害得您担心了这么久,现在时间不早了,我送您回房休息。”

    “好。”林老太太点点头。

    祖孙俩一派和睦的样子,气氛非常融洽。

    张嫂看着这祖孙俩的背影,紧紧的皱了皱眉。

    她原本还以为,祖孙俩会大吵一架!

    以祖孙离心收场。

    让人没想到的是,两人不但没有祖孙离心,林老太太对林泽的喜爱又深了几分。

    张嫂回房就给冯倩华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也没有多说,只是提醒冯倩华,林泽已经回来了,林老太太并没有大发雷霆。

    挂了电话。

    冯倩华的神色阴沉到可怕,“跟我玩迂回战术?”

    她费劲心思才让挑拨了这祖孙俩的关系,没想到,林泽就用了一张照片,一串手链,就让林老太太忘记了所有的事情。

    说林泽去云京不是找叶舒,她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看来,是她小看了林泽。

    不过,就算林泽再聪明又能怎么样?

    他到底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

    冯倩华眯了眯眼睛,她一定要成为林锦城的妻子,生下属于她和林锦城的孩子,把林泽永远的赶出林家大门!

    林家。

    林泽刚来到自己的卧室,脸上的笑容就瞬间消失殆尽,拿起手机给叶森发信息:【叶叔叔,我已经安全抵达京城了。】

    【到家了?】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叶森那边还是很快就回复了。

    【是的,叶叔叔有时间来京城玩,一定要跟我说,这四九城我最熟了。】

    【好的,我外甥女最近总嚷嚷着考京城大学,如果她考上京城大学了,我就跟你说。】

    林泽看着屏幕上的这行字,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做叶森的外甥女,肯定很幸福。

    不知道他母亲有没有兄弟姐妹。

    如果有的话。

    他应该也有个舅舅。

    那他舅舅是什么样子的呢?

    会跟叶森一样吗?

    林泽陷入了沉思。

    须臾,林泽回复信息,【我在京城等你们。】

    【嗯,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小孩子不能熬夜。】

    【叶叔叔晚安。】

    回复完这条信息,林泽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

    转眼就到了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的到来,代表着这个新年已经结束了,云京市开始全面复工。

    学生们要开学。

    叶氏私房菜也要营业了。

    叶舒因为手受了伤,不能干活,所以又多招了两个人,她只要负责在店里轮流转转就行。

    不过,她虽然不能动手干活,但她也没闲着,她每天都在学习英语,连店里午休时间播放的音乐都是英文歌曲。

    努力就会获得回报。

    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天时间,但叶舒现在已经可以和老外进行简单的用餐交流了。

    叶灼背着书包去学校报到。

    再去学校之前,她顺便去了公司一趟。

    她平时很少来公司,员工们看到直接进了总裁专用电梯,都好奇的不行。

    “那是谁啊?长得可真漂亮!总裁的女儿?”

    “我听书咱们总裁今年才27岁。”

    “卧槽!难不成是总裁的女朋友?”

    “我看有点像!”

    “总裁的女朋友长得也太漂亮了吧!”

    这些声音都是在叶灼进了电梯后才后的,所以叶灼自然是没有听见的。

    她直接走到赵阳的办公室,敲门。

    “进来。”

    赵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叶灼推门进去。

    赵阳坐在老板椅上处理文件,眉头紧锁,以为是秘书进来送文件的,直接道:“小宋你把文件放桌子上就行,我等会看。”

    “赵阳哥,是我。”叶灼淡淡出声。

    闻言,赵阳抬头一看,看到来人是叶灼时,赵阳赶紧从老板椅上站起来,“灼灼!”

    虽然叶灼叫他一声哥,年龄也比他小。

    但赵阳却从不敢真的把叶灼当妹妹。

    因为叶灼虽然年纪小,但身上却有股威严感。

    每当他看到叶灼。

    就像没完成作业的小学生,看到老师一样。

    有种控制不住的害怕感。

    叶灼从包里拿出设计稿递给赵阳,“这是最新设计出来的春装,你看看。”

    赵阳接过设计稿,眼底全是惊讶。

    每张设计稿的右下方都有两个英文字母。

    ZY。

    ZY就是叶灼。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赵阳是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会有这样的设计天分!

    凡是看了她的设计稿和成品的人。

    心里就只有一个字。

    买!

    目前ZY的名号,已经传扬了整个设计圈。

    与其说是传扬。

    不如说震慑!

    现在圈内都流行这么一句话,ZY出道即巅峰!

    如果让人知道,ZY是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女的话,估计又能引起轩然大波。

    最重要的是。

    ZY不仅仅是个设计师,她还是可调节温度衣服的发明者!

    赵阳不敢想象,一旦这两条信息流传出去,在商业界,会引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她才十八岁。

    一个连高考都还没参加的孩子。

    赵阳压下心底的惊叹,接着道:“叶小姐,您设计出来的款式,肯定一上市就能成为国民新宠!对了,最近有个正红的女明星,想请您为她设计一款走红毯的礼服,这笔单子您接不接?”

    “出价多少?”叶灼语调淡淡。

    赵阳比了个数字‘七’的手势。

    “七百万?”叶灼微微挑眉。

    赵阳摇摇头。

    叶灼微微皱眉,“不会是七十万吧?”

    “对。”

    “不接。”叶灼接着道:“你告诉对方,七百万我考虑下,然后顺便再发布一条消息,就说我一个月只接三单,超过三单就不接。”

    物以稀为贵。

    在生意场上,这叫饥饿营销。

    赵阳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叶灼的目光落至办公桌上合同。

    赵阳赶紧把合同抽出来,“这是我们跟宋氏集团签的合同,您要不要看一眼。”

    “宋时遇?”

    赵阳点点头。

    叶灼接过合同,一目十行的看了眼,须臾,她嘴角微勾,“老狐狸。”

    “怎么了?”赵阳道:“这份合同有问题吗?”

    知道宋时遇的为人,所以他刚刚很认真的看了两遍,并没有发现什么较为明显的问题。

    叶灼将合同放在桌子上,“这里,还有这里,不过你没看出来也很正常,他刚好踩在了条款的漏洞上。”

    赵阳本没看出来什么问题。

    被叶灼这么一说。

    瞬间恍然大悟!

    心下对叶灼又佩服了几分。

    其实叶灼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宋时遇此人今年才28岁,心计就这么高明!

    叶灼接着道:“明天你让人把这份合同复印一份送到宋时遇手里去,记住什么话也别说。”

    “什么话也别说?”赵阳有些搞不懂叶灼的心思。

    如果什么话都不说的话,那宋时遇怎么知道,他们已经发现,这份合同有问题了呢?

    叶灼似是看出了宋时遇的想法,接着道:“如果宋时遇值得我们合作的话,那他一定会亲自上门道歉。如果他没有任何举动,那就代表,我们需要换个合作伙伴了。”

    宋时遇是个聪明人。

    就算什么都不说。

    看到赵阳让人把合同重新再送回去,他也能看懂赵阳的用意。

    和聪明人合作,不用废话太多。

    赵阳也是个一点就通的人,立马就明白了叶灼的用意,“好的叶小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叶灼点点头,“那我先去学校了,有问题给我打电话。”

    “好的。”赵阳将叶灼送到楼下。

    楼下的员工们看到赵阳居然亲自送叶灼下来,而且态度还那么恭谨,一时间,又议论纷纷。

    “你们说那个漂亮的小姑娘跟咱们总裁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如果真的是男女朋友的话,恭敬的人,不应该是女方才对吗?我看咱们总裁对待那个小姑娘,就像对待上级领导一样!”

    “难不成,那个小姑娘就是咱们公司传说中的董事长?”

    “董事长有些不太可能吧?董事长的女儿,倒是有些可能!”

    这小姑娘看起来最多十七八岁。

    怎么可能是董事长!

    “那她就是咱们ZY集团的大小姐?”

    “很有这个可能!”

    眼见赵阳把叶灼送到门外,转身回来,众人纷纷闭上嘴巴,开始各忙各的。

    回到公司后,赵阳就让人安排把合同送到宋氏集团去。

    宋时遇拿到合同,发出了一道轻笑声。

    刚好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子推门进来,见宋时遇是这副表情,好奇的道:“怎么了这是?”

    宋时遇这人乖张的很。

    一般不轻易笑。

    一笑肯定就要出事。

    这名年轻男子叫白嘉裕,跟宋时遇一般大小,平时和宋时遇的走的比较近。

    “你看看这个。”宋时遇将合同扔给白嘉裕。

    白嘉裕双手接过合同,惊讶的道:“这不是你跟ZY科技公司的合同吗?”

    “对。”宋时遇点点头。

    白嘉裕将合同翻了两页,“是他们把合同送回来的?”

    “嗯。”

    白嘉裕摸了摸下巴,“看来这个赵阳不简单啊!我们低估他了!”

    宋时遇从抽屉里拿出一颗大白兔奶糖,“你以为赵阳能看出来?赵阳这人虽然很精明,但到底是初出茅庐,经验太少。”

    “那你的意思是?”白嘉裕皱了皱眉。

    宋时遇将剥好的大白兔奶糖丢进嘴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ZY科技公司的幕后老板。”

    ZY科技公司成立这么久。

    外界还从未有人见过幕后老板。

    这个神秘老板一鸣则已,一鸣惊人,实在是让人好奇的很。

    宋时遇站起来往外走。

    “宋哥你去哪?”

    宋时遇一边咀嚼着奶糖,一边道:“登门道歉。”

    “我陪你一起去。”白嘉裕立即跟上。

    两人走出门外,白嘉裕去开车。

    车上。

    宋时遇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大白兔奶糖。

    白嘉裕好奇的道:“宋哥你什么时候爱上吃糖了?甜腻腻的!”记得,以前宋时遇也没这爱好啊!

    宋时遇目视前方,“开你的车。”

    知道宋时遇的性子,白嘉裕也就没有废话,认真的开车。

    没一会儿,就到了ZY公司。

    让宋时遇觉得可惜的是。

    这趟并没有见到传说中ZY老板。

    谈好合作的事情之后,赵阳亲自将宋时遇送到公司楼下,看着黑车消失在公路上,赵阳忍不住感叹一声,“叶小姐真是太厉害了!”

    他本以为按照宋时遇的秉性,他才不会登门道歉。

    没想到。

    宋时遇不但来了,而且还来的这么快!

    ......

    另一边。

    叶灼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安丽姿和赵娉婷站在校门口等她。

    一个寒假过去。

    赵娉婷就像变了个人,从一百五十多斤,瘦到108斤!

    她五官本就生得好看,此时瘦下来,跟安丽姿站在一起,就像两朵迎风招展的花儿一般。

    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根本就不敢认。

    就连叶灼都楞了下,才跑过去,“丽姿,娉婷。”

    “灼灼!”这么长时间没见,两人激动地抱住叶灼,“想死你了大灼子!”

    “我也想你们。”叶灼也紧紧拥住二人。

    前世她从未获得过真正的友情。

    原来,拥有真心朋友的感觉这么好。

    须臾,三人才松开彼此。

    叶灼看着赵娉婷道:“娉婷你瘦了好多,漂亮得我都不敢认了!”

    赵娉婷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有那么夸张吗?”

    “真的很漂亮,”叶灼接着道:“不信你问丽姿。”

    安丽姿揶揄道:“灼灼我跟你说哦,刚刚都有帅哥来找娉婷要微信号了!”

    “真的吗?”

    “真的真的!”安丽姿忙不迭地点头。

    赵娉婷更加不好意思了,“你们别说了,快进去吧。”

    “你看娉婷不好意思了!”

    几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学校里走去。

    就在这时,赵娉婷道:“学校的光荣榜已经贴出来了,咱们看看去!”

    期末考试的名次都会贴在学校公告栏的光荣榜上。

    以前他们普通班从未有人上过光荣榜。

    这次被普通班拿了甲等,那些火箭班的人肯定会大吃一惊。

    “这次第一名是谁?”安丽姿好奇的道:“还是磊哥吗?”

    磊哥全名韩磊。

    因为总是考全校第一,所以大家都叫他磊哥。

    赵娉婷一脸傲娇的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咱们灼灼了!”

    安丽姿楞了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以前她跟叶灼是同桌的时候,叶灼还是个学渣,每天上课都睡觉的那种。

    赵娉婷接着道:“灼灼这次总分考了743分应该能拿第一吧?”

    “灼、灼灼考了多少?”安丽姿都惊呆了。

    “743啊。”赵娉婷重复了一遍。

    “卧槽!”安丽姿转头看向叶灼,“大灼子,你这也太厉害了吧!”

    叶灼谦虚的道:“一般一般。”

    来到公告栏处。

    已经有好几个学生在围观了。

    以往的第一都是韩磊拿的。

    这次突然换成叶灼,众人议论纷纷。

    “叶灼这也要不可思议了!居然考了749分!”

    “我听说她之前在火箭班都是倒数第一!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你们说,她是不是......”

    “卧槽!灼灼!你真的第一!”虽然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但赵娉婷还是欣喜若狂,那样子,简直比她自己拿了第一还要开心。

    闻言,众人纷纷朝叶灼看过去。

    “卧槽!她好漂亮!”

    “我怎么感觉她好像有点熟悉?”

    叶灼大大方方的接受着众人的打量。

    清隽的脸上半点波澜都没有,淡定得不行,在这群略显稚嫩的学生中犹如鹤立鸡群。

    “灼灼,为了庆祝你考第一,你晚上请我和丽姿去撸串!”

    叶灼点点头,“可以啊。”

    安丽姿接话道:“就去最近非常火的叶氏私房菜吧?”

    赵娉婷忙不迭地点头,“好啊好啊!我听说他们家的菜可好吃了,马上就要在城东开第四家分店了,不过,今天是他们家年后复工第一天,吃饭的人肯定很多,咱们要不等人少的时候再去吧。”

    “没事。”叶灼笑着接话,“叶氏私房菜是我妈开的,到时候让她给我们走后门就行。”

    “真的假的?”

    叶灼点点头。

    安丽姿马上抱住叶灼的胳膊,“灼灼,我要吃你们家限量版的鱿鱼烧,还要吃兔头!”

    “安排。”

    赵娉婷道:“那我可以来一份你们家的限量版雪媚娘吗?”

    “安排。”

    “噢耶!灼灼你真是太好了!”两人一左一右地抱住叶灼的胳膊,就像搀太后老佛爷似的。

    办公室。

    钱大宝拿着叶灼成绩单,满脸的不可思议。

    第一应该是他们班的学神韩磊的才对。

    怎么就变成叶灼这个学渣了呢?

    要说叶灼突然变聪明了,钱大宝肯定是不相信的,他带了叶灼两年,她都笨的跟头驴似的,怎么可能会突然变聪明?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钱大宝眯了眯眼睛。

    刚巧这时,七班的班主任蒋文辉从外面走进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

    蒋文辉嘴里都在哼着小曲儿。

    “蒋老师恭喜啊,恭喜你们班的叶灼同学拿了第一名。”

    蒋文辉笑着道:“钱老师客气了!其实你们班韩同学也是很不错滴!就比我们班的叶同学差了那么一丢丢而已。”

    钱大宝的脸色变了变,“希望高考的时候,蒋老师还能这么春风得意。”

    平时的考试尚且有百分之二十机会作弊。

    高考的时候可就没作弊的机会了。

    考场上非常严格,严密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到时候,叶灼肯定能显出原形。

    现在,他没有拿到证据,为人师表,也不好说什么。

    听出了钱大宝这句话的言外之意,蒋文辉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立即拿出看家本领,开始正话反说,“是是是,全世界就你们班的韩磊同学最厉害!其他人要是比他厉害的话,那就是抄袭的!是的,我们班的叶同抄袭了,我们班的叶同学不但抄袭了,还抄了你们班韩磊同学的!”

    “是不是抄的,到了高考那天不就知道了!”钱大宝接着道:“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云京市的市状元肯定是我们班韩磊的!”

    云京市一共有256所高中,韩磊不但每次得全校第一,成绩在这256所高中中都脱颖而出。

    这次期末考试的题那么难。

    总分750分,其他学校就没有一个能考上720分,可韩磊却考了726分,足矣证明韩磊的实力!

    蒋文辉拍了拍桌子,“那我也把话撂这儿,这市状元肯定是我们班叶同学的!”

    726分算什么!

    叶灼可是考了743分的。

    不知道甩了韩磊几条街。

    “痴人做梦!”钱大宝轻嗤一声。

    蒋文辉毫不示弱,“你才痴人做梦,你全家都痴人做梦!”

    钱大宝懒得跟蒋文辉多说些什么。

    反正是真是假。

    到了高考那天,一切都会显出原形的。

    ......

    晚上放学。

    叶灼带着赵娉婷和安丽姿去叶氏私房菜吃东西。

    正是饭点的时候。

    餐厅里座无虚席,三家店的外面,还排着长长的队伍。

    “卧槽灼灼,你们家店生意好好呀!简直比网上说的还夸张!”安丽姿道。

    叶灼拉着两人的手,“可能因为最近在网上有很大的优惠力度,你们跟我这边过来。”

    赵娉婷吸了吸鼻子,“好香啊!怪不得有这么多人过来吃饭。”

    就在这时。

    安丽姿的脚步顿了下,目光落至前方,眼底满是不可思议。

    准确的来说,目光是落在前面正在排队的一对中年男女身上。

    男人的手放在女人的腰上。

    姿态亲昵。

    女人虽然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但打扮得却非常时尚,踮起脚尖,吻了前面的男人一下。

    “丽姿,你在看什么呢?”叶灼疑惑的回眸。

    见她没什么反应,赵娉婷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丽姿?”

    安丽姿这才反应过来,整个就像丢了魂一样,“没、没什么。”

    “丽姿,你是不是不舒服?”叶灼问道。

    “没、没有。”安丽姿摇摇头,嘴角扯起一丝笑容,“咱们快去吃东西吧。”

    “你真的没事?”叶灼有些不放心。

    “没事。”

    见她不愿多说,叶灼也就没有多问,带着两人,来到店里,跟叶舒打了声招呼。

    叶舒见叶灼带着两个同学来店里吃饭,自然是非常高兴的,“灼灼,你带你同学去二楼,想吃什么发到我微信上来。”

    “谢谢阿姨。”赵娉婷和安丽姿跟叶舒道谢。

    叶舒笑着道:“不客气,你们快上去吧。”

    二楼是休息区,不对外开放的。

    三人刚上二楼,赵娉婷就道:“灼灼,阿姨长得好漂亮啊!”

    叶舒长得确实没话说。

    身材也非常好。

    看起来顶多三十岁出头,说她二十七八岁,也是有人信的。

    叶灼一脸傲娇的道:“那是,要不然我怎么这么好看呢?”

    眼看安丽姿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叶灼接着道:“丽姿,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安丽姿摇摇头。

    饭吃到一半,安丽姿突然放下筷子,“灼灼,娉婷,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你们吃。”说着,还没等叶灼和赵娉婷反应过来,就抓着书包跑远了。

    赵娉婷一脸疑惑的道:“丽姿她是怎么了?”

    叶灼摇摇头,“可能是真的有事吧。”

    来到楼下,安丽姿又往那处看了眼,那对男女还在。

    安丽姿忍住心中滔天的情绪,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这才转身离开。

    安丽姿家经营着一个小超市。

    平时都是安丽姿的母亲夏小曼在经营超市。

    小超市一共三层。

    一层是蔬菜粮油区,二层是零食和家具日用品区,三层他们自住。

    安丽姿一进去,就看到母亲在跟超市的理货员对货。

    “妈。”

    安丽姿走过去。

    “回来了。”夏小曼笑着回头,“丽姿你不是说跟同学一起吃饭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安丽姿没有直接回答夏小曼的话,问道:“妈,我爸呢?”

    “进货去了。”夏小曼回答。

    “什么时候去的?”

    夏小曼道:“早上就去了呀,怎么了?”

    安丽姿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妈,您怎么不打电话催催我爸?”

    夏小曼笑着道:“这有什么好催的,你爸又不是小孩儿了,等货进好了,自然就回来了!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没什么!”安丽姿拍了拍夏小曼身上的灰,“妈,您怎么也不打扮打扮自己啊?”

    夏小曼无语的道:“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一会儿问你爸去哪儿了,一会儿又让我打扮自己,怎么了这是?”

    “妈,我先上楼写作业了。”

    “去吧。”夏小曼点点头。

    来到楼上,安丽姿根本就没心情写作业,她满脑子都是父亲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画面。

    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的父亲,她最爱的父亲,平时老实巴交的父亲,会出轨!

    这种戏剧性的事情,居然发生到了她头上。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安丽姿躺在床上,心情非常沉重,忍不住把自己拍的照片拿出来、

    她希望自己当时只是看花眼了。

    可是无论她看多少遍,照片上的画面,依旧没有变。

    那个人就是她的爸爸。

    也不知过了多久,客厅里传来父母的说话声。

    “我在家已经吃过了,你说你还花钱买这个做什么?”

    这是夏小曼的声音。

    “这家店生意很好的,味道也不错,我和老张他们去的时候,排了可长的队,我就想着,你和丽姿肯定也喜欢吃。”

    这是安栋梁的声音。

    安丽姿瞬间清醒过来,拖着拖鞋来到外面。

    果然是她的好爸爸回来了。

    “丽姿,快过来,看爸爸给你带回来什么好吃的了!”

    安丽姿走过去一看。

    是从叶氏私房菜打包回来的饭菜。

    如果今天安丽姿没有看到那一幕的话,那她肯定会非常开心,可现在不会了。

    这到这堆剩菜剩饭。

    安丽姿只觉得恶心。

    安栋梁出去幽会小三也就算了,现在还堂而皇之的把他和小三吃剩的饭菜带回来了。

    丝毫不知情的夏小曼还吃得非常开心,“丽姿,这家店的味道确实不错,你快尝尝。”

    安丽姿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拿下夏小曼手中食物,“妈!别吃了!垃圾食品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夏小曼楞了下,“丽姿!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安栋梁也觉得安丽姿有些不对劲。

    他这个女儿,向来乖巧听话,“丽姿,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跟爸说说,爸来帮你分析分析。”

    安丽姿就这么看着安栋梁。

    只觉得讽刺。

    她眼中的好爸爸,母亲眼中的好丈夫,根本就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此时的安丽姿只想大声的问一句,他为什么要背叛母亲!

    “没什么,”安丽姿将桌子上的残渣剩饭,全部扔到垃圾桶里,“我就是觉得晚上吃太多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

    说完这句话,安丽姿就转身回到房间。

    “这孩子,怎么了这是?”安栋梁挠了挠后脑勺,一脸的疑惑。

    夏小曼皱着眉道:“丽姿平时也不这样啊!是不是这次考试没考好?”

    安丽姿回到房里,抱着枕头,失声痛哭。

    她想找一个人倾诉,帮她拿拿主意,但是,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的父亲!

    她也不知道找谁才好,就在这时,她突然想到,网上有那种可以付费的情感专家,于是,便拿出手机,找了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专家,匿名将自己遭遇描述了一遍,发给专家。

    专家那边很快就给出回复,是一段女声,听起来很温柔。

    “你好,我这边给你的建议是,你最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不要去插手父母之间的事情,你要相信,父亲还是那个爱你的父亲!他不会因此减少对你的关心和爱护。如果你坚持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那你将面临的是,一个家庭的支离破碎,我相信同样身为女人的你的母亲,也一定不会愿意去面对这个事实。”

    ------题外话------

    各位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安丽姿父亲这件事,是我一个朋友的真实经历。

    她当时是在某乎上咨询的某位情感专家。

    情感专家给出的结论就是,文章中那个情感专家给安丽姿的答案。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