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千金燃翻天德音不忘免费全文阅读 > 070:又美又帅!
    是不是作弊,对弈一场,就真相大白了。

    叶灼从来都不是什么拐弯抹角,怕三怕四的人,既然穆有容想搞事情,那她就好好陪穆有容玩玩!

    叶灼录完视频,也没有修剪,直接发了出去。

    林莎莎在一边看着她,眼底都要冒出星星了。

    刚刚叶灼录视频的样子,真是又帅又美!

    简直了!

    如果叶灼是男生的话,她一定会爱上叶灼的!

    林莎莎接着道:“灼灼!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你打他们的脸了!可惜,我不能亲自去现场看!”妙音三周年晚会有安排直播,到时候,场面一定很精彩!

    叶灼拍拍林莎莎的肩膀,“别着急,莎莎姐,我听说晚会现场会全程直播,到时候你肯定能看到!”

    妙音作为平台,肯定会为这件事添柴加火,制造热度。

    到时候,打脸现场肯定更加精彩!

    “真的吗?”林莎莎眼前一亮。

    叶灼点点头。

    “太好了!”林莎莎接着道:“对了,灼灼,晚会是哪天啊?”

    “好像是两个月后,具体日期要看一下邀请函。”

    “我上网查一下,”林莎莎打开手机,突然兴奋的出声,“卧槽灼灼!你刚刚发的那个声明,现在已经有十万的点赞了!”

    这也太厉害了!

    要知道,从叶灼开始发表声明到现在,还不到十分钟。

    林莎莎一边看评论一边道:“灼灼,你粉丝好暖啊!”

    【啊啊啊!叶子好帅!我爱叶子!】

    【叶子我们都在。】

    【叶子我们相信你。】

    【我就知道我粉的主播不是他们眼中的白莲花。】

    【叶子加油奥利给!】

    【已经截图保留视频,希望主播说话算话,别当缩头乌龟!】

    【前排围观吃瓜。】

    【作弊狗不要脸!】

    【主播已经出来解释了,是不是作弊,晚会上会见分晓的。】

    【丑八怪!如果你不是第二个盛唐公主的话,为什么现在不敢露脸?说什么会参加三周年晚会,谁知道是不是缓兵之计!到时候可千万别找临时有事,飞机延误这种蹩脚的借口。】

    【坐等周年晚会!】

    【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卧槽!今年的妙音晚会很有看点啊!】

    【好期待~】

    就在这时,林莎莎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脸激动的道:“灼灼,我看评论上说,妙音的周年晚会可以带一个家属去,你能不能带上我?我还没去过京城呢!你快去看看邀请函,是不是真的!”

    叶灼打开手机,看了眼邮箱里的邀请函,“确实可以带一个家属,莎莎姐,到时候咱俩一起去。”

    “太好了!”林莎莎激动地抱住叶灼。

    大夏天的抱在一起,就算开了空调也有些热,林莎莎忍不住抱怨道:“今天好热啊!闷死了快!空调开了也不顶用!要是有那种可以随意调节温度的衣服就好了!”

    闻言,叶灼眼前一亮。

    前世的她也特别怕热,因此还特地发明了一款可以调节温度的衣服。

    冬暖夏凉。

    简直就是行走的空调,非常方便。

    重要的是,这款衣服并不拘于款式,只要是设计师能设计出来的款式,都可以做出来。

    但这具身体,好像不是很怕热,所以叶灼几乎都忘记自己曾经的这个发明了。

    或许,她可以把前世的作品,带到这个世界来。

    在前世这款衣服一出来,就风靡全球。

    叶灼心里有了计较,又伸手抱了林莎莎一下,“莎莎姐,谢谢你!”

    林莎莎一脸懵圈:“......”谢她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周月莲的声音。

    “莎莎,小张他们已经到了。”

    闻言,林莎莎立即站起来,“哦!来了!走灼灼,我们快出去吧!我介绍你姐夫给你认识!”

    叶灼点点头,将手机塞回到口袋里,和林莎莎一起来到客厅。

    客厅里站着三个人。

    林莎莎拉着一个年轻男人走到叶灼面前,介绍道:“灼灼,这就是你准姐夫张强。张强,这是我的好姐妹叶灼。”

    林莎莎被张强迷成这样,才刚满20岁就着急结婚,叶灼还以为,张强长得非常帅。

    毕竟林莎莎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小美女,眼光肯定不会太差。

    可让叶灼没想到的是,张强竟然如此普通。

    普通到掉到人海中都找不到的那种,有些微胖,啤酒肚微微挺着,甚至还有些地中海,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偏大。

    这么看上去,张强最起码得有三四十岁了......

    张家父母都是生意人,因此保养的很好。

    张强和张家父母看起来不像是父子母子关系,反而更像他们的弟弟......

    难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事实上,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林莎莎什么都不图,就图张强老实,张强对她特别好。

    因为老实人没什么花花肠子,林莎莎长得太帅的人,都有些渣,她怕遇到个渣男,结婚后搞外遇搞小三。

    叶灼不着痕迹地挑眉,笑着打招呼:“姐夫好。”

    “叶、叶小姐。”张强本以为林莎莎长得就很漂亮了,没想到,林莎莎还有个比她更漂亮的小姐妹!

    林莎莎打了张强一下,嗔怪道:“叫什么小姐!太生分了!灼灼是我的好姐妹,你直接叫她的名字就行。”

    “莎莎姐说得对,”叶灼顺势接话,“姐夫叫我叶灼就行。”

    周月莲正在给叶舒介绍张强的父母。

    张父不怎么爱说话,朝叶舒点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

    张母是个水袖善舞的人,“叶舒妹子,早就听亲家母说过你了,听说你开了家餐馆是吗?”

    “是的。”叶舒点点头。

    “生意怎么样啊?”张母问道。

    叶舒笑着道:“生意还不错。”

    张母又道:“你们家餐馆的位置在哪里啊?如果下次我们公司有聚会的话,就去你们餐馆捧场。”

    叶舒接着道:“在巴城路612号,欢迎你们随时过来,到时候给你们打折。”

    巴城路612号?

    张母皱了皱眉。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巴城路600号那边客流量特别差,有好多家餐馆都倒闭了!

    叶舒说生意还不错,是在吹牛的吧?

    对!

    肯定是。

    她肯定是怕自己笑话她!

    毕竟一个马上就要倒闭的破餐馆,说出来确实寒颤人。

    不过,张母也没有点破,但眼底还是浮现出了几分嘲讽,真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朋友。

    从一开始,她就不同意儿子和林莎莎的事。

    他们家条件那么好,想要什么样的儿媳妇找不到?

    偏偏张强是个死心眼,就认定林莎莎了!

    所以,张母就想出一个办法,提出让这两人尽快结婚。

    原本她想着,林莎莎今年才20岁,家里人肯定不愿意让她这么早就结婚。

    谁知道,这家人居然同意了!

    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这个中缘由。

    肯定是看上他们家的钱了!

    他们家经营着一家装修公司,生意很好,年收入一百来万!

    而且,每次林莎莎去他们家做客,她都想着法子为难林莎莎,但是林莎莎一点反应也没有。

    真是不要脸!

    这家人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

    如果她不是只有张强这么一个儿子的话,她肯定不会轻易妥协。

    可谁让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大儿子?

    所以,被逼无奈之下,她只好硬着皮头来认亲!

    看到叶灼走到叶舒身边。

    张母眼前一亮,笑问,“这个小姑娘是?”

    叶舒接话,“这是我女儿叶灼。灼灼,这是你莎莎姐未来的婆婆张阿姨,快叫人。”

    “张阿姨好。”叶灼礼貌的打招呼。

    张母看着叶灼道:“小姑娘今年多大了?”

    “十八。”

    张母接着道:“有男朋友了吗?”

    “张阿姨,我还在上学。”叶灼道。

    张母惊讶的道:“还上学啊!阿姨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可别生气!一个女孩子家书念那么深,根本没啥大用!将来不还是一样要嫁人!你看阿姨我,小学都没毕业,活的比谁差?还有你莎莎姐,她就比你大两岁,这都要结婚了!而且嫁得还那么好!以后只管着在我们家吃香的喝辣的的就行!”

    学得好不如嫁的好。

    张母就是因为嫁得好,现在才活得滋润,所以,她就认为,女孩子根本不用有多高的学历!

    林莎莎就是命好,才能嫁到他们家去!

    如果不是他们家的话,林莎莎一辈子就只能是个穷人。

    语落,张母又道:“我们公司还招了个本科生的设计师呢!也是个女孩子,现在才拿五千块钱一个月。”

    重要的不是五千块钱一个月。

    而是这个本科生,居然在给她这个小学没毕业的人打工。

    张母这话里,满满的都是自豪感。

    她小学没毕业又怎么了?

    小学没毕业照样能当老板!

    大学毕业的还不是照样叫她老板娘。

    叶灼微微一笑,“腹有诗书气自华。阿姨您这话说的太以偏概全了,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您自身的格局决定了您现在的谈吐举止。”

    张母的人生格局就在那里。

    她没机会接触到真正的成功人士,所以才会觉得,读书没有用。

    这也是所谓的头发长,见识短。

    她以为自己是最成功的,殊不知,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啥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每一字她都能听懂,但是结合在一起,她就听不明白了,张母疑惑地看向叶灼。

    叶灼微微一笑,“这大概就是读书和不读书的区别。”

    这句话张母听懂了。

    这是在嘲讽她没文化。

    小丫头可真是够牙尖嘴利的!

    敢对一个长辈这样,真是没教养。

    也是她人好,不愿意跟叶灼一般见识。

    换做其他人的话,肯定会好好的跟叶灼掰扯掰扯。

    张母看着叶灼,眼珠子转了转,“阿姨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长,上学对女孩子来说真的没啥用。要不这样,阿姨给你介绍个男朋友?阿姨娘家侄子就不错,有车有房,家里还开着个大超市!你嫁过去直接当老板娘就行了!”

    张母的侄子没什么缺点,就是喜欢攀比!

    眼看张强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他就要找个比林莎莎还要漂亮的女朋友。

    如果找不到比林莎莎还漂亮的女孩子,他就不结婚。

    张母马上自己都要当婆婆了,见侄子都快四十岁了还是孤家寡人,她是真的很着急。

    叶灼虽然家世不太行,但长得还算可以。

    倒勉强能配得上她侄子。

    就是脾气差了点。

    不过脾气可以等结婚后,再慢慢磋磨,实在不行,她可以亲自出马!

    到时候,她肯定能把叶灼治得乖乖的。

    叶舒微微蹙眉,直接打断了张母的话,“谢谢她婶子的好意,但是我们家灼灼明年就要考大学了,现在主要以学业为重,不能在这个时候分心!”

    叶舒的脾气一直很好,从不发火。

    这次是真的听不下去了!

    叶灼是她最后的底线,别人拿她开玩笑可以,说她也可以,但是不能说叶灼!

    张母脸色一冷,皮笑肉不笑的道:“是我想的不周到,灼灼长得这么漂亮,学习成绩肯定也不错吧!明年肯定能考个一本大学!”

    一本大学?

    就叶灼这样的,能考上个大专就不错了!

    叶舒真以为她女儿是什么宝贝不成?

    还看不上他侄子?

    她是看得起叶灼,才主动把叶灼介绍给她侄子。

    要不然,就叶灼这样,能配得上她侄子?

    简直不自量力!

    她有心想把叶灼从贫民窟里拉出来,没想到叶舒这么不识抬举!

    活该嫁个穷人,一辈子穷困潦倒!

    叶灼也皱了皱眉,张母这么不讲究,林莎莎嫁过去,真的能幸福?

    她看张家人也没多重视林莎莎。

    今天第一次过来认亲商量结婚的事情,按理说,身为男方,肯定要带些重礼过来。

    鸡鸭鱼肉什么都不用说了。

    可张家人,居然连水果都没带。

    而且,刚刚张母在跟她说话的时候,也没表现出多重视林莎莎,字里行间反而带着一种林莎莎高攀的感觉。

    身为好朋友好姐妹,叶灼觉得,她应该找林莎莎聊聊了。

    爱情这种东西都是当局者迷。

    叶灼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这个异世交到第一个好朋友,就这么的掉入龙潭虎穴。

    发现问题现在分手,总比结婚了以后再离婚的好。

    林莎莎正在厨房帮周月莲洗菜,听到叶灼叫她,便道:“灼灼等一下,我把这些弄完。”

    叶灼笑着走过来,帮林莎莎一起洗菜,“你怎么不让姐夫来给你帮忙啊?”

    林莎莎抓了抓头发,随后道:“他好像在打游戏吧。”

    叶灼微微蹙眉

    打游戏?

    第一次上门认亲,张强不仅没有在未来岳父岳母面前好好表现下,反而玩起了游戏。

    这还没结婚呢!

    要是结婚了,以后岂不是更过分?

    这虽然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正因为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才能反映出一个人素质和素养。

    细节出真知。

    叶灼揶揄道:“莎莎姐,你可真是个贤妻良母,姐夫在打游戏,你在厨房洗菜,看来以后你们家肯定是姐夫当家!”

    “就你会打趣我。”林莎莎笑看叶灼,接着道:“你姐夫家教比较严,他们家男人都不做饭,说什么君子远庖厨。”

    “君子远庖厨都是老思想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对了,”叶灼接着道:“莎莎姐,你平时去姐夫家,都是谁做饭?”

    “我呀。”林莎莎回答。

    “你?”叶灼有些惊讶,“你是客人,你还做饭给他们一家人吃吗?”

    倒不是说做一顿饭有多难。

    而是方式不对。

    林莎莎上门是客,又是张强的女朋友,于情于理,他们家都不应该让林莎莎做饭。

    “对呀。”林莎莎很显然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叔叔阿姨都很喜欢我做的饭。”

    看林莎莎笑得那么开心。

    叶灼不着痕迹的皱眉。

    以前她不理解恋爱中女人的智商是0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终于懂了。

    林莎莎平时挺聪明的一个人,现在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叶灼笑着道:“你还没过门,他们就让你洗衣做饭,这要是过了门,这些家务活岂不是都被你承包了?”

    林莎莎看向叶灼,“灼灼,你怎么知道我给叔叔阿姨他们洗了衣服?”

    叶灼:“......”

    “你、你真的给他们洗衣服了?”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林莎莎还真的做了。

    “是啊。”林莎莎点点头,“阿姨说洗衣机洗的衣服不干净,所以我每次过去,都会给他们手洗衣服。”

    洗衣服也就算了。

    而且还是手洗。

    叶灼是真的被惊到了!

    满脸黑人问号脸。

    “莎莎姐,那你嫁过去之后,准备天天给他们手洗衣服做饭吗?”

    林莎莎楞了下,很明显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叶灼接着道:“莎莎姐,有一句话叫习惯成自然,你之前一过去就给他们做这做那,他们已经习惯了你的付出,一旦你们结婚,这些家务活就都是你的!”

    “就洗个衣服而已,我觉得没什么......”林莎莎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叶灼接着道:“换句话来说,你在家有帮叔叔阿姨手洗过衣服吗?”

    林莎莎摇摇头,“没有。”

    “所以莎莎姐,叔叔阿姨都舍不得让你给他们洗衣服,你居然去给别人洗,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对吗......”

    林莎莎是父母手里的宝,但在张家父母眼中很明显就是一根草。

    张家父母但凡有一点点尊重林莎莎,就不会让她洗衣服。

    这么一说,林莎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叶灼决定慢慢劝林莎莎,循序渐进,“你有没有跟姐夫说过,等你们结婚后,你们住哪儿?

    林莎莎道:“张强说叔叔阿姨年纪大了,住一起方便照顾老人......”

    “所以你们婚后住一起?”叶灼微微挑眉。

    林莎莎点点头,“嗯。”

    “所以,他们家这不是娶个新媳妇过门,而是聘请了一个免费的保姆。”眼看林莎莎的脸色都白了,叶灼接着道:“莎莎姐,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张家父母才多大?

    还不到五十岁!

    五十岁还没有到退休年龄,就需要被人照顾?

    叶灼接着道:“今天是他们第一次上门认亲,你看他们带什么来了?你再看看咱们云京的礼节,男方第一次上门,应该带什么东西。说的好听点,他们是不拘小节,说的难听点,莎莎姐,他们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他们一点都不重视你。”

    叶灼这番话好似一言惊醒梦中人,林莎莎的脸色越来越白。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一道叹气声。

    叶灼抬头一看,原来是周月莲。

    周月莲接着道:“莎莎,我也觉得灼灼说的很对,看小张父母的意思,的确不太重视你......”哪有人第一次上门认亲,是空手来的?

    闻言,叶灼松了口气。

    林家总算还有个明白人!

    “妈?”林莎莎惊讶地看向周月莲。

    周月莲看向叶灼,“灼灼,你觉得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虽然叶灼只有十八岁。

    但在周月莲眼中,叶灼比她这个长辈考虑问题考虑的还要周到。

    她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莲姨,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更不能棒打鸳鸯去拆散他们。这件事主要还看莎莎姐。”语落,叶灼转头看向林莎莎,“莎莎姐,你想不想试试,姐夫到底重不重视你?”

    “嗯。”林莎莎点点头。

    “那你就按我说的办。”叶灼小声言语了几句。

    闻言,林莎莎笑着道:“灼灼你放心吧!才8万块钱,叔叔阿姨肯定会同意的!”

    “莎莎姐,你就这么自信啊?”叶灼挑眉反问。

    林莎莎拍着胸膛道:“必须的!你就等着瞧吧!”

    周月莲也道:“8万块钱对张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灼灼你如果真的想用彩礼来试张家人的态度的话,不如说18万。反正我又不要他们的钱,等他们结婚后再让莎莎带回去。”

    张家年收入100万,8万还算不上一个零头。

    “别说8万了,我看张家连8000都不想出。”叶灼语调淡淡。

    因为张家从头到尾都想空手套白狼。

    叶灼之所以没有说出18万,就是想让林莎莎看得更清楚,更彻底。

    “不会的!”林莎莎语调坚定的道:“张强不是那种人,叔叔阿姨也不是那种人。”

    叶灼笑着道:“究竟是不是,莎莎姐你等着看就好,不过莎莎姐,我劝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周月莲也觉得8万块钱试不出张家人的真心。

    因为8万块钱对张家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吃饭的时候,周月莲说起了彩礼的事情。

    张母听得一愣,“之前没说要彩礼啊!”

    8万块!

    林莎莎一个倒贴上门的,居然还想要彩礼?

    没门!

    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见张母是这个态度,周月莲的心就凉了半截。

    她没想到,张家居然连8万块钱都舍不得出!

    看来,叶灼说得没错,张家就是想找个免费的保姆上门。

    周月莲笑着道:“瞧您这话说的,之前我们是没说要彩礼,但我们也没说不要彩礼啊!您到外面打听打听去,谁家嫁女儿不要彩礼?就我们对门,比莎莎大三岁的那个姑娘,婆家不但有车有房或,还有28万块钱的彩礼呢!”

    周月莲这话说的的确在理。

    古往今来,也没听说谁家嫁女儿一毛钱彩礼不要的。

    张母笑了笑,“8万块钱不是笔小数目,我得回家商量商量。”

    周月莲点点头,“那等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再商量这两个孩子的婚事。”

    张母脸上笑容不减,“那就按莎莎妈你说的来。”

    张母这下连亲家母都不叫了。

    让林莎莎感到失望的是,整个过程,张强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张强好像真的如同叶灼说的那样,一点都不在乎她。

    吃完饭,林莎莎找到张强,“那8万块钱彩礼,你们家到底是出还是不出?”

    张强有些为难的道:“这个我要问问我妈。”张家都是张母做主,之前张强闹着非林莎莎不娶,张母已经非常不高兴了。

    林莎莎就这么看着张强,“那你妈要是不给呢?”

    张强想起了刚刚母亲对他说的话,“莎莎,你是嫁给我还是嫁给钱?”

    看来母亲说的没错,林莎莎就是因为钱才选择跟他结婚的!

    要不然,他长成这样,林莎莎怎么可能会看上他!

    “8万块钱够做什么?一场婚礼办下来,就不止8万块钱了!张强,你觉得我是在乎这8万块钱吗?”她要的是一个态度!

    语落,接着道:“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倒贴你们家?”

    眼见林莎莎真的生气了!的

    张强赶紧解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莎莎,你别多想,我一定好好劝我妈,让她出这8万块钱的。”

    “那你妈要是不给呢?”林莎莎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张强道:“我会好好跟她说的!”

    “张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私房钱就不止8万块吧?”

    张强楞了下,接着道:“我卡里的钱我妈心里都有数,突然少了8万块,她肯定会发现的.....莎莎,我爱你!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我妈出了这8万块钱的!”

    林莎莎看向张强,“好,我等你。”

    再此之前,林莎莎很信任张强,也很信任张家父母,可此时,她却非常紧张。

    她怕。

    她在张家人心里,真的值不了这8万块。

    **

    回到家,张母就发了一通脾气。

    说林莎莎不知好歹!

    气得脸都白了。

    张强劝说道:“不就8万块钱吗?咱家又不缺,您就拿给莎莎他们家吧。”

    张母瞪着张强,“这可不是8万块钱不8万块钱的事情,我今天要是拿出了这个钱,那个林莎莎明天就敢往我头上爬!”

    她早看出来林莎莎不安分了!

    林莎莎这是在给她下马威呢!

    一个倒贴上门的还想要钱,他们张家没找林家要钱,就已经是万幸了!

    语落,张母指着张强道:“你现在就去打电话告诉林莎莎,这8万块钱我们张家一分都不会出!”

    张强一脸为难的看着张母,从林莎莎今天的言行中能看得出来,如果他们家不出这个8万块钱的话,林莎莎可能真的会跟他分手。

    林莎莎长得那么漂亮,又比他小好几岁,带出去非常有面子,他不想和林莎莎分手。

    张强知道自己的条件。

    他出了家庭条件好点,其他方面跟林莎莎比,是半点优势都没有。

    张母看出了张强的犹豫,接着道:“儿子,咱们家条件这么好,你又不是娶不到老婆!林莎莎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能嫁到我们张家来,不知道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儿子你放心,林莎莎肯定舍不得你这个金龟婿,你去跟她说就行!””

    此言一出,张强也觉得张母说得挺对的。

    他条件这么好,林莎莎肯定不会跟他分手。

    难不成林莎莎还能找到一个比他条件更好的?

    林莎莎在接到张强电话的时候,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她没想到,张家居然真的一毛不拔。

    林莎莎心头泛起一阵恶心,忍不住呕吐起来。

    现在怎么办?

    林莎莎从洗手间出来,看着镜子里那个苍白的自己。

    要不,找叶灼帮忙?

    对!

    叶灼肯定有办法!

    林莎莎跟父母说了声,就来到叶家。

    叶舒正准备去餐馆。

    “莎莎来了!”叶舒忙着给林莎莎倒水。

    林莎莎点点头,“阿舒姨您去忙吧,我来灼灼说几句话就走,对了,灼灼在家吗?”

    “在房里呢!你去找她吧!那我就先走了!”

    “阿姨慢走。”

    叶灼卧室的门没关。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衫,露出精致的锁骨,在黑色吊带的映衬下,本就白皙的肌肤,此时更显得瓷白不已,半点瑕疵也无。

    叶灼就这么坐在地毯上,低头研究着什么,一缕发丝调皮的倾斜下来,掠过清隽如画的五官,神情非常专注,连林莎莎进来了都没发现。

    旁边的地上摆放着一堆零件、机器、扳手什么的。

    最边上,还放着一件衣服。

    林莎莎下意识的觉得,这件衣服和普通衣服不太一样。

    “灼灼。”林莎莎敲了敲门。

    叶灼这才反应过来,抬眸朝门边看去,有些惊讶的道:“莎莎姐,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有点事......”林莎莎不似以往那么活跃。

    叶灼瞧她脸色不对,“莎莎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林莎莎道:“我没事。”就是被张家人给气着了。

    “我给你看看。”叶灼伸手搭上林莎莎的手腕。

    约摸十几秒后,叶灼抬头看了眼林莎莎。

    表情,有点复杂。

    林莎莎一愣,“灼灼,你怎么了?”

    叶灼犹豫了下,接着道:“莎莎姐,你、你可能怀孕了。”

    “什么?”林莎莎大惊失色。

    叶灼点点头,“莎莎姐,你要是信不过我的话,可以去医院检查下,从目前的胎象来看,已经一个多月了。”

    下一秒,林莎莎直接笑出了声,“太好了灼灼!我居然怀孕了!”

    叶灼:“......”她还以为林莎莎会很伤心,很意外,没想到林莎莎竟然高兴成这样。

    林莎莎接着道:“我现在都怀孕了,张强和他父母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非常高兴的!”到时候别说8万块了,就算是18万,他们也一定会出的。

    而且,林莎莎觉得,张强的父母也不是那么坏。

    这个孩子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叶灼微微挑眉,“这可说不定,莎莎姐,难道你就没觉得,他们根本就不重视你吗?还有张强......”

    叶灼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莎莎打断,“灼灼,我敢保证,张强和他父母保证不是那种人!”

    得知自己怀孕后,林莎莎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想着快点去医院做个检查,然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张强。

    叶灼也知道林莎莎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只好由着她去。

    于此同时。

    京城。

    林家。

    冯倩华几乎每天下午都要抽出一点时间来陪林老太太聊天。

    所以只要到了点,林老太太就会站在门口等她。

    林锦城身体不好,每天都很忙。

    林泽要上学。

    人老了又最怕孤独,每天下午和冯倩华聊会儿天,也成了林老太太最期待的事情。

    听到从门口处传来的汽车引擎声,林老太太眼前一亮,“倩华来了。”

    “这么多年,还是倩华小姐最有心,每天都过来陪陪您。”边上的张嫂开口。

    林老太太笑着道:“可不是,这么多儿子媳妇当中,就属她最有心!”老太太最喜欢的也是她。

    张嫂犹豫了下,接着道:“老太太,有一句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张嫂,你都在我们林家工作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呢?说吧。”张嫂刚来林家工作的时候,才20岁,如今,孙子都三岁了!

    这么些年,她对于林老太太来说,已经不是一个佣人那么简单了。

    张嫂接着道:“我就是觉得倩华小姐都等了锦城那么多年了,锦城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名分了?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十八年都给了锦城,一个女人能有几个十八年?老太太,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说到这里,张嫂顿了顿,又道:“老太太,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瞧着倩华小姐实在是不容易,也不想让您错过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如果我有哪里说的不妥之处,您可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一句话说完,张嫂叹了口气,“按理说,我就是林家的佣人,这些话怎么着也轮不到我来说,但我就是觉得倩华小姐这些年来太委屈了,我一个外人都觉得她委屈,更别说她自己了......”

    林老太太也叹了口气,“张嫂,我又何尝不想让倩华早点成为我们林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呢?可锦城那孩子的性格,你也知道......”

    张嫂看着庄园入口的方向,眼底闪过一道精光,“老太太,锦城一向最在意阿泽,只要阿泽开口让倩华小姐嫁过来,锦城一定会同意的,而且,这么多年,倩华小姐早就把阿泽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闻言,林老太太眼前一亮,“好像是个理儿。”

    这事儿就得从林泽身上下手。

    一旦林泽认准了冯倩华这个妈,到时候;林锦城不娶也得娶。

    就在这时,冯倩华拎着保温盒从外面走进来,“林姨,您在和张嫂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

    林老太太笑着道:“当然是在聊开心的事情。”

    “这是我给您熬的养生汤,咱们快进去趁热喝。”

    林老太太有严重的咳疾,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效果。

    冯倩华得知这件事之后,非常着急,在一位神医那里求来了一副养生的方子。

    说来也怪,喝了冯倩华的汤之后,老太太就好了很多。

    所以,这么些年,林老太太一直靠冯倩华养生汤在调理着身体。

    而冯倩华也十年如一日,一直亲手给林老太太熬汤。

    如果不是冯倩华的养生汤,林老太太怕是早就魂归故里了。

    因此,林老太太觉得,冯倩华就是她的福星,是他们林家的福星。

    这也是林老太太太为什么这么喜欢冯倩华的一个重要原因。

    林老太太拍拍冯倩华的手,“倩华,这么多个人里边儿,没一个能比得上你!”

    冯倩华笑着道:“您这话说的真是折煞我了!我孝敬您不是应该的吗?再说,大哥二哥三哥五哥还有嫂子们也很孝敬您啊!”

    “他们?”林老太太眼底闪过一丝不满,“他们也就嘴上孝顺。”

    她一共五个儿子。

    除了林锦城跟她住一起之外,其他四个,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面,那几个儿媳妇也就不用说了。

    有跟没有一个样。

    冯倩华一直在林家呆到傍晚才回去。

    张嫂送她出来。

    走出庄园外。

    冯倩华停止脚步,“张嫂,就送到这儿吧,您快回去吧。”

    张嫂往四周瞧了瞧,然后压低声音道:“今天我已经把那件事跟老太太提了,老太太很中意你,别着急,这林家主母的位置,早晚都是你的。”

    “借您吉言。”冯倩华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张嫂,“听说您的小孙子今天生日,这就算我的一点心意。”

    张嫂没接,“你一个人带着纤纤也不容易。”

    冯家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冯倩华和冯纤纤母女只是表面风光而已,个中心酸,也只有他们母女自己才知道。

    “拿着吧。”冯倩华将盒子塞到张嫂手中,“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