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072:打脸!灼灼的商业帝国,林莎莎认清渣男,打胎
    张强比林莎莎大好几岁。

    父母早就希望他结婚成家,早点抱个大孙子了。

    但因为张强的女朋友是林莎莎,所以他们的婚事就一直拖到现在。

    现在林莎莎怀孕了,父母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跟大孙子比起来,那八万块钱算什么?

    张强越想越高兴。

    恨不得马上回家跟父母分享这个好消息。

    林莎莎接着道:“上次因为彩礼的事情,我爸妈都生气了,这次你爸妈是不是应该去我家给我爸妈道个歉?”

    之前张家连8万块钱都舍不得出,林家父母是真的寒了心。

    张强连忙点头,“这是应该的!莎莎你放心,我一定让我爸妈道歉。”

    “那就好。”见张强态度这么好,林莎莎也松了口气,她就知道,张强肯定不是叶灼说的那种人。

    她和孩子在张强心中,怎么可能连8万块钱都比不了?

    回到家。

    张强就跟父母说了这个好消息。

    闻言,张母惊讶的看向张强,“你说什么?”

    张强接着道:“我说莎莎怀孕了!她有了我的孩子!”

    张父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这句话,一脸喜色的道:“真的?小林真的怀孕了?”

    “真的!”张强从包里拿出检测报告单,“你看,这是医院的报告单。”

    张父颤抖着手接过报告单,看清楚上面的字眼,激动的道:“有后了!我们老张家终于有后了!老天保佑!谢谢菩萨!”

    张父立马跪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头。

    张母从张父手里抢过报告单,“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呢?还真怀孕了?”

    “妈,您马上就要有大孙子了!”

    张母并没有表现得有多高兴,皱着眉道:“她是不是想拿怀孕来威胁你?”

    “什么?”张强楞了下。

    张母冷哼一声,“你别告诉我,她什么要求都没提!”

    像林莎莎那种人,她见得多了,无非就是想利用孩子来拴住张强。

    未婚先孕!

    真是够不知检点的。

    呸!

    不要脸!

    他们张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才会遇到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张强接着道:“莎莎也没有什么要求,就是希望咱们家可以出了那8万块钱彩礼,然后......然后......”

    “然后什么?”张母脸色一冷。

    张强挠了挠脑袋,“然后她希望您和爸可以去她家,给她爸妈道个歉。”

    “去去去!这是应该的!”张父从地上站起来,接着道:“说起来,那天的确是咱们不对,第一次上门认亲,咱们怎么能两手空空呢!还有啊,8万块钱的彩礼确实不多,现在小林都怀孕了,我觉得拿18万都不算多......”

    “你给我闭嘴!”张母扫了张父一眼,“你懂什么?这个家到底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

    张父立即噤声,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就像看到了猫的老鼠。

    “妈......”张强有些不理解母亲话里的意思。

    张母双手叉腰,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小贱人!我呸!真以为肚子里踹了个种,就能威胁到老娘了!老娘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饭还多!跟老娘斗!”

    张母是个明白人,她知道张强的性子非常软。

    跟张父一模一样。

    一旦林莎莎嫁过来,他肯定凡事都要听林莎莎的。

    到时候,哪里还有她这个当妈说话的份?

    所以,一定不能让林莎莎得逞!

    林莎莎想借着怀孕来给她下马威?

    没门!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呢!

    不要脸的小贱人!

    “妈,您别这么说莎莎,她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了。”张强一脸为难。

    张母冷哼一声:“哪个女人不会怀孕生孩子?真以为全世界就她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呢?想让我们家掏8万块钱的彩礼?还想让我给她赔礼道歉?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妈,您不会连八万块钱都不想出吧?”张强一脸惊讶的看着张母。

    “不出!”张母双手抱胸。

    别说八万了,就算是八分她都不会出的。

    张强着急的道:“可莎莎已经有我的孩子了!那是您的亲孙子!妈,您不能这样!”

    张母看着张强,苦口婆心的道:“傻孩子!你真以为你妈是那种六亲不认的人吗?”

    “妈,您这是什么意思?”张强一愣。

    张母接着道:“那个小贱人拿怀孕威胁我,无非就是怕你真的不娶她过门,儿子,你放心,就算我们不出这八万块钱,她也一样嫁到我们张家来!到时候,就不是我求她,而是她求我了!”

    都怀孕了,她还怕什么?

    她能拖!

    林莎莎的肚子能拖的起?

    到时候月份一深,丢人的还是林莎莎。

    “可我都答应莎莎,咱们家一定会出了这八万块钱的!我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万一莎莎生气了怎么办?”

    张母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一个大男人,怕她干什么?自古以来都说女人要以夫为天,应该是她怕你,而不是你怕她!你说你能不能有点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而且,她现在都已经怀孕了,你还急什么?你去告诉她,三个月后举办婚礼,她爱嫁不嫁!有种就去把肚子打掉!”

    “什么?”张强脸色一白,“您让莎莎去把孩子打掉?”

    张母拍拍张强的手,“放心吧儿子,那个女人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她舍不得打掉的,真打掉了,她拿什么做筹码,嫁到咱们家来?”

    张母太了解林莎莎了。

    那个小贱人,恨不得马上嫁到他们家来当少奶奶享福,又怎么舍得打掉孩子?

    语落,张母接着道:“儿子,现在怀孕的人是她,肚子在她身上,你着急什么?”

    张强有些不放心的道:“万一她真的把孩子打掉了呢?”

    “放心,她不敢的。”张母接着道:“儿子,你也不想想,林莎莎那个贱人为什么一直死乞白赖的都要嫁给你,还不是因为咱们家有钱!真把孩子打掉了,她还能嫁到咱们家来吗?她就算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像第二家像咱们家这样的富贵人家!”

    其实张强也有点自知自明。

    从林莎莎答应做他女朋友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林莎莎是看上了他的钱。

    要不然,林莎莎长得那么漂亮,能看上她?

    他们不过是各取所需。

    张母说的很对。

    就算他们家不这八万块钱,林莎莎也不敢打胎的。

    毕竟孩子是她手上的最后一张底牌了。

    闻言,张强点点头,“好的妈,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张母接着道:“儿子,你就直接告诉她,要么三个月后结婚,要么她去医院做人流,想给我们老张家延续香火的人多得很,不缺她一个!别一天到晚的就整那些幺蛾子,身在福中不知福!”

    张强回到房间,就去给林莎莎打电话。

    林莎莎本来以为可以听到一个好消息。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这样的结果。

    原来。

    这么多年,真的是她错看张强了吗?

    可她现在已经怀孕了,总不能真的和张强分手吧?

    林莎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叶灼,叶灼肯定有办法能帮到她。

    第二天是周一。

    林莎莎只好去北桥高中门口等叶灼放学。

    看到林莎莎在校门口等她。

    叶灼并不意外,跟安丽姿和赵娉婷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跑了过来,“莎莎姐。”

    “灼灼!”看到叶灼,林莎莎忍不住眼睛一红。

    叶灼拍拍她的背,“回家再说。”

    林莎莎点点头。

    叶舒在餐厅。

    叶森忙着快递公司的事。

    所以叶家并没有其他人。

    林莎莎哭着跟叶灼说了事情的经过,“灼灼你一定要帮帮我!”

    叶灼给林莎莎倒了杯水,“莎莎姐,我早就跟你说过要做好心理准备的。”

    “灼灼,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把孩子打掉。”叶灼语调淡淡。

    “什么?”林莎莎脸色大变。

    很显然,她没想过要把孩子打掉。

    叶灼接着道:“嫁给张强那样的人,不会有幸福,就算将来结婚了,你们也会离婚的。与其让孩子生来就有一个不健全的家庭,一个不快乐的的童年,还不如趁现在还没有成型早点打掉。”

    叶灼是个很冷静的人。

    一个不幸福的家庭很可能会毁掉一个孩子的未来,这样情况下,林莎莎如果选择生下孩子的话,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还是对孩子的不负责。

    所以,打掉这个孩子是最好的选择。

    语落,叶灼接着道:“莎莎姐,你现在才20岁,你的未来有无限种可能,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张强这种渣男身上,要不然,你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20岁。

    花一样的年纪。

    叶灼是真的不希望林莎莎将来后悔。

    林莎莎捂着肚子,“可,可它也是个小生命啊,事情应该没这么严重吧?不就8万块钱吗?要不就算了吧?也许张强和叔叔阿姨只是怪我要了那8万块钱,所以才产生这么多误会,其实叔叔阿姨人还是挺好的......”

    语落,林莎莎顿了顿,“灼灼,要不你去劝劝我爸妈,让他们别要那8万块钱了。”她父母最听叶灼的话,只要叶灼开口,他们一定会听的。

    叶灼微微皱眉,“所以,莎莎姐,难道你到现在还认为,是那8万块钱的问题吗?”

    林莎莎一愣。

    难道不是吗?

    叶灼从沙发上站起来,“莎莎姐,你等我一下。”

    不多时,叶灼拿着电脑从房间里走出来。

    叶灼将电脑放在桌子上,阳光从窗外穿透进来,在那瓷白的脸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

    她微微弯腰,一手扶着电脑屏幕,一手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微微偏过头,:“莎莎姐,张强家是不是住在园林路128弄,9号楼201室?”

    很简单的动作,可是却有种说不出来的酷。

    林莎莎一愣,“灼灼,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过来看下这个。”葱白如玉的手指敲击了下回车键。

    林莎莎疑惑地走过去。

    只见电脑上的画面定格在一个客厅中,客厅里站着三个人。

    “这不是张强和叔叔阿姨吗?”林莎莎惊讶的道:“这是他们家客厅里的监控?”

    张家是做生意的,家里放了很多现金,为了防止小偷,所以在客厅里安装了好几个摄像头。

    叶灼点点头。

    林莎莎接着道:“灼灼,你在哪里弄到这个的?”

    叶灼也没有细说,只是道:“在网上找的。”

    说完,她弯腰按下播放键。

    视频的一开始,就是张强回家告诉父母林莎莎怀孕的好消息。

    然后,张母就开始一口一个小贱人,说林莎莎是为了张家的钱,才处心积虑的想嫁给张强。

    一开始,张强还开口为林莎莎说几句。

    可后来,很明显,他也认同了张母的话。

    在他们眼中,林莎莎就是哥拜金女。

    林莎莎捂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怎么会这样?

    原来,她在张强和他父母心中,就是这种不堪的存在吗?

    她只是为了张家的钱,才怀上了张强的孩子?

    原来她所做的一切,在张家父母眼中都是有目的的。

    可笑!

    真是可笑!

    一段视频看完,林莎莎已经泪流满面。

    原来,所以的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原来,并不是老实人就不渣。

    “灼灼,我要打掉这个孩子。”林莎莎抬头看向叶灼,目光坚定。

    “你想好了?”

    林莎莎点点头。

    “恭喜你莎莎姐,”叶灼伸手拥抱住林莎莎,“千万不要伤心,为这种人不值得,相信我,你的未来一定前程似锦!”

    “灼灼,谢谢你。”林莎莎吸了吸鼻子,“对了,你能把这段视频发给我吗?”

    叶灼微微点头,“可以。”

    林莎莎擦干眼泪,“好了灼灼,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

    叶灼将电脑合上,“莎莎姐,我送你。”林莎莎现在的状态,叶灼有些不放心。

    林莎莎露出一个微笑,“我想一个人走走,灼灼,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一个渣男而已,不值得我为他做什么。”

    “那好吧。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叶灼拍拍林莎莎的肩膀。

    林莎莎点点头。

    林莎莎走后,叶灼去冰箱拿了桶泡面,熟练的将泡面泡好,就拿起素描笔,倚在窗边,一边等着泡面好,一边画图。

    不一会儿,白纸上就出现一款礼服的框架图。

    没错。

    叶灼在设计晚礼服。

    妙音的周年晚会在两个月后,那时候,京城的气温将是零度以下,非常寒冷,她想赶在这个时间段,设计一套可调节温度的礼服。

    到时候就不怕冷了。

    顺便还能给可调节温度衣服打个广告。

    正好省了一笔宣传费。

    能参加妙音晚会的人,肯定是女明星和女主播居多,这类人群需要常年走红地毯,对可调节温度的衣服,比普通人更有需求。

    毕竟她们需要不分季节在室外走红毯。

    夏天倒还没什么。

    一旦到了秋冬,面临的就是严寒的考验。

    最重要的是,可调节温度的衣服的受众群体不仅是女明星,还有男明星和普通群众。

    毕竟,它的款式不受限制。

    它可以设计成礼服,还可以设计成西装、T恤、礼服......

    三分钟之后,一个完美的礼服设计图就出现在图纸上。

    整张图看上去满满的都是高级感。

    就连专业设计师见了都得汗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恐怕谁也不相信这是一个只有三分钟的作品。

    叶灼在底部签了一个大写的Z。

    吃完泡面,叶灼就回到房间,开始直播。

    这是她继‘作弊’和‘第二个盛唐公主’事件之后,第一次上线直播。

    刚打开直播间,观众就超过了20万。

    【叶子你真的会准时参加妙音的周年晚会吗?】

    【叶子,好期待看到你真人~】

    【恭喜叶子喜提两千万粉丝。】

    看到这条弹幕,叶灼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粉丝已经从300万涨到2000万了。

    “放心,我从不说谎,三周年晚会一定准时到场。”

    【啊啊啊!好激动!叶子你一定长得很漂亮吧。】

    叶灼谦虚的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主播明明就是个丑八怪还不承认,已经录屏留证,坐等打脸!】

    【作弊狗丢人现眼!】

    【你要是真的那么漂亮的话,至于这么遮遮掩掩的吗?】

    【我们家容容才是最美的!】

    “关于作弊的事情我不想再解释第二遍,清者自清,具体情况,大家可以关注妙音三周年晚会上,我和MY容小姐的PK结果!”

    【叶子好刚!我顶你!】

    【叶子,我们永远都支持你!】

    【那些故意想搞事情的拜托你们消停下,叶子都说了会参加妙音的周年晚会了,你们都没有长眼睛吗?】

    就在这时,电脑上收到一条挑战邀请。

    [闲散居士向您发出挑战,是否应战?]

    叶灼微微挑眉,“这人还真够不屈不挠的。”

    【这人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其实这人的棋技也是非常不错的,可惜他遇到了我们的叶子爸爸。】

    叶灼点击应战。

    自从对弈开始的那一刻起,岑少卿就时时刻刻注意着棋盘上的局势。

    落子之前,他都要考虑好几分钟,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才敢落子。

    可就算是这样。

    他还是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这人布好的陷阱之中。

    高!

    实在是太高了!

    虽然连输好几把,但岑少卿却一点也不气馁,依旧乐此不疲。

    古有伯牙遇子期,高山流水觅知音。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跟这位喜塔腊见一面,来一场推杯换盏话古今。

    从这人的下棋风格来看。

    这绝对是个妙人!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五哥在吗?”

    “进来吧。”岑少卿随意地抓起桌子上的佛珠,慵懒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黎千东推门进来,“五哥,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下字。”

    岑少卿在文件人签上自己的名字。

    很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带着浓浓的禁欲感。

    莫名的,让黎千东想起了叶灼。

    其实叶灼跟岑少卿也挺配的。

    不行不行!

    岑少卿很快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只有吃素的穆有容才是最合适岑少卿的。

    **

    林莎莎在外面走了一圈。

    回到家,很冷静将自己怀孕并想打胎的事情,告诉了父母。

    林家父母都是比较保守的人,听说女儿都怀孕了,就寻思着,要不然彩礼的事情就算了。

    见父母是这个想法,林莎莎打开手机,将叶灼发给她的视频打开给父母看。

    一段视频发完,饶是林金水脾气这么好的人,都忍不住拍桌而起!

    张家也太欺负人了!

    周月莲心疼的抱住林莎莎,“莎莎别怕,妈明天就陪你去医院。”

    “妈谢谢您。”林莎莎本以为周月莲会痛骂她一顿,怪她识人不清。

    没想到,周月莲和林金水从头到尾都没有怪她一个字。

    “傻孩子,以后再找男朋友,可一定不能这么马虎了,”周月莲接着道:“这次多亏了灼灼,如果不是她的话,真结婚了,你吃苦的日子还在后头!”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母亲为了孩子,不离婚,就这么的牺牲了自己的一辈子。

    周月莲现在是真的后怕。

    幸好!

    幸好他们遇到了叶灼。

    第二天,周月莲就带着林莎莎去了医院。

    从手术间出来的那一瞬间。

    林莎莎整个人如同获得了新生一般。

    今后,她只做自己!

    不会去依靠任何人。

    更不会把自己的下半辈子,随便的交给男人!

    **

    这些天,赵娉婷一直坚持吃叶灼的偏方,和叶灼一起跑步。

    效果非常明显,这才半个月,赵娉婷就瘦了十来斤。

    安丽姿听说她们俩每天早上都一起跑步时,也加入了她们,和他们一起跑步。

    两人行变成三人行。

    7班。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赵娉婷好像瘦了点?”

    “对对对!我也发现了!”

    一个短发女生阴阳怪气的道:“你们看错了吧?我看猪八戒还是跟以前一样胖!一个丑八怪,就算减肥了,也还是个丑八怪!”

    “嘘!叶神来了!”

    原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同学们,立即噤声。

    “卧槽!叶神走路都带风!”

    “叶神好酷!”

    叶灼懒懒地将书包扔在课桌上,旋即走到一个座位前停下,就这么看着那个短发女生。

    她的眼神很淡,却莫名的看着短发女生打了个寒颤。

    “叶、叶神,怎么了?”

    叶灼随手拿起桌子上圆珠笔,随手一折。

    “咔擦--”

    坚硬的圆珠笔,就这么断了。

    短发女生紧张地咽了咽喉咙。

    众所周知,叶灼非常护短。

    不用想也知道,叶灼是为谁来的。

    叶灼微微弯腰,屈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压低声音道:“猪八戒?丑八怪?谁给你的胆子在背后议论我同桌的?嗯?”

    短发女生脸都白了,“叶、叶神对不起......”

    就在这时,赵娉婷从教室外走进来,“灼灼,你在干什么呢?”

    叶灼伸手搂住短发女生的脖子,微微笑着,“我在给顾子瑶同学说笑话呢!顾子瑶,我刚刚说的笑话好不好笑?”

    顾子瑶点点头,“好、好笑。”

    “额......”赵娉婷走过去,“灼灼,她叫李子瑶。”

    叶灼:“......”

    **

    另一边。

    林莎莎一连几天都没有联系张强,这让张强有点慌。

    张强立即打电话给林莎莎。

    但是电话那头却是冰冷的电子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然后,张强又登陆微信,这才发现,林莎莎已经将他拉黑了。

    张强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赶紧回家找到张母。

    张母一点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笑着道:“她只不过是故意想吓吓你,放心,她不敢怎么样的!你先晾她一段时间,不出十天,她就会主动把你微信添加回来的!”

    “真的吗?”张强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张母。

    “当然是是真的,”张母道:“你妈我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不过到时候,她要是加你微信的话,你可千万不要那么容易的就原谅她,最起码给点颜色给她看看!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我们张家的家规!”

    “好!”张强点点头。

    有张母这番话在,张强就放心了不少。

    张母拿起包,接着道:“好了,妈不跟你说了,我听说最近巴城路那边有两家大商铺要装修,加起来有六七百个平方,最起码能赚十来万万,好多家装修公司都盯着这块肥肉呢!我得亲自去一趟,千万不能让其他装修公司抢走了这块大肥肉!”

    张母带着装修方案来到巴城路的时候,叶氏私房菜还在排队。

    张母一愣。

    原来巴城路还有生意这么好的餐馆!

    这么多人排队,这一天得赚多少钱啊!

    怪不得要扩大店铺!

    一时间,张母羡慕不已。

    就在这时,张母突然想起来,当初叶舒说过,她的餐馆就开在巴城路。、

    具体多少号,张母当时也没放在心上。

    难不成,这个叶氏私房菜的店主就是叶舒?

    张母震惊的瞪大眼睛。

    应该不会吧?

    当天她看着叶舒的穿着非常普通,身上连个黄金首饰都没有,如果叶氏私房菜真的是叶舒的话,叶舒会打扮的那么寒酸吗?

    所以,叶氏私房菜肯定不是叶舒的。

    这么想着,张母就放心了不少。

    好不容易等到午休时间,店里终于没有排队的客人了,张母立即走到店里。

    里面装修的很普通。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几乎很难相信,这么普通的店铺,天天都要排队。

    张母四处打量着,然后朝边上的服务员道:“你好,我是张王装修公司的老板娘,我找你们店的老板。”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是......叶舒?

    没错,是叶舒!

    张母整个人都愣在了。

    叶氏私房菜真的是叶舒的?

    还是说,叶舒只是在打工而已?

    应该只是打工吧?

    张母拉了拉服务员的衣袖,低声道:“小姑娘,那个女的是谁啊?”

    服务员看了眼张母,“她是我们的老板娘。”

    张母脸色一白。

    原来真的是!

    叶舒真的是这家店的老板。

    天哪!

    张母吞了口口水,接着打听,“你们隔壁那两家店商铺要装修对吗?这里的租金是多少钱一个月啊?”

    服务员道:“这些店铺都是我们老板娘自己买的,我也不知道租金是多少。然后,我们老板娘已经和其他装修公司谈好合作了,您如果是来谈装修事情的话,我劝您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买、买的?

    张母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按照云京的房价,这三家商铺,最起码一千多万!

    我的天!

    张母的脸色越来越白,她是真的没想到,叶舒居然这么有钱。

    好半晌,张母才反应过来,挺直了腰杆子,朝叶舒走过去。

    毕竟她拿上就是林莎莎的婆婆了。

    有两家人的关系在。

    这两家商铺就算已经跟别家公司谈好合作了,叶舒也一定会交给她装修的!

    而且,叶舒能把餐馆的生意做得这么好,肯定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秘方,她还可以找叶舒把秘方要来!

    到时候,她就可以在叶舒的对面也开家餐馆!

    张母越想越美,走到叶舒身边,“叶舒妹子!刚刚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原来真的是你!咱们都是一家人,你那这两家店就放心交给我装修吧!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优惠的!谁让咱们两家是亲戚呢!”

    叶舒已经知道张家人的所作所为,此时脸上半点笑意都没有。

    这家人真是没脸没皮的。

    都这样了,还好意思找上门。

    “这位大姐,我跟你不熟。”叶舒扬起淡淡的笑,“还有,我的店铺已经交给恒硕装修公司的杨老板了。”

    张母接着道:“叶舒妹子,瞧你这话说的,咱们俩怎么可能不熟呢!我可是莎莎未来的婆婆!”

    叶舒皱着眉,的“难道莎莎没有告诉你,她跟张强已经分手了吗?”

    “没有!不可能!”张母笑着道:“莎莎怎么可能会跟小强分手呢!”

    林莎莎怎么舍得放弃张强这个金龟婿?

    根本不可能!

    “娜娜!”叶舒扬声道:“我跟这位女士不熟,请她出去!”

    “来了。”白娜娜小跑着过来。

    张母不肯走,“叶舒妹子,大家都是亲戚,你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你就算不给我面子,也得给莎莎面子......”

    叶舒微微皱眉,转头看向边上的杨老板,“店里太吵了,要不我们去贵公司签合同吧。”

    杨老板点点头,“好的。”

    张母连忙追上叶舒。

    “叶舒妹子!”

    叶舒没搭理张母,直接上了杨老板的车。

    看着黑车扬尘而去,张母气得直跺脚!

    她的十万块!

    早知道叶舒这么有钱的话,当初在林家她就不该得罪叶舒!

    现在只能去让张强去找林莎莎了。

    让林莎莎出面去找叶舒。

    林莎莎想嫁到他们家来,就必须让叶舒把那两家商铺交给他们家装修!

    要不然林莎莎就永远别想嫁到他们家。

    对了!

    还有秘方!

    必须让林莎莎把叶舒的独门秘方弄过来。

    想到这里,张母也就不着急了。

    回家就找到张强,把这两件事跟张强说了。

    张强联系不上林莎莎只好去林家找她。

    林家父母出去上班了,开门的就是林莎莎。

    看到来人是张强,林莎莎脸上没什么表情,“你来干什么?”

    张强道:“莎莎,你拉黑了我的微信和手机号?”

    “嗯。”林莎莎接着道:“张强,我们分手吧。”

    张强笑着道:“莎莎别开玩笑了!还有,你把我电话和微信拉黑这件事我妈也知道了,她现在非常生气。不过,我妈说了,只要你去一趟叶灼家,让她妈把他们家的店铺交给我们家公司来装修,我妈就可以原谅你。”

    林莎莎的嘴角扯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这张强真以为他是谁呢。

    以前的她可真傻。

    居然跟一个这样的人渣,在一起这么多年。

    恶心。

    真是恶心。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林莎莎接着道:“张强,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什么?

    张强脸色一白。

    “莎莎你在开玩笑对吧?”

    林莎莎那么想嫁到他们家去,怎么可能舍得把孩子打掉呢?

    “我没跟你开玩笑,张强,从今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说完这句话,林莎莎直接关上门。

    “砰--”

    张强这才意识到,林莎莎没有在开玩笑。

    她是认真的。

    现在怎么办?

    张强真的慌了。

    不停的拍打林家的门,“莎莎,你开开门好不好?莎莎......”

    听到外面的拍门声,林莎莎紧紧皱着眉,拨通了物业的电话。

    不多时,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就出现带走了张强。

    无奈之下,张强只好回家找到张母。

    张母刚在叶舒那里碰了一鼻子的灰,当下又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气的不行。

    小贱人!

    仗着有叶舒撑腰,就甩脸色给她看!

    真以为她就怕了她吗?

    张母可不认为林莎莎真的把孩子打掉了,“别慌!她在吓唬你呢!这个小贱人,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不用在联系她了,等肚子大了,她自然会联系你的!”

    闻言,张强放心了不少,安心等着林莎莎肚子变大,主动来找他。

    **

    时间过去很快,转眼就过去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叶灼不仅将可调节温度衣服的芯片研究出来了,还注册了一家公司。

    ZY科技有限公司。

    主打产品便是可调节温度的衣服,和高科技智能产品。

    叶灼并没有打算出面打理公司,而是准备聘请职业总裁,将公司全权委托给职业总裁。

    今天是叶灼约职业总裁见面的日子。

    对方姓赵,全名赵阳,是个高学历海归。

    两人约好了在皇家咖啡厅见面。

    叶灼去的时候,约定好的靠窗座位已经坐了一个年轻男子。

    西装革履,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叶灼看了眼手机,直接走到对方身边,“您好,赵先生对吗?”

    赵阳一个抬头,眼底很明显闪过惊艳的光,似是没想到云京这个小地方还藏有这样的美人。

    “我是,”赵阳礼貌地点头,而后道:“请问你是?”

    叶灼微微一笑,主动朝赵阳伸出手,“你好我是ZY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Z,我姓叶。”

    “你、你就是Z小姐?”赵阳惊讶的出声。

    很明显是没想到,叶灼居然这么年轻。

    她有18岁吗?

    之前赵阳在网上和叶灼协商合作的时候,他还以为叶灼最起码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因为她的谈吐根本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有的。

    叶灼微微颔首,倾身坐在赵阳对面。

    “这是合同,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直接签字就行。”

    赵阳推了下眼镜,“不好意思,我能先看一下产品吗?”

    虽然叶灼给的方案非常厉害。

    但是在没有看到产品之前,赵阳无法信任叶灼。

    现在纸上谈兵的人太多了,况且叶灼还这么小。

    她真的能发明出可以调节温度的衣服?

    好像有点天方夜谭。

    赵阳可不想满腹经商才能却英雄无用武之地。

    叶灼递给赵阳一个袋子,“赵先生可以去洗手机试一下。”

    赵阳接过袋子,半信半疑的来到洗手间。

    从袋子里拿出衣服,他便微微皱眉。

    因为这件衣服实在是太普通了。

    和他身上穿的白色衬衫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区别。

    他就知道,一个年仅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有这么逆天的发明?

    赵阳的眉眼中满是失望,来到前厅,直言不讳的道:“叶小姐,这件衣服好像跟普通布料的衣服没什么区别。”

    叶灼微微一笑,“可调节温度的衣服都是按照空气温度来调节温度的,这里开了空调,你可以去外面试试。”

    赵阳来到外面。

    十二月的云京天气已经有些微寒。

    周围的路人都裹上了棉服。

    一阵寒风吹来,赵阳不仅没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冷,反而周身被一股暖流包裹着,异常舒服。

    原来这真是一件可调节温度的衣服!

    赵阳眼前一亮,立马跑到咖啡厅里面,“叶小姐,真是太神奇了!这件衣服真是太神奇了!”

    叶灼微微一笑,“赵先生现在可以签合同了吗?”

    “我签!我签!”赵阳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在合同上签了字。

    可调节温度的衣服,就连科技技术最发达的P国都没有发明出来,这个技术一旦问世,就会风靡全球!

    到时候,连带着他这个职业总裁的身份都会跟着水涨船高!

    此时叶灼对赵阳来说,不仅仅是雇佣关系,叶灼更是他的伯乐!

    “合作愉快。”叶灼接着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公司钥匙和车钥匙还有仓库钥匙,你刚回云京,可以先调整下状态,再去公司,有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

    赵阳很恭敬地朝叶灼鞠了一躬,“叶小姐谢谢您对我的信任。”

    不知不觉间,赵阳已经用了尊称。

    叶灼虽然年纪小,但绝对受得起他的尊敬。

    ......

    距离妙音三周年庆典只剩下一个星期,黎千东准备近期回京城一趟。

    “五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京城参加妙音的三周年晚会?”

    “没兴趣。”岑少卿闭目捻着佛珠。

    又是没兴趣。

    黎千东原本还想借这次晚会的机会,好好撮合下岑少卿和穆有容。

    没想到岑少卿居然直接拒绝了。

    黎千东眯了眯眼睛,接着道:“喜塔腊·YC也会参加这场晚会,五哥你真的不去吗?五哥你就不想看看,连赢了你好几场的那个人长什么样?”

    闻言,岑少卿突然睁开眼睛,佛珠绕上指尖,“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黎千东非常肯定地点头,“喜塔腊·YC是我们妙音不露脸的主播,这次她会参加三周年晚会。”

    “我们周几出发回京城?”岑少卿问道。

    这是答应了?

    眼看岑少卿这么重视那位喜塔腊,黎千东在心里叹了口气。

    岑少卿现在有多希望看到喜塔腊,到了晚会现场之后就会有多失望!

    毕竟,喜塔腊就是个作弊的主播而已!

    当时黎千东还在奇怪,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能赢得了岑少卿。

    没想到对方是在作弊。

    不过这事有利有弊,重要的是,在晚会现场岑少卿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穆有容!

    一个棋技高超,艳压群芳的穆有容!

    喜塔腊·YC不但长得丑,还作弊,就算真的来晚会现场了,到时候也只能沦为穆有容的陪衬……

    ------题外话------

    大家早安鸭~

    明天见。

    要打脸了,有点兴奋^_^

    求个票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