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都叫生意不好的话,那他们叫什么?

    惨淡?

    凄凉?

    事实上,何凤仙也很无语!

    她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叶氏私房菜的生意这么好?

    这里这么便宜,这些人是哪来的?

    何凤仙的背脊上起了一层冷汗,心里五味陈杂的,嫉妒又羡慕,还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

    “凤仙,我问你话呢!真的是这家叶氏私房菜吗?”

    “是的。”何凤仙艰难的点头。

    虽然她也不想承认,但这真的是叶氏私房菜。

    刚好这个时候,叶舒出来倒垃圾,看到何凤仙,她主动打招呼,“何大姐,我现在忙着,就不请你进来坐了。”

    何凤仙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你、你忙!生意重要。”她原本是来看叶舒的笑话的,没想到,笑话没看上,反而落了个难堪。

    “咱们回去吧。”何凤仙拉着李大姐往回走。

    李大姐奇怪的道:“你说她家生意咋那么好呢?这条街,除了那家卖小龙虾的,我估计就她家生意最好!”

    何凤仙心里非常难受,明明就是一家位置极差的门店,怎么生意就那么好呢?

    也不知道这娘俩儿使了什么手段。

    真是气死人了!

    李大姐接着道:“你说张记卤肉饭要是知道人家叶氏私房菜把生意做得这么红火,会不会气死?”

    闻言,何凤仙眼前一亮。

    是呢!

    她不该难受。

    该难受的是张记卤肉饭。

    如果张记卤肉饭知道他们转出去的店铺不是垃圾位置,而是风水宝地的话,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何凤仙接着道:“那还用说!肯定会气死!”

    回去之后,何凤仙就想办法让隔壁的张记知道了这件事。

    将门店转租给叶灼的大妈,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不敢置信。

    当初就是因为那个门店太偏僻了,一天到晚半个人都没有,所以他们才想办法把店铺转出了,叶灼这才租回去几天?

    还不到半个月。

    就把生意做起来了?

    假的吧?

    大妈决定出去一探虚实。

    跟家里人打了声招呼,大妈就来到叶氏私房菜。

    这一看,大妈整个人直接就傻眼了。

    只见,原本冷冷清清的门口,此时居然排起了队。

    “我的老天爷啊!”大妈惊呼出声,揉了好几下眼睛。

    可眼前的画面依旧没有变化。

    这是真的!

    当初叶灼将店面租到手的时候,大妈还嘲笑叶灼是个傻子,肯定会亏本。

    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

    早知道这是个风水宝地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转租出去!

    大妈都后悔死了!

    心里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滋味。

    这些生意都应该是她家的。

    白白便宜叶灼了!

    店里,叶灼和叶舒都在忙碌着。

    幸好兔头都是提前卤好的,火锅底料也是提前加工好的,不需要现场加工,要不然还真的忙不过来。

    晚上结束之后,叶舒盘账后发现,今天的营业额居然是昨天的两倍!

    “灼灼,咱们今天赚了六千块!”

    叶灼笑着回眸,“妈,我都说了,咱们的生意会越来越好的。”

    如今这日子一天比一天有盼头,叶舒是真的很高兴,连带着气色都比以前好了很多。

    第二日,昨天来应聘的陈小喜和白娜娜以及陈阿姨都过来上班了。

    多了三个人,加上叶灼开的工资比其他家工资高,三人干活非常认真,叶灼和叶舒也轻松了不少。

    因为推广做的好,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忙,渐渐的他们几个人就忙不过来了,所以叶灼又招了两个人。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趁着叶灼开学之前,叶舒想带叶灼去周月莲家做客,顺便告知周月莲自己开店的事情。

    这些年来,周月莲里里外外帮了她很多,叶舒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谢谢周月莲。

    叶舒将这个想法告诉叶灼后,叶灼点点头,“刚好莎莎姐明天休息,要不咱们就明天去吧。”

    第二天,母女俩买了一大堆礼品,出发去周月莲家。

    周月莲家住在一个老小区,环境和新小区不能比,但是也不算太差,在云京算是中等家庭。

    对叶舒和叶灼的到来,周月莲表示非常欢迎。

    “莎莎!你舒姨和灼灼来了!”周月莲接着道:“阿舒,灼灼,快进来坐。”

    看到叶灼手上的大包小包,周玉莲嗔怪道:“阿舒!你带着孩子过来玩就过来玩!还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这些东西都不要钱啊?你的钱都是大水淌来的?”叶舒这些年的心酸,周月莲都看在眼里,她是真的不希望叶舒花这个冤枉钱。

    叶舒道:“没花多少钱!再说了,小莲,这些年你给我买的东西还少啊?”

    周月莲道:“咱俩谁跟谁!”

    叶舒笑着道:“就是嘛!咱俩谁跟谁!我就买了这么一点东西而已,你要是不收下的话,就是跟我见外了!”

    周月莲拍了叶舒一下,“你看!我还被你绕进去了。”

    就在这时,林莎莎从房间里冲出来,“灼灼!”

    “莎莎姐!”叶灼伸手拥抱住林莎莎。

    周月莲的丈夫林金水也从屋里走出来。

    叶舒给叶灼介绍,“灼灼,这是你林叔叔。”

    “林叔叔好。”

    林金水是个很憨厚的中年人。

    有些微胖。

    笑眯眯回应道:“大侄女长得像妹子。”

    语落,林金水接着道:“那什么,小莲你在家招待妹子,我去买菜去!”

    “去吧!”周月莲接着道:“阿舒喜欢吃酸菜鱼,你记得买一条胖头鱼!”

    “知道了。”林金水回答。

    叶舒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家里有什么做什么就行,姐夫你别去买菜了,太麻烦了!”

    周月莲揽着叶舒的肩膀,“这有什么麻烦的,我们自己也要吃的,你让他去吧。俩进屋说。”

    林家的客厅收拾得非常整齐。

    窗明几净。

    林莎莎忙着给两人倒水。

    周月莲去切水果了。

    林莎莎将水递给叶灼,看到茶几上还亮着手机,接着道:“灼灼你玩游戏吗?咱们开黑吧!”刚刚她正在玩游戏,听到周月莲说叶灼来了,她激动得连一局游戏都没玩结束,就跑出去了。

    叶灼道:“玩什么游戏?”

    “王者!”林莎莎回答。

    叶灼微微挑眉,“我看我舅好像也挺喜欢玩王者的,这个真那么好玩吗?”

    “好玩!”林莎莎激动的道:“我可是白银呢!你要玩吗?我带你飞!”

    ------题外话------

    某音:“阿灼灼!我也是白银哦!我带你飞啊!”

    灼灼:“白银......带我飞?”