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078:不为人知的过往!泽哥,你生母可能在云京!
    闻言,宋时遇回眸看向穆有容。

    眼底神色淡淡的,含着几分探究。

    被宋时遇这么看着,穆有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前世,那个臭气冲天的兽笼里,宋时遇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明明贵气逼人,陌上人如玉,却像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阴鸷到可怕!

    能随时夺走她的命。

    穆有容额头上起了一层冷汗,却不得不强装镇定,再次开口,“宋先生,我才是杨老先生的救命恩人,他要找的人是我。”

    宋时遇习惯性的转动了下拇指上的扳指,“穆小姐姓叶?”

    “我十八岁以前姓叶。”穆有容解释。

    十八岁以前姓叶?

    宋时遇微微颔首,“那穆小姐跟我这边来。”

    穆有容顶着巨大的压力,跟上宋时遇的脚步。

    叶灼见没自己的事了,就拿起吃了一半的樱桃蛋糕,继续吃蛋糕。

    宋家庄园很大。

    因为前厅接待着宾客,并不方便见人,所以杨老爷子在后院的内厅等着他们。

    杨老爷子和宋家是故交,和宋家老太太也非常熟。

    此时,杨老爷子正在前厅跟宋家老太太聊天。

    宋家老太太是个非常慈祥的老太太。

    今年已经78岁高龄。

    因为年轻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所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些,好在精神气还算不错。

    “看到你的没事了,我是真的很高兴,云英在地底下也会很开心的。”语落,宋老太太叹了口气,接着道:“到了咱们这个年龄,以后见一面就少一面了。”

    他们俩一个78,一个75。

    就算真的能长命百岁,也就不到三十年的时光了。

    可真的能长命百岁吗?

    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百岁老人?

    这样的话题不免有些伤感。

    杨老爷子叹了口气。

    宋老太太接着道:“我听说医好你的那个神医,特别年轻,而且还是个姑娘?”

    杨老爷子点点头,“是的,别看叶小神医年纪小,但本事可一点也不小,我这条命,就是从叶小神医手里的捡回来的。”

    杨老爷子本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甚至连遗书都准备好了,没想到还能捡回一条命。

    闻言,宋老太太眼中满是好奇。

    那小姑娘到底长什么样。

    都说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

    那小姑娘长得应该不甚好看。

    要不然医术不会这么精湛。

    “杨老,穆小姐来了。”

    宋时遇的声音打断了两个老人家的聊天。

    闻言,杨老爷子眼前一亮。

    随后,又感觉到不对劲,“穆小姐?时遇,你搞错了,我要找的人是叶小神医,叶小神医姓叶!”

    宋时遇解释,“那位穆小姐说,她十八岁之前姓叶。”

    杨老爷子微微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叶小神医现在在哪里?”

    “就在外面。”

    “快把人请进来。”杨老爷子连忙站起来。

    宋时遇微微点头,转身往外面走去。

    杨老爷子也跟了上去。

    宋老太太因为好奇杨老爷子口中的神医长得什么样,也跟着走出去。

    穆有容就站在外面,看到几人从屋里出来,激动的不行,准备接受杨老爷子最真挚的道谢。

    得到杨老爷子的感谢之后,就可以升级系统了。

    系统升级之后,她不但可以开启满级象棋技能,还能开启满级美颜技能。

    到时候,叶灼算什么玩意?

    她分分钟就能碾压。

    杨老爷子却像没看到她一眼,看着宋时遇,奇怪的道:“时遇,你不是说叶小神医就在外面吗?”

    “杨老,这位就是叶小姐。”

    穆有容挺直腰,嘴角浮现出一抹得体的笑容,“杨老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宋老太太朝穆有容看去。

    心里想着。

    她猜的果然没错。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看起来约摸十八九岁的样子,皮肤偏黄,五官生的很是端正,但也只是端正而已,和漂亮是挂不上钩的。

    不过,她能拥有神奇医术,就很不简单了。

    美貌是用来看的。

    医术是用来救人的。

    这两者对比起来,还是医术比较重要些。

    杨老爷子皱着眉,“我要找的叶小神医不是她!”

    穆有容脸上的笑容僵硬在嘴角。

    叶小神医不是她还能有谁?

    除了她,还有谁能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杨老爷子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不认识了。

    “杨老先生,”穆有容接着开口,“您忘了吗?我是神医华佗的传人,是我的祖传灵药治好了您的病。”

    如果不是她的话,杨老爷子估计早死了!

    这死老头倒好!

    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反而把她这个救命恩人忘了。

    穆有容一口老血梗在心里,差点被杨老爷子膈应死。

    救命之恩大于天!

    这老头子居然把她忘了。

    杨老爷子连连摆手,“我记得你,你姓穆,但是你给我的那颗三无药丸我根本没吃!我的病是叶小神医治好的!”

    说完,杨老爷子也不顾穆有容的神色,转头看向宋时遇。

    “时遇啊!我要找的是叶小神医!叶小神医是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小姑娘!个子大概这么高,比你矮一点,到你肩膀的样子,皮肤也比你白!”

    杨老爷子一边回忆着叶灼的长相,一边给宋时遇描述。

    穆有容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明明就是她治好的杨老爷子,可杨老爷子却不承认,还要认别人当救命恩人。

    这换谁,谁受得了?

    “杨老先生,您要找的人真的是我!”穆有容克制住心底的怒气。

    “我虽然老了,但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杨老爷子很不客气的道:“福年!把这位叶小姐的药丸还给她!”

    孙福年赶紧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木盒,打开盖子,“穆小姐,这个药一直是在保管着,现在物归原主。”

    穆有容一愣。

    这是她的药没错,从系统里拿出来的东西,她不会认错。

    杨老爷子居然没吃她的药。

    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杨老爷子没吃她的药的话,那杨老爷子是被谁治好的?

    是谁抢走了她的功劳?

    穆有容拿着药盒,当场愣在原地,脸上惨白的一片,背脊上冒出些许虚汗。

    本以为只好杨老爷子的人她。

    没曾想只是一场乌龙。

    想到自己刚刚还那么信誓旦旦的说她是杨老爷子的救命恩人,穆有容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现在怎么办?

    杨老爷子不再理会穆有容,看着宋时遇道:“时遇,叶小神医在哪里?你亲自带我去前厅!”

    “前厅人多口杂,杨老您在这里稍等一会儿。”语落,宋时遇便疾步往前厅的方向走去。

    叶灼正在吃第四块蛋糕。

    她吃东西的时候非常认真。

    明明只是一块蛋糕而已,却被她吃出一种珍馐美馔的感觉。

    人在专注某件事的是最吸引人注意。

    吃东西的时候也不例外。

    “叶小姐你好,我叫祁斌,请问能交个朋友吗?”

    叶灼刚吃完蛋糕,耳边就响起一道好听的男声。

    “你好。”叶灼微微抬眸,眼底倒映着水晶灯光的颜色。

    如同神秘的黑曜石,熠熠生辉。

    祁斌微恍了瞬,“叶小姐,听说宋家后花园的景致不错,不如我们出去逛逛?”

    花前月下,身旁有绝代佳人相伴。

    想想都觉得浪漫。

    祁斌是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光是女朋友都有四五个,还有很多发生过关系的女人都不算,可现在,祁斌却有一种,马上跟那些个女人都断绝关系,然后好好追眼前这个女孩子。

    跟她共度余生的荒唐念头!

    无他。

    皆因这个女孩子太具诱惑力了。

    将她跟漂亮这两个字放在一起,都觉得漂亮太过苍白。

    “谢谢厚爱,不过我可能没那个福分。”叶灼的目光越过祁斌,落在前方,“我觉得那边的王小姐、赵小姐、孙小姐,更有兴趣跟你一起去后花园赏景。”

    祁斌这种人的心思,叶灼在清楚不过了,用这个时代的话来形容就是海王。

    一个广撒网多撩妹的渣男。

    祁斌没想到自己会被叶灼拒绝。

    祁家家世不错,祁斌又是家中的独子,受宠的紧,每个月的零花钱都在7位数以上,他游荡花丛这么长时间,向来是所向披靡。

    还是第一次受挫。

    向来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叶灼的拒绝不仅没有让祁斌气馁,反而坚固了要把叶灼追到手的心。

    先把叶灼追到手。

    等玩腻了,再狠狠的甩掉。

    叶灼只是穆家的假千金而已。

    没身份,没地位,没后台。

    能得到他的追求,是叶灼的荣幸。

    说不定,叶灼只是在吃醋而已,要不然,她怎么会好端端提到赵小姐王小姐孙小姐?

    女人吃醋不就是这个表现吗?

    对!

    肯定是在吃醋。

    “叶小姐误会了,我跟那些人根本不熟,而且我现在是单身。”祁斌接着道:“叶小姐,我们加个微信吧?有时间深入交流下。”

    最后一句话,暗示性太强。

    “就你?”叶灼微微挑眉,嘴角勾着淡淡的弧度,“够格吗?”

    祁斌皱眉,“你别给脸不要脸!”

    男女体格悬殊太大,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女人吃亏。

    霸王硬上弓这件事,祁斌也不是没做过。

    “你的意思是想单挑?”叶灼放下酒杯,左手捏右手,将手指关节捏的啪啪作响,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祁斌。

    眼底含着三分冷。

    那眼神,像极了在看一个小丑。

    祁斌感觉到自己的男人尊严被叶灼挑衅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他伸手就要强行搂住叶灼。

    叶灼之前还在穆家的时候,名声就烂到家了。

    祁斌可不认为,在这个宴会现场,有人会为叶灼出头!

    叶灼轻轻地抬了下手。

    就这么的捏住了祁斌的手腕。

    其实比起动手,叶灼更喜欢动脚,奈何今天穿着裙子,有点不方便。

    砰——

    祁斌感觉整个人突然失去重力,狠狠的往前栽去,狼狈地摔在地上,四脚朝天。

    这边的动静声闹得太大,引来了众人的回首相看。

    一个大男人居然摔成这样,真是太弱了!

    叶灼就这么看着祁斌,眼底含着戏谑,语调淡淡,“祁大少怎么跟个娘们儿一样,这么弱不禁风?”

    此言一出,周围传来一阵哄笑。

    祁斌躺在地上,五官皱成了一团,堂堂祁氏集团的太子爷,他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人?

    他没想到叶灼的身手居然这么好。

    偏偏,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本来就已经很丢人了,如果再让人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小丫头打成这样,他的脸要往哪里放?

    祁斌忍着疼痛爬起来,快速地逃离宴会现场。

    叶灼看着看着他的背影,音调浅浅,“祁大少当心脚下,别又摔个狗啃泥!”

    宋时遇站在一旁,目睹了全部过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眯了眯,黑漆漆的眼底又深又沉。

    须臾,他走到叶灼身边,“叶小姐。”

    “宋先生找我?”

    宋时遇微微点头,“是的。”

    “有事吗?”

    宋时遇接着道:“杨老先生找你。”

    叶灼秀眉轻蹙,“这次没找错人?”

    “刚刚是我弄错人了,”宋时遇语调温和,“还请叶小姐不要介意。”

    叶灼接着问道:“宋先生口中的杨老先生,是从京城来的杨老先生吗?”

    “是。”宋时遇言简意赅,作出‘请’的手势,“叶小姐这边。”

    叶灼提步跟上。

    宋时遇走在她的身侧,为她指路。

    出了前厅,是要路过一段露天小路才能到后厅,此时正是寒冬腊月,云京虽然不下雪,但温度还是很低的。

    宋时遇吩咐佣人拿一件羽绒服给叶灼披上。

    “谢谢宋先生,”叶灼接着道:“但我穿的是可调节温度的礼服,不用再穿羽绒服了。”

    “ZY科技公司的?”宋时遇好似想起了什么。

    叶灼微微点头,“宋先生也知道ZY?”

    “听说过一些。”

    ZY科技公司是最近新兴产业,虽然刚发展不久,但实力却超级强悍。

    先是申请了全球首家可调节温度衣服专利,而后又强势推入市场。

    最近ZY总裁向他跑出橄榄枝,提出合作事宜,之前宋时遇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看来,合作事宜不能在耽搁了。

    两人各怀心思,一同踏入露天小路。

    园子里种着山茶花,火红色的山茶花几乎要覆盖整条小路,叶灼礼服的颜色,刚好和这些山茶花相互呼应,夜色的笼罩下,将她的面容隐藏的若隐若现。

    让人不禁怀疑,她是不是这些山茶花幻化而来的。

    寒风轻拂,卷来阵阵山茶花香,还裹着一丝清冽的清香,萦绕在鼻尖,尤其好闻。

    这香味可不属于山茶花。

    宋时遇对味道极为敏感,侧眸看了眼叶灼。

    她目视前方,神色专注的看着路。

    宋时遇这一生只遇到过两种女人。

    第一种是对他一见钟情的。

    第二种是像穆有容那样惧怕他的。

    像叶灼这样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宋时遇很好奇,她是生来便是如此,还是手段高明。

    就在这时,叶灼突然感觉到一道炙热的视线正在打量她。

    叶灼微微抬眸。

    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穆有容。

    那眼神,恨不得直接将她生吞活剥了。

    小贱人!

    穆有容怎么也没想到,杨老爷子口中的叶小神医居然是叶灼。

    又是叶灼。

    小时候,叶灼鸠占鹊巢,抢走了她的位置。

    好不容易等到真相大白,她重新做穆家大小姐的位置,叶灼先是夺走属于她的棋坛荣耀,迫使她系统降级!

    现在又夺走原本属于她的救命之恩!

    她不该从一开始就轻视叶灼,她更不应该放叶灼走。

    她应该跟上一世一样。

    将叶灼死死的困在穆家,狠狠的折磨她,最后在让她嫁给宋时遇,让她受尽折磨而死!

    穆有容后悔了。

    她是真的后悔了。

    不过好在,她已经成功的让叶灼看到了宋时遇。

    有宋时遇这个人间恶魔在。

    叶灼会死的很惨的!

    叶灼嘴角轻勾,就这么的对上了穆有容的眼神。

    穆有容没想到叶灼会突然看她,连忙收回视线,低着头,走向另外一个出口。

    没一会儿,就到了后厅。

    和灯火辉煌的前厅相比,后厅要冷清不少。

    门外站着一高一矮的两个老人。

    “是叶小神医来了!”

    杨老爷子看到叶灼,非常激动的迎上去,“叶小神医!”

    “杨爷爷。”

    “叶小神医真的是你!”杨老爷子接着道:“我已经找你找了三天了!”

    宋时遇出言提醒,“杨老,天色已晚,不如请叶小姐进去说。”

    “对对对!”杨老爷子将叶灼请进去。

    刚刚在外面,宋老太太没看清叶灼长什么样。

    此时一看。

    老人家直接就愣住了。

    这小姑娘也太漂亮了吧!

    医术好。

    长得漂亮。

    老人家看了眼站在边上的宋时遇,又看了眼叶灼。

    眼底全是满意的神色。

    配!

    真是配极了!

    她从未见过这么般配的两个人。

    宋时遇28,叶灼18。

    两人虽然相差了十岁,但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找比自己大一点的。

    大点有安全感。

    宋老太太当即便拉起叶灼的手,“小神医,我是宋时遇的奶奶,跟你杨爷爷是故交,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一声宋奶奶。”

    “宋奶奶。”

    “哎!”宋老太太满面笑容的应着。

    宋家三代单传

    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便是没能有个孙女儿。

    叶灼很好的满足了她对孙女的幻想。

    宋老太太连忙让佣人送来最好的茶,又拿来一些小女生喜欢吃的零食,比杨老爷子还要热情。

    未来孙媳妇儿当然要好好讨好着。

    宋老太太最近的身体越老越差。

    她真怕自己走了之后,就剩下宋时遇孤零零的一个人。

    这孩子已经受了太多的苦,往后余生,宋老太太想让他过的甜一点。

    杨老爷子很郑重的向叶灼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并且带上一份文件,“叶小神医,这是我们杨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请你务必收下。”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看起来很小。

    其实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杨氏集团目前的总资产是一千亿。

    换算成数字的话,就是三亿。

    这三亿还只是目前的金额,毕竟,杨氏集团每年的效益,可不止这个数字。

    杨老爷子送的不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是杨氏集团的半壁江山。

    叶灼从椅子上站起来,拒绝道:“杨爷爷,当天我离开您家的时候,您已经送了丰厚的谢礼,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不能要!”

    “叶小神医,你救了我的命,这个股份,你收得起。”

    叶灼微微一笑,“杨爷爷,医者的天职就是行医救人,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您不必放在心上。”

    杨老爷子陷入回忆之中,接着道:“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医生已经宣布了我这个病是死症,是你把我从死神手上抢回来的,去年冬天,那些医生就告诉我,我挨不过今年冬天。”

    “杨爷爷,我还是个学生,就算我真的收了您的股份,也不会打理公司,对酿酒行业,我更是一无所知,您把股份送给我不是暴殄天物吗?所以,您还是收回去吧!”

    华国最大的白酒品牌就是杨家的。

    “既然是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在收回去的道理,”杨老爷子接着道:“见证律师我已经找好了,其他手续也都已经办理好了,叶小神医,你必须收下这个股份。”

    杨老爷子说送股份,就不是说说而已的。

    语落,杨老爷子接着道:“叶小神医,你就不要推辞不会打理公司了,我目前的身体还算硬朗,只要我活着一天,公司里的事就不用你操心。”

    杨大年是个立不起来的。

    与其等他死后,他辛苦一生打拼下来的公司被旁系瓜分,还不如在有生之年,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给叶灼。

    虽然送出去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其实他还是赚了,至少那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还在杨大年手里捏着。

    杨老爷子很相信叶灼的为人,她知道叶灼不会动邪念。

    那些旁系就不一样了。

    那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狼!

    更重要的是,杨老爷子相信叶灼能把杨氏集团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但是叶灼一直不肯收下,杨老爷子只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接着道:“叶小神医,我觉得自己跟你非常投缘,刚好我有个孙女跟你差不多大,不如,咱们爷孙俩结为干亲,我认你做干孙女,你觉得怎么样?”

    结干亲?

    广结人缘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后路。

    叶灼也就没有拒绝杨老爷子的提议,“只要杨爷爷不嫌弃我就好。”

    “我怎么会嫌弃呢!”杨老爷子非常开心,“那从今以后,叶小神医你就是我孙女了!”

    认叶灼做干孙女,绝对是他们杨家赚了。

    叶灼才这么小,医术就这么好,日后肯定会有更大的作为,到时候,恐怕想跟她沾点关系的人,估计能从这儿排队排到京城去。

    “杨爷爷,不必这么生疏,您以后叫我的名字就行。”

    “那我就叫你灼灼吧。”杨老爷子道。

    “嗯,”叶灼微微点头,“我的家人和朋友们都这么叫我。”

    “那我就跟在你杨爷爷后面沾个光,以后也叫你灼灼了。”宋老太太笑意盈盈地开口。

    “宋奶奶您喜欢就好。”

    喜欢!

    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哪个老人见了这么漂亮,医术还这么好的小姑娘,会不喜欢呢?

    宋老太太恨不得直接让叶灼就留在宋家住下。

    晚宴之后,宋时遇让司机将叶灼送回家。

    看着黑车消失在夜色之中,宋时遇看向边上的助理,“去查一下,穆家近期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什么穆小姐在十八岁之前姓叶。”

    “先生,”助理上前一步,“这事不用查。”

    宋时遇转头看向助理,“你知道?”

    穆家发生那样的大事,可谓是全城皆知。

    但宋时遇是个例外。

    他向来不喜欢传闻八卦,对身外事一概不知。

    助理将穆家抱错孩子的事情详细的跟宋时遇说了一遍。

    黑夜中,宋时遇按了按太阳穴,黑夜在男人的脸上镀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也就是说,再此之前的穆家小姐,并不是真正的穆家小姐?”

    “对。”助理接着道:“今天晚上来的叶小姐,就是之前的穆小姐。”

    穆小姐不是真正的穆小姐......

    叶灼才是之前穆小姐。

    很显然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宋时遇眯了眯眼睛,转身往屋内走去。

    助理跟上他的脚步。

    宋时遇解下银色的腕表,随手放在桌子上,回头看向助理,“你先下班吧,有事我会打你电话。”

    “好的。”

    助理离开房间。

    宋时遇来到卫生间,准备冲澡。

    白色衬衫被脱掉,露出男人结实的胸膛,八块腹肌下,是线条优美的人鱼线。

    这身材,连专业的健身教练见了,也自叹不如。

    唯一美中不足都是,男人背部遍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虽然年代已久。

    但这些伤痕依旧非常清晰。

    他的脖子上挂了一根细细的红绳,红绳上系着个保平安的桃核。

    不过,这种保平安的桃核,大多数都是佩戴在10岁以下的孩子身上。

    许是年代已久的缘故,桃核已经被磨得发亮。

    红绳的颜色也不在鲜艳。

    但胜在干净。

    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宋时遇披着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袍,腹肌在薄薄的丝绸布料下若隐若现。

    这是一副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虽然头发是湿的,但宋时遇并没有要拿吹风机的意思,直接坐在书桌前,开始执笔画画。

    他幼时受过伤。

    导致记忆也是断断续续的,偶尔会突然想起某个片段,需要通过绘画的方式,把一闪而过的画面记下来。

    不一会儿,一张纸就被画满了。

    黑漆漆的房间里。

    一名体型瘦弱的少年蹲坐在角落里,眼神空洞,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他的面前站着一名小女孩。

    弯着腰,好像是在跟他说话。

    “哥哥不怕,我给你呼呼就不疼了。”

    在这片黑暗中,她是他唯一的救赎。

    宋时遇紧紧盯着这幅画,眼底是一望无际的阴鸷,直至,他将颈脖处挂着小桃核拿出来,捏在手中细细摩挲着,眼底的阴鸷之色才消去大半。

    **

    第二天。

    杨老爷子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来到叶家。

    虽然认干亲的事情叶灼已经同意了。

    但是这件事,还是得通过叶灼的父母。

    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来到叶家,杨老爷子才知道,原来叶灼生于单亲家庭,家里只有一个母亲和一个舅舅。

    “杨老先生快请坐,家里简陋,还请您不要嫌弃。”叶舒招待着杨老爷子坐下。

    叶森忙着去给杨老爷子倒茶。

    杨老爷子笑着道:“灼灼妈,您这是说哪里的话!家里这么温馨,我怎么会嫌弃呢!”

    这话可不是违心的。

    叶家虽然小,只有三室一厅但里面非常温馨。

    一看就知道,屋主人肯定是个贤妻良母。

    杨老爷子虽然住的是庄园,但那也只是个冰冷的庄园而已,毫无半点家的温暖。

    “您请喝茶。”叶森将泡好的茶端到杨老爷子面前。

    “谢谢。”杨老爷子端起茶,接着道:“怎么没看到灼灼啊?”

    叶舒道:“灼灼出去跑步了,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

    杨老爷子点点头,接着又说出了这趟的来意。

    因为叶灼昨天晚上回来,已经把这件事跟叶舒和叶森说了,所以两人一点都不惊讶。

    叶舒笑着道:“杨老先生,我们灼灼从小就没爷爷,您想认做干孙女,这说明你们爷孙俩有缘分,也是我们家灼灼的福分,我这个做母亲的高兴还来不及呢!”

    “灼灼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有灼灼这样的孙女,更是我这个老头子的福分!”

    一开始,杨老爷子还有些担心,叶舒会不同意。

    没想到,叶舒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通情达理。

    中午,杨老爷子留在叶家吃饭。

    叶舒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

    老爷子好久都没吃过这样的家常便饭,一口气吃了两碗饭,如果不是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他们要赶回京城过年的话,他甚至连晚饭也想留在叶家吃。

    **

    第二天便是大年三十。

    这是叶灼回到叶舒身边后的第一个新年。

    家里虽然只有三个人,但年味依旧非常浓烈。

    一大早,叶舒就起来准备年夜饭。

    叶森则是去张罗着买对联了。

    叶灼跑步回来,就看到叶森蹲在前面小花园里安装小彩灯,边上还放着电子鞭炮,小灯笼......

    “舅舅我来帮你。”叶灼捋起衣袖,走到叶森身边。

    叶森笑着道:“你一个小姑娘,哪里会干这种活,你快回屋洗洗手,一会该吃早饭了。”

    “舅舅,你瞧不起我?”叶灼微微挑眉。

    “要不你试试?”叶森将手上的彩灯递给叶灼。

    叶灼接过彩灯,一个个的安装在电线上,看着裸露在外的铜线,叶灼整个过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可以啊!”叶森有些惊讶。

    叶灼拍拍手,“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大外甥女!”

    叶森被哄得眉开眼笑的。

    “灼灼!叫你舅回来吃饭了!”叶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知道了。”叶灼应了一声,“舅舅,咱们回去吃饭吧。”

    叶森点点头。

    这边其乐融融,可远在千里之外的林家,可就没这么好的气氛了。

    饭桌上。

    林老太太看了眼正在吃饭的父子俩,“我打算让倩华和纤纤今天晚上来咱们家吃团年饭。”

    林老太太虽然有五个儿子。

    但是其他四个儿子都不在边上,他们要等到年初一才会携妻带子过来老宅这边拜年。

    所以,每年过年,老宅这边只有三个人。

    林老太太年事已高,林锦城和林泽父子俩性子沉闷。

    导致整个林家半点年味都没有。

    另一方面,林老太太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让这两父子感受下家的温暖。

    有了冯倩华和冯纤纤母女,这个家都会跟着有温度。

    “这不合规矩。”林锦城放下筷子。

    “这有什么不合规矩的?”林老太太皱了皱眉。

    林锦城蹙了蹙眉,“她们母女俩毕竟是外姓人。”

    林老太太也放下筷子,“你要是再娶的话,你媳妇儿难道就不是外姓人?”

    “所以,”林锦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我没打算再娶。”

    林老太太脸色一沉,“大过年的!你非要我跟你动气吗?”

    林锦城没说话。

    林泽也没说话。

    父子俩异常安静。

    这个时候,林老太太不禁又想起冯纤纤,如果是冯纤纤的话,她一定会开口劝林锦城的。

    冯纤纤是个很乖巧懂事的女孩子。

    冯倩华把她教的很好。

    这有妈的孩子,跟没妈的孩子到底是不一样的。

    叶舒没尽过一天当母亲的责任也就算了,偏偏,林泽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她。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手机来电的声音。

    林泽走到客厅去接电话。

    是李文打过来的。

    “喂,泽哥。”

    “你说。”

    李文接着道:“糖纸的事情有着落了,是云京产的,如果着糖纸是你妈妈留下的话,那她现在应该在云京。”

    ------题外话------

    小仙女们早安鸭。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